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朝汉月 > 第一二五章:寒霜烽火(三)

第一二五章:寒霜烽火(三)

        )

        时至今日,因魏朝迁都洛阳,寇氏也南迁至司州南端,宗族繁衍得越发兴盛。自寇炽算起,其伯祖寇元宝袭河南郡公爵,死后追赠安南将军、豫州刺史;其祖父寇臻寇仙胜生前为郢州刺史,别封县侯;其长房堂伯寇祖叹生前为使持节安南将军、东徐州刺史,假太尉,嗣河南郡公;其父寇轨寇祖训早逝,生前为顺阳本郡太守;其嗣父寇孚寇祖达为南阳太守;其叔父寇治寇祖礼为鲁阳太守、前将军、东荆州刺史,五年前死于征蛮战事,赠卫大将军昌平县开国男;其嫡男寇朏之子承父职,三年前就袭父遗爵,以冠军将军出掌东荆州;叔父寇隽寇祖俊为左将军,目前担任梁州刺史的职务。

        不仅是这些起家出仕的亲族,哪怕是家中患病的人,也各有其出路。如寇炽的七叔寇凭寇祖驎,患病十三载,生前也依然能兼着郡丞的职务,占得六顷公廨田。还有他的侄儿寇胤哲,同样是缠绵病榻,却在十四岁时就担任汝北郡中正,直到现在还没有解职。

        可以这么说,广州辖下的七郡,每一郡都曾有寇氏的人主政过,而顺阳本郡、汝南邻郡则是其固定的势力范围,郡中正甚至郡太守之职,基本上由寇氏垄断着,若是没有寇氏的人主政,则空出太守之位,由寇氏族人以郡丞、郡尉代理事务。

        “这真是惊心动魄啊!”周惠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世裔,现任尚书郎、城阳王元徽的亲信寇弥,也是寇氏族人吗不跳字。

        谢邦点了点头:“不错,寇弥字祖仁,乃前东荆州刺史寇治胞弟。”

        “原来如此。”周惠微微颔首,心中已经明白,这上谷寇氏一门是什么德性。

        根据他的记忆,寇氏与城阳王元徽的关系极为亲近,“一门三刺史,皆徽所引拔”,如寇治嫡男寇朏之,在父亲阵亡两年后便子承父职,出掌东荆州,肯定是通过元徽钻营而得;至于寇弥本人,则担任过城阳王元徽的僚属。可是,小人之交,终究无法善终。等到尔朱兆入洛,城阳王元徽逃出洛阳、前往寇弥家中寻求庇护时,这位亲信故吏却不顾昔日的主从情分,不顾过往的巨大恩惠,派人杀掉恩主,持其头颅前往尔朱兆处邀功。

        如果说元徽是没有眼光,那么寇弥及其背后的家族,就可谓没有廉耻。周惠虽然向来和城阳王元徽不睦,也看不惯他的嫉贤妒能,但更厌恶像寇氏这样的忘恩负义之辈。

        想到这里,周惠心中已经有所抉择。于是他冷哼一声,策马向前疾驰而去。

        ……,……

        上谷寇氏乃广州第一士族,多人在州府中任郡中正、诸曹从事,自然能够探出刺史周惠出巡的消息甚至行踪。对于这位使持节、领当州大都督、握有生杀大权的一方重镇,寇氏的态度非常务实,除先前知趣的让出州别驾从事史、州主簿两个佐官之外,如今得知周惠出巡顺阳,也没有因为他与恩主城阳王元徽的矛盾而轻慢,很快派人前来官道的路口迎接。

        他们派出的人,乃是前司州汝北郡中正寇权寇遵略。此人今年三十七岁,系已故顺阳太守寇轨第五子,襄城太守寇炽即其四兄,因夫妇俩一无所出,以二兄寇峤寇遵乐次子为后,也就是目前的司州汝北郡中正寇胤哲。

        周惠得知他的身份,又得谢邦小声提醒,知道他是寇胤哲的嗣父,两人父子相传,把持汝北郡中正的职务,心中便颇为不喜。寒暄之后,即以不便扰民为由,拒绝了寇权的邀约,自去郡内驿馆歇息。

        寇权向来以家世自矜,前来迎接这位出身府户寒门的刺史,本以为已经体现了足够的诚意,料想这位刺史应该倍感荣幸。可他没想到,周惠竟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

        真是给脸不要脸!寇遵略悻悻的腹诽道。

        想当初,出身荥阳郑氏名门的前任刺史郑先护,还不是对寇氏抚慰有加?后来敢拒绝元颢,还不是借用了他们上谷寇氏的影响力?否则的话,他在州中根本招不到足够的士卒,也筹不到足够的钱粮,如何能够应付元颢派出的讨伐军?

        然而,仔细一想的话,这位刺史统领府户军,有自己的直属兵力,还真不用看他上谷寇氏的脸色。反倒是他上谷寇氏,必须小心点儿,避免让这位出巡的刺史抓到什么痛处。那个使持节的头衔,可不是白给的,说是掌握着全州的生杀大权都不为过。

        寇遵略顾不得腹诽周惠,急匆匆的赶回家中,请来长房的堂兄寇元孙、本房的二兄寇遵乐一同商议。

        正在商议如何应付巡查的时候,襄城太守寇炽长子、前广州主簿寇士素忽然从襄城郡赶了回来。得知刺史住在郡内驿馆,他顾不上休息,也顾不得时辰已经不早,立刻请伯父寇遵乐、叔父寇遵略和他前去拜会。

        “还去?”寇遵略冷哼一声,“要去你去吧!这厮架子大得很,我是不愿领教的了!”

        寇遵乐却是担任过光州刺史的人,自因病引退道现在,一直是家中的主事者,比弟弟理智得多。他看着侄儿风尘仆仆的模样,很是关切的问道:“你来得如此之急,又急于拜会刺史,是不是郡中出了什么变故,非得借用州中的力量不成?”

        “伯父明鉴!”寇士素连忙回答,“最近两天,郡中突然涌进了不少流民。咱们打听之后,才知道豫州州治悬瓠城正遭到梁军的围困,州中人心惶惶,所以不少人都离开豫州,进入咱们襄城郡避祸……因为这件事情,阿父现在正担心得很呢!”

        寇遵乐微微颔首,他知道四弟担心的是什么事情。襄城郡人户本来就多,如今有大量流民涌入,郡中的治安状况势必会急剧恶化。

        这倒还是其次,更关键的却是悬瓠城被围,而他的二女儿寇婉华,以及二女婿、前广州防蛮别将裴景颜之弟裴景徽都在城中,一旦城池陷落,自然难以幸存。

        四弟和裴景微一家关系极为密切,除景徽是他的二女婿外,他自己和其兄裴景颜也颇有交情,长子裴士素还娶了景颜、景徽的妹妹,所以他决不能看着裴景徽和女儿遭到丧身之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11/5574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