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八十三章 恶风荡时问华夷

第八十三章 恶风荡时问华夷

        杨戟正迷迷糊糊要入睡,被这一跪,睡意顿时全无。

        轻纱薄绸裹住的身躯凹凸有致,无领罗衫本就露着胸口一大片白皙肌肤,再因跪伏之姿,两团急速隆起的白肉勒出一道深壑,让人恨不得投身其中,探个究竟。

        可这不是杨戟震动的原因,他就使劲抽着鼻子,追寻着一股令他心神震颤的香气。这香气幽雅素淡,有如初荷一般沁人心脾,却又混着一股人体的汗意,烘得灵智摇曳。

        香气,他已在月绣坊里享足了,之前月绣坊一班舞娘卖足力气,为他演了一场百花香舞。舞娘扮作天女,挥舞带着各色香气的彩绸,有牡丹,有芙蓉,有海棠,妙的是绸香人也香,不时人进绸退,人退绸飞,眼、耳、鼻都受用至极。

        虽然舒服,可对在汴梁皇宫嗅惯了各色贡香的杨戟来说,香气依旧有些浓烈,他也只当是蜀地偏远,所好终究粗鄙,没有深究。至于那班舞娘,舞姿虽不错,可年龄太小了些,也显不出多少风情。

        但此时这香气扑面而来,杨戟终于上心了。

        “梁行首何事?”

        杨戟半眯着眼随口问道,鼻子却还抽个不停。

        梁月绣凄声道:“奴婢正遭强人胁迫,这月绣坊,眼见是开不下去了……”

        杨戟语气还是淡淡的:“月绣坊不是成都官坊么?哪来的强人这么大胆子?”

        梁月绣抬头,银牙一咬,秀眉一挑:“这强人不止是大胆,还有大能,便是许学士也不敢得罪他……”

        话还未说完,杨戟打断道:“行首啊,你身上是抹了什么精油,怎的这般幽香?”

        梁月绣一滞,努力扮出的苦楚状顿时崩溃,神色变幻了好一阵,才换了笑颜,膝行而前,那一瞬间,柳腰隆臀尽皆入眼,真如一条美女蛇。

        梁月绣近到杨戟身前,高挺着胸脯,手掌也不知有无意还是有意地抚住锁骨,换了嗲声道:“廉访是喜欢奴婢身上这香气么?”

        却见杨戟微皱眉头,盯住自己那双玉峰的目光带着憎恶,梁月绣恍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眼前这位是个阉人,跟傅尧那种快二十岁才净身的阉人不同,是自小就入了宫,彻彻底底的阉人,怎能当作男人待呢?

        她瞬间敛容,换了一副与姐妹拉家常般的语气道:“奴婢用的不是精油,是香精里的上品香华……”

        梁月绣唧唧喳喳一番唠叨,杨戟反而面露愉悦,还不时翘着兰花指问询各个细节。待梁月绣说到可以送杨戟几色香华,还推荐梅华更适合杨戟时,杨戟不仅点头不迭,还问道:“你就没找那百花潘要来香华方子?这般好物,傅尧也没想着献入宫里,真是不诚。”

        那一瞬间,梁月绣神色颇有动摇,片刻后强笑道:“那是人家安身立业的东西,怎好生生夺了?”

        杨戟悻悻地哦了一声,此时才记起梁月绣最初那一声唤:“方才你说……”

        绕了一个大圈,才有了机会,梁月绣泪水如泉涌地哭道:“奴婢的身家,也快要被人夺了!”

        听了梁月绣一番哭诉,杨戟怒意满面:“朗朗乾坤,竟有这等贼人,敢强夺民……”

        醒悟官坊乐户可非民女,他改口道:“敢强夺别家女儿!还有没有王法了?官府在作甚?”

        梁月绣掩面道:“奴婢方才不是说了吗?此人不仅奸猾,又有通天之能,便是许学士也莫之奈何,甚至还得屈尊周旋。奴婢再三恳求许学士,学士都说,大局为重,不允了那人的勒索,蜀地不安……”

        听得这些话,杨戟就觉热意充盈全身,血液都隐隐开始蒸腾,他怒声道:“本官是一路廉访使!别的作不了,将一地冤屈苦情上达天听,正是职责本份!此人姓甚名谁!?你说!本官与你作主!”

