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六三章:变生波澜(六)

第六三章:变生波澜(六)

        ??费章节(8点)

        两件事情都得到妥善的答复,元宝炬心中十分欣慰,深感这一趟没有白来。虽然没能征辟周惠为属官,但是人各有志,他也不好勉强,继续和周惠随意聊了一阵,就起身和周家人辞别,返回洛阳准备上任之事。

        洛阳城门寺那边,则是另一番情形。

        当日大朝会后,元整、陆康一同在太极东堂外等待觐见,亲耳听到天子拒绝了杨机起用周惠的建言。陆康认为周惠已经很难得到起复,因而起了背离之意,于是他当即告诉元整,说周惠让他们只举荐元宝炬,不要为他自己说话。元整尽管难以理解,却认为周惠自有深意,于是隐瞒了周惠在其中的功劳。

        等到元整离开城门寺,入宫为直斋将军,陆康便召来周忠、周怀君、周怀章、周怀洮四人,告知元天穆下令解散城卫军的事。可是他却隐瞒了周惠的主意,只说城卫军即将解散,问周忠等人何去何从。

        周忠等人之前也听到过一些风声,如今事到临头,尽管免不了惊讶和失望,但都对此深信不疑。其中周怀洮算是机灵了点,连忙向陆康问道:“陆司马昨天去见我家二郎君,难道没有商量出办法来吗不跳字。

        “我的确去见了允宣兄,”陆康点了点头,脸上摆出一个苦笑,“可是,上党王的命令,连天子都不好驳回,允宣兄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他毕竟只是罢官蛰居的人啊!”

        “这个……子肃兄怎么说?”周忠想了想问道。

        “子肃兄已经离开了城门寺,朝廷很快就会任命新的城门校尉。到那时候,我也免不了要离开,所以你们最好早作打算,我现在还是城门司马,可以勉力伟你们安排。”陆康进一步逼迫众人道。

        “那就没办法了,”周忠无奈的叹了口气,“士宁兄,你颇有智计,我向来都十分佩服。依你之见,我等该如何自处?”

        陆康假意思索了片刻,向周忠回答道:“允恭有从八品冗从仆射的兼官,可以担任缇骑队主,留在城门寺中;至于另外三位,我实在无能为力,恐怕只能返回巩县家中。”

        “我家二郎君不在,两位又要离开,我自己留在城门寺干什么?”周忠摇了摇头,“况且,我等既受我家二郎君之托,自然是共同进退,若要返家,便只好一起回巩县去……可是这么一来,却是辜负了我家二郎君的筹划,我等回去后该如何交代啊!”

        “允宣乃明理之人,一定能谅解几位的。”陆康假意安慰他道,心中却暗自得意着。

        只要周惠这四名亲信离开,他便可以彻底清除周惠的影响,然后塞进去一些私人,将这支军队纳入自己的手中了。事后就算周惠明白过来,他一个罢官夺职的寒门子弟,又能有什么办法翻盘?实际上,现在元整不在,他既然决意舍弃周惠,完全可以撕破脸面,将四人强行解职。只不过顾虑到他们在城卫军中的人望,不希望闹得太过决绝,以免妨碍他下一步收拢和掌控这支城卫军的计划……

        “请教陆司马,不知这支城卫军解散后,军中的士卒将如何安置?”周怀洮忽然问道。

        陆康心中一阵惊讶,这倒是个机灵人,一下子问到了关键。然而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很大方的回答道:“依我的猜测,第一幢是河南府户军旧部,大概会被遣散回乡;第二幢原是荥阳郡兵,自然是回荥阳原籍;第三幢、第四幢都是河南府人氏,大概会补入到河南郡兵中去吧!”

        “既然如此,咱们就各司其职好了,”周忠赞许的看了一眼周怀洮,“我为军副兼第一幢幢主,便随第一幢回乡,听候我家二郎君的下一步安排,怀君可与我同去;怀章、怀洮随第三幢、第四幢一同行动,遇事由怀洮拿主意。”

        “如此安排,颇为妥当。”陆康无奈的同意了。然而在他的心中,却已经打定主意,只等周忠一走,便立刻找个由头,强行将留下的两人逐出军中。

        正在这时,执掌门禁的缇骑忽然来报,元整的内弟长孙毅奉直斋将军元整之托,前来求见陆司马及周军副。陆康心中大惊,莫不是元整发现了什么蹊跷,故而让他来知会周忠,阻止自己?然而长孙毅乃是熟人,又有前任主官的托付,陆康没有理由拒绝,只好令缇骑将其请入偏堂,然后和周忠一同前去见他。

        让陆康庆幸的是,元整并未发现什么,只是遣长孙毅转告他,邵县侯想借用周惠的家人,速速带少数士卒前往李宅保护他的妹妹,邵县侯会把此事知会周允宣,并且在事后向借用之人奉上一笔酬劳。

        原来只是这样的事情!陆康心中松了口气,趁机向周忠说道:“既然如此,两位这就前去帮忙如何?允宣兄与邵县侯颇为相善,想来必定会同意的。”

        “如此甚好。”周忠一口答应。

        “那就有劳两位了,”陆康点了点头,“两位前去帮忙时,不妨多带上一些亲信,照应起来也方便。”

        说完,他借口有公务要处理,将四人送出了城门寺衙,令他们依旧返回驻地。

        回驻地的路上,周忠将邵县侯借人之事告知三人,并且让周怀君和他一同前往。对此周怀君没有什么意见,周怀洮却质疑道:“允恭兄,你乃堂堂从八品冗从仆射,而且还是士人的身份,怎么能做守家护院的事情?我听说,邵县侯的妹婿,生前也不过是第七品的员外散骑,允恭兄为他护院尚且不可,何况是他的遗孀?”

        “怀洮,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周忠微微一笑,“上次阿禄前来洛阳探望二郎君时,家主曾经托他转告我,二郎君的婚约已经解除,让我留意二郎君的好友家中,是否有合适的女子可以求娶。我仔细考虑了一番,发现只有邵县侯的这位寡妹合适。此外,我曾经数次随二郎君和邵县侯会面,发现邵县侯也很看重二郎君,如今他不找别人,偏偏托我等前往李家保护他的妹妹,焉知不是也有意将其妹妹许给二郎君么?”

        “这怎么可能?”周怀洮大摇其头,“邵县侯乃是宗室,咱家毕竟只是新晋士族,怎么可能会联姻呢?”

        “二郎君如此人才,有什么不可能的?”周忠对周惠信心不是一般的足,“在半年之前,二郎君不过是寒门布衣,你能料到他会穿上绯色官袍,执掌整个京师的关防和治安么?能料到咱家会成为士族么?况且你也说了,邵县侯那位去世的妹婿,生前也不过是第七品,比咱们二郎君的从五品低了三阶,他妹妹能嫁过去,如今寡居家中,怎么就不能改嫁到咱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4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