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五章:弃职返家(中)

第五章:弃职返家(中)

        离开一段距离后,宇文灵吉回头望了望周惠主仆,忍不住向宇文博问道拨力叔叔,你不是说这人没救了么,又恢复了?”

        “唔,这人倒是命大。”宇文博略有些支吾。佛祖在上,那时他虽然不愿节外生枝,为救人影响行程,但真的没有起心糊弄郡主。以那人当日的那副模样,的确是很难回复神智,更别说康复得这么快了。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宇文元道皱起了眉头,“看这人气度平和,见识也不差,之前为会做那般愚行?轻身前往平州叛乱之地赴职,这分明就是自寻死路……”

        “是啊,元道叔叔,之前你还说那人糊涂呢,”宇文灵吉插嘴道,“可他那些言语,和你前一会跟拨力叔叔说的差不多啊难不成元道叔叔你也是糊涂人嘛?”

        宇文元道微微一笑。看来,昨晚在父母合葬坟前哭过一场,小女孩的心情开朗了不少呢这是好事,他也不会在意小女孩的小小揶揄。

        “好了郡主,拨力兄,各位,咱们得快点赶路才好。魏郡的叛军不多,大部分都已经前往幽州,这是天幸;可是这关内,还有两千多叛军,随时可能蔓延开来的”他提醒众人道。

        ……,……

        和宇文博、宇文元道一行人的急迫相比,南行的周惠却是格外的从容。魏郡以南不远,就是洛阳所在的司州,当初葛荣最盛之时,势力范围也只到魏郡为止,故而前路都还比较安定,他大可以慢慢赶路,一面观察沿途风貌,一面通过和仆人平伯的闲聊,熟悉他所用的河南府方言。

        严格来说,那不该叫做方言,应该叫做“洛阳正音”才对,其地位就正如清时的北京官话一般,甚至还有过之。即便是在南朝的健康城,大致也是以这种“洛阳正音”为雅言,由两晋交替时期南迁的洛下士族带去,作为中原正音代代传承。

        所以,之前周惠忽悠老仆,说口音是“随郡学博士所学”,这肯定站不住脚。河南郡学的博士,可能不用洛阳正音?好在老仆周平见识有限,又对他言听计从,他倒不用担心那番谎话会被拆穿。

        这些天来,周惠是深刻见识到老仆周平的忠心了。他事事以周惠为先,惟周惠之命是从,周惠说弃官返乡,说要顺便领略河北风物,要他多说说家中的事情,他也就一一照办,沿途还无微不至的张罗着周惠的衣食住行。周惠原本还担心,是否会因为举止与往常不同而受到怀疑,可是老仆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仿佛一切都那么天经地义,那么顺理成章。只在周惠偶尔过意不去,要替他背背行囊时,他才会坚持己见,请周惠不要担心他。

        由于老仆的放任,周惠得以随意安排行止。然而,盘缠毕竟是有限的,他们放在马背上的一万钱已经被抢,只剩下老仆囊中的两千钱和贴身收藏的一斤黄金,支持不了多长。尽管周惠愿意多拖些时日,但他必须考虑到这一制约,也不得不妥善安排回程。

        魏郡临水县到河南府,路程大约有六百余里,沿途经过魏郡安阳、汤阴二县,司州东郡、汲郡、河内郡等地。安阳即商朝故都,所谓“河亶甲居相”是也,因此道武帝置相州,以安阳为州治所;汤阴为古羑里,即商纣囚禁周文王的地方;东郡有黎阳城和城下的黎阳津(本名白马津),是袁绍与曹操对峙之地,大将文丑死于此;又有枋头,氐人苻洪驻兵处,也是桓温北伐、败于慕容垂的地方;汲郡朝歌县,商纣所建的行都,至今仍有鹿台遗址,即诗经“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中的殷墟上宫台;汲县,商周牧野之战的战场;获嘉县,原为汲县之新中乡,昔年汉武帝东幸,在此得南越相吕嘉首级,故立此县;河内郡,项羽立司马欣为殷王,刘邦并其地为殷国,后改河内,为洛阳北畿,有山阳城,魏文帝废汉献帝为山阳公所居;又有盟津及河桥,桥北岸有北中郎将城,简称北中城,另有小城三座,称河阳三城,分别位于桥北、桥中渚和桥南,桥南为河南府偃师县,在洛阳城东,继续往东即是周惠家族所居的巩县。

