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四八章:昔人重逢(六)

第四八章:昔人重逢(六)

        -&l;&g;-记住哦!

        “这样啊。-&l;&g;-./-&l;&g;-./-&l;&g;-记住哦!”周惠点了点头,心里大致猜到了事情的真相。那几个北地人,估计真是来洛阳投亲的,但他们所投的亲戚,很可能是尔朱一党,是当日协助元天穆掌握京师的部下,如今自然随元天穆去了河北军中,属于和元颢敌对的阵营。所以他们一直不方便外出,也不敢被官府中人发现。

        涉及到敌对阵营的将领,又是在敏感的戒烟时期,这件事情便不能归于治安范畴,也无须沿用治安判定标准。所以,事情并不需要查得多么明白,这几个人的罪名可大可小,处置也是可重可轻,全看周惠自己的考虑。他如果想借机立威,震慑城内别有居心的人,便可以把他们打成奸细,从重加以处罚;如果没有这种心思,也不妨轻轻放过,只暂时羁押他们一段时间。

        周惠并无立威的意思。他现在只想卸下职务,同时利用元整的身份,将麾下那支军队的建制保留下来,所以他决定不管这件事情,全部推给元整去处理:“事情我已经知道,如何处理,由元司马决定即可,最近我这县衙里公务颇多,难以兼顾那边……以后若有类似的事情,也都交由元司马解决,只需事后和我说一声。”

        “是……不过……”陆康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正要进县衙的周惠回头问道。

        陆康上前两步,在周惠的耳边低声禀报:“他们说认识校尉,四个月前曾在滏口关和校尉结交,希望能够见校尉一面。因为这句话,元司马不好轻易处置,特地令我前来请示校尉。是否要见见他们?”

        “怎么,司马担心我与河北军有什么联系?”周惠呵呵一笑。-&l;&g;-记住哦!“你让元司马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尔朱一党的人结交。”

        “是,下官这就转告元司马。”陆康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周惠走进县衙后院,信手拂了拂正堂上那张新琴,然后取来纸笔,起草上呈尚书吏部曹的辞职表章。才磨好墨汁,写下寥寥两行开头,周禄便走了进来,向他汇报酤酒的事情。

        “辛苦了。”周惠点了点头。“你先让人把酒放着,咱们离京返乡时再一起带回去。”

        “是,”周禄答应着,恭敬的向周惠请示道:“二郎君,小人明天恐怕要先回去一趟。”

        “明天是你父亲的七七忌日嘛。我记得的。”周惠理解的说道。很显然,周禄并未听出他说“一起带回去”的含意,然而想到时间已经不早,辞职表章不一定能在今天写好呈上去,他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你先回去也好。记得带上一瓮鹤觞,替我贡在平伯灵前。”

        “小人领命。”周禄感动的施礼离开。

        想到平伯,周惠忽然觉得有些寂寥之意。时间过得真快,居然就要到平伯的七七忌日了。当初在滏口关外碰面,然后一同回乡。自己是多承了这位老家人的照顾啊……

        对了!滏口关?周惠忽然一惊,刚才城门丞陆康说什么来着?那几名嫌犯居然知道他四个月前去过滏口关的事情?而且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

        他有些失态的站起,几乎碰翻了书案上的砚台。要知道,出于特定的缘故,他对于去过滏口关的事,向来是讳莫如深。在平伯去世之后,几乎就没有其他人知道,甚至连家主周植,也只知道他们是在相州境内遇贼返回罢了。而那几个人既然知道,很显然就是当初把他从堑沟里背上来,并且翻看了他身边那封荐书的人!

        那么他现在该怎么办为好呢?周惠背着手,在正堂上踱来踱去。

        毫无疑问,最理智的办法,便是趁机重惩那几名嫌犯。只要他们都不在了,这世界上便再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当初的事。只可惜,周惠并非那种铁石心肠、杀伐果断的人,那几个人毕竟算是救了他,他不可能对他们如此决绝。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十余岁的小女孩,也正是她吩咐自己的护卫,好心的将他救出了堑沟,不然平伯绝对找不到他,他自己也绝对爬不上来,只能在那个荒山野岭的沟底无奈的仰望星空,等待死亡的再次降临。

        尽管只见过一面,但周惠却清楚的记得,那小女孩面容微黑,鼻梁高挺,整个人显得英气勃勃,声音非常的清脆,话语间一片天真烂漫。另外,当时她脚上有伤,似乎是跌进堑沟时扭到了脚踝,所以由护卫背着,但神情中毫无怨艾的意思,面对平伯的感激跪拜,她还非常懂事的加以阻拦。

        这样的一个小女孩,让他如何能下得了手?虽然周惠还不知道那几人的确切身份,但就算真是敌对的一方,他也没办法生起任何伤害她的心思。

        周惠打定主意,立刻丢下写了几行的辞呈,令护卫牵来战马,飞快的骑着往城门寺赶去。

        城门寺内的城门司马元整元子肃,已经审问过宇文博、宇文元道诸人。他以给宇文灵吉上刑作为威胁,很顺利的套出了几人的身份,乃是尔朱家麾下的宇文部部众,也知道他们此来洛阳,是要投靠元天穆麾下大将、武卫将军贺拔岳。既然如此,他也就毫不客气的作出了判决,准备在城东马市将几人当众处斩,以警告城内的尔朱党羽勿要生事;至于宇文灵吉,则按照处理犯罪女子的惯例,没入舂槁官坊为奴。

        由于处在戒严时期,洛阳城实行军法,城门寺定案程序极为简单,只须问明事实、酌情宣判即可,其余签字画押、上呈复核等一套统统不用。所以听到元整的宣判后,宇文博、宇文元道等人就已经明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日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天,而宇文灵吉将从此在舂槁官坊的苦役中度日。

        被押回城门寺的监牢,众人尽皆绝望不已,纷纷以鲜卑母语大声诅咒周惠,宇文元道更是深感自责:“早知那周惠如此忘恩负义,咱们就不该束手就擒,是我害了大家!”

        “是我救错了人了!”宇文灵吉也忍不住愧疚道,“如果再遇到,我肯定……肯定……”

        她想说肯定不会救。可是,仔细想了一下,她还是觉得应该去救人。这个深思熟虑的结果,让她心里感到更加羞愧,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呜呜大哭。

        哭声之中,宇文灵吉忽然感觉不对,周围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她疑惑的抬起头,就看见牢门已经打开,一位二十余岁的白袍士子,正躬身拜侯在众人面前。(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l;&g;-记住哦!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