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少将的人鱼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霍耳听得眼皮抽搐,他毫不怀疑只要这些人强行带着物资离开基地,以沈少将的脾气绝对会打劫的。

        只是他闹不明白,少将打就打,一个眼神他就去办,干嘛要和这帮满脑肥肠的家伙们废话。

        只要舰艇离开基地,突破大气层,他带上一个加强班就能收拾了这群家伙,何必要开这个协商会。

        沈澈此时想的更多。他看得出来这群人存积的物资基本上也是和军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若真动手不是收拾不了这群人,但一旦让物资离开基地,外面围着的黑虫族加上军部,他还真不好办。

        军部现在并不占理,一旦他出手杀了这些商人,无疑给军部落以口实。

        二星线军的哗变目前引起的并不全是愤慨,有很多人是同情的。不然以整个军部的力量,二星线军早就被揪出来鞭尸,那可能到如今都毫无消息。

        没有消息意味着什么,不是被星系爆炸炸的粉身碎骨,就是真正的掩藏了起来。

        以军部那帮鸟人的尿性,真要阻击了二星线军,只怕早就通报全军,顺便刺激下x基地。

        这是一支绝对的主力,一位年迈拥有无数荣耀的将军,常年奔赴在开辟新航线的旅途上,这样的部队这样的指挥本就应该得到尊敬。

        可如今军部以基地无法保证能源供给为借口,克扣能源引起了哗变,这不能不说是军部一步臭棋。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人愿意在别人吃香喝辣自己空腹打仗的情况下继续卖命。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沈总指挥当初力排众议,以自己调去二星线军放弃在权力中心的优势为代价,让沈澈驻守基地。这就是为了防备军部。

        这明显是军部核心团体内部的分歧,直接导致了哗变。

        那些商人们看着沈澈的脸,不由也担心起来。沈澈不是虚张声势,二星线军消失得无影无踪,说不定就埋伏在黑虫的包围圈外,二星线军要抢他们的物资,光凭几十个雇佣兵哪里拦得住。就算不是正规军,那帮海盗们也不是好对付的。

        再说那些雇佣兵,其中好手不少是从二星线军退役的,他们不接,其他雇佣兵即便接了,商人们也要疑惑下,雇佣兵那是什么玩意,他们害怕雇佣兵故意来个黑吃黑呢。

        他们若真的有稳妥的办法,也不会前来花钱请沈澈帮忙,毕竟沈澈的命令是只出不进。

        出基地是自由的,只要经过严密的搜查,不带走基地的机要密件,基地和驻军是不会阻拦。

        商人们看得出,沈澈目前提出的是收购价,也是不想让军部有口实前来镇压。三方都是相互牵制,可一旦他们真的拒绝了,不给沈澈面子,军部方面到底会给他们多大的支持,谁也无法保证。

        x基地目前发现了新矿区,储备量无法估算核实,单单就这一条已经令军部要重新考量对基地的评估,放弃意味着那些能源和他们无关,武力镇压意味着能源也许被会沈澈引爆,大家谁都得不到。再把沈澈逼急了,x基地随便投奔其他两大基地,成为其他军事集团的附庸,混个高官是很轻松的事。

        可这样军部受到的打击太大,容易引起人心不稳。

        沈澈目前没有宣布独立,没有宣布脱离军部,仍旧高挂着军部的旗帜,表明x基地仍旧属于军部的势力范围,只是要求军部给大家一个交代,为什么要克扣二星线军的能源补给。

        这一手做的太漂亮,于情于理都令人信服,令人同情,虽然不符合军部条例,但你把人家老子都要逼死了,你还不允许人家反抗一下吗?

        军人粗野,讲义气。沈澈真要不闻不顾自己父亲的生死,他还能带兵吗?大义灭亲也不是这么个灭法。

        人家沈总指挥哗变的理由是军部高层故意排挤二星线军,他们在前线承受着死亡与开辟希望之路的重任,可得到的却是缺衣少食,没有保障。沈总指挥说他需要对手下几万人的生命负责。

        他是被迫的,沈澈也是被逼的。逼迫这对父子的人正是军部内部的人。到底是谁,这对父子没说,可大家心里都明白。

        军部目前处理的方案只有两条路,一是镇压,二是处理那个人,没有第三条路。

        这一切作为精明的商人看得通透,他们比军部更加了解人性,不然难能赚到钱。

        商人们是泄气地散去,沈澈是临时长官也没占到便宜。

        明面上他们谁都不能先动手,可私下就凭沈澈手里的兵真要收拾这帮人,太简单了。

        霍耳不服气地问:“少将就这么放他们走?”

        沈澈冷哼:“让他们死很简单,根本无需浪费子弹,可现在不行。就算是你那边的人也不敢轻易出来吧。”

        霍耳裂开嘴笑了笑,这都是事实。打劫都要挑时间地点的,现在走私船也不想成为基地和军部发动战争的导火索。

        沈澈接着问:“我要的肉呢?”

