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一四章:初战荥阳(中)

第一四章:初战荥阳(中)

        “子聪也是冒失。这一会,如何还开得起玩笑?”谢邦瞪了楼下的田颖一眼。

        “无妨,”王建指着城下说,“有他俩这么一对答,城下的郡兵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周惠仔细打量城下,果然郡兵们都放松了许多,处在防御阵势前端的人,面对着骑兵的威胁,原本是畏惧得不断向后挤压阵势,但现在他们都大致镇定了下来。

        是啊他们有背后的城池作为依托,人数上也占着上风,为不能一战?大魏以骑兵起家,时候怕过南朝的骑兵?

        “没有多少便宜可占,这些骑兵该走了吧?无小说网不少字”周惠放下了心来,“我听说,陈庆之一路打,兵力损耗极少,可见并非浪战之人。如今又身处咱们腹地,兵力不容易得到补充,肯定不会轻易和咱们硬拼。”

        “允宣之言,深合我意。”王建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夏侯敬皱起眉头,看了看楼下的田颖田子聪,忽然悚然而惊,“郑复呢郑复去了哪里?谁看见他了没有?”

        郑复是军副,照理说应该和王建几人一同行止。但对于他们而言,郑复是一个外人,因此便下意识的忽略了他,把他排除在小圈子之外。然而,如今听夏侯敬这么一提,众人才意识到,郑复可不能轻易忽略,在中牟败军之中,他的声望很高,万一煽动部众闹事,这西门恐怕就危险了

        周惠甚至想到,这股败军之所以没有逃散,坚持前来荥阳支援,很大程度上就于郑复居中维持。而他之所以如此尽心,难保没有更大的企图,说不定早已暗地投靠了元颢,然后前来荥阳替南军作内应

        王建的想法,和周惠的差不多。两人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跳下望台,几步赶到城门楼的吊桥枢纽旁边。

        “府户军集合向我拢”王建大声喝道。

        随着王建的这道命令,城门楼上立刻喧嚣起来,府户军军士们皆对王建心悦诚服,闻言便纷纷赶到他的身边,很快聚集了百余人,有几个赶得急,甚至连兵器也没带上。其间也有中牟败军跟,却被王建认出,一一打发到城楼两旁的墙垛边守卫。

        这样做,自然会减少己方的力量;可是这一会儿,他却只能信任同来的府户军。

        周忠和周禄也赶了,身边跟着七八名军士,正是周惠从中牟败军中挑出来的护兵。王建稍一犹豫,依然让他们进入了阵列。

        “二郎君,发生事情了?”周忠小声的问道。

        周惠没有回答,目光紧盯着城楼旁边的斜道入口处。入口的斜道上,郑复已经带着数十人往上面冲了,不是早有预谋,还是因为被识破后提前发动。

        “该死的果然有诈”王建大骂道。

        “仲立,我带人挡住叛兵,你和允宣守好吊桥”夏侯敬拔出佩刀,领本队的二十余人向着斜道扑。两方相撞,顿时响起了交兵之声,其间还夹着飞溅的鲜血,以及乱纷纷的呐喊和惨叫。

        在周惠而言,向来生长在和平年代,虽然来到这个时代有了一段日子,这却是第一次看见真人交锋。望着厮杀的两方人马,他的面上忍不住有些发怔。

        “放心吧宗德经历过不少战事,对付这些郡兵不成问题,”王建以为周惠是在担心战局,“只要击杀了郑复,其余郡兵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恩。”周惠应道,尽力打起几分精神,“我也是这样认为。只是没想到,杨大都督居然失察了,将这么一个混蛋调拨给咱们……”

        周惠话音未落,城下已经起了一番变故。那群白袍白甲的骑兵,或许是了城头的异常,纷纷从背后拿出骑弓,集中射击防御阵势的中段。受此攻击,中段的郡兵忍不住纷纷后退,在压迫樊迟府户军的同时,也在整个防御阵势中开了一个缺口,原本在外围逡巡的白袍骑兵见状,立刻收弓换刀,沿着缺口冲进阵内,一下子就搅乱了整个防御阵势。

        “稳住稳住把缺口堵上”中军的樊迟大声疾呼。可惜的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和打击,郡兵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根本没人响应他的命令。不仅如此,连他们的小军阵也岌岌可危,毕竟他们只有不到两百人,而冲击他们的郡兵却有近千人的规模。

