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四十七章 善政恶果谁与辨

第四十七章 善政恶果谁与辨

        “这桩户产案虽非我经手,刑部打回来时,我也非常吃惊,可细看判由,徒唤奈何。”

        赵梓简述了这桩案子,听到刑部否决州县判定的理由,王冲也一时呆住了,心中就翻腾着两个字:真行!

        于保正妻家有两老两少,遭了时疫,两老先亡,两少也在两日内接连亡故。刑部否决户产由于保正之妻继承的凭据很简单,两老先亡,家产就该由两少继承。而当两少接连亡故后,作为户主出室姐姐的于保正之妻,已经没了继承家产的权利。

        刑部抓住了老少亡故的时间差作出这篇文章,不得不让王冲佩服。他下意识地想到上一世的美利坚律师,可以利用起诉地应诉地的时差来翻盘。谁说中国人没有法治精神?欧罗巴还在竖火刑架,美利坚还没白人踏足的时候,大宋的官员就知道钻法文空子,让法文为己所用了。【1】

        王冲讥讽道:“只要儿女比父母晚咽气,哪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也能用上这番道理?”

        赵梓叹道:“不合情,但合理……”

        这怕是刑部哪位大才的手笔吧,非要在这么桩案子上玩出花样。

        王冲委婉地道出此意,赵梓摇头:“并非谁人一力主之,大观年后,朝廷便对户产案上了心。但凡事涉户产案,刑部都会多留个心眼,能作成绝户案的,自不会轻易放过。”

        顿了一顿,赵梓再道:“其实刑部这般处置,也是在帮州县地方。”

        他指了指居养院:“办居养院、安济坊的钱从哪里来?户绝产占的份量可不小,甚至府县学都要靠户绝产支撑。”

        王冲大惑不解:“这不是朝廷大兴之政么?难道朝廷不拨钱?”

        赵梓歪着嘴角笑笑:“朝廷拨钱!?朝廷一个劲地把州县的钱往京城运,还会给州县拨钱?”

        这话内里就深了,赵梓粗粗作了解说。

        朝廷财税本分上供和系省两部分,系省是指留在地方的财税,这部分钱物并不是说归属地方,而是因应各方所需,便利调拨,临时存留在地方。但地方有这些钱为依凭,行事更为灵活充裕。

        王安石熙丰变法,将国家财政分为两套体系,一套是旧三司(元丰后是户部左曹),负责旧有财税收支,“系省”这部分归这套体系。一套是司农寺(元丰后是户部右曹)掌青苗钱免役钱等新政所得,这些钱物留在地方的部分被称为“封桩”。

        系省和封桩在神宗朝时主要用于战事和地方,但到本朝后,一方面是朝廷将上供额数倍数十倍地提升,甚至定下完成定额就加官的条令。蔡京当政,更直接经常化地将某路某州的封桩钱全部转运中央。因此在地方,系省和封桩数额锐减。

        在加紧将系省和封桩钱集中到中央的同时,另一方面,朝廷又将办学校、建福利机构等众多事务压到地方,原本该拨的款,依旧指定用系省和封桩钱支付。谁都知道,地方的系省和封桩钱不足支付,怎么办?地方自己想办法。

        就是在这般背景下,户绝产成了建居养院、安济坊乃至大兴学校的重要财源之一。皇帝甚至几度下诏,强调户绝产专用于这几项新政。

        “若是这些钱都用来施仁兴学多好,可惜,却用在了奢靡和开边事上……”

        赵梓发出了符合他程门弟子身份的感慨,接着醒悟自己话说得太多,也近于谤讪朝政,便转开了话题。

        对这种财政趋势隐有熟悉感,王冲依稀明白了上一世教科书里“中央集权体制进一步加深”在宋代财税这个环节大致是怎么回事,开始对宋时的财税问题有了兴趣。他还想问问更细节的变化,见赵梓不再谈这事,只好作罢。

        送走赵梓,王冲领着学生们以及多出来的小婢女回宝历寺。一路上学生们分作两拨,分别以宇文柏和范小石为核心,嗡嗡争论不止。话题还是没变,居养院这般模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确是有人因此得救,即便只是一个,也是得仁,更何况是一百个。佛陀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朝廷此举总不能说是恶政。我只是觉得,能不像这般虚意矫饰,那就更好了。”

        宇文柏终究心胸开阔,面对范小石的“不作无错,作多错多,那是不是什么也别作就是大德之政”的论调,也不得不表示“作总比不作好”。

        “是了,就如我们践行仁义一般,扰了民,乱了别人行事,搅出麻烦,但终究是作了事,比空坐虚谈来得好。”

        难得让宇文柏等人认输,范小石和唐玮等人心气高昂,鲜于萌再绘声绘色地讲着马四姑被整治得不成人形这事,引得众人哄笑不已,原本萦绕着众人的复杂心绪也渐渐散了。

        将到宝历寺,已近晌午,冰雪化水,薄雾氤氲。路过漏泽园时,宇文柏正在怂恿王冲带大家去海棠楼快活一顿,一辆辆牛车驴车自雾中隐现隐没,向漏泽园行去,正走在最前面的陈子文猛然停步。

        “咱们还是绕路的好……”

        不知看到了什么,陈子文打着哆嗦,又回复了往日那佝偻的猥琐样。

        “在这成都府,除了品官仪仗,我等还须给谁让路!?”

        何广治不以为然地踏前几步,凑到了车队前,见到车上的物事,啊哟一声惊呼,蹬蹬连退几步。

        “死、死人!”

