笔趣阁 > 重生少将的人鱼 > 第31章

第31章

        深秋正午的阳光带着热度,驻地里的上空飘荡着骄傲的气味。一场无伤亡的战事令胜利方有着骄傲的资本。

        驻地里是繁忙的,军人们的生活并不像凌焕想象的那般单调无聊和紧张。大家有条不紊地训练值班,消遣。而且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轻松地笑意,没有一点大战前的紧张感。

        对于军情,凌焕不打听,内情他不关心,至于肖恩的下场,他还是听到了风声。

        军法无情。军队内部的人说,那不过是个偶像罢了。对外宣传的噱头,倒了一个,军部顶多再花点钱培养另一个。但偏偏就是因为肖恩这个身份,必须接受更严厉的处罚。

        凌焕此时才明白,原来曾经他所敬仰的人鱼英雄还不如一只花瓶,和他一样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沈澈一贯地忙碌,凌焕只能自己找事做,好在他不惹事不多事的性格,让沈澈省心。

        此时的沈澈刚接到军部的命令,普兰斯栾到底是原生种,军部同意处罚肖恩那样的杂鱼,却不肯对普兰斯栾动刀。

        “那帮老狐狸。”

        沈澈看了眼关闭的通讯器,黑色屏幕上倒映着恍惚的人影,一如现在的局势不明。

        霍耳叹了口气,伸手从桌面上顺了一盒香烟,揣进自己的兜里:“少将,幸亏那天没去攻击z岛,不然的话,处罚完了肖恩,接下来就是咱们了。”

        沈澈挑开眼皮子,冷哼着:“基地里的情况呢?”

        “基地高层在进行安抚,基地实行了戒严,人鱼们的情绪还在掌控之中。只是基地高层希望能够在肖恩之后在竖一个英雄出来,他们想让……”

        “凌焕?他不行。”

        “少将,现在天时地利人和,趁这个时候让凌焕走出去,将来对付普兰斯栾更有把握。”

        沈澈摇了摇头,“我和普兰斯栾的事是私事,我不希望把别人牵扯进来。”

        “少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凌焕是你的伴侣,普兰斯栾公开叛乱,这于公于私都不是您一个人的私事。”

        沈澈冷脸看着霍耳,“霍耳,即便普兰斯栾现在不叛乱,不久之后就是我。军部放弃基地的决定是错误的,与其日后下不来台,不如就此避免。通知驻地,从明天开始供给军部外星系的资源减半。”

        霍耳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少将说的对,不是普兰斯栾太心急,过不了多久,叛乱的人就是他们。

        他有些怀疑地问:“少将,其实我一直有些疑问,您当初其实可以不那么做的。您可以采取温和一点的方法,您是故意要逼急普兰斯栾中将的吗?为了他叛乱,所以您借机让局面紧张起来?”

        沈澈只是说:“找到乌冬赞了吗?”

        “没有。那天天气不好,无法展开搜索。而且这段时间普兰斯栾封锁了海面,我们的人无法接近出事海域,即便去了洋流改变方向,谁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沈澈无言地看向窗外,半晌才说:“他的妻子找到了吗?”

        “找到了,被她爸妈藏起来了。这事也是乌冬赞的岳父不好,喝多了管不住嘴,漏了几句话出来。说什么z岛是人鱼们最后的希望,上面有挽救基地的方法,附近海域有传说中的机甲。驾驶机甲的人就是基地的救世主。真搞不懂他们到底在想什么,传说,哼传说有几个是被证明的。”

        沈澈摇了摇头,“霍耳,传说有时候是真的。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母亲是战备部的高级技术专家。裂隙只是s级的,如果说是救世主的机甲至少是sss级别的。凌焕带回来的废铁呢?”

        “几个专家还在研究,可惜裂隙号无法唤醒那架沉睡的机甲。您别说那堆废铁是sss级的机甲。凌焕试过很多方法,都无法打开驾驶舱。不过他说脑波被阻碍了。”

        沈澈也知道这件事,凌焕每天晚上吹的枕边风就是jj号无法启动的事。

        “少将,您还没和他说那件事吗?您把您的亲生儿子送到军部的贵族幼儿园的事?”

        沈澈垂下眼睑,看着放在桌面上的纸鹤,小葵,他的儿子,早已被送往军部指定的幼儿园,此时正在另一颗星球上接受应有的教育。

        他没办法和凌焕开口,这是必须做的事。

        霍耳只是叹气:“说得好听是享受高级军官的待遇,少将您小时候没去过那里?”

        沈澈:“老头子那么多儿子,轮也轮不到我。小葵去哪里更安全。”

        在他做决定要逼反了普兰斯栾之前,他就做好了准备。凌焕他可以时时刻刻地看着,可小葵不行。这一对父子现在是他的软肋,他想得到,普兰斯栾未必想不到。

        霍耳笑了笑无不怀念地说:“那里可是个好地方,如今军部里不少的高层都是从那里出来的。虽然在另一颗星球,但绝对安全,环境也不错,物资也多。不过不知道咱们的小少爷会怎样,会不会不适应,那里可没一个吃素的。”

        沈澈:“我不担心他。男孩子不能总呆在家里,需要磨练。”

        “他才五岁,不过我挺担心的,咱们的小少爷那么帅,那么可爱,万一早恋神马的,过两天给您带回个儿胥可怎么办!”

