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二二章:各逢其主(上)

第二二章:各逢其主(上)

        “好,我这就替你通传。”护兵再次打量周惠一番,快步走进了宅门。不过,他并没有去见杨昱,而是找了宅中的军将汇报。这军将乃是陈庆之军中的一名幢主,奉命监视杨昱的行动,杨昱能够见人,也完全由这军将说了算,本人则毫无自主的权力。

        听完护兵的汇报,军将翻开大都督府属吏名册,果然在最后一行看到了王建的名字,职衔正是以府户军统军本职领大都督府长兼行参军。

        “看来是真的了,”军将把名册放下,小声吩咐护兵道,“咱们破城时,统军以上的敌将一个都没放过,此人肯定是奉命出城去执行公务,因此才逃过了处罚……我先让他见杨昱一面,听他们说,你就在外面安排好人手,等他一出门,立刻抓他去见将军。”

        “是。”护兵领命而去,放周惠进入杨宅。

        周惠走进宅门,才转过照壁,军将便已经迎上前来,冲他拱了拱手原来是王参军大都督正在府内等候,请随在下前去晋见。”

        周惠心里了然,这应该是杨宅内实际的主事人了,于是也煞有介事的拱手回礼道劳烦兄台了。不知兄台称呼?”

        “在下是大都督的家将,向来只在宅内行走,并未领职衔,王参军无须放在心上。”军将颇为机灵的回答,随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房间,“大都督便在房内,王参军自去参见便可……唔,此系私宅,倒也无须太过拘礼。”

        “有劳了。”周惠心中暗笑,依言推开了房门。

        房间之内,前南道大都督杨昱踞坐胡床,双眼微闭,面容非常沉静。听见房门开合,他依然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动作,完全是无动于衷。

        周惠上前几步,半跪在杨昱面前,大声禀报道属下王建,奉命前往台军求援,特来向大都督缴令”

        听说是王建,杨昱这才张开眼睛扫了面前的人一眼,面上微现惊诧你是……唔,我现在已经不是大都督,也不想再参预军事,你也不用缴令了,就此退下返乡吧”

        “回大都督,属下确已返乡,也明白如今的情势和大都督的处境。但有两件事,属下必须来见大都督。”周惠继续禀报。

        “是吗不跳字。杨昱似乎松了口气。或许他想起来了,王建和面前这周惠,都是颇为知机之人,否则他也不会选中他们出城寻找援军那么你就说说看。”

        “是,”周惠低了低头,“第一件便是向大都督缴令……当日属下一行连夜赶路,于酸枣城外遇见台军前锋骑。属下认为,既然前锋骑星夜奔赴荥阳,则台军主力必将接踵而至,而我等也就完成了求援任务,便没有继续前往台军大营。只可惜,台军主力后来似乎并未出战,这是属下的失职,请大都督原宥。”

        “这件事情我已知其原委,不怪你们,”杨昱微微颔首,“还有一件事情是?”

        “第二件,是北海王殿下重新征收税赋之事……属下认为,此举甚为不妥,如荥阳才经兵灾,河南巩县、偃师县为虎牢关逃军荼毒,两地民众生计极为艰难,据先例该当减免税赋才是。况且,大都督先前曾向朝廷请旨,凡荥阳守城兵丁,皆给复三年赋税,如今北海王殿下即将身登大宝,却推翻朝廷当日的承诺,岂非令朝廷失信于民?……因此,属下恳请大都督为两地民众计,为昔日麾下的荥阳守军计,劝谏北海王殿下收回成命”

        说完,周惠一拜到底,等待杨昱的答复。

        杨昱看着面前的周惠,半晌才叹息了一声你表字允宣,出身河南郡学,是吧?无小说网不少字有这一番见识,可见圣贤书没有白读。只不过,旧天子之意,难称新天子之心,这是必然的事情,我如今身份尴尬,心思亦复寂寥,实在无法完成你的请托。”

        “大都督的话,属下不敢苟同,”周惠抬起头来,认真的望着杨昱,“对于民众而言,可没有旧天子和新天子,只有大魏朝廷。朝廷政争,民众何辜?若北海王殿下自认大魏正统,便该顺天应民,躬行仁政才是……至于大都督的处境,明眼之人自然清楚,之所以居于北海王麾下,没有为朝廷守节,乃是要留下转圜的余地,免得彻底决裂后给家人带来灾祸。可是,为民请命,乃是难得的义举,行之有利无害,大都督为何要推托呢?”

