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少将的人鱼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霍耳带着三名军士架起裂隙号盘旋在开采区附近的海面。

        黑漆漆的海面上刮着风,开采区所属海域暗礁、暗流颇多,看似平静的海水掩藏着危险。

        霍耳和另一位人类驾驶员通话着,他仍旧不放心人鱼,若不是沈澈命令他必须带着人鱼驾驶员过来,他才不会和人鱼合作。

        虽然凌焕也是人鱼,可他就觉着不一样。

        “报告少将,如您所料在海废弃矿井一公里范围内有潜伏者。您能联系上凌焕吗?”

        沈澈冷静地说:“投掷裂隙号。”

        “少将……这恐怕不行。开采区附近有防护网。装备下去会触动警报系统。”

        一名人鱼军士此时连线了沈澈:“少将,可以让我下海吗?如果在海底寻找失踪物体我们下去可以感应到声呐波。”

        “下海?你下去干嘛?我才是行动指挥,请不要越级汇报。”

        沈澈看了眼屏幕上的红点,“凌焕已经在上浮中,坐标即刻传送……”

        沈澈看着突然转变方向的小红点,“霍耳,你和二大队的一分队队长配合,必要时可以下海。”

        霍耳:“坐标?少将您在凌焕身上……”

        沈澈哼了声,没有做出回应,凌焕是他的伴侣,虽然耍些小手段不好,但为了保证对方的安全,他不得不这样做。

        “报告少将,xo已经切入基地安全系统,链接开采区安全防护网络。”

        xo在一边用着古怪的语调说着,自它从z岛回来后,就没有正常过。

        沈澈点了点头,屏幕上两张地图渐渐重合。红点附近有不少的蓝色光团在移动中。

        xo:“报告少将,身边识别,对方为基地维持治安的警察!xo请求执行毁灭计划。”

        沈澈歪着头撑在手掌上,两只手指不断地搓揉着耳根部,“xo,你不是反对暴力的吗?”

        “夫人就是一切!xo为夫人而活,为夫人而死!保护夫人,破坏防护网,植入病毒。”

        沈澈闭了闭眼,额头蹦出青筋:“你给我安分点。”

        “是,xo会做的很漂亮。”

        沈澈:“你现在又在扮演什么角色。”

        “xo是忠心耿耿的卫士。”

        沈澈已经不想和xo说下去,可惜他必须在办公室待着,经过走私船的事军部已经不信任他,加上二星线军军心不稳,军部会随时让他报告所在地点坐标,控制他的行动。

        霍耳的声音再次传来:“报告少将,刚才听到零星的枪声。请下达开火命令。”

        沈澈抿了抿嘴,看了眼仍旧在欢快游动地小红点,仿佛看见那家伙摆动着杂色丑尾巴的模样,“待命。”

        “少将!刚传来爆炸声,经声呐分析,是粒子弹。”

        沈澈死死盯着那个红点,停了下来?受伤了还是……

        xo:“报告少将经过分析,夫人心跳稳定。”

        沈澈不耐烦地说:“夫人夫人的,他是雄性,xo他不是我的夫人,是我的伴侣,不要叫他夫人。”

        “是!”

        沈澈闭了闭眼,他感觉到一股疼痛,仿佛心被人抓住揉捏一般,随着那个红点的动作抽痛这。

        只是为了一桶能源就这么卖命,凌焕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要凌焕扔掉能源浮上海面,那些基地的人员根本不干对他动武。

        捉贼捉赃,凌焕不背着能源就可以逃脱,大不了他出面施压,即便军部怪罪,基地也不得不给他这个面子。

        可那家伙竟然不断地增加负重,到处移动着,一点点被逼向防护网的方向。

        那张网对人鱼来说是死亡之网,据说没有一条人鱼能够从那张网中逃脱,至今还有人鱼的骸骨挂在网上作为警示。

        等待是漫长的,尤其在军部每隔十分钟就发来问询件的情况下,沈澈烦躁地犹如困笼中的猛兽。

        他既要以波澜不惊地态度面对军部,又要时时刻刻为凌焕担忧,这样的日子过一次就够,以后即便是给他基地所有的资源他也不想这样提心吊胆地看着红点,生怕那个红点会不断下坠,然后静止不动。

        凌焕是世界上唯一属于他的人鱼,无须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忠诚。

        可那条丑人鱼不断挑战着他的权威,他以前向凌焕求婚的时候不是觉得对方很好掌控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xo:“报告少将,您的父亲用加密频道要求与您通话。”

        沈澈毫无气质地翻了个白眼,一个两个都给他添乱。

        大屏幕上,沈总指挥的脸越发苍老了,恶劣的环境以及物质的匮乏令他嘴唇干裂,双颊下陷,高耸的颧骨令整张脸显得更加威严。

        “沈澈,二星线军将在三分钟后哗变。军部已经三天没有给我们提供资源了。我无法看着自己的部下和士兵饿死。”

        沈澈猛然一惊,站起身,立正,挺直了腰杆:“我这一段时间内没有克扣资源供给。”

        沈总指挥点了点头,目光锐利:“我知道。二星线军将回撤离既定航线,向地球航行。考虑到军部的阻扰,我们的能源并不能支撑到地球,你若……”

        沈澈打断了对方的说话:“我明白,我会安排接应。”

        年迈的老人,一位有着赫赫战功的将军,不可以开口请求他什么。这是沈总指挥最后的尊严。

        沈总指挥叹了口气,“加强防备吧。”

        沈澈犹豫了一下,说:“总指挥,请您保重。”

        沈总指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舰艇将进入通讯缄默,你若知道走私船的下落,通知他们,请他们安分点不要联系他们的人,毕竟私下联系会暴露我们的坐标。”

        “是!”