        霍耳挠着头皮,傻乐,“真没有,现在都实行通信管制,您知道,这种时候谁敢接近x基地。”

        不敢?沈澈冷哼着,走私船什么不敢做的?除非……

        沈澈轻轻叹了口气,二星线军失踪这么些天,能源缺少,也没派人前来联系,这不得不令他有了某种想法。

        而以军部的尿性,若真的知道二星线军的航向或者发生了阻击战,绝对会大肆宣传,如今没有丁点的消息,只能说二星线军没有被歼灭,甚至避开了军部的围堵,也许正在接近x基地。

        那边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只是直觉的信任,以老头子的本事不是轻易的挂掉。

        这也是军部为什么这么久只是采取怀柔态度对待他,不断派说客前来协商,力图兵不血刃地化解矛盾,而不是派大军前来镇压。

        他想到了凌焕发现的能源矿,想到了自从和凌焕在一起后命运发生的改变,不由笑了。

        人生往往因为一个抉择而改变,他这辈子最大的收获是遇见了凌焕。

        送走了基地长官,沈澈回到了驻地,还未去找凌焕的下落,传令兵跑来了。

        沈澈已经习惯每次回到驻地第一件事是看看那家伙在哪里,他有些担心,凌焕看似胆小怕事,可这家伙不是个省心的。这些天一直在闹着去开采能源,若不是肚子里有个蛋,只怕真的会跑到开采区去折腾。

        霍耳叼着香烟,眯眯眼:“跑什么跑,军部派部队来了?”

        传令兵摇摇头,喘着气说:“报告少将,凌焕先生的朋友来了。”

        “朋友?”

        沈澈皱起了眉,在基地里认识凌焕的不少,可关系密切的除了肖恩那白痴人鱼,还能有谁,难不成是肖恩的老婆?

        传令兵说:“是一位形迹可疑的人类女x,但凌焕先生见到来人很高兴,已经和人一起去了外面,凌焕先生让我在这里等您回来通报。”

        霍耳急切地问:“加强班跟上去了吗?”

        传令兵点了点头,补充着:“是凌焕先生主动要求加强班跟上去的。”

        沈澈想着,女人,能令凌焕见到会很高兴的女人只有一位——林枫红。

        他瞟了眼霍耳,冷笑道:“霍耳,你啊……”

        面对沈澈的叹息,霍耳无语,他到底又怎么了?沈澈竟然同情他?

        霍耳顿时也了然,气得满脸通红,他这个卧底情报人员,真是憋气。

        沈澈没有去找凌焕,他知道,凌焕不会有生命危险。凌焕将林枫红带到驻地外带上了军士,多半是防范林枫红。

        林枫红是走私者,也曾经当过军部的监视人,凌焕即便在怎么感激对方,也不得不防范着对方,毕竟凌焕肚子里有了孩子。

        到了晚上,凌焕满嘴流油拎着一个饭盒回来了,他吃的肚子都鼓了起来,沈澈不得不怀疑凌焕到底吃了多少。

        加强班的班长指挥着军士搬了不少箱子进来,有其他星球盛产的果类,还有需要冷冻的外星肉类等大量的食物。

        凌焕抹了把嘴,将饭盒塞给沈澈,说:“我给你留了份,你趁热吃。”

        沈澈哼了声,转向班长问:“对方人呢?”

        加强班班长嘿嘿笑了笑,“不知道她已经走了。”

        沈澈看着凌焕指挥着班长将肉类都搬到后勤区,水果也挑了一些送给其他军官送去。

        凌焕这手做的漂亮,不能说为了收买人心,但就他这么分下去,所有军官都吃了走私者送来的东西,下次遇到了林枫红还真能拼个刺刀见血吗?而且不仅仅是人类军官,人鱼军部也有份,并不偏袒谁。

        沈澈拿着饭盒,打开里面是一块烤肉,可饭盒盖子上粘着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面是块小芯片。

        他瞟了眼凌焕,这家伙什么时候也会这一手了。

        他默不作声地放下饭盒,将芯片连接好。

        凌焕已经知趣地进了卫生间,对芯片里的东西丝毫不好奇。

        沈澈看到熟悉的面孔,他只是翻了个白眼,果然如此。老头子有手段啊!他甘拜下风。

        沈总指挥没有废话,直接列出了需要的东西,表明了接头坐标。视频播放完毕,芯片取出后便自动销毁了。

        沈澈继续翻白眼,只能无奈的叹息,二星线军和走私船勾结在一起,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多丢脸。他根本不会想老头子会被走私者挟持。有这种念头的家伙都是白痴,他沈澈不是那种人。

        二星线军能够支撑到现在隐蔽航行,到底是得到了走私者的维护,还是打得走私者不得不成服,沈澈不想去细想。

        和平时期走私者是敌人人,却不是非要灭掉对方的死敌,走私者促进了各个星球的联系。

        战争时期,这些人一边发财,一边资助着部队,说不上恩情,大家只为了利益。不然怎么会有哪些老话呢。

        凌焕已经洗干净了身上的油烟味,晃晃悠悠溜达出来,眼直勾勾地看着饭盒里的烤肉,吸溜着口水。

        沈澈看着那副怂样的凌焕也是无语,慢条斯理地拿起了饭盒,咬了一口。

        凌焕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对方正在吃自己的肉一般,好在没有扑过来,他说了是给人留的,就没有要回去的道理。

        只是那副馋样令沈澈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洗了个澡就把全部食物都消化了。

        凌焕挪动着尾部,缓缓接近饭盒,嘴里还说:“不热一下吗?饭盒不保温呢。”

        沈澈拧着眉,将饭盒递了过去,说:“你帮我热热?”

        凌焕舔了舔唇,凑了过去,趁着沈澈没留意,一口叼住了肉块,嘎嘣嘎嘣地咀嚼起来。

        沈澈无奈地看看天花板,伸手捏了捏凌焕鼓起的腮帮子,这家伙!他不缺这口肉吃,要这么馋吗?

        凌焕吃完了肉,这才感觉不好意思,耳朵发红,虽然沈澈不介意,可他还是要解释一番:“不是我嘴馋。”

        是沈澈不好,拿着肉不吃在他眼前晃悠。

        沈澈点了点头,大拇指擦干净凌焕嘴角的残渣,“吃饱了吧,现在轮到我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089/55445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