        “现在办?”田颖看着樊迟诸人的危局,脸上明显透着焦急,“要不咱们把门打开?既然是樊迟他们了,咱总不能见死不救”

        “救?咱们也有麻烦,打开了城门,你有把握控制住吗不跳字。王建指着斜道入口的郑复,口中破口大骂,“救人,奶奶的,你以为我不想救樊延之么?可撇开外面的贼骑不说,就是这混蛋再趁乱煽动些人,咱们也对付不”

        幸好在这个时候,城内的大都督府已经得到消息,派出一队骑兵前来西门支援。这队骑兵的统领,正是杨椿末子、杨昱的弟弟杨晟杨元旭,现任大都督府帐内都督,他城楼入口处的乱象,立刻滚鞍下马,率部自后夹击郑复,很快便将其斩杀。

        提着仍在滴血的长剑,杨晟走上城楼,向夏侯敬、王建、周惠等人颔首表示赞许你们做得很好,守门平叛有功,本都督会向大都督府汇报的。这些斩杀的叛兵,也全部计入你们的功劳。”

        “都督”王建急步上前,拜倒在地,“守门平叛之功,属下愿意放弃,但请都督务必救下城外的人”

        “本都督岂会贪图你们这些功劳?”杨晟怫然不悦。

        “是属下失言了”王建低下了头,“只是,城外援军远道来援,却在城下遇敌。属下以为,若是不加援助,恐怕会寒了守城将士之心。”

        “……你说的有道理,”望着城下的惨状,杨晟叹息一声,“可是,我们要以大局为重,在台军回援之前,这荥阳城绝对不容有失”

        “大局为重,明明就是怕死……不是有这几百骑兵么,难道还不能出城一战?”田颖在一旁小声嘟囔道。当然,这是他自认的“小声”,实际上在场的人都听得非常分明。王建、谢邦等人在担心他触怒面前的都督之余,也未尝没有怀着希望,希望这都督吃这激将法,出城迎战外面的贼骑。

        杨晟望了田颖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心里微微冷笑。这数百骑兵,乃是城中唯一的精锐,能够轻易出城死战?城里有他的长兄杨昱大都督,还有担任太守的西河王元悰,万一事有不济,他必须以这部骑兵护送两人出城,否则一位大都督、一位郡王同时陷于敌手,对方的气焰将会更加嚣张,洛阳及整个河南的人心也将更加不可收拾。

        这些大局上的事情,面前这蛮子自然不会理解。他杨晟乃是堂堂名门子弟,大都督府帐内都督,也犯不着和一个蛮子计较。

        “总之,城门决不可开”杨晟抬了抬下巴,“汝等驻守城门多时,想必也是倦了,且军中才经叛乱,也需要好好整治,现在就缴令回营休整吧”

        “休整倒是不必了,只需都督将这中牟散军收回,我等府户军自然力保城门不失”见杨晟态度如此高傲,同时又担忧城外的那支府户军,王建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一股怨气来。那支叛乱的郡兵,可是大都督府交给他们的

        “既如此,本都督便上复大都督府,再为尔等调拨兵力。”杨晟颔首答应了他的要求,押着剩下的中牟散军离开。唯有周惠所领的那一幢,被他做主留在了城楼上,因为这一幢没有任何人参与到郑复的叛乱之中,周惠认为可以信任,与其再调一批不知底细的郡兵来,还不如继续留用他们。

        对此,那一幢中牟郡兵们自然极为感激,因为他们都清楚,被带走的那些昔日同袍,将会遭到样的待遇,免去三年租赋的奖赏没了不说,十之八九还要被投进苦役营。

        王建没有干涉周惠的处置,他站在城楼边沿,怔怔的看着下面的那支府户军。府户军的阵势,早已被叛乱的郡兵冲垮,和其余郡兵一样四处逃窜,竭力逃避着白袍骑兵的追杀。可是,作为失去组织的步军,面对组织严密的骑兵精锐,他们能够逃到哪里去?有些人怀着侥幸,跳进护城河里躲避骑兵追杀,结果依然逃脱不了对方的弓箭,变成一具具尸体飘在河中间,甚至还有十几支箭向城上射来,牢牢的钉在城楼的墙壁上面。那是对方的威慑。

        “仲立,”周惠的移到王建身旁,“你退后点吧弓箭无眼,伤了不值。”

        王建摇了摇头我要亲眼看着樊迟他们活下来。”

        活下来?不,对方的骑兵虽然精锐,但毕竟只有两千余人,不可能将城下的数千人全部歼灭……只是,经过这一阵,城下那些幸存的兵士,还能有勇气面对南军么?城内的士气又会遭到打击?