        穿透薄雾,车队情形一览无遗,见着大板车上层层堆叠的人体,刚刚散去的寒意又在众人心底聚起,胆小的已是头皮发麻,四肢无力。

        “没看这是漏泽园么?运死人还要大惊小怪?”

        宇文柏强自镇定地道,可连他在内,包括王冲,脸色都快跟死人一般惨白了。

        薄且破烂的麻衣遮不完干瘦枯槁的身体,男女老少都有,如米袋般叠在车上,探出车沿的手足头颅随着颠簸抖动,宛如屠宰场里无血的一幕。不少死尸还未瞑目,被那死鱼般的眼睛瞪着,这帮读书人顿觉毛骨悚然。

        “怎会这样?”

        范小石和唐玮的感受不止害怕,更像是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已陷入惶然惊惧中。尤其是范小石,似乎已喘不过气来的艰涩表情,还真难在这个向来都沉凝如山的少年脸上看到。

        “连日下雪,没处住的野花子都死绝了,有处住的破落户也死了不少,这天气……真冷。”

        面对范小石的询问,运尸队的老头淡淡答着,没觉出一丝怜悯,怕是常年干这个,早麻木了。

        宇文柏还道:“还好,有了漏泽园,总还能帮他们收尸。”

        范小石怒了:“别说风凉话!看看这是多少人!”

        宇文柏摸摸鼻子:“真不是风凉话……”

        随着范小石的手看去,宇文柏也住了嘴。十多辆大车衔尾行向漏泽园,就算每辆大车上只有十具尸体,也是一百多人。听运尸队老头说,这还只是城西城南的遗尸。

        “怎么会这么多?”

        王冲总算是两世为人,很快平定下来,觉得眼前所见很不正常。大雪之下,总免不了冻毙人。但成都是天府之国,富庶之地,怎么也一夜冻死好几百人?

        “雪太大……”

        老头重复道,瞅瞅这帮读书人脸上的不忍,再道:“前些年倒不至于死这么多人,那时官老爷都要满城巡视。”

        鲜于萌还愣愣不解:“难道现在官府不巡视了?”

        范小石冷冷一笑,笑声颇为凄厉:“怎的不巡视?之前我们不就见着了!?”

        唐玮恍然大悟:“有了居养院嘛……”

        何广治满腔愤慨:“官府巡居养院就足够了,何须再四处奔波?”

        老头打着圆场:“也不是说官老爷只巡居养院,不过居养院要花官老爷时间和精力,其他地方就顾不得仔细了。”

        运尸队渐渐行入漏泽园,范小石、宇文柏等人呆呆目送,王冲唤了好一阵,队伍才再度上路。

        行到县学新舍那片荒僻草场时,范小石忽然停了下来,对王冲道:“守正,我太自傲了,以为已经看透了人世,没想到,无知之处真是太多啊。就说此事,我原本相信新政有益于天下,有益于黎民,就算有些错处,都是治政之人的错。可现在……我不那么确定了。”

        宇文柏也叹道:“我也看不太懂,为何善政反而会得了恶果?”

        “赵知县说过了,我们还年少,需要看的还太多,别忙着作定论。”

        王冲除了抹浆糊,还能说什么,说恶果远非眼前所见,再过几年天下就要倾覆,社稷就要沦丧一半?

        沉吟片刻,范小石忽然道:“我想再看得仔细些,守正,咱们把这县学办得更好!让大家眼睛更亮,心胸更广吧。”

        他看住王冲,眼里满是希翼:“我觉得,在这县学,在集英社里,还有守正你带着大家作的事,比读书更有意义。我不想那么早就进府学,跟那班唯唯诺诺尽信书的腐儒同列。”

        唐玮、何广治等人脸上也泛起红晕:“小石说得好!咱们能一直这么学下去,作下去,便比别人更知世事冷暖,更明白天下之疾!”

        别说他们,王冲都在遗憾公试过后,他辛辛苦苦捏起来的团队就要散了。听到这话,心怀大慰,被人尊崇的滋味当然舒坦。

        “可以到秋时才入府学,公试过后也不忙散去,我会带着大家继续学东西!”

        县学终究只是进学的一阶,王冲可没想碍着众人的前程,就折衷了一下,让大家还能继续泡半年。

        “好啊!待到新县学建起来,咱们再进府学!”

        “是哩,咱们辛辛苦苦栽树,总得品品树荫的凉意!”

        宇文柏和鲜于萌也满心附和着,他们是官宦子弟,入府学这事并不在意。反正随时能入,只要在府学就学三月,就能去国子监考试,拿到入太学的资格。

        “学谕学正们还在,我们也绝不散学!”

        公试后就入府学是神童们和有才学生的未来,对其他学生,尤其是治事斋的“自费生”来说,县学就是他们学业终点,王冲和集英社这帮人能留下来,对他们来说可是天大好事。

        “当然,我也想看这新县学建起来啊。”

        王冲扫视着这片荒地,心中也颇为期待,这毕竟是他在这一世第一件全身心投入的事业,总得见到最终的成就。

        【1:本案原型是邢州一桩盗杀案,一家三口遭贼盗劫杀,夫妻先亡,儿子第二天亡。当地官府按户绝法规定将家产判给了已出嫁的女儿,却被刑部驳回。刑部的理由是父母先亡,儿子还活着,家产当日就转到了儿子身上。儿子死后,作为户主的出室姐姐,无权分得兄弟家产。】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8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