        自汴梁来成都这几月行程的艰辛,来了之后便被烈日烤得蔫搭搭的,想请个老道祈雨也不如意,杨戟很有些沮丧。就觉得自己这天子耳目,入蜀后该怎般作为还两眼一抹黑,实在对不起官家的信任,对不起干爹的嘱托。

        此时听梁月绣道出蜀中竟然出了一个横行无忌的强人,强夺梁月绣的女儿,连许光凝都不敢拦,让杨戟怎不斗志昂扬?在他印象里,便是赵家殿下看中了哪个乐户女子,若是人家不愿,也不敢太过用强。更不说官家那般钟爱李师师,也从未提过接进宫里一事。都是怕啊,众口铄金,这众口的背后,正是赵家天下历代祖宗积下的规矩。

        蜀地果然近于蛮夷啊,这般没规矩,竟能养出视王法和官府如无物的强人。杨戟如此感慨着,哪像汴梁,谁都守明面的规矩。哪怕下面作得再龌龊,台面上也要扫得干干净净,留了点什么渣滓,那就是被人逮着穷治的下场。

        梁月绣见杨戟义愤填膺,也是精神大振,咬着槽牙地道:“这强人姓王名冲……”

        杨戟怔住:“王……冲?是那个年方十六的府学学生?”

        梁月绣点头如鸡啄米:“正是那王冲要强夺我女儿!”

        杨戟皱眉道:“听傅尧说,这个王冲,不是在本地颇有善名么?”

        梁月绣闷闷地道:“奴婢不敢评判傅廉访之语……”

        杨戟哦了一声:“难道傅尧在骗我?那你便说说,这王冲又是个什么人物?”

        梁月绣两眼放光,张口数落起来。

        “这王冲就是个疯子!他把他堂叔变作了疯子,害死了堂婶,又与王相公家交恶,用火箭焚了王相公家大门前的牌坊,王相公家都敢怒不敢言!”

        “别说王相公家,邓相公家的邓官人与他在一桩生意里顶上了,他径直痛打了邓官人一顿,还诬告邓官人强抢民女,害得那邓官人也只能忍气吞声,躲着他的影子走路!”

        “先前他混入华阳县学,又拉了一帮市井贱儿入学,大讲歪理邪说,把县学折腾得乌烟瘴气。县学公试时露了马脚,提学提刑抓他入监,他却把监牢变作了他的地盘,犯人全都从他学刑讼,个个跟官府闹腾起来!”

        “官人们没奈何,把他关到净众寺去,却成了他聚众为恶的地方。而后他又不知怎的通了天,将案子生生翻了过来,提学提刑全遭了罪!”

        听得王冲的一系列事迹,杨戟抽着凉气,眼中却光亮大作。虽然还不太明白区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就有这般大能,可就冲着他干出的这些恶行,蜀地官吏是已经彻底朽烂了!这真是……太好了!

        身为廉访使,最怕什么?最怕风调雨顺,政通人和,无事可报。一个少年,连王相公家、邓相公家都不敢得罪,成都知府也不敢得罪,有心铲除他的好官却反遭了他的毒手,将这样一个人物打倒,涤清一路之地,这是多大的功劳!?天下侧目啊!

        杨戟更激动了:“讲!你讲仔细了,此人还作了哪些恶!”

        得了鼓励,梁月绣也更来劲了。

        “这些都是轻的,还有更可怕的。廉访来时,也该知成都有过一场变乱,是蕃人搅起的。可廉访却不知,那作乱的蕃人是为王冲而来!是替王冲抢我女儿!”

        “王冲此前就看上奴婢女儿,趁着蕃人来时,使唤他们入了成都,直奔这月绣坊,抢走了奴婢女儿。义士拦阻,蕃人悍然杀人,才搞出了一番大乱。”

        “那王冲奸猾无比,见蕃人惹了众怒,酿成大祸,便挺身而出,聚起数千私军,扫荡乱民。同时他又与蕃人翻了脸,把蕃人尽数杀了灭口!非但没落下罪名,反而立下了一桩善业,廉访,奴婢平生从未见过这般歹毒之人!”

        杨戟听得两眼发直,能使唤蕃人?能聚起数千私军?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强人,怪不得许光凝都不敢招惹他,怪不得一帮好官都被他整落下马。

        等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王冲多少岁来着?

        即便杨戟此时热血,总算还留着三分理智,讶异地道出了疑问。

        却见梁月绣一脸惊惶地道:“廉访别被他尚是少年哄住了!他自小就有神通在身,那时还只是过目不忘而已,去年入府学时,惹得文翁动怒,成都地震,他被文翁祠的牌坊砸伤了头,醒来后,便被邪魔附了身!这种种作为,都是这段日子才有的!”

