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六〇章:谁之机遇(五)

第六〇章:谁之机遇(五)

        至于高道穆这御史中尉,实则早已被架空,只能负责纠察朝官仪容举止的小事。-&l;&g;-%网上次他姐姐寿阳公主行犯清路,却是被高道穆令赤棒卒击破马车,惹得公主进宫来向他哭诉,可他这天子还不得不替姐姐向高道穆致歉,并阻止高道穆辞去官职。

        这不仅仅是为了清名,也是为了朝局。能够抗衡尔朱党羽、忠心辅佐帝室的重臣本来就少,怎么能够因处事过于方正而离开朝堂?.

        可惜他受制于权臣,能够做的也就那么多。如今明知他的奏疏极有道理,却碍于录尚书事元天穆的反对,只能搁置一旁。

        拿起另一份奏疏,乃是中书令、安东将军魏兰根所上。魏兰根乃宿将,曾随李崇北讨蠕蠕,随萧宝寅西征关内,葛荣为乱时,河北流民南渡,他奉命持节出使齐、济、二兖四州安抚,侨置郡县,结果处置不当,引得外甥刑杲反叛朝廷。于是他只好投靠元天穆,得以随其征讨,戴罪立功。返回洛阳后,元子攸令其为太府卿,不拜,然后得元天穆举荐,遂转中书令这一重职。

        看到奏疏上的署名,元子攸本想丢下,可是才略略扫了一眼,就被其内容吸引了目光。

        这份奏疏,说的正是撤除城卫军的事情!

        率属于城门寺的这支城卫军,是内城中除羽林、虎贲外唯一的成建制军队,战力颇为不俗,更难得的是掌握在宗室手中。没有被元天穆所控制。然而,这一点显然引起了元天穆的忌惮,如今魏兰根上这份奏疏,便是为元天穆撤除城卫军寻找合适的理由。而这理由也很好找,依照国朝旧例,京师防卫都羽林、虎贲两军负责;城门寺依例掌京师城门屯兵,不能越俎代庖。也不应居于内城。因此,魏兰根向朝廷或者说是元天穆进言,城卫军必须迁出。或者解散编制;元天穆自然也从善如流,代天子接受了他的意见。

        如果这封奏疏得到落实,那么内城中所有的武力。都会完全处在元天穆的控制之中。他这堂堂天子,身边将没有任何可靠的防卫,生死完全操于尔朱党羽之手。这样的境况,甚至比元颢入洛前还要窘迫,那时他身边至少还有一支出身宗室、号称“宗子军”的羽林军护卫,而这支军队却投了元颢,最后不是葬送于虎牢关外,便是在随元颢南逃的途中散亡。

        想到此处,元子攸忽然感到一阵烦躁,脸色也变了一些。朱瑞察觉到他的异样。连忙奉揖告退,并劝谏他早点歇息,勿要太过操劳。

        “也好,”元子攸点了点头,“朱卿也回省歇着吧!”

        说完。他带上应诏王道习,径直出了式乾殿。

        过永巷回到后宫,迎面便是皇后寝宫宣光殿。高高的殿堂内灯火通明,照得周遭的夜幕一片朦胧,显然寝宫的主人还没有歇息。元子攸看着灯光,忽然冷笑一声。令乘舆拾阶而上,直入宣光殿内。

        皇后尔朱英娥,天柱大将军、太原王尔朱荣长女,原为孝明帝妃嫔,尔朱荣入洛不久,改嫁元子攸为皇后。她是极为出众的美人,栗色头发,鼻梁高挺,肤色***如玉,体态婀娜多姿,尤其是一双湛蓝的眼睛,配上内陷的秀丽眼眶,仿佛是两口幽蓝的深井似的,略显迷离的眼波一旦荡漾开来,总能让人情不自禁的投身其中,沉迷得难以自拔。

        当初元子攸娶尔朱英娥的时候,也曾经迷恋过好一阵,后来却由于她太过强势,太过妒忌,渐渐的疏远了她,即使被强着临幸宣光殿,往往也是同床异梦,草草应付。自从赶走元颢以来,元子攸更是没有再没碰他这位皇后,因为他知道,元颢肯定召她侍寝过,他的前任应诏近侍李阿翟,便于一力劝阻而被元颢下令杖杀。

        可是,如今被尔朱荣义兄元天穆恶心了两次,元子攸忽然很想发泄一番,并且直接找上了尔朱荣的这个女儿。怀着这种心情,他一进寝宫,立刻就斥退所有近侍和宫女,拦腰抱着尔朱英娥带往内室。

        受到元子攸的这般对待,尔朱英娥起初感到十分屈辱,在元子攸的怀中大声惊叫,剧烈挣扎,努力抬脚踢他,然而都被元子攸镇压了下去。等到被元子攸压在身下,闻到他熟悉的体味,她才忽然反应过来,这人本来就是他的丈夫啊!为什么要抗拒呢?

        只是没有想到,一向文质彬彬的丈夫会如此粗暴和强势。尔朱英娥在惊讶之余,却也对元子攸生出了几分好感。她自小在尔朱川的草原上长大,见惯了族人的勇武和父亲的英姿,然而无论是前任丈夫孝明帝元诩,还是目前的丈夫元子攸,都是颇为懦弱的人,让她心中颇为烦躁和鄙薄。

        也许,之前是看错了他吧……她主动抱住了自己的丈夫,湛蓝幽深的眼眸越发迷离。

        这一次欢好,居然是如此的尽兴。

        良久之后,寝帐内的动静才渐渐平息下来。元子攸吐出一口长气,感觉心里的郁闷减轻了许多。还有这尔朱英娥,脾气向来极差,此时却宛如猫儿似的,乖乖的躺在他的怀中,似乎被他吓坏了一般。

        “陛下……”她忽然呢喃着唤道。

        元子攸低下头,望着尔朱英娥诱人的眸子,几乎又一次迷失在她的眼神之中。他心里烦闷既去,此刻免不了微微有些愧疚的意思。再怎么说,毕竟是有过合体之缘的女人,似乎不该迁怒于她,更不该对她如此粗暴的。

        “刚才是朕过分了,”他对尔朱英娥说道,“朝中诸事纷扰,朕心里颇为烦郁。”

        “妾身是皇后,陛下却是天子,尽可随心所欲,哪里说得上什么过分呢?”尔朱英娥一边说着,一边往元子攸怀中拱了拱,让自己躺得更加舒服。

        元子攸叹了口气:“卿说朕可以随心所欲……那么,卿愿意服从于朕吗不跳字。

        “妾身愿意。”尔朱英娥顺从的答道。

        这一回答,令元子攸大感诧异。她不是向来以尔朱荣之女而自傲自大的么,如今为什么这般驯服?就因为朕是天子吗?

        也许,自己身为天子,确实应该强势一些,不必事事皆仰人鼻息?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4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