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九十一章 美满如风难留痕

第九十一章 美满如风难留痕

        水田里的晚稻金灿灿压穗,旱田里,冬麦的翠绿嫩苗已经破土。眨眼间重阳已过,王冲却没一丝登高望秋,舒爽清朗之感。

        此时的王冲,发髻散乱,两眼充血,正在书院里与大堆文书纠缠不休。忙得精疲力竭,神思恍惚时,将海棠渡一块地租给吴郎中开医铺的契书竟被他当作了蒙学学童交上来的题卷,信手批下了“文理不通,罚抄十遍”八字。等反应过来时,八个颇具黄庭坚风韵的俊逸草字已躺在了契书上,朝他露出不羁的笑容。

        王冲蓬地拍案而起,怒吼道:“够了!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忍无可忍,还得再忍……”

        接着又颓然坐下,耷拉着脑袋,佝偻着背,任凭苦水在胸膛里汩汩流着,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在激情洋溢的那一日,王彦中终于搞定了潘巧巧。王冲喜滋滋地以为,自己可以从此告别琐碎事务,将一应生意转给潘巧巧打理了,没想到……

        王彦中与潘巧巧都是久旷之身,又正当年,纠结被王冲引导着戳破后,就如干柴遇了烈火,一发不可收拾。白日拈花舞剑,晚上舞剑拈花,一连十来天都没出过潘家后园。非但潘巧巧没功夫照料生意,连王彦中也把书院和蒙学的事丢到九霄云外,两人甩下的一大摊事,王冲这个始作佣者不得不一力担下。

        这对奸夫yin妇……

        父亲和潘巧巧总算滚作一床,王冲很高兴,可这疯狂劲头也害苦了他。辛苦到极点时,他也这般腹诽过。

        黄昏时,他才大致把今日的事务打理完毕,挣扎着爬上了小毛驴大圣。似乎身躯也比往日沉重了许多,大圣不乐意地哼哼着,懒懒迈开蹄子。

        在书院门口遇到宇文柏和鲜于萌,范小石一头栽进藏书楼的筹备中,唐玮等人则分作几个课题组,昏天黑地地搞起了“四川少民对策调研”。宇文柏和鲜于萌仗着家中有人,在这事上乐得坐享其成,还有余力帮王冲打理蒙学事务。

        “守正,听说了,恭喜恭喜,恭喜你马上要多个娘了。”

        “该恭喜的是多了一对孪生妹妹,十六,不如今日我们就随二郎去拜访伯父,顺带给妹妹们带些小礼物?”

        两人跟王冲作了简要的工作汇报后,话题骤然一转。听他们说到孪生妹妹,王冲暗道,你们那点花花肠子,还想瞒过我的眼睛?休想!

        由金莲玉莲想到了亲妹妹,王冲冷笑道:“记得你们早前答应了送瓶儿厚礼,现在惦记上了香莲玉莲,就把瓶儿丢到脑后了?”

        宇文柏难为情地摸摸鼻子,是他去王家时,瞅见了瓶儿,开口就说送礼,瓶儿听成送聘礼,差点拔了刀子。

        鲜于萌贼笑道:“二郎与我们同过窗,扛过枪,分过赃,蹲过班房,已是铁杆兄弟。说到妹妹就翻脸无情,真是……变态。”

        跟王冲耳熏目染,海棠社一班人相互间说话都已是这个调调。

        鲜于萌再唠叨道:“二郎别光护着自己的妹妹,十六也是有妹妹的,亲妹堂妹都够凑个百花争艳了。要赛花魁的话,他亲妹二十九娘当之无愧。本来我都挑中了,二郎有心的话,我也就忍痛割爱了。你与十六完全可以换妹而亲,亲上加亲嘛。”

        宇文柏骤然变色,破口骂道:“咸鱼七!枉自我待你一片赤诚,却没想你竟然打起了我妹妹的主意!自今日起,你再踏进我家后园半步,当心我把你腌作真咸鱼!”

        见这黑白双煞内讧,王冲乐了,凑趣道:“七郎,记得你也有妹妹吧,要不跟小白换换,你们各得其所,亲上加亲?”

        鲜于萌两眼圆瞪,像是比生命还宝贵的珍宝就要被抢走,连声道:“就这小白脸?整日招蜂惹蝶,见着俊俏小娘子就麻了心肝,还想作我妹夫?一辈子也别想!”

        两人如斗鸡一般对瞪,王冲鄙夷地道:“一对妹控!”

