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四六章:昔人重逢(二)

第四六章:昔人重逢(二)

        ??费章节(8点)

        ……,……

        被周惠释放的申屠纥逻,带着侄女申屠迦娜返回家中,休养了两日之后,便主动前往城东昭义里的李府待命。看在元宝炬和周惠的面子上,李家对他颇为优待,让他担任家中门房总管,而他的侄女申屠迦娜,则被孀居的主母娘子、元宝炬之妹元明月收为侍婢。

        能够脱离重枷禁锁,免去性命之忧,连叔侄两人的生计也得到保障,申屠纥逻对元宝炬、周惠两人的感激之情自不待言。原本他宁愿居无定所,以替人帮拥为生计,也要坚持留在洛阳,是希望有朝一日,逃往南朝的表弟元翼元仲和、元昌元茂和(两人为申屠氏所出)能够重归大魏,因为前几年朝廷已经下令,允许谋反的前咸阳王元禧、前京兆王元愉诸子重归宗室属籍,并且追封元愉为临洮王,由长子元宝月、次子元宝晖先后袭爵。

        所以,只要两人愿意回来的话,不仅没有任何风险,还能够恢复宗室的身份,而元翼身为元禧幸存的诸子之首(嫡长子元通元昙和被诛),甚至很有可能重新被封为郡王。到了那时,他作为元翼的亲表兄,也能够借此获得朝廷官职,进而重振申屠氏的家业。

        只可惜,元翼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市井上的传言却是不断。有的说他受到梁帝的器重,被封为咸阳王;有的说他亮节高风,把王爵让给了嫡出的弟弟元晔;有的说他领南朝青、冀二州刺史,正在和大魏故国交战;还有的说他图谋举州入魏,不小心被梁帝察觉而遭到诛杀……总之就是没有任何确切的音信,也让申屠纥逻一次次失望。到了现在,他差不多是绝了那个念想,如今有了主家,而且待他不薄,他也就很安心的为主家效力。

        这一天中午,申屠纥逻奉李府大总管的命令,往家寺送去两桶香油,替已故家主李作予的祈福海灯上供。回来的时候,他看着天色还早,时间比较充裕,就顺便去了建阳里一趟。

        建阳里位于阳渠北面、洛阳县衙所在的绥民里以东,在整个洛阳都十分知名。里内士庶二千余户,普遍都非常的崇佛,虽然没有豪富大贵之家,却合力供养起了璎珞、慈善、晖和、通觉、晖玄、宗圣、魏昌、熙平、崇真、因果等十所寺院。这些寺院感于民众的恩德,也倾力为他们提供方便,不仅没有设置任何出入门槛,还专门辟出一些空房,收留里内无家可归的贫苦信众。

        之前一个多月的时候,因洛阳形势不稳,申屠纥逻生计无着时,叔侄俩就曾经在慈善寺住过一段时日,直到准备行窃之前,为了避免亵渎佛祖,影响寺院的清誉,才勉强搬离寺中。所以他现在手上有了点余钱,就立刻想到去寺里捐献功德,顺便拿回寄放在那的几件行李。

        来到慈善寺中,寺中的知客僧人却还认得申屠纥逻,见他往大殿功德箱里投钱,双手合什致了一礼,笑着问候道:“申屠檀越,上两旬离去时,令侄似乎有些伤风,不知现在是否已经安好?”

        “劳和尚挂念(和尚原本是敬称),小侄的病已经痊愈,”申屠纥逻合什回礼,然后向知客僧人询问道,“请问和尚,在下当日住过的厢房,如今是否有人入住?在下还有几件行李放在房中,不知是否方便拿回?”

        “哦,当日檀越才离开,下午便有几位檀越住了进去,说是远道前来洛阳寻亲……不过这并不妨事,申屠檀越要拿回寄放的行李,那几位应该愿意行此方便。”知客僧人回答说。

        “那在下就去了。”申屠纥逻说着,合什向和尚告辞。

        来到之前住过的厢房,申屠纥逻正要敲门进去,却听得房间内有人在说话,而且用的还是鲜卑语。他本不愿偷听墙角,但自迁都以来,朝廷明诏禁止官员使用胡语,整个洛阳也皆以说汉语为风尚,如今居然能遇到说鲜卑语的人,不免让他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忍不住停了敲门的手,稍稍将耳朵靠近了门边。

        结果他惊讶的发现,房内谈论的内容,居然是与他有恩的洛阳令周惠来着。

        “元道叔叔,你的意思是说,如今掌管洛阳的周县令,就是当日在滏口关遇到的那个周惠呀?”一个小女孩用清脆的声音问道。

        “十有八九没错。当日我曾经看过那人的荐任文书,姓名、表字、还有籍贯都符合。如果说是巧合的话,未免也太难以让人相信……只不过,当日那人的身份似乎非常寒微,连个刚入流的边地郡尉职务,都要疏通关系才能到手,怎么可能突然担任洛阳令呢?这可是从五品的高官啊”被称为“元道叔叔”的人回答。

        “我说元道,你肯定是弄错了”另一个较为粗犷的声音插了进来,“这个洛阳令,听说还兼着伏波将军、假城门校尉,显然是以军功起家。可当日我们遇到的那个周惠,一看就知道是个毫无胆气的家伙,怎么可能立下军功?别的不说,最近几日打街道上经过的缇骑,你也看到了,不输咱北边的精锐骑兵,这样的部属,是那种无胆之人能够压得住的?”

        “拨力叔叔的话不能相信”先前的小女孩嚷道,“你还说那周惠是个废人呢……”

        申屠纥逻听到这里,心中忍不住大怒。周惠主政的这十余天,判案曲直分明,将积压多日的洛阳政务处理得仅仅有条;而且,他手下的缇骑和士卒也颇为勤勉严格,由于他们维持得力,整个洛阳治安大为好转。市井间谈起这位县令,哪个不是心服口服,赞誉有加?怎么可能是什么无胆的废人?

        更何况,周惠还改判了他的案件,把他从一丈三尺的重枷中解脱出来,否则就算是他身子再健壮,也绝对不可能安然捱过十日枷锁,轻则生上一场大病,重则有性命之忧。

        愤怒之下,他一脚踢开房门,也用鲜卑语大声向里面喝道:“你们胡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4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