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一一二章 :安定京师(一)

第一一二章 :安定京师(一)

        元子攸也非常着急。不过,他和元徽不同,性格向来温厚,对军中诸将并无什么偏见。如今虽然不知那一军是何来路,却还不至于完全陷入悲观。

        “速速探明是哪一军,再来向朕回报!”他吩咐这名军将说。

        军将领命而去。不多时,他便再次返回,兴奋的向元子攸复命:“陛下大喜!来者是河南府户军都督、折冲将军、阳城太守臣惠!他声言应李侍中之托,率军前来为陛下拱卫京师,此刻正在阊阖门外布置防御,并遣其同乡、殿中将军臣敬求见陛下,请示下一步方略!”

        “是吗!”元子攸大喜过望,立即下令宣其入宫。

        当然了,他自然是不认识这“殿中将军臣敬”的,问了城阳王元徽也不知道,结果还是待诏王道习提醒了他:“陛下至尊,自然是不记得这等微末裨将……此人复姓夏侯,乃李侍中进献的勇士之一,曾随杨侍中参与数日前的那次埋伏。因与臣惠亲厚,故而受李侍中委派,去往阳城召其率部入京。”

        “原来如此,”元子攸总算想了起来,“子文的确提到过这个名字。”

        “陛下明鉴!”王道习顺势恭维道。

        元子攸微微颔首,笑纳了王道习的恭维。知道是李彧延纳的旧属,又在宿卫军中任职,他顿时对夏侯敬好感大生,向城阳王元徽笑言道:“皇叔,此人如此忠谨。又立下这般功劳,可要重重提拔一番!”

        元徽见天子兴致不错,只能附和着一笑,心中的愤恨却依然没有平息下来。

        ……,……

        阊阖门外,三千府户军层层设防,将宫门护得严严实实。作为主力的是王建辖下两军。周惠那一军远道而来,士卒有些疲惫,列于防线的最后面。

        防线布置完毕。王建问起众人奉诏入京的始末,周惠坦然告诉他:“其实,咱们是因着骠骑大将军、东平郡公李彧的委托而来。并未接到天子的诏令。”

        王建顿时讶然:“这如何使得?无诏兵进京师,可是犯了大罪啊……唉,宗德啊宗德,还有子聪和世裔两个混蛋,枉我那么信任你们,结果还是把我给坑了!”

        “事急从权,仲立兄何必大惊小怪,”夏侯敬笑道,“你信不过咱们三个的判断,难道还信不过允宣兄吗?从认识以来。什么时候见他错判过形势的?”

        王建无奈的叹了口气,认真的打量着几位好友。夏侯敬是淡定的微笑着,谢邦的脸上写满无辜,田颖则是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还有阳城本郡的黄嵩黄师岳,他曾在年初见过。是个颇为稳重的好箭手,脸上却也不见丝毫的慌乱。

        很显然,众人都对周惠极为信任,甘心冒着这等风险跟他来京师。

        仔细想想,周惠这厮的确很有眼光,运道也非常不错。别的事情且不谈。只说投靠南军、附从元颢这两件,在常人的眼中无疑是不赦之罪,可他却都能逢凶化吉,还挣下了丰厚的人脉和名声。

        就连这整支河南府户军,也是因周惠的冒险而来。没有他在年初傩祭上的耀武扬威,府户军不可能得到正视和重建,众人不可能擢升为别将、统军。再更早一些,如果不是他在大河中渚的奋力一搏,作为骨干的府户东军根本保留不了建制,要么和元颢麾下的其余府户一样分崩离析,要么就如阳城郡府户那样被逼上绝路。

        “事到如今,我还能够说什么呢?”王建无奈的摇了摇头,“允宣兄,我和这两千余弟兄的前途,只好都托付给你罢!”

        “我自有分寸,仲立兄尽管放心,”周惠看着这三千士卒和百多缇骑,颇为感慨的叹道,“河南府户军没落已久,重建实在不易啊!咱们几个也都是府户出身,深知报国无门、前途无着的滋味。如今侥幸出头,忝为军中将领,自然要对弟兄们负责,对咱们自己负责……不瞒仲立兄,适才你布置防御的那会,有宿卫军将前来相诘,我已经让宗德求见天子。他是宫中宿卫军将的身份,又是天子至戚李侍中的旧属,比咱们好说话些,想必马上就会获得宣召。”

        话音刚落,一名宿卫军将自阊阖门内出来,向夏侯敬大声招呼:“夏侯兄!陛下口谕,宣你即刻入宫觐见!”

        ……,……

        夏侯敬来到含章殿觐见元子攸,向元子攸禀报了事情的始末和周惠的考虑。元子攸对夏侯敬本已生出好感,如今问明出身,得知他乃名将夏侯道迁之后,又见他风度深敏,应对得当,心中更是大为赏识。

        至于周惠私自斩杀城门校尉侯伏规的事情,元子攸也予以了原宥,甚至还有某种程度上的肯定。毕竟侯伏规乃尔朱氏党羽,掌握着诸门关防,职权十分重要。周惠在赦令到达之前除掉他,既没有违反法度,也帮朝廷拿回了这个职位,有利于朝廷控制京师。

        “既然如此,就由周卿暂代城门校尉,接手诸处关防吧!”元子攸笑着吩咐,“你们远道兼程而来,原本该歇息一阵。但如今正是关键时刻,能者自当多劳,还望再接再厉,为朕和朝廷分忧。待到诸事安定,朕自然不吝封赏。”

        “陛下有旨,自当遵从,”夏侯敬面露难色,“只是……”

        “有话但说无妨。”元子攸很大度的表示道。

        “遵命,”夏侯敬拱手一揖,侃侃而谈,“末将认为,陛下既已赦免尔朱氏旧部,朝廷就应该予以配合。如今侯伏规已死,若是朝廷再接手诸处关防的话,很可能会引发尔朱氏旧部的疑心,逼得他们铤而走险,岂非与陛下的赦令相冲?故末将斗胆,请陛下放开城门,任由他们和五千尔朱部落骑离开京师;而府户军将紧守皇宫,护住陛下的安全和朝廷的威望。”

        元子攸沉吟了片刻,忽然问夏侯敬道:“周卿也是这个意见吗不跳字。

        “回陛下,这正是周将军的意思,”夏侯敬回答道。

        元子攸点了点头,向一旁的城阳王元徽说道:“皇叔,周卿乃是守卫过京师、将京师完整交给朝廷的宿将,朕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速速将河桥的奚毅部撤回如何?城中那五千尔朱部落骑,战力极为出众,一旦得知晋阳归路被断,恐怕会肆虐京师,或者攻破奚毅部,到时朝廷就不好善后了!”。。)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