        沈澈抬起眼皮,“你很闲?”

        “哪有。乌少校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确认无法生还,他的丧礼,您要出席吗?”

        沈澈闭上了眼,脸色阴沉,霍耳拿起了自己的帽子,张开嘴想说什么,还是转身出去了。

        …………

        乌冬赞的葬礼是在海边举行的,凌焕特地穿了一身黑色的袍子站在沈澈的身边。

        这还是凌焕第一次以沈澈伴侣的身份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只是今天出于对死者的尊敬,沈澈要求他整理好头发,露出脸。

        那些没有看见过凌焕脸部的人无不大吃一惊,这是丑人鱼?凌焕还是挺帅的,虽然一身杂色的鳞片,但那张脸绝对和丑没有半点关系。果然有钱就是好啊,少将像让伴侣整成啥样都可以。

        沈澈全程一言不发,压低了帽檐,遮住可以透露情绪的双眼,只露出线条刚毅的下颚。

        他一直挺着腰,站在如同木桩一般,戳在地面上。

        凌焕按流程登上了裂隙号,巨大的炮口冲着天空,在指定的时间,发射着空包弹。

        巨大的轰鸣声令整个丧礼显得格外隆重而庄严。曾经是沈澈的手下都知道,裂隙号出席葬礼并做这样的事并不常见,少将和乌少校的感情很深。

        人群渐渐散去,沈澈却一直站在乌冬赞的衣冠墓前。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觉得那道站在阳光中的身影如此肃穆而刚硬。

        凌焕驾驶着裂隙站在沈澈的身后,通过屏幕,他看着那个男人高大的背影,本该是耀眼的光线,可看在眼里怎么会如此的落寞。

        裂隙弯曲着腿部,伸出巨大的手掌。

        沈澈压了压帽檐,仰起头,脸颊处闪着流动的光,他立正站好行礼,随后跳入裂隙的掌心。

        站在裂隙的肩膀上,沈澈看着那片平静的大海,阳光正好,可视度高。他看见了对面的z岛,他曾经的家。

        凌焕通过传话器轻声问:“你在哭?”

        沈澈再一次拉低了帽檐,说:“别说傻话。”

        凌焕打开了驾驶舱,爬到裂隙的肩膀上站在沈澈的身边。

        “难怪人们总想站在最高处,视野果然不同。”

        沈澈没有回话,转身将凌焕拉进怀里,下颚搁在凌焕的肩窝,“别动,就抱一会儿,别动。”

        凌焕伸手揽住对方的腰身,感觉到自己肩部传来轻微的颤抖和浓浓地鼻音。

        沈澈轻声说:“对不起。”

        “恩?”

        沈澈没有再说什么。他对不起乌冬赞,乌冬赞的死的确是最好的借口,让普兰斯栾先动起来逃到z岛,从那人手里夺过对人鱼驾驶员的指挥权。这一步步都是他在那一瞬间做出的反应。

        他承认自己不是个好人。他对普兰斯栾没有一丝的信任感。

        面对霍耳的疑问他没办法回应,他难道说对,他就是那么想的要逼反了普兰斯栾,让对方身败名裂才是他的本意吗?

        普兰斯栾举止得体稳重,想要逼对方出错,沈澈不得不走这一步。前世的事他没忘,不为对方辜负了他的感情,只为对方是杀死他的人。

        他根本无法想象他死之后,他的部队会变成什么样。

        凌焕拍了拍沈澈的后背,哄儿子一般哄着,只是目光一直盯着那片大海。平静的海面,温和的海浪,人鱼的故乡其实就是那片海域。

        “凌焕如果有一天我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样?”

        凌焕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先跑路,带着儿子一起跑。”

        沈澈抬起头,“哼!看来我得看牢你,有件事通知你,小葵被我送到星系的幼儿园去了,那边条件更好一些,而且高级军官的孩子都必须去哪里学习。”

        “哦!我猜到了。他安全吗?每天能吃饱饭吗,有没有人欺负他,有人陪着他一起玩吗?”

        沈澈点了点头,手指把玩着凌焕的发丝,“放心,那边我也安排了人,小葵适应力很强,他是我沈澈的儿子,没人会欺负他的。至少他的爷爷即便被发配了,仍旧大权在握。”

        凌焕虽然心里不舒服,还是点了点头,“你是他亲爹,你不会害他的,我相信你。”

        沈澈弹了弹凌焕的额头,被人信任了吗?他只相信自己,从未尝试过相信别人,就算是和他出生入死的霍耳,他也不相信。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089/55445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