        ……,……

        直到大都督府调派的数百弓箭手到达,依托城垛射杀了三十多名骑兵,对方才缓缓退去,临走时甚至还带上了伤亡的同袍。而在确定对方是真正退走之后,率领弓箭手的杨晟终于下令放下吊桥,接纳外面幸存的军士。

        城门才开,王建、谢裔和田颖立刻冲了出去,周惠也连忙带上周忠、周禄,和夏侯敬一起跟上了他们。

        行走在满地的尸首、血泊和浓厚的血腥味中,周惠感到极为不适,他不其他人如何,但他是竭力在忍受着呕吐的欲望。

        只可惜,那个叫樊迟的幢长并没有幸存下来。在众人毫无章法的逃命时,他一直带领着三四十名直属部下结阵抵御,甚至还斩杀了一名敌骑,然而这一战果也为他带来了灭顶之灾,近百来支箭集中向他们攒射,他和前排的另外几名府户军当即中箭身亡。

        看着樊迟那双眼圆睁的尸首,周惠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以此人在这一战中表现出来的素质,若能成长起来,必定是一名很优秀的将领,可惜他现在已经再没了任何机会。那圆睁的双眼,是否就昭示着他壮志未酬、声名未显的不甘?

        “延之,我们来迟了”王建三人抛下武器,跪倒在樊迟的身前,眼中洒下了两行长泪。

        然而樊迟的余众却并不领情。他们拥着樊迟的遗体,打量着王建等人的目光中满是仇恨和忿怨。

        “滚开,滚你母亲的蛋去”

        “现在才来作这般样子?之前到哪去了”

        “谢世裔,谢娘子……这诨名真没叫,你他祖母的就不是男人”

        “延之兄真是背了大运,居然会和你们这样的人结交”

        众人纷纷破口大骂,几个人骂着骂着,就要扑上前来厮打,然而王建等人却似乎无动于衷,连脾气最暴躁的田颖也耷拉着脑袋,毫无自卫或者反击的意思。见此情形,周惠、夏侯敬以及周忠、周禄两仆连忙上前,将跪着的三人护在身后。

        “你们还是府户军吗?被南军打了,有种就打冲人撒气,算是好汉?”夏侯敬手按佩剑,瞪着众人喝道。

        “你们以为,仲立是不想帮忙么?”周惠也替王建向众人分辩,“可仲立是城门守军的军主,上面有军令压着”

        “哟,两天不到,成军主了难怪不认旧交了”有人立刻冷嘲热讽。

        “没二话,咱们揍这几个没义气的混球”

        他们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看来是无法妥善了结了,周惠心想。

        身处这修罗般的战场之间,他感到极为压抑,似乎想痛快的发泄一顿。对面的那些家伙,恐怕也是这样吧于是他招手叫过周忠,准备让他去召唤城楼上的部众帮忙。

        王建和周惠极为默契,见他准备叫人,连忙出言止住了他允宣,别叫人延之的事,我自然会给一个交代”

        说着,他跪步上前,拾起樊迟遗落在手边的长剑,向左手小指抹去。血光一现,半截手指掉了下来。

        “仲立”周惠等人一同惊呼。谢邦连忙扯开两裆铠,从内衣上撕下一条布带,上前拿过王建的左手包扎。王建疼得脸面扭曲,却紧咬着牙关,用右手将佩剑塞进樊迟手中,然后替他合上了眼皮。樊迟的余部众人,似乎也被王建惊住了,没有干涉他对樊迟遗体的动作。

        “当着众位的面,我王建断指发誓”王建大声说道,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此生,定要替樊兄复仇若是忘了此言,我王建,情愿死于各位的剑下”

        “好我信你这次”离樊迟最近的那人点了点头,的背起他的遗体,头也不回的向洛阳方向走去,其他的人也纷纷站起来,相互搀扶着跟在那人的身后。

        一行人都是默默无语,夕阳之下,各人的背影拉得老长,却又似乎融成了一块。

        他们显然不准备进荥阳城。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