        沈澈举起了手,即便屏幕上已经转成了基地的布防画面,他仍旧没有放下手。

        一切都改变了。自从他重生以来,生命的轨迹已经改变,前世二星线军没有哗变,伤亡惨重。他前世就没能返回这颗星球。

        现在他的父亲,竟然不顾名誉地位走上了叛徒之路,也许这就是最后的见面,是军部提前宣布放弃基地的契机。

        沈澈放下了手臂,“勤务兵,通知所有士兵在操场集合。校级军官在办公室集合。一大队一分队出动支援霍耳队长,遇到阻碍格杀勿论,三分钟内必须占领开采区。”

        早知道二星线军会哗变,他就该将凌焕栓在裤腰带上,等打扫干净开采区的防卫再让那家伙过去。

        xo的双臂再次变成两把利刃,它磨着双刃,“xo要求前去支援。”

        “闭嘴。你押送普兰斯栾去操场,若有不轨行为就地处决。”

        “是!”

        他接通了霍耳的通讯器简单说了决定:“霍耳,你自己选吧。”

        霍耳欢快地说:“少将,您迟早会走上这条路的。只是您这样做军部放弃基地有了最好的借口,您可是要背上骂名的。”

        沈澈冷笑:“我在乎过名声吗?你可以放开手脚,记住一定要把凌焕带回来,我会派人鱼支援你们的。”

        “二大队?您不怕他们趁机做掉凌焕?他们可是一直看凌焕不顺眼,为了那个什么中将,他们早就想要弄死凌焕了。”

        沈澈自信满满地说:“他们一定会去的,也不敢作乱。”

        沈澈一直没有出现在操场上,他待在会议室里,身后的屏幕上是基地的防卫系统,对他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报告少将,您这是?”一位人鱼军官不解地看着屏幕,今天晚上他手下的士兵被调动出了驻地,不知去向。

        沈澈只是简单地说了二星线军哗变的事,冷冷看着那群人。

        人鱼军官们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却有些雀跃的表情,而人类的军官大多数无法相信这件事。

        沈总指挥坐镇的二星线军哗变,这是要向军部宣战吗?

        沈澈没有逼迫他们,只是让他们自己选择,是被解除武装离开驻地,等待军部的救援,还是留在这里对抗军部。

        所有人都知道沈澈是沈总指挥的私1生子,即便沈澈不想哗变,父亲都反了,作为儿子也无法置身事外。

        其实更多地人都在猜测,沈澈一直没有哗变也是因为顾忌父亲的地位和颜面,这次总算如愿以偿,当然不可能听从军部的安排。

        二大队的队长问道:“请问霍耳队长在执行什么命令。”

        “占领开采区,援救我的伴侣。”

        二大队长:“……”

        参谋在一边咳嗽了两声:“主要是占领开采区,顺便援救……”

        沈澈面不改色地说:“当然是为了援救才要占领开采区,男人做事没有借口,连自己的伴侣都无法保护,还是什么男人。我的伴侣现在发现了能源区,现在正背着能源躲避基地的围堵。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吗?因为沈总指挥被我这个做儿子的牵连了,军部三天没有供给二星线军能。”

        参谋快要咳出血来,面色发青:“这是为了支援二星线军而开采的。大家都知道二星线军素来是王牌军,军部这么打压二星线军……这话本不该说,但我也是从二星线出来的,我希望能够和解,但是和解无能只能打。”

        人鱼军官们沉默着不表态,他们所希望的是借此机会将普兰斯栾捧上台,成为可以调动人鱼部队的指挥官。毕竟要在海里救人只能靠人鱼士兵。

        可沈澈显然是不会那么做的,他只是冷冷一笑,“普兰斯栾现在已经在操场,他能不能活着得看在座的几位怎么考虑。凌焕和他是这个基地仅存的两条原生种,当然我的伴侣不能回来,那么我会让原生种在基地成为历史。”

        二大队长顿时站起身,双手拍着桌面,“少将,您不能这么做,这是以权谋私。”

        沈澈扬起了眉毛:“是吗,你在怀疑我的能力?你现在就可以解除兵权离开驻地,但你不能带走一名士兵。”

        二大队长低下了头,他的确想到了趁机让凌焕死,战争中谁都可能死去,就算他们救不回凌焕,沈澈也无法责怪他们。

        凌焕一直在部队中有着好人缘,和人类军官的关系融洽,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无疑会在士兵中增加好感度。而随着普兰斯栾被软禁,凌焕作为原生种逐渐取代了普兰斯栾的地位,不少人鱼士兵也对凌焕深有好感。这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状况。

        只要凌焕死了,那么普兰斯栾作为唯一的原生种地位巩固,可以抹去凌焕存在过的历史,不是他们心狠,是凌焕的性格太过自私,想到的只是自己,他们需要普兰斯栾那样的领袖,人鱼才有救。他们不想再被人奴役,基地和军部已经欺骗他们这么多年,他们想要真正的自由,获得足够的尊重,而不是一颗弃子。

        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为泡影,早就听说过沈澈做事狠,但没想到他会狠到这种地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089/5544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