        杨戟心头一惊,邪魔!?

        为了强调王冲的邪恶歹毒,梁月绣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道:“此人不仅有媚惑人心之能,还有杀人于无形之能!替他办事那些蕃人,都是被他亲手格杀的!那一夜蕃人尸体挂在海棠渡的杆子上,血淋淋的,就像是被谁嚼过一般!”

        杨戟脸色越来越白,语气也发虚了:“难道是会妖法!?海棠渡不是有位真人吗?真人难道对此事一无所知?”

        梁月绣冷冷一笑:“那真人,却是王冲的师父!”

        杨戟瞪圆了眼睛,啊地一声惊呼,他是惊呼自己跟那真人当面谈过,竟然好端端地活着回来了,简直是上天保佑。

        见杨戟这模样,梁月绣隐隐不安,转口道:“这般强人,就只有廉访出手才能铲……”

        话音未落,杨戟就挥掌止住,一脸严肃地道:“梁行首,朗朗乾坤,你怎的说有妖人作祟呢!?”

        他起身略略整理衣冠,毫不迟疑地拔腿就走。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看住愣着没回过神来的梁月绣,语重心长地道:“便是真有,为苍生计,别说女儿,行首自己都该有舍身饲虎的决心。”

        眼见着杨戟如撞鬼一般地惊恐离去,懊恼和愤怒如钳子一般,一左一右死死夹着梁月绣的心,痛得无可忍耐时,她尖声高喊:“杨戟,你的胆子呢!?”

        若是已冲进自家马车的杨戟听见,定会鄙夷道,公公我就是没蛋,怎的了?我是廉访使,不是镇妖使。

        掀案桌,撕布帛,踹侍女,打不长眼闯进来问廉访去哪里了的鸨母耳光,梁月绣闹腾了好一阵后,才颓然坐倒在地,但即便如此,她眼中依旧闪着炽热的光亮。

        “锦奴是我的!是我后半辈子的依靠!王冲,你别想夺走她——!”

        梁月绣握着拳头,咬着嘴唇恨声自语,嘴唇咬出了血犹不自知。

        在王世义嘴里,王冲宛如大贤一般,整日思索着自己背负了何等天命。

        在梁月绣嘴里,王冲如魔王一般,好色荒yin,在蜀中为非作歹,人人不敢言,正盘算着该怎么祸乱天下。

        而真正的王冲,与这两个形象全然不搭界,此时的他,就如所有十六岁少年一样,正面临着青春期的烦恼,虽然对他来说,这已是第二次青春期了。

        王家宅院已经修葺一新,山坡上那两厢破木屋已变作三进小院,大门、照壁、前院、倒座、垂花门、正院、抄手游廊、东西厢房、后院、后房一应俱全,正是典型的宋时小户人家格局。稍有变化的是后院,多了一座墨池和小亭。

        王冲坐在小亭里,手执毛笔,纸上落了好几个墨点,他依旧没有察觉,就愣愣看住几步外一个窈窕身形。

        那是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女,正踮着脚晒衣,已发育的少女身躯如鲜花一般盛绽。天气太热,少女不仅穿得薄,还因劳作而汗水淋淋,前凸后翘的曲线强烈地撩拨着某个正太身大叔心的家伙,而茁壮挺拔的胸脯上,那明显可见的突点,更让那家伙鼻腔急速升温。

        直到小王冲开始宣示自己的存在,王冲才清醒过来,尴尬地嗯咳了一声。少女转身看来,波光荡漾,激突傲然,王冲不得不瞬间闭眼,他怀疑自己真能喷出鼻血来。

        “李银月,你就没注意你衣着有什么不妥吗!?”

        王冲终于忍不住开口,见少女身下木盆装满了洗好的衣物,显然还要在这折腾很久,可不能让这种香艳刺激继续下去。香艳归香艳了,这香艳之主,却是个令人头疼的存在。

        已在王家当起婢女的李银月此时才注意到胸前的异状,哎呀一声,双臂挡住要害,恨恨骂道:“下流坯!”

        王冲嘁道:“是谁总不爱穿肚兜,就喜欢真空上阵?”

        李银月哼道:“就你们汉人总喜欢裹身子,裹脚裹胸,怎么不连头也裹了?”