        吆喝着大圣起步,王冲又不放心地回头警告:“你们这对薄情变态儿,绝不准靠近我妹妹半步!不管哪个妹妹都不行!”

        瞅着急急而去,像是要赶回家点点是不是少了个妹妹的王冲,宇文鲜于同声啐道:“你才是妹控!”

        说真的,回到家中,见到香莲玉莲好端端地忙着,王冲真的松了口气,再算上瓶儿,一个都没少……

        潘巧巧虽然忙着与王彦中补课,也不是真把所有事都压给了王冲,香莲玉莲就是分派到王家来帮王冲。虽然现在还只是熟悉情况,帮不了大忙,可没有她们,王冲真要变作哪咤了。王冲不惮以恶意揣测,潘巧巧是不愿女儿留在家中,扰了她与王彦中的好事,才把姐妹俩发派来的。

        姐妹俩年纪虽小,却都各有本事。香莲沉静,精于帐目,本就一直在帮潘巧巧管帐。玉莲则长于动手,家中盆花之技,还数她第一。而之前研究香水的制造工艺,还是她动手最多。

        见王冲回家,瓶儿带着杨六娘如小喜鹊一般上下蹿着,片刻间就摆好了一桌不算丰盛,却很精致的饭菜。这些日子来,瓶儿除了读书习武,大半时间都泡在了厨房里,王冲所憧憬的诸多后世菜色,都被瓶儿弄了出来,虽然少了辣椒味精等调料,但已让他无比满足了。

        几个月实践下来,瓶儿的厨技已别树一帜,前次林继盛串门时,就拐弯抹角地打起了瓶儿的主意,甚至想将瓶儿认作义女,朝厨娘方向培养。这妄想当然被王冲无情地击碎,于是又把目标转作瓶儿的徒弟六娘。严格说六娘只是瓶儿的师妹,林继盛却不知道,瓶儿的厨技,都是王冲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用心调教出来的。

        饭堂里,王彦中不在,王冲坐了上首,虎儿王澄居次,瓶儿、香莲和玉莲挨个在饭桌右侧并肩坐着,杨六娘和李银月两个婢女伺立一旁。

        王澄刚从神霄庵练武回来,一身汗淋淋的,伸手就去抓碗筷。却听啪啪啪三声,三双筷子同时敲上了他的手背,痛得他歪嘴直抽冷气。

        “洗手去!”

        三个小姑娘异口同声地道,王澄看看瓶儿,算了,虽然是他妹妹,可自小就欺负他惯了,就当是姐姐吧。再看看香莲玉莲,委屈地道:“你们凭什么管我?”

        香莲玉莲竖起柳叶眉,扯着嘴角,表情都一模一样:“凭我是你姐!”

        王澄挠头,是喔,以后不仅要多个娘,还要多两个姐姐。原本就被瓶儿整日欺压,现在又多一对姐姐,王澄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竟是如此凄惨……

        他耷拉着脑袋苦着脸,哀怨无比地出门梳洗,屋子里,连六娘在内,小姑娘们都笑作一团。直直如旗杆般立着的李银月,也不由莞尔一笑,再跟着也生起一丝哀怨。嬉闹间散发着浓浓的温馨之气,这似乎就是家的感觉,而她的家又在哪里呢?

        入夜,王冲的屋子里不止有瓶儿虎儿,又多了香莲玉莲。今日是每旬一日的“故事之夜”,王冲又要给弟弟妹妹讲故事。

        “于是……钢铁侠为了救他的妹妹,打碎了所有战甲,从此,他和妹妹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王冲忙得头晕脑胀,哪有功夫准备新的故事,随口改编了钢铁侠。说了前两集的故事,瓶儿和虎儿就呼呼入睡了,就香莲玉莲依旧不满足,只好一直说到第三集。

        出于香莲玉莲的前车之鉴,他再不讲什么爱情故事,可将女主角改作妹妹这事,似乎也很不对劲吧……

        “真好……”

        “喜欢这故事。”

        香莲玉莲脸上泛着红晕,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又自自然然地抱上了王冲,发出了幸福而满足的低叹。

        王冲这才感觉不太对劲,对香莲玉莲道:“不是说好了,现在我只是你们二哥了么?”

