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四一章:渐入风云(三)

第四一章:渐入风云(三)

        宇文莫纥的叛乱,被周惠平定了下来,然而河桥南段却已经烧失,两岸交通陷于断绝。另外,中渚的形势也不太稳定,从逆的千余夏州郡兵,虽然有李苗的安抚,但始终是个不稳定的因素。有鉴于此,李苗征得陈庆之的同意,将周惠一军暂时留在河渚,帮他镇守河阳中城,监控夏州郡兵的动向。

        相对于率部重修南段河桥的李苗,周惠的任务比较轻松。挟着击灭宇文莫纥的威势,他任命那支郡兵的军主为守城副将,带在身边严加监管,又将几个幢主对调任职,和熟悉的旧属分开。如此一来,他既遵守了李苗的承诺,没有惩处任何人,却让夏州郡兵上下疏离,暂时失去了有效的运转,从而大大降低了他们铤而走险的可能性。

        这一招使得如此巧妙,连李苗也赞不绝口,完全不再担心夏州郡兵的问题。对此周惠也颇为自矜,安居于河阳中城之内,却没有想到北中城那边竟出了变故。

        就在周惠驻守河阳中城的第三天,北中城的东门守将宋景休,忽然带人来到河阳中城,在城外指明要见周惠。周惠以为他是奉命传达什么消息,立刻令人打开城门,请宋景休一行入城内说话。

        宋景休却毫不领情,话中有话的回答道:“进城就免了你这小子阴险狡诈,谁知道是怎么想的”

        “宋军主这话从何说起?”周惠一时间满头雾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从何说起?从荥阳城说起”宋景休大喝一声,“周参军,我只问你两句话第一,城外河北军军中的副军主田颖田子聪,和你可是故交好友?第二,当日我军夜袭荥阳城,你可是西门守将?”

        原来是这件事情周惠想起来了,当初他答应陈庆之的征辟时,陈庆之曾经告诫他说,最好不要提曾经防守西门、击退南军夜袭之事,因为当日夜袭身死的军士之中,有一人为东阳宋景林,其兄长宋景休,乃是深得军中诸人敬服跟从的勇士,而以宋景休的性格,恐怕会私下寻他为难,让他在南军中难以自处……

        也就是说,这件事现在已经暴露了么?又是谁暴露出去的?

        周惠在心里飞快的想着。陈庆之首先可以排除,因为他既然有那番交待,就肯定会帮忙严守秘密;当日的士卒也可以排除,他们目前都在自己麾下,和宋景休毫无瓜葛;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当日的另外几名同僚,而且刚才宋景休也提到了田颖田子聪,说他是河北军军中的一名副军主,想必是河北军注意到了中渚的事情,进而查出自己的身份和来历,派那个大嗓门的家伙在城下招降或者离间吧

        刹那之间,周惠忽然感觉有些自豪。很显然,自己在河渚的表现,已经引起了河北军的关注,而那可是五六十万大军先别说其后果如何,至少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名字已经被河北军高层记在心上,其中包括永安帝元子攸,柱国大将军、太原王尔朱荣,领军大将军、上党王元天穆等,这些都是站在这个时代巅峰的人物

        在这个乱世,只要有了善战的名声,再加上适当的人脉,还担心没有出头之日吗?

        可以说,从来到这个时代,一直到目前为止,周惠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两个直接目的,第一是张扬名声,第二是聚集人脉,第三是获取资历。这三件事情,对于世家大族子弟而言,可谓是水到渠成。人脉自不必说;名声方面,只要不是太过废材,从小就有圈子内的长辈代为吹嘘,例如某某七岁能诗八岁属文之类;长大后一旦加冠,必定出任官职积累资历。然而作为寒门出身的人,想要获取名声、人脉和资历,却是如鲤鱼跳龙门一般的困难,如果没有过人的才学或者多年的操守,没有名士或贵官代为举荐,就只能以个人才干熬取入品之资,偶有急功近利,便被冠上“小人”的称号,一辈子也难以洗脱。

        周惠知道,在某些人的心中,他恐怕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小人”。幸好他一直很注意这点,投靠陈庆之,是以酬答同乡之情、知遇之恩的理由,虽然失之于忠,却占住了一个“义”字。另外,他本人的形象品质也不坏,无论是在杨昱还是陈庆之手下,他都是兢兢业业,立下了不少功绩,这同样为他加分不少,否则杨昱哪有耐心和他这个寒门子弟交结……

        “怎么?周参军,周允宣不敢回答我的话吗不跳字。城下的宋景休再次大声喝道。

        周惠耸了耸肩。他并非怕事之人,到了这一步,难道会退缩么?于是他很沉着的回答:“不错,田子聪的确是我的故交,之前在荥阳郡酸枣城外失散,没想到却去了河北……至于当日在荥阳西门,彼此尚属敌对,我为西门守将,职责所在,自然要击退城外的夜袭”

        “好,周参军果然有担当”宋景休赞了一句,脸上却是一片铁青,“我也不说暗话,当日夜袭的勇士之中,有一人乃是我胞弟宋景林,不幸死在守军手上,连尸骨都没有带回……周参军,这手足之仇,是无论如何都要报的我敬你是个人物,也是敢于冲阵的勇将,只要你现在交出三名凶手,让我剖心祭奠胞弟,这件事情便算揭过”

        交出凶手?要我拿手下人顶缸?真要这么做了,我这兵还能带下去?周惠嗤之以鼻,这宋景休名为和解,实则想塌他的台,其心颇为阴险。不过,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和这宋景休,关系只是一般,如今有了杀弟之仇,以他的性格是万不能相容的。

        事已至此,又关系着军中的威望,那我也犯不着和你客气……周惠主意一定,大声回复宋景休道:“宋军主,当日守城,我是主将,你要寻仇,只管冲着我来倒是我要敬告宋军主一句,两军征战,各为其主,这是公义;若宋军主私自和同僚寻仇,便是违反军纪,将军也饶你不得”

        “呸你周惠一个北人,弃家国投靠我军,还配合我讲公义?真是笑话”宋景休勃然大怒,立刻撕下了表面上的客套,“还拿将军来压我?我随将军这么多年,和将军并肩出战、纵横淮南淮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敢拿将军来压我信不信我立刻向将军提议,把你这北人逐出我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