        当初刚上大学时,周惠曾经想过,要徒步走遍河北、河南两省,遍览中原故地的历史风物,为此还专门锻炼过,徒步走完了两三趟马拉松。然而三年下来,周惠始终没能成行,只是趁着寒暑假和节假日,游览了不少历史景点。他没有想到,如今来到北魏末年,居然就部分的完成了那个计划,而且远比计划中的行程更有价值。

        和后世被圈起来的景点不同,此间的历史风物,绝对是原生态的,没有经过任何的加工。这样虽然平淡了些,朴素了些,却是无比的真实。站在一处处毫不起眼的遗迹面前,缅怀着往日的光辉,品味着当代的寂寥,周惠就似乎看见了历史的变迁。

        相对于历史而言,现在这个时代更让周惠关注。一路上他穿村过里,走街串巷,很是见识了一番。

        大致说来,北魏朝的民政不,自从几十年前,文明太后和孝文帝实行“均田制”和“三长制”以来,底层民众基本能够安居乐业,国家赋税也因而大增,所以,北魏才能组织和维持数十万的兵马,击垮北部蠕蠕(柔然),威行整个西域地区,并且将南朝打得节节败退。

        这一点,从沿途的民居状况、里集规模就可看出。虽然近十多年河北屡遭灾荒,所在牧守也多为贪婪之辈,但底层的元气仍在。如果能革新政治,则民生不难恢复。正因为这样,历史上北齐定都河北后,国力很快就得到了恢复,以至于在很长一段里,即使面对北周和南朝两国的进攻,也能够保持着相当大的优势。

        作为历史考古系的学生,周惠曾经在课堂上较深入的了解过南北朝的历史,但经过这段行程实地见识,他才真正的对这个时代有了清晰的概念。所谓的“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应该就是这样吧

        ……,……

        四月初的时候,周惠和老仆周平终于赶到了盟津附近的河桥。河桥与北中城、河阳三城一样,由北中郎将防守,是河北通往洛阳的门户,一旦河北地方发生动乱,则为朝廷和乱军所必争,而北中郎将之职,也是护军府辖下四中郎将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大多数时候都由亲信的宗室贵戚担任。

        按照周惠原本的想法,如今虽然有幽州动乱,但是整个河北还算安定,柱国大将军尔朱荣也已经派军征讨,河桥想必还不须戒严,可以供平民通行。然而,当主仆两人来到河阳北城下时,赫然城门边张贴着由岐州刺史、行北中郎将杨侃署名用印的戒严告示,告示纸张略显陈旧,周围的人也极少,显然是有了好一段。

        老仆周平不识字,周惠正要把告示内容说给他听,他却已经猜出了内容莫不是又在打仗,不准咱下民走河桥了?”

        “正是,”周惠点了点头,奇怪的看着老仆问道,“平伯,你如何猜到的?”

        “二郎君,老奴是不识字,可这下面的大红朱砂官印却是认得,”老仆叹气,“世道不太平哪去年间,这桥就封了三次,河那边也有这样的官文呢,不曾想如今又贴上啦”

        周惠想了想那我们走盟津渡口过河。”

        “是。”老仆一如既往的应命。

        过了黄河,就是河南府偃师县,离巩县仅仅只有二十余里的路程。尽管周惠早已做好准备,自认能够应付得来,此刻心头却也略有些惴惴不安。

        一个多时辰后,主仆二人终于来到了周氏宅前。宅子位于洛水之畔,当初是一片石坡,周惠的祖父在此地营建家宅时,颇费了一番工夫,因此附近的人都称这里为周家碾。经过两三代人的经营,特别是近二十年来,宅子的规模扩大了不少,对比原来几乎是翻了两番。正门前的十多株垂柳,据说是周惠的祖父周鉴亲手植下,如今已有两人合抱粗细,长得郁郁葱葱,茂密的枝叶随风摇曳,在门前及河面上洒下大片的绿荫。在绿荫下面,有两个小女孩正在玩耍,一个大约八九岁,另一个只有五六岁的模样,都梳着双丫髻,身着一式的淡绿的交领中腰襦裙。两个人玩得十分高兴,旁边还放着一辆纺车,纺车后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老妇人,一面纺线,一面笑呵呵的看着两个小女孩。

