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一二二章:纷纭乱局(三)

第一二二章:纷纭乱局(三)

        )

        陈庆之的能耐,整个魏朝都非常清楚,攻则连破三十二城直入洛阳,守则以八千士卒力挡尔朱荣的五十万大军。凭着这些傲人的功绩,尽管他出身寒门,最后单身逃归健康,却依然得封永兴县侯,领司、北司二州刺史之职。

        此外,陈庆之与右翼的豫、南豫二州刺史夏侯夔,背后的郢州刺史元树也颇有交情。早在四年前的时候,他为假节、宣猛将军,就曾经与时任假节、征远将军、西阳武昌二郡太守的夏侯夔同属元树麾下,与接替裴邃的夏侯亶一同攻下寿春,可谓是同历战阵的袍泽。

        郑先护现为二豫郢颍四州行台,可是东豫州、郢州俱已沦陷于敌,颍州则非常狭小,所领之郡虽然多达二十个,却都是当年萧衍所置的双头小郡,全州总户数还不到四千。所以,他实际上能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所领的豫州。

        以一州之力,阻拦三徐大行台尔朱仲远,同时防御梁朝夏侯夔、元树、陈庆之三部,这形势怎么看都很不乐观啊!

        ……,……

        十一月中旬,尔朱仲远攻克西兖州(辖沛、济阴二郡,治所位于今定陶县),气势汹汹的向司州、豫州边境而来。东道行台杨昱、二豫郢颍四州行台郑先护分别率军迎击,互为犄角阻拦尔朱仲远。尔朱仲远知道杨昱曾担任徐州刺史、东南道都督,顾忌他在三徐士卒心中的威名,将突破口放在了郑先护这一军身上。

        面对尔朱仲远的全力进攻,郑先护兵力不足,只能结营自守。可是,出于对尔朱氏旧将的猜疑,他拒绝让贺拔胜进入营中,以防他临阵反叛,给自家带来灭顶之灾。

        贺拔胜顿时勃然大怒。把他这千余士卒丢在营外,没有任何遮护,人马也不得休息,一旦面对三徐大军的全力进攻,难道还会有活路么!

        这强烈的愤慨,让他对朝廷彻底失去了信心。等到尔朱仲远率军攻来,贺拔胜接战不利,立刻弃军而走,带着宇文博等亲信重归尔朱氏麾下。

        郑先护看到贺拔胜背离,不仅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还大感轻松,犹如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他对手下的众僚属说道:“尔朱氏旧将果然不可信任,稍一接战,便马上叛离朝廷。幸亏本将有所预料,将其置于营外,不然这大营可就危险了!”

        “使君所言甚是。”众僚属纷纷恭维。

        郑先护微微颔首,面露笑意。正在自矜之间,忽然有信使从州治悬瓠城而来,声言南梁司、北司二州刺史陈庆之进犯,目前已经渡过淮河,正兼程向悬瓠进发。郑先护闻言大惊,几乎当场失态,而众僚属也纷纷变了脸色。

        他们就这数千士卒,面对尔朱仲远的进攻,已经是捉襟见肘,如何还能应付名将陈庆之的侵袭?

        纷纷攘攘之间,倒是征东府司马裴景颜还保持着镇定。他起身奉揖,向郑先护进言道:“使君无须担忧。悬瓠城地势突出,三面临水,不是那么容易攻下来的。陈庆之虽为名将,但毕竟是新近履职,所辖的两州又非常狭窄,不可能有太多兵力。咱们只需依城据守,他就只能望城兴叹。”

        裴景颜乃前广州防蛮别将,行广汉郡事。元颢入洛时,郑先护为广州刺史,据州响应元子攸,他便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元颢事败之后,他被朝廷赐予保城县开国子的封爵,又受时任太尉的城阳王元徽征辟,为太尉府从事中郎,转谘议参军。等到城阳王元徽谗害杨纾,逼周惠外任阳城,他劝谏无果,于是辞别元徽,投入时任征东将军、豫州刺史郑先护麾下,任征东府司马之职。

        对于裴景颜的话,郑先护很听得进去,立时便镇定了许多。他环顾了一下帐内,叫过左首第一席的颍州刺史娄起:“娄兄,烦请你率本部回援悬瓠,并转告都督、行豫州事阴遵和,让他据城而守,勿要出城迎战!”

        娄起虽为刺史,但所辖颍州乃是下州,户口仅有三四千,还不到豫州的一成。他的名位,自然也比豫州刺史、二豫郢颍四州行台郑先护差了许多,甚至还在领豫州都督、行豫州事的左将军阴遵和之下。而他麾下的兵力也很少,还不满一军千人之数,因此郑先护才会舍得让他率军回援。

        听到郑先护的命令,他立刻离座上前,向郑先护拱手应道:“是,下官这就出发!”

        ……,……

        裴景颜猜得不错,陈庆之麾下的士卒的确不多,仅有前军、中军和后军三部共三千余人。其中的前军军主,乃是他的同乡旧交、出自义兴周氏的前浦口戍主周荟,军副则是其二十一岁的养子周文育周景德。

        或许于周惠的关系,陈庆之过颖水逃回南朝之后,对义兴周氏的人兴趣大增。前时受诏出任司、北司二州刺史,当州大都督,他特地将赋闲在家的周荟征辟过来,任命为前军军主之职。

        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职位,因为南朝的军主和北朝的军主不同,乃是沿袭晋制,上军两千、中军千五、下军一千,其上即是出镇一方的都督,中间并无统军、别将这两职的过渡。而担任军主的,往往都是朝廷的正员将军,绝非如今大为泛滥的北朝军职可比。当初陈庆之为东宫直阁,所兼任的文德主帅,也不过就是一军军主的水平。

        至于周文育,他本姓项,名猛奴,吴郡寿昌人。他是庶民出身,家境极为贫苦,但是人长得非常强壮,力大勇健,善于游泳,十一二岁时已经颇有名气。周荟在寿昌担任浦口戍主时,偶尔见到项猛奴,得知他“母老家贫,兄姊并长大,困于赋役”,于是出资资助项家,并将他收为养子,由时任太子詹事的名臣汝南周舍代为改名,带回宗族抚养教导。

        此次率周荟等渡过淮河,重返汝颖地区,陈庆之想起去年剃发南逃的往事,想起去年葬送在颖水间的马佛念、宋景休等人,想起北中城分别的录事参军周惠,一时间感慨不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6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