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故地重游僰王山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故地重游僰王山

        斗荔母子回来时,第一时间找到王冲和王彦中,母子俩一齐向父子俩下拜。

        荡轮谷囤的罗始党人保全了,面对孤儿寡母,赵通书生心性发作,不仅受了请降,还要为荡轮谷囤老峒主请封。这么一来,斗荔便有了外命妇之身,失胄也能得恩荫,荡轮谷囤的五千多罗始党人也终于能安下心来,抹去泪水,埋下失去亲人的哀痛,开始为将来的打算。

        “这都是王二郎和王先生的功劳……”

        斗荔拉着失胄,长拜之后再叩头,王彦中赶紧摆手道与我何干,斗荔道:“没有王先生在,我们罗始党人就遇不上二郎了。”

        王彦中一怔,看看正淡淡笑着的王冲,一股酸热在胸中荡开,顿时后悔这几日跟儿子赌气。为了自己,儿子是真在拼命啊  ……

        “没有我在,他也会救你们的,这小子别无长处,就只一颗仁心还足称道。”

        王彦中板着脸道,见王冲翻起白眼,斗荔掩嘴一笑。

        “赐姓的事,招讨允了吗?”

        王冲赶紧扯回正题,行前他与斗荔商量过,效仿横山蕃部求赐汉姓,以示归化之心,这是比封赠着官更能安朝廷之心的举措。

        爽人无姓氏,斗、失、卜,都只是族名的汉音,而斗荔、失蚕这些名字,则是与汉人来往很多的都掌人、罗始党人自己取的。就像斗荔,那个“荔”字,正来自她家的荔枝园。而与汉人隔绝的晏州蜒人,姓名都是汉音,没有汉义。

        斗荔答道:“招讨说要为我们取一个再请朝廷允准D一切都好,就只是迁囤之事,招讨说地方另灵川。”

        王冲暗叹,赵通的警惕之心依旧十足,之前他让斗荔请求在长宁军附近屯田,这要求被拒了。不过换作自己,也不放心,对赵通此举也没什么怨言。

        “只要允许大家屯田就好,种粮食、种蔬菜瓜果,大家好好过日子。夫人也可以干回老本行,我很喜欢吃荔枝呢。”

        王冲安慰道,却见斗荔一愣,红着脸转开目光,一旁王彦中则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才醒悟自己这随口之语,听起来很像是调戏斗荔,尴尬地咳嗽起来。

        “屯田的事,大家都还心里没底,会种田的人太少,会种荔枝的人比会种田的人还多,可荔枝只是每年那一段时节能卖得钱,而且种的人多了,价钱更贱……”

        知道王冲是无心之语,斗荔只是微微失态,说起正事,脸颊上那抹红晕便被忧色抹去了。

        “此事我早有计较,等战事结束便着手。”

        王冲倒不担心,来泸州的路上,他与唐玮已商量得很细致了。押解王彦中的孙舟非要磨