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六七章:疑忌渐生(一)

第六七章:疑忌渐生(一)

        周惠诧异的望着夏侯敬,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在表示愿附骥尾的意思。他心下大喜,笑着拉起了夏侯敬:“好你个宗德,居然拿仲立的事情来试探我!真是,我连元整那样的宗亲都不忌讳,怎么会忌讳仲立呢?你和他愿意帮我的忙,我是高兴得很……咱们这巩县,没有什么名门世家,也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人物,桑梓之间,几乎得不到任何助力。如今咱们因缘际会,有了这点资历和出身,已经是非常难得,但若想真正做出一番事业来,自然要相互提携关照才行啊!”

        这事说来奇怪,巩县乃是京畿地带,天子脚下,但是在周惠之前,县内却从来没有人能够跻身魏朝朝堂。唯一有点出息的人物,乃是魏朝初年的张宗之,曾担任仪曹、库部二曹尚书,赐爵巩县侯。可他却是个阉宦,因家族获罪而受腐刑入宫,之后才平步青云,自然不值得众人去倾慕和效仿。.

        夏侯敬笑着点了点头。这正是他的考虑。虽然他并非巩县人氏,父母还都出身名门,但是和周惠、王建一样,也不可能从宗族得到任何帮助。父系的堂兄夏侯籍,虽然继承了祖父夏侯道迁的濮阳县侯爵位,但由于前些年争夺继承权的事情,早已和夏侯敬父子断绝来往;而且自尔朱荣一党掌权以来,朝廷连百官的俸禄都难以供给,像夏侯籍这样的袭封爵位。其爵禄自然尽皆断绝。日子同样也很不如意。

        母系的安定皇甫家那边,外祖父皇甫澄曾担任南齐的梁、秦二州刺史,舅父兼姑父皇甫徵,在夏侯道迁率梁、秦二州投靠魏朝时,正担任着南梁的安定、略阳二郡太守职务,夏侯道迁想提携他,准备把他列为归附魏朝的首谋,他却以“创谋之始,本不关预,虽贪荣赏。内愧于心”的理由,拒绝了夏侯道迁的提携,因而也没能获得爵位,只担任了魏朝征虏将军、粱州刺史羊祉的征虏府司马。而且很早就在梁州离开了人世,只留下两个孤儿和寡母夏侯氏相依为命,连消息都断绝了好几年。

        鉴于这番出身的缘故,夏侯敬的功名之心,比周惠、王建都要来得迫切,可他却同样得不到任何外援,只能依靠自己打拼。四年前他辞别寡母,投入南荆州刺史李志麾下,好不容易积累了些功劳,却遇到河阴之变。李志南投萧梁,只能黯然返家;这次跟随杨宽在北中城下苦战多日,却由于杨宽被调离台军,只得了个从七品荡虏将军的空衔,而且连俸禄都没有。

        这连番的坎坷,让夏侯敬在自叹命薄的同时,却也对周惠无比佩服。这家伙一投南军,二投元颢,可谓是双料的叛臣。然而他却趁机做下了诸多大事,结交了不少贵官。也赢得了好些名声,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抽身而退!而且,同样是弃官回乡,自己是真的失意而返,也看不到什么前途;可周惠却不然。凭着身上的士籍,以及往日的名声、资历和人脉。他肯定不会一直蛰居家中,之后一旦得到起复,很可能就是五品绯袍朝官,让他和同时弃官的田颖望尘莫及。

        不仅如此,周惠出仕一场,除了名声、资历和人脉外,也得了很大的实惠。无论是陈庆之还是元颢,都没有亏待他,他才做了不到两个月的事情,却拿了两季的首席属官俸禄和一季的从五品朝官俸禄,家中一下子阔绰了许多。现在他又酿造出了酴釄酒,准备在洛阳经营酒肆,显然于商贾之道也有留心,能够光大自家的产业,不至于像自家的祖父伯父那样,只会坐吃山空,导致家道迅速败落。

        这样的人,当然是值得投效的。这次他也试探过了,周惠不仅顾恋往日旧情,而且心胸非常宽阔,是难得的好上司。正所谓“附骥尾则涉千里,攀鸿翮则翔四海”,自己跟着他,绝对不会吃亏。

        ……,……

        晚些时候,周惠令周福、周禄两人套起车马,运送两车酴釄酒前往洛阳,由周怀国、周怀荆率家中部曲担任护卫。夏侯敬也一同跟随在周惠身边,准备按照周惠的建议,前往骠骑大将军、东平郡公李彧李子文府上报备。

        “李家三代忠良,又是天子至亲,他征辟你们这些被排挤的河南军将,很可能是出自天子的授意。要知道,如今台军都掌握在尔朱党羽的手中,天子身边几乎没有什么防卫,处境不是一般的艰险。一旦朝中有什么变故,恐怕就只有依靠你们。”周惠和夏侯敬并辔前行,侃侃而谈。由于之前的交心,他现在对夏侯敬坦荡了许多。

        “依允宣兄之见,朝中会有什么变故呢?”夏侯敬沉吟着问道。

        “自然是天子和尔朱一党的冲突,”周惠不假思索的回答,“早上我问过怀章,据他说,这几天在洛阳,除了晋升邵县侯元宝炬为南阳郡公、任命他为河南尹以外,还有两件很重要很轰动的任命。一是天子直接下诏,转任殿中尚书赵郡李神俊为吏部尚书,分录尚书事元天穆的选官荐官之权;随后尚书台便发布诏旨,任命西征蜀贼的樊子鹄为都官尚书。这显然是元天穆的反击,因为天子最近对刑狱非常上心,还重设了廷尉司直来纠察冤狱……由此可见,天子已经开始和尔朱党羽争斗,试图夺回部分朝政的主导权,而元天穆等尔朱党羽则是针锋相对。这样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摊牌的。”

        “原来如此,”夏侯敬点了点头,“那么允宣兄又准备如何?”

        “咱们河南人,要想出人头地的话,除了紧跟天子的行动之外,还能有其他的选择么?天子不可能放弃河南这最后的倚仗,尔朱一党则只会重用他们河北之人,”周惠笑着摇了摇头,“眼下这一会,天子对我们这些北海王的旧臣还怀着芥蒂。我虽然地位不算高,但因为搅了天子的祭河大典,估计被记恨得颇深,短时间内应该难以起复……”

        说到这里,周惠哈哈一笑,指了指身后的两辆马车:“所以嘛,我这段时间,就先帮着家里把酒肆开起来好了!”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