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九二章 :明月入怀(四)

第九二章 :明月入怀(四)

        如今听到周家那么体贴,元明月一方面感动不已,庆幸自己的终身终于有了合适的依靠;一方面却又想起了自己在李家的那些事情,想起了自己的从小到大的坎坷经历,想起了生下自己的当天,即被一条白绫缢杀于产房的母亲。

        她打开几案上的博山香炉,投入一小块的伽罗沉香,对着袅袅升起的篆烟默默祝祷。祝祷之后,又摘下母亲遗留下的玉笛,想演奏那首无比熟练的《咸阳王歌》。可是,因心中百感交集,才吹了两个音节,她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只好将笛子握在手中珍重的抚摩着,秀目中也淌下了两行清泪。

        到了晚些时候,乙弗氏受元宝炬之托,来到元明月的闺房,和她说了换帖订亲之事。

        “周家考虑到你才除服归家,要和咱们团聚一阵,因此提议把婚期订到今年仲秋。趁着这段时间,他们家也好妥善准备,不至于太过委屈了你。”乙弗氏笑着和元明月说道。对于周家的这番心意,她也是颇有感触:“我原以为,周家和咱家结亲,于自家的声望颇为有利,因此肯定会迫不及待的让你过门。没曾想周家却这般从容不迫,考虑得如此周到。仅凭此番大家风度,还有那周家二郎君的人品,便知这义兴周家兴旺在即了。你嫁到这样的人家,虽然暂时有些委屈,但前景却是可以期待的。”

        “一切听凭阿兄阿嫂安排。”元明月低着头回答。

        乙弗氏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侍女小御的禀报。于是问元明月:“你白天去后堂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不跳字。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找阿嫂说说话儿……恩,一个人闷在院里,终究是无聊了些。”元明月脸蛋微晕,随口掩饰着说道。

        “这也是有的,”乙弗氏理解的点了点头。“你是才出孝期的人,本不方便到处走动。那些堂婶堂嫂、堂姐堂妹,因着前年那件事儿。也大多和你一样,纷纷减了交往,有的甚至遁入空门。为自家亡亲修行祈福,闺门之内是清寂了许多……不过,你如今已回了自己家,又是订亲的人,倒不妨活动一些。如今乃是正月,往年咱们常常泛舟伊洛,临水宴乐,这是风俗,也没必要忌讳什么。等到初七人日那天,咱们就去城南伊水泛舟渡厄。湔裳酹酒,除一除身上的晦气。”

        “是。”元明月点头应道,脸上露出笑容,一时间明艳无俦,满屋生辉。

        ……。……

        正月初七的人日,又称人胜节,据说是女娲造人的日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而且往往用来衡量本年的家运。若是天气晴好,便预示着一年人口平安。出入顺利,而众人便趁时盛装出行,于水边湔裳酹酒,泛舟渡水,意为“送晦”、“渡厄”,所谓“彩胜年年逢七日,酴醾岁岁满千钟”是也(唐代风俗,人日登高大宴群臣,赐百官酴醾御酒)。反之的话,就是后代杜甫所写的“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阴时”,“云随白水落,风振紫山悲”。

        这年的初七,恰好在雨水节气后的第三天,众人原以为会遇到阴雨气候,却不料自节气当天起,一连三日都是晴好天气,气温也渐渐暖和起来。因此到了人日,前来城南伊水宴饮泛舟的人不是一般的多。元宝炬忙了半日之后,下午也携着妻儿、妹妹一同过来,恰好碰见堂兄范阳王元诲夫妇、堂弟汝阳县公元俢、堂侄广平王元赞一行,此外还有元赞之母、已故广平王元悌的遗孀郑大车。他们两家向来交好,于是很自然的走到了一块儿,在河边找了个依水傍柳的佳处支起帷障,临水设宴为乐。元宝炬还令周怀洮骑马回邸,取两瓮酴醾酒过来,好招待元悔、元俢一家。于是众人开怀畅饮,气氛极为热烈。

        元明月跟着阿嫂乙弗氏,与元诲之妻李氏、广平王元悌遗孀郑大车同坐一席。酒过三巡,众女都有些醉意,李氏持着酒樽,向乙弗氏赞叹道:“这酴醾酒滋味醇厚,着实令人沉迷。前时听说城南伊水酒肆停业,京师无酴醾酒可酤,我还惋惜了好一阵,没想到妹妹府上还有这许多。”

        “呵呵!说起这酴醾酒,倒是托了明月妹子的福,”乙弗氏笑道,“前日义兴周家来向咱家下聘,聘礼中有酴醾酒三十余瓮。姐姐若是喜欢,回头我遣人送你两瓮便是。”

        “如此就谢谢妹妹了!”李氏欣喜的应道。

        同为孀居之人,郑大车却注意到了元明月受聘之事,于是连忙向乙弗氏打听:“这么说,明月妹子是许给伊水周家咯?”

        “正是。”乙弗氏点了点头。

        “这如何使得?”郑大车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质疑道,“伊水周家家门寒微,怎堪与咱们宗室贵胄联姻?这件事情,却是妹妹失了计较。”

        “家门寒微又怎么了,只要女婿人品出众便可。咱家是宗室,难道还需要攀附名门世家吗不跳字。乙弗氏笑着说道,“周家二郎风神清朗,气度从容,更兼文武之才,名望已著。如今方弱冠之年,却已是正五品折冲将军、员外散骑常侍……说句冒昧的话,贵家虽为天下望族,族中子弟却也少有这等人物呢!”

        她本是无心之语,并无什么深意,把周惠和郑家子弟相提并论,也只是因周惠出身巩县,恰好和荥阳郑氏为邻,在巩县的乡评中,也常常这样拿周惠和荥阳郑氏子弟相较。可是,郑大车素以自家家门为荣,闻言自然极不自在,而乙弗氏那句“难道还需要攀附名门世家”,则让她尤其不忿。

        荥阳郑氏的门风,向来都不怎么样,甚至可说是以放荡不节而天下闻名。如郑大车的父亲、通直散骑常侍郑严祖,便公然和出嫁的堂姐通奸,士林无不叹其无耻,郑严祖本人却毫无愧色。因此,族中若有出嫁女子丧夫,很少有坚持守寡的人,往往上月刚成遗孀,下月便为新妇。如今广平王元悌已故去近两年,郑大车原本早想归家重嫁,偏偏膝下有一遗儿,被大伯子范阳王元诲强留在元家,早已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如今稍一对景,便马上在心中爆发了出来。

        你们不需要攀附名门大族,岂不就是说咱们荥阳郑氏攀附你们了?你们元家守寡的女儿连寒门子弟也嫁,却为何偏偏把我这名门之女拘在家中?

        郑大车心里愤愤不平的想道。(未完待续。。)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5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