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九三章 :明月入怀(五)

第九三章 :明月入怀(五)

        ??着满心的怨忿,却又无法发作,郑大车意兴怏怏,顿感这酒宴索然无味。侧身望向另一席上六岁的儿子元赞,元赞正坐在元脩身边,和这位叔父撒着欢儿,可惜元脩却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向她们这一席望过来,似乎是注意到了哪个人。此时见她望向那边,元脩显然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躲开了她的目光。

        郑大车素性风流轻佻,擅风情之事,如今见自家小叔子的形容,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做什么?她心中暗笑,原来这小叔子也不是个老实的主儿,在座的四人之中,三人是他的嫂嫂,元明月则是他的堂姐,哪有他觊觎的余地?可见世人都是虚言矫饰的多,如这小叔子元脩,表面上是个守礼的人,此刻不也露出了马脚?自己往常拿言辞挑他,亏他还总做出那副正经俨然的模样来!

        事情很明显,元脩这是看上了自己的堂姐元明月。其余三人之中,两位嫂嫂是他时常见面的,从没见他现出这副真形;堂嫂乙弗氏也常去平等寺礼佛,一季之内也有数面之缘;只有堂姐元明月是多年未见,又生得这般姿容,怨不得这小叔子会一见倾心。

        想到这里,郑大车心中忽然一动,刚才被那乙弗氏气着了,何不在她小姑子身上出一口恶气呢?还有自己的大伯子范阳王元诲,总是说他元家怎么怎么守礼,她作为元家的媳妇,也不能弃子另嫁云云。真是可恨之极。那么,等到自己居中凑合,让这小叔子和守寡的堂姐做出事来,岂不就是打了他的脸?到那时,看他还有没有脸再说这些话,还有没有脸强留自己在元家独守空房!

        郑大车想做就做,于是笑着向李氏提议道:“姐姐。今天我妯娌俩承乙弗姐姐以酴釄酒款待,少不得要回请一番。下月春分前后,咱们就请她去城东踏青如何?我听说。出东门二十里许,有一所希玄寺,乃高祖孝文皇帝亲创。宣武皇帝又开凿了石窟,比城中诸寺庙还恢宏些,咱们也不妨去拜访下……明月妹子也来,总闷在家里可不好,你我都是寡居之人,要多散散心才是。”

        “这话说得不错,”李氏点了点头,含笑望向乙弗氏和元明月,“两位可同意了?”

        “既然两位盛情相邀,我姑嫂怎好推托?”乙弗氏笑着答应。“那希玄寺,我也曾经听人说起,只是离得稍远了些,一直都未曾去过。如今因着两位的相邀前去拜访,这也不失为一种佛缘呢。”

        听乙弗氏说这是“佛缘”。郑大车心中暗自得意。她知道南阳郡公元宝炬一家素来信佛,如今以拜访希玄寺相邀,果然说动了她姑嫂俩。

        只可惜,在她的计划之中,这可不是什么佛缘,而是孽缘。

        ……。……

        回到家中的第二天,郑大车以指点儿子学业为名,将元脩请到了王府。然而,在中堂接见元脩时,甫一见面,郑大车便斥退众仆,严厉的质问他道:“孝则,你老实招来,昨日在伊水边,为何频频偷瞧明月妹子?恩?”

        元脩脸上一愕,随即强辩道:“我何曾偷瞧什么?阿嫂别胡乱冤枉好人。”

        “你这小子,又在我跟前装正经!”郑大车毫不避嫌,一把扯住元脩的衣裳,“咱们现在就去找阿兄阿嫂评评,你觊觎自家堂妹,到底该是不该!”

        这一下,元脩顿时慌了。他知道这位二嫂的性格,虽然容貌姣美,却是异常泼辣,毫无半点淑女闺妇之风。当初次兄广平王元悌在世时,就一直被她治得死死的,连姬妾也没纳过。如今她说要扯自己去对质,那就真做得出来,而自己也绝对辩不过她。

        尽管元脩向来尚武,颇有勇力,如今被抓住把柄,只得屈服于郑大车的纤手之下,连连向这位嫂嫂拱手作揖:“此事是我不对,阿嫂千万饶我这一遭!赞儿的学业,我一定用心!”

        “呸,原来也是个没胆鬼,”郑大车眼波横转,语带双关的啐道。随后,她换回了笑容,请元脩入座,又亲手奉上酪浆,很体贴的说道:“怨不得你看中明月妹子。她那副模样和身段,我见了都爱不过来,何况于你呢?”

        “阿嫂说笑了。”元脩讪讪说道。

        “这可是真心话,”郑大车半真半假的叹了口气,“你年岁渐长,是该要成亲了。往常我和你长嫂也曾帮着留心,看谁家的女子可堪和你相配。然而如今看来,却没有一个能及得你明月妹子的。”

        元脩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等到反应过来,却是迟了,郑大车已经看在眼里,在他面前笑得花枝乱颤,好一会才止住了笑声。

        “呵呵!脩小子,你这可是招了哦!”她似笑非笑,得意的斜瞅着元脩,“既然招了,我也不为难你,只是以后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有话早些告诉我,好处多着呢!”

        “是,只求阿嫂多看顾些,”见郑大车不告发此事,元脩总算定下神来,“昨天的事,请嫂嫂千万别告诉大兄!”

        “你放心,我何苦作这个恶人?反倒是为你觉得可惜,”郑大车点了点头,“原本以你的身份,想娶谁家的女子都没问题,可惜你看中的,却偏偏是你那堂妹。而且她最近订了亲,留在家中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唉,至少在明面上,你是注定无缘和她亲近啦。”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然而元脩却不够敏感,没有理会到那句“至少在明面上”的言外之音。郑大车见他如此不解风情,只得恨铁不成钢的直言询问道:“脩小子,你只和我说,想不想再见你那堂妹一面?稍稍一亲芳泽?”

        “当然想见,”元脩点了点头,“可是,如果被大兄知道,恐怕不得开交呢!”

        他幼年丧父,全仗同母长兄范阳王元诲抚养。元诲虽为庶子,却颇有名声,早早就被破格晋封王爵,而且他不仅自己持身正直,对弟妹也是严格要求。例如昨日人胜节,两个未嫁的妹妹虽然想同去,可是因尚未出阁,就被这位长兄强令留在了家中。

        如果范阳王元诲知道元脩觊觎自己的堂妹,肯定是一顿家法板子砸下来。

        “你个没胆量的,谁说要在家中?”郑大车伸出纤指,在他脑门上戳了一记,“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在城东二十里外的希玄寺!”(未完待续。。)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