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六十五章 前程种种各有梦

第六十五章 前程种种各有梦

        快意归快意,但潘承之言也有些打动了潘寡妇,真要把潘家人都推下火坑,不仅要顾忌日后的名声,内心也着实有些不忍。她向王冲投去探询的眼神,王冲却冷冷笑道:“现在才知道后悔?晚了!要我解约?是要我下火坑么?”

        他看向潘承,再扫视一众潘家人,怜悯地道:“这是你们自找的,邓将仕可是你们找来的。”

        潘寡妇也收起心中那点软弱,微微点头,没错,这是他们自找的。不是王冲扭转了局面,不仅产业要被夺走,香莲玉莲也要沦落到凄惨之地,而这都是以潘承为首的潘家人干的,对这些人,就不该再有半点怜悯。

        而更重要的是,要王冲放邓孝安的鸽子?那王冲该怎么收场?

        “世义哥,赶人!”

        潘承跪求不得,起身大骂,厅堂大乱,王冲冷喝一声,王世义嘿嘿笑着,抡起扁担赶人,片刻间,宅院里就清清静静。

        “二郎……真是亏得你了。”

        沉默许久后,潘寡妇牵着香莲玉莲向王冲道谢,王冲正要借扶人的功夫,再吃吃姐妹花的豆腐,却听潘寡妇又问:“邓将仕不是本想要香莲玉莲吗?你是怎么让他转了心思的?有些人,对钱的兴趣可没对人的兴趣大。”

        王冲一时不好细说,开玩笑道:“我说……香莲玉莲都许给我了。”

        姐妹花哎呀娇呼着不依,潘寡妇则是静静看住王冲,看得王冲头皮发麻,赶紧摆手道:“那是哄他的,当不得真。”

        潘寡妇道:“你也别想当真,之前姨娘也说过了……”

        她平静且严肃地道:“不管如何,香莲玉莲都不能作妾……”

        王冲怕她接着要逼自己选一个,打断道:“我只当香莲玉莲是妹妹,真心话。”

        潘寡妇对这话另有所悟,偏过头去,白皙脸颊浮起的红晕却避无可避地落入王冲眼里。

        此间事了,却怕再出什么意外,潘寡妇当即收拾行装,准备搬去三家村,也显出她身为女强人一面的决断。

        王冲与她的真正交易是,将所有花圃、田地、宅院作价七千贯卖给邓孝安,王冲则转卖一顷荒地给她,重新培植花圃。所谓的转卖荒地,其实是无偿转让,但潘寡妇说什么也不依,一定要他收下一千贯,最后价码谈到五百贯,王冲才勉强接受。

        “花种、盆花、干花、最好的花土,都要搬走!还有那花……”

        既是卖给邓孝安这个不懂花事的外行,潘寡妇自然要将产业里最精华的东西都搬走,而当她小心翼翼地从宅院后花园里移出几株花木时,看着用细麻绳绑作一处的不同花枝,王冲暗抽了口凉气,嫁接?

        “这是并蒂怜,怜惜的怜,实际是牡丹,我就想着育出一红一黄的并蒂牡丹,真成功了,不管是大小游江还是花市,都能打败天彭牡丹,夺得花魁。”

        潘寡妇说到“并蒂怜”时,眼中闪烁的光芒,王冲很熟悉,那是理想之光。

        王冲鼓励道:“姨娘,你一定会成功的。”

        潘寡妇又叹道:“待到成功时,还不知要多久,就连重新培育花圃,都要一两年时间,这些时日里,只能坐吃山空,不知能不能坚持下去。”

        王冲微微一笑,朝缩在一边的香莲玉莲点头道:“还不让你们娘亲见识见识?”

        香莲玉莲一人手持一个小瓶子,波地拔出瓶塞,两股截然不同的浓烈香气迎面扑来,熏得潘寡妇一滞。可接着她却杏眼圆瞪,抽动鼻子,不停地嗅着这两股香气。

        潘寡妇兴奋地问:“二郎,这就是你说的新生意?”

        王冲咧嘴一笑:“如何?”

        潘寡妇重重点头:“好生意!”

        潘家宅院里,响起久违已久的欢畅笑声,似乎一切阴霾都已散尽。

        双流邓家宅院里,拿着冰袋捂脸的邓孝安对管家道:“写状纸,告王冲殴伤官人!”

        管家已听了邓孝安筹钱的吩咐,清楚这桩买卖,听得这话,一时茫然:“可官人你跟那王冲……”

        邓孝安咆哮道:“我要那小子蹲监!把他弄个半死,再跟他谈生意!”

        管家眉开眼笑地道:“不错,如此又能省不少钱……”

        潘家宅院,看着正忙上忙下收拾东西的潘家母女,王冲对王世义道:“待会去找邓衍,让他跟那些潘家人谈谈,告诉他们,想要避祸,就得出首告邓孝安强抢民女。”

        王世义瞪眼:“方才不是跟他……”

        王冲冷笑道:“你相信一个官人被抽得脸肿,却不想着报复回来?”

        王世义想了想,点头了悟:“如果是商人,我倒信,如果是官人,脸面好像最大。”

        他再皱眉道:“那生意怎么办?”