        “唔,你说得有理,”杨昱终于被周惠说服,“只不过,北海王殿下这两天很忙,有很多亲旧故吏等着接见,还要忙着正式登基,恐怕要等几日才有空考虑你说的事情。”

        “属下认为,到了晚些时候,北海王应该有,”周惠略一思索,“这县城简陋狭小,容不下那么多趋炎附势之徒,那些人也住不惯,晚间想必还是要赶回洛阳城歇息。”

        “的确是这个道理,哈哈”杨昱抚须大笑,“允宣,前几日在荥阳,我真该招纳你入幕府的啊”

        “这是大都督厚爱,属下可不敢当,”周惠,第一个目的已经有了着落,于是很知机的向杨昱告辞,“那就就不多打扰了,请大都督保重。”

        “恩,去吧!”杨昱笑着点了点头,“。”

        出了杨昱的正房,先前那军将立刻迎了上来,很客气的要送周惠出去。对此周惠毫不意外,极为配合的跟着他出了杨宅大门,然后就看见门口站着二十余名军士。

        “啊,摆出这阵仗,是要抓我去见某人么?”周惠向军将笑了笑,“那么走吧”

        ……,……

        周惠冒着王建的名义求见杨昱,王建本人却正在驰援虎牢关的途中,身边自然跟着夏侯敬及田颖二人。

        当日荥阳城外一战,尔朱兆前锋骑败北,三人仗着中途换乘的马力优势,随尔朱兆的中军逃离战场,在夏州李荣的接应下返回台军大营。考虑到尔朱兆所部损耗严重,元天穆将他调整到后军,与都督杨宽一同执掌军务。

        杨宽出身恒农杨氏,是杨津的族侄,杨昱、杨侃族弟。他在洛阳朝贵中交游极广,与当今天子元子攸、北海王元颢皆有很深的交情,元子攸继位时,即任命他为洛阳令。其后他虽然担任台军都督,跟从元天穆东征刑杲,却依然兼着洛阳令的官职,所以,尔朱兆调任后军大都督后,鉴于麾下都是部落骑兵,便把王建等三人拨到杨宽的麾下,分别担任帐内军主、队主等低阶军将。

        不久,前线传来虎牢关失守、洛阳形势危急的消息。这消息传到台军大营,元天穆倒是依然淡定,诸多洛阳台军将领却坐不住了。他们家住洛阳六坊,一家老小全留在城中,能够看着洛阳陷落?于是他们纷纷鼓噪,强力要求元天穆立刻回援。元天穆拗不过他们,只得下令全军开拔,并以左卫将军费穆为前锋大都督,率两万洛阳台军向虎牢关进军。

        或许是所谓的本性难移吧,在行军的途中,身为后军大都督的尔朱兆,又只顾自个赶路,把杨宽所部抛在了后头。为了不被主将落下,杨宽只得自认倒霉,命众人加快行军速度,并且取消了沿途的休息,连到达酸枣城时也没有丝毫停留。

        继续往前走了数里,军中的王建三人忽然想起来,这里不正是当初和周惠主仆分别的地方么?一时之间,三人尽皆唏嘘,这几天之内,实在发生了太多的变故啊

        而心思最为细腻的夏侯敬,还回想起了当时周惠所问的一个问题。

        “仲立,你还记得吗?允宣离开咱们之前,似乎问过你,说如果荥阳和洛阳都陷落了,北海王正式登基,你准备办……是不是啊?”