        真是好一副农家乐啊还有这小河垂柳,景致也是说不出的动人。周惠心里想着,几乎在一瞬间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这时候,大一些的小女孩偶尔回头,看见了河边小路上走来的主仆两人。小女孩顿时就楞住了,仿佛是不的眼睛似的。直到老仆周平叫了声“念儿小娘子安好”,她才反应,立刻惊喜的大声叫道阿兄平伯平婶婶,你看阿兄他们啦”

        “是二郎君了吗不跳字。被小女孩叫做平婶婶的老妇人连忙停住纺车,站起身子望了啊哟,真的是二郎君”

        听见众人的称呼,周惠略一思索,很快明白了几个人的身份。大一些的小女孩,是周惠的亲周念,出生时父亲周析刚好没于南荆州的军中,因此以“念”为名;小女孩是兄长周恕周允度的女儿,比周念小三岁,出生于七夕之日,小名就叫做七七;被称为平婶婶的,则是平伯的老妻,家中这两个小女孩,还有周惠小的时候,都她在照顾着。

        这时候,众人已经迎了上来。跑在最前面的是小女孩七七,一边跑一边叫着“阿叔”;周念起初也跑了几步,然而马上就缓下了步伐,沉静的跟在平婶身侧。看到这一幕,周惠微微露出了笑容,果然和老仆平伯说的一样,这因为母亲早早去世,从小就沉默寡言,是个非常矜持的孩子。而刚才的大声喊叫,估计是看到阿兄后太过高兴吧

        虽然这是周惠第一次见到侄女和。可是在路上,平伯经常和他说起两人的事,在他的心中,对她俩并不陌生,甚至还勾勒出了两人的形象。

        看到七七扑,周惠心中一动,很自然的顺势抱起了她。七七熟络的抱着他的脖颈,在他怀中格格直笑,显然是非常习惯。然后他又牵住了周念,笑着对老妇人点了点头平婶,我了。”

        “就好,就好”平婶很明显的松了口气,“前些日子,大郎主和大娘子还念着呢说河桥又封了,那边指不定又遭了兵灾,早就不该让二郎君去当那个官的。”

        平婶的这番话,让周惠的心里更笃定了。本来,他私自弃官回乡,还想着和那位名义上的伯父解释,虽然他清楚的,这次赴任会碰到幽州叛军,等于是自寻死路,但毕竟买官花了家里不少钱,路上又弄丢了乘坐的那匹走马,他总得有个说法才行。

        他甚至还隐隐约约回忆起,历史上的孝昌二年,也就是两年前的时候,时任平州刺史王买奴被营州叛军就德兴部攻杀,之后平州就乱成了一团,没有任何人敢去赴任。如今的平州刺史,乃是以老拜征的崔长文,只担着一个虚职,表示朝廷对大族名士的优容之意,他本人根本就没有去平州,而是窝在家里诵经念佛。

        考虑到这一点的话,那份买来的荐书就完全成了废纸一张。

        然而,这些都是他这个后世灵魂的认识,原本的周惠绝对不会明白这些,也绝对说不出这番道理。在家中最熟悉的长辈面前,他虽然自信能扮演好如今的角色,连洛阳正音都学了个八九成,却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智,太过超越。

        好在如今河桥被封,让那位伯父明白,不用周惠再费心的解释。于是他按照礼仪,转向家宅的方向拱手弯腰答道这是做侄儿的不孝,才让家里两位大人担心。”

        “啊哟二郎君这话说的……倒是老奴不该提起两位主人了”平婶连忙扶住了周惠,笑眯眯的上下打量着他,“没想到二郎君出去一趟,礼节倒是大了,人也成熟了好多呐两位主人要是看见,心里肯定十分欢喜呢。”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