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六十七章 变乱骤起人心慌

第六十七章 变乱骤起人心慌

        黄黄黑黑如翔一般,软塌塌的毫无韧性,沾点水就会糊,纸面毛糙无比,这样的纸还真是找不到用处,除了……

        王冲感慨地摩挲纸面,品味着这种亲切的触感,大半年了,他一直在用竹签解决问题,现在总算找着了擦屁股的草纸。

        “揩腚!?小秀才,你不是读书人么?是在诳小的有辱斯文?”

        这纸户姓胡名金,听王冲说这纸擦屁股正合适,顿时大惊小怪地叫开了。再见王冲愣住,才明白王冲是认真的,压低了声音道:“小的这纸虽不堪用,一刀也要十来文大钱,小秀才你是贵人,揩腚也用钱,小的们哪敢?”

        王冲审视记忆,这才恍悟,在这个时代,还没多少人用纸擦屁股,都是用竹片木片做的厕筹。南唐后主李煜崇拜佛,就曾亲手削制竹片,供和尚使用,还将作好的厕筹贴在脸颊上检查,看是不是还有毛刺……

        此时纸业兴盛,有贵达百文一张的澄心堂纸,早前范小石在对江楼为ji女抄似诗词的薛涛笺,也有几十文一张的,但一般的纸都很便宜。王冲印的两本书,百张书页用纸还不到二十文大铁钱,胡金这纸只值印书纸的几分之一。用这种劣纸擦屁股,一月也花不到几文钱。

        因此胡金后面的话,其实不是在说纸贵,而是在说此时的“消费习惯”。擦屁股用厕筹不要钱,天经地义,如后世人呼吸空气。有人说可以用纸,就是得花钱,就如对后世人说呼吸也要钱一般,没多少人能够接受。

        这“消费习惯”不仅与钱有关,也与观念有关,即是“有辱斯文”。大家都习惯性地将纸当作洁物,不管是写字作画还是祭奠,都不沾秽事。用来擦屁股,那是秽中之秽,也就一些“不知廉耻”的暴发户才这么做。

        胡金当然不敢骂王冲不知廉耻,就拐着弯地说贵人。

        若是换了他人,估计也就死了作草纸生意的心思,这消费习惯是千年文化积淀下来的传统,不可能轻易撼动,自己闷头享受就好。可王冲是销售出身,这事就像是去非洲卖鞋一样,他看到的是机会。

        “这纸也配提斯文?只能拿来揩腚!”

        王冲鄙夷地道,胡金涨红着脸,面上唯唯诺诺,心中却生了恼。

        “若是再将这纸细作一番,价钱增个十倍百倍,便能大卖了。”

        接着这话让胡金呆住,提价十倍百倍,反而能大卖?

        王冲也不在意将自己扫了进去:“用纸揩腚的,都是有辱斯文之辈嘛,此辈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不值钱的物事,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胡金继续发愣,又听王冲道:“我倒是记得古书说起过一些事,有法子替你作大这纸生意,不过,你能容外人入伙么?”

        胡金终于回过神来,苦笑道:“小的村里都是纸户,别家的纸也比小的好不了多少。就作些黄纸、麻纸生意,连书纸都作不得,讨口饭吃罢了,哪指望作出大生意,小秀才莫开玩笑……”

        一旁憋了好半天的黄牙婆顿时开喷了:“胡十五,你还把土坷垃当菩萨像抱了!?二郎哪看得起你们那点家业!不过是本着善心帮村乡亲,不然怎会与我们黄家姐妹合了伙,现在黄氏杂货铺已经改名了,二郎就是大掌柜……”

        不愧是黄牙婆,上来就歪曲胡金的用心,逼得胡金连声道:“入得入得!便是小的当伙计都行,只要小秀才赏口饭吃!”

        若是这生意只能给胡金赏口饭吃,王冲也没兴趣了,他要入伙,是觉得这桩生意定能大赚,而且有了自己的造纸作坊,与藏书楼相关的产业更有了基础。

        跟胡金作了大致交代,具体事务稍后再处置,王冲就去了黄氏杂货铺视察。

        不得不说,林继盛的建议非常专业,这个杂货铺虽小,却能由此摸到这一带上百类商货的供应链。王冲在其中寻着了药材、五金等好几项生意,有些与计划中的生意相关,有些则有希望作成大生意。

        他正在寻思该怎么安排日程,一桩桩生意追下去,却见隔壁质库的邓三带着一帮布衣短褐找了过来,还跟着一条赖皮老狗。那老狗见着王冲,亲热地绕了几圈,正是他初次来海棠渡时见着的那条晒太阳的老狗,那些人也见过,当时就聚在一起赌博。

        “二郎,这地面都归你了,乡亲们都怕你另有安排,没了卖东西的地方,二郎是不是说个章程,让大家安安心?”