        被夏侯敬这么一提醒,王建也想了起来好像是这么问过。当时我很不以为然,回答说就算荥阳陷落,还有虎牢关挡着……哎,没想到形势真的会变得那么恶劣,这虎牢关一失,洛阳还真可能陷落在北海王手中。”

        “你们是说,现在这个状况,允宣当时就已经预料到了?”田颖看着王建、夏侯敬两人,目光显得有些呆滞。

        “说不定,他还料到前锋骑必败,因此才不愿同去荥阳呢。”夏侯敬继续猜测着。

        “你这么想,就实在太高看允宣了,”王建呵呵一笑,“他毕竟不是诸葛孔明,也不是王景略,可能看得那么准啊?”

        “他要真看出来,就该劝阻咱们别去蹚那浑水,”想起那天的骑战,田颖依然有些后怕,“娘的亏了宗德机灵,咱也有两下子,不然非得交代在荥阳城外不可”

        “对了,咱们到的那会,荥阳城似乎已经陷落了?”夏侯敬皱了皱眉头,“当时世裔还在城里内,不他会不会出事情?”

        “是我考虑不周,”王建叹了口气,“早知荥阳城会陷落,我就该听允宣的建议,让他和咱们一块出城的……事到如今,只希望他吉人天相吧”

        想到谢邦生死未卜,几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这时候,数名风尘仆仆的骑兵自前方疾驰而来,径直驰往都督杨宽的中军。王建,恐怕是有事情发生了,不过他并非台军,虽然担任帐内军主这样的亲近职务,却只是为了安置他这个府户军统军而已,实际上既没有任何兵力,也没有职权。所以,就算台军中发生大事,也和他们三个无关。

        但出乎王建的意料,杨宽居然派来一名护兵,招他立刻前去议事。

        尽管心里感到十分纳闷,王建却丝毫不敢怠慢,很快随护兵来到杨宽跟前。

        “王军主,我听说你在荥阳城时,曾经击退过南军,因功升为统军之职?后来又随尔朱骠骑一道,和南军骑兵恶战过?”杨宽直接问道。

        “回禀都督,正是如此。”王建在马上拱手回答。

        “你认为,南军的战力如何?”

        “回都督,属下接触的主要是骑军,大约有两千人左右,其战力颇为可观……至于步军,虽然没有见过,但据属下身边的一名军将所言,极其擅长守城、夜战和偷袭。”王建想了想,给了南军颇高的评价。

        “是么?”杨宽皱了皱眉,“你身边那名军将,他的话可信吗不跳字。

        “属下认为是可信的,”王建答道,“当日击退南军夜袭,正是依靠了他的先见之明。”

        “原来如此,”杨宽点了点头,“你去吧稍后还有命令。”

        “是。”王建领命道。不过,突然被问了这么多问题,他忍不住起了好奇之心属下斗胆,敢问军中是否发生了事情?”

        杨宽没有回答。他略一沉吟,问起了另一个问题王军主,我听说你在荥阳时,曾经担任过杨大都督的属吏?”

        “是,”王建的回答非常坦白,“不过,那是在遣属下出城求援之前,主要为了方便和台军交涉,倒不是真的看中了属下的能力。”

        “即便是这样,能够将如此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你,也足可见得你的不凡了。杨大都督是我族兄,他的眼光我非常信任……”杨宽说着,似乎是下了决心,一把挽住了王建的手臂,“王仲立,你可愿追随我吗不跳字。

        “只要是和南军拼杀,属下便竭诚效命”王建郑重的说道。

        “好我正要去会一会南军”杨宽大喜,“那么你就入我帐下,领一军千人,担任帐内军主之职”

        “属下愿效死力”王建躬身领命。

        虽然同为帐内军主,但领兵和不领兵,区别是非常大的。

        “你刚才不是问我,发生了事情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杨宽笑了笑,“刚才我收到消息,天子车驾已经渡河北上,在河内郡召集四方勤王兵马,领军殿下令我等放弃虎牢关攻略,前往河北与天子汇合……不过,我麾下台军皆洛阳人氏,岂可见家园危急而不救之理?南军虽气势正盛,我部却也不弱,若能联络友军一同进攻,未尝不能光复伊、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3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