        王冲用毛笔指住少女:“不要抬杠,我说的是肚兜,可没说裹胸。”

        见李银月甩着脑袋再度怒哼,王冲再奚落道:“尚幸这里只有我,若是其他人见着,还不知要骂你如何放荡。”

        李银月怒火猛然升腾,抱着胳膊,蹬蹬踏入亭中,与王冲面对面,眼对眼:“这便是放荡了!?你们汉人,喜欢小脚,就让女子裹脚,喜欢平胸,就让女子裹胸,强把女子照着你们喜欢的样子摆布,你们不是逼着女子放荡?”

        王冲纠正道:“不要以偏概全,你说的那种人是道学门第,少数而已。便说我,我家虽也是道学出身,可我却不喜欢小脚,不喜欢平胸。”

        李银月指指自己的胸脯:“那你老唠叨这个作什么?”

        意识到自己又漏点了,她赶紧抱回胳膊,却听王冲道:“这是礼,无礼便无廉耻,与禽兽无异。”

        李银月冷笑:“就知你拐着弯地要骂我蛮夷,不小心露了身子,也能被你拿着话柄。礼?礼有什么用?你们汉人是靠着礼争水土的?汉人挥着刀枪来杀我们的时候,礼在哪里?”

        无主题无中心,李银月就是来跟王冲拌嘴的。她养了一个多月伤才能下床,到现在还没好透。也许是这辈子难得这般无所事事地卧床休息,还有瓶儿、六娘以及经常来串门的香莲玉莲陪伴,原本暴戾的心性也和缓了许多。虽还在挂念和埋怨父亲,可有父亲的严令,有那一张卖身契,还有王冲的威胁,她也只能安安生生地过起了日子,毕竟只是三年,对少女来说,熬过这三年便是胜利。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对王冲服软,更不意味着她会兑现那张卖身契所注明的义务。婢女是什么?服侍衣食起居,只要主家高兴,就能招到床上侍寝,对李银月来说,此事绝无可能。

        王冲虽没有这个意思,可就因为王冲有这个权利,李银月更觉屈辱。之前与王冲搏斗所受的伤,所吃的苦,与这屈辱并作一处,这就是李银月怎么也忍不了对王冲发飙的原因,虽然只是言语上的,可只要能把王冲骂得哑口无言,便是她的大成就。

        李银月的憎恶王冲懂,因为王冲也很憎恶她。小王冲因见到她的身线和激突而冲动,这只是正常男子的生理反应,只要可对上她的眼,小王冲就怎么也硬不起来了。谁让小王冲与李银月的腿有不共戴天之仇呢?

        李银月这话不过是随口而问,王冲却认真了,因为他正在批改的卷子,就是《平夷策》,这是书院经义堂时文课的作业。五月那场蕃乱,海棠社的成员里有不少家眷受了波及,以唐玮家中受害最重。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对待夷狄的讨论,一直持续到书院开学,大家都还各有看法,争执不下,以至于成了时文命题。

        王冲文绉绉地道:“我华夏乃礼仪之邦,礼仪不及处便是蛮夷。华夏兴,蛮夷颓,华夏颓,蛮夷兴,这是上天之命。这倒不是说二者只能你死我活,只要诚心归化,尊奉华夏礼仪,蛮夷也便入了华夏。”

        大概是王冲这卖酸的作派溢着浓浓的优越感,李银月也顾不得再掩护自己那几乎等于赤luo的胸脯,握着拳头对王冲道:“有本事与我再来一场!?看你一脸猪头相时,还说不说什么礼!”

        王冲竖起手掌:“稍等……”

        丢下愣住的李银月,王冲蹬蹬出了后院,好一阵后,又蹬蹬奔了回来,手上却多了一件东西。

        上好的细麻布织成,柔和透气,带子下的布料围成一圈,像是孺裙的上半截,却小了许多,似乎只能贴身穿。

        “这……这是什么?”

        李银月举起这件小可爱,份外迷惑。

        “好看吗?”

        王冲问,李银月没说话,眉头却微微扬起,当然好看,上面绣着的小喜鹊多可爱……

        “这是最近正流行的胸衣,比肚兜方便得多,只是穿的时候要别人帮忙,从背后扣。”

        王冲这话出口,李银月那张本就因天热而粉红的脸颊已变作赤红,本想撒手丢地,可握着小可爱的手怎么也松不开。

        “你不喜欢穿肚兜,我就给你找来这个,真要跟我打,就现在这副样子,很让人为难啊。”

        王冲说着说着,目光又停在了少女门户大开的胸前,咦,粉色的……

        李银月终于落败,护着胸脯,手里捏着小可爱,仓皇而逃。

        目送少女离去,王冲的目光落在已被墨点染得斑驳不堪的答卷上,摇头道:“教化还是刀枪,这真是个问题。”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