        邓三质库那片地是他自己的,可左右这些人却是占着林继盛的地面,倚着官道搭起临时棚子,卖柴炭米粮,瓜果蔬菜。都怕地面换了主人,他们要被赶走,央着跟王冲关系很好的邓三来打探情况。

        加上杂货铺,真是什么都有了……

        王冲一边安抚这些人一边想,有这些货源,足够开个超市。接着又暗自失笑,不是把杂货铺作大就能叫超市的,进货和销售的一整套管理体系,尤其是食品的保存保鲜,才让杂货铺升级成了超市,依赖的需求和所需的技术,大大超前于这个时代。

        正要将这念头甩开,王冲又心中一动,为什么不能作超市……又不是非要将后世的超市原原本本地搬过来,只要用上类似的思路就好。

        不过,真要作这事吗?王冲有些犹豫了,算算他现在已铺开了偌大一个摊子,学校、藏书楼、水火行、快活林、杂货铺、造纸作坊,还跟潘寡妇商定了合伙作香水生意,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对了,潘寡妇……想想她之前就主持着华阳百花潘的诸般生意,以她的能力,出面统揽这些生意,肯定游刃有余。他完全可以只出点子,潘寡妇来实际操办。可问题是,潘寡妇与他王家就没什么名分相连,这般交托事业,双方都难放心。

        “到底是后娘,还是丈母娘?”

        王冲开始认真衡量起这事,想了好一阵,才觉得还是后娘最妥当。如此潘寡妇才会整个人都属于王家,为王家事业发光发热才顺理成章。于是,在王冲的待办事项中,撮合王彦中和潘寡妇这一项,就列作了最优先的事务。

        这事可不是直接找两人谈一番就能成事的,两人不仅脾性不合,似乎还有现实顾忌,尤其是潘家寡妇那边。王冲决定谨慎行事,作足准备再说。

        接下来几日,王冲忙得昏头涨脑,几乎变身为八核处理器,同时操办一摊子事务。海棠渡也渐渐热闹起来,方圆百里内的泥瓦工都聚作一处,一车车沙石砖瓦拉来,一船船木材载来,钱也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

        “许大府说的大变,不知是什么大变……”

        这一日,王冲在海棠楼歇息,林继盛随口谈到王冲转告的消息。海棠渡里正喧嚣不止,哗哗的铲土声,咚咚的打桩声,拉着横木平地的黄牛哞哞叫唤混作一处,背景音则是凿石刨木那如雨点般的细碎响声。

        可林继盛话音刚落,喧嚣猛然生变,铲土声顿止,打桩的节奏也不再那般急促有力,黄牛再没叫唤,密集的雨点也疏了不少,显得杂乱不已。

        “守正,不好了!晏州大乱!”

        宇文柏急急冲了进来,大声嚷嚷着。王冲和林继盛愣住,晏州不早就乱了吗?

        “官兵大败!有人说晏州蛮已经过了泸江,正要大掠蜀中!”

        鲜于萌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两眼更是慌得失了焦距。

        看向脸色也瞬间发白的林继盛,王冲恍然,原来大变,是变在此处啊。

        “守正,你是怎么算到的!?”

        没过多久,张浚也来了,还跟着王昂。张浚劈头就来了这么一句,让王冲一时没反应过来。

        “年初你不是占了一课,说当时晏州之乱只是小乱,还有大乱等着,而且是因人妄为所至?德远说与我听时,我还不信,如今竟然成真了!”

        王昂急声道,王冲这才恍然,原来是自己早预言了此事。

        张浚愤慨地道:“年初卜漏作乱,赵遹以梓州转运使节制本路,一面安抚卜漏,一面聚本路及成都府、利州和夔州路兵马进剿。泸帅贾宗谅领兵驻江安,见贼出没,轻兵冒进,却遭上万蛮人伏击。泸兵大溃,裨将陈世基、王士杰并数百兵将殁阵……”

        王昂补充道:“这是三月底的事,怕蜀中震动,这事一直瞒着。可接着乐共城兵马监押潘虎诱数十蛮酋来降,却尽数斩杀示众,激起蛮人大愤!晏州蛮无侗不叛,无寨不反,光靠蜀地兵马,已难挡其势。赵遹不得不明奏朝廷,请调陕西兵入蜀,此事再也遮掩不住!”

        听明白了此事的来龙去脉,还真是边臣将帅恣意妄为,才把这事越搞越大,与之前的占卜竟分毫不差。

        此时宇文柏等人也都记起早前的占卜,嘴巴大张,与林继盛一同又敬又畏地看向王冲。王冲心说,这可不是我占卜到的,我早知晏州蛮乱可不止年初那点光景,不过具体是怎么搞大的,还真是我蒙的,看来是蒙对了。

        对上众人敬畏中又有急切的目光,王冲道:“德远你莫非忘了,我所占的那一课,卦辞还是你解的,有赵遹在,终会风平浪静的。”

        张浚哎呀道:“晏州蛮真过了泸江,成都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便是最后平定了蛮乱,却不知成都是不是躲过此劫!你名动蜀地,本是府学生员,又与许大府交好,我是来找你去府学与大家商量上书之事,请许大府厉兵秣马,备战待变!”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8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