        王冲呵呵一笑:“脸面归脸面,生意归生意。邓孝安终究不是正经的官人,咱们就当官人商人各一半待。”

        潘寡妇谢绝了王冲直接搬入王家的建议,这也自然,寡妇与鳏夫,同一屋檐下,很受非议,除非已确定了关系。不过在王冲看来,潘寡妇怕是绝不愿在落难时受王彦中庇护,虽然受王冲庇护其实是一回事,可终究不是王彦中本人。这两人都是一般的鸵鸟脾性,怪不得当年没能走到一起。

        潘寡妇与香莲玉莲暂时租住在三家村的农家,潘寡妇雷厉风行,不待潘家产业真正转手,就要在王冲转卖给她的荒地里建宅院,起花圃。海棠渡一带的泥瓦行正忙着为王冲的学校清理荒地,打地基,一时忙不过来。负责土木事的于保正索性跑到广都县去找他相熟的泥瓦工,这让王冲想到了广都的亲戚,再由他们想到了学校的未来。

        “藏书楼!?”

        五月初二,海棠渡紧靠着道庵的荒地里,王冲道出了新构想,宇文柏、鲜于萌、范小石、唐玮等人兴奋不已。

        “藏书楼,学校有干文事,顾忌颇多,由我一人担着,藏书楼却没太多忌讳,就由咱们整个海棠社担下来。”

        这就是王冲的构想,用水火行将自己跟一帮乡亲以及林家绑在一起,由这个思路审视学校,他发现自己与海棠社的关系还需要坚实基础凝聚为一体。当然,更重要的是把宇文鲜于家等权贵子弟的家势,以及范小石、唐玮等贫寒子弟的前程也融在一起。

        因此将学校与藏书楼分隔开,这部分事业交由整个海棠社分摊,就是完美之举。

        听了王冲的谋划,宇文柏两眼放光地道:“守正你出地,我们宇文家造楼!家中一定会赞同此事,藏书十万卷……啧啧,有这一桩,咱们海棠社不仅会名扬蜀地,学校更是冠绝天下!”

        鲜于萌赶紧道:“十六郎,可得分一座楼给我们鲜于家造,呃,我爹不答应的话,就算我借的!”

        范小石则皱起了眉头:“地已有,楼好造,书却是难事。就算一卷书一百文,也要万贯,而且很多珍本孤本,远远不止此价,这要何年何月才能积起?”

        众人沉默,就连嘴胆最大的鲜于萌也挠头不止,听他们依旧是旧世藏书的思路,王冲也不说破,只笑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万事不行,终无结果。”

        想到学校也是从无到有地建起来,众人振作起来,争抢起藏书楼事务的经办权,最后还是交给了范小石。在王冲的盘算里,藏书事可不仅仅只是简单的藏书,还涉及一桩大生意,也就范小石这种崇尚王氏利学的人能有担起来的心胸。

        王冲在学校这边忙碌,向西越过道庵,大约两三里路的地方,潘寡妇也正指点着劳夫忙个不停,在她身边,一个大袖儒衫的中年儒生一手拈着胡须,一手背负岸立,眼角却不断瞟向那个正指挥调度,如女将军般的窈窕丽影,内心显然不似外表这般沉静。

        “多亏了二郎……”

        潘寡妇抬手理鬓角,皓白手腕与曼妙姿态,让王彦中心跳快了好几拍,不过再品潘寡妇这貌似无心的感慨,他又另有反应,目光飘浮地道:“唔,孝心很诚,交代的事,办得很好。”

        潘寡妇眉头微跳,反唇相讥:“是哩,小小年纪,便有这般出息,日后不知还有怎样前程,这该是秀才公平生最得意之事吧,后半辈子有得福享了。”

        王彦中一滞,暗道这婆娘,就知道挖苦我这个父亲没出息,下意识地拔了些声调起来:“还是不如潘家娘子,生得好女儿,如并蒂莲一般,惹得大家都百般怜爱。”

        火星顿时爆绽而起……

        “王彦中!不许拿我女儿说事!”

        “我就是个乡先生,怎的了!?”

        两人怒目而视,气势充盈得如两只相斗的公鸡。

        片刻后,王彦中先泄气:“上一次相见,还是十年前吧……”

        潘寡妇眼中也荡起了涟漪:“十年七个月另十一天……”

        “那个赌约,我们说合吧。”

        “赌……赌约?怎、怎地说合?”

        “你看,你们潘家女,总会嫁入我们王家的。”

        “你、你这人,恁的这般无礼……”

        潘寡妇又惊又羞,转过身去,皓目转得找不到落处,脸颊更是晕红一片,心中却叫着,你总算有这个胆子了。

        却听王彦中道:“香莲玉莲,一并嫁过来吧。你也知二郎有大前程,便是做妾,也不会亏待了她们。如此咱们的赌约,不就合了么?”

        潘寡妇愣住,晕红先退潮,脸颊瞬间惨白,再被怒火灼为潮红,她转身啪的一耳刮就扇了过去,怒声道:“王彦中,你下辈子也休想!”

        丽人扭着腰肢,蹬着绣花鞋急步而去,王彦中捂着脸颊,愤慨地道:“又不是我要娶妾!贼婆娘,好生无理!果然是女子难养!”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