        香莲就跟慵懒的猫咪般,咿唔了一声不说话,玉莲则道:“对啊,妹妹和哥哥,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我和姐姐,就守在冲哥哥……不,二哥身边,作二哥的妹妹,一辈子。”

        王冲无语,怪不得这姐妹俩过来时,一脸喜色,不见哀戚,原来并没有舍弃以前的梦想,只是变了一种方式。

        正在头痛,忽然听到屋顶响起细碎的瓦声,王充转转眼珠,大声道:“二哥再讲个……风之谷的故事。”

        “山林中有位美丽善良,很勇敢很有本事的姑娘,她热爱山林里的树木和动物,愿意为守护它们牺牲一切……”

        清晰的话音从屋瓦的缝隙中传出,少女匍匐在屋瓦上,顶着明亮的月光,聚精会神地听着故事,一会儿喜,一会儿忧。

        命运就如风中柳絮,谁知道明日会飘向何处呢?在这一刻,不仅披着月光的少女再不去想自己的未来,王冲也无心计较香莲玉莲的幼稚心愿,全心沉浸于眼前的小小幸福中。

        潘家后园里,潘巧巧与王彦中相拥而坐,举杯赏月,也不知王彦中的手又在干什么,潘巧巧丢过去一个媚意满满的白眼,却又任凭着那手恣意妄为。那手本就有伤,她不敢动,她也乐在其中,不愿动。

        两人懒懒说着情话,月光洒在花圃之中,潘巧巧忽然低呼出声。

        “**了……颜色不一样……”

        仔仔细细看了那盆并蒂怜,潘寡妇忽然抽泣出声,虽然月光下瞧得不真切,但隐露花苞的两朵并蒂花,真的是一红一黄。

        王彦中又惊又叹:“老天爷,你真的办到的!?”

        潘巧巧扑进他怀里,哽咽着道:“不,不是我办到了,是你带来的福报!”

        王彦中爱怜地抚着她如丝绸般的长发,呵呵笑道:“也不是我,是我儿子带来的福报。”

        潘巧巧抬头看住他,笑道:“是我们的儿子。”

        王家潘家,被这幸福浸着,渐渐就要融为一家。两人已定了入冬就办喜事,两家子同时忙开了,即便自觉如囚犯般苦熬着日子的李银月,也欢天喜地地投身到婚嫁的筹备事务中。

        另一桩不大不小的喜事也接踵而来,王冲以包装和故事,将海棠露好好调制了一番。再加上亮相的座次安排,在九月中的成都酒行品酒会上,让海棠露夺得了正三品的酒品,海棠露一举进入成都酒行前十,林继盛也坐上了酒行行老的名誉位置。

        靠此胜之威,林继盛不仅获得了来年再买扑一片酒区的优先权,还拿到了供应西军入川过成都时所需酒水的一笔大单,同时海棠露也名列官厅用酒的名单,成为官府举办大型活动的酒水特供商之一。

        这些收获对林继盛来说,应该都是其次,看他对王冲的谢礼就能明白。王冲不仅得了千贯谢礼,林继盛还喜不自禁地暗示他,到了明年,时机成熟,他可以成为王冲直通天庭的一条粗壮大腿。如王冲所料,眼前的酒会,就是为入宫进献赵佶所作的铺垫。

        此事王冲自不在意,真能成事,也是极好的,算得一件喜事。

        酒会结束时,兴奋的林继盛带着王冲一一见过酒行的行老们,心情大好的王冲也乐得认识这些与成都豪门仕宦关系紧密的商人。

        听说是太岁星君王冲,行老们都努力摆出一副久仰之状,很是恭敬。目睹了整场酒会过程的王冲,也很佩服这些人能维持住成都酒业的百年君子之争传统,即便只是台面上的。

        与一个干瘦老者会面时,那老者却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这也是王冲在酒会上唯一不愉快的经历,当时便故作潇洒地掩饰过了。

        酒会散后,林继盛将王冲拉到角落里,一脸歉意地道:“是我糊涂了,怎么把你弄去了尤十四那。”

        尤十四,就是那个老头么?怎么了?

        王冲不解,林继盛叹道:“二郎你真记不起来了?你与他是有私仇的。”

        会场外,那老者满脸铁青,正要上马车,家人禀道:“老爷,安人回来了。”【1】

        老者本就不爽,这下更是怒意勃发。喝骂道:“她回来作甚?那张脸家里可没处摆!”

        家人面带戚色地道:“邓朝奉病殁,安人护柩回乡……”

        老者失声道:“死了!?”楞了片刻,青白脸颊上泛起片片红晕,又尖声笑道:“死得好!死得好!”

        角落里,林继盛道:“他女儿是邓家儿媳,有安人的外命妇封赠……”

        听到最后一句话,王冲失声出口:“被我捅破了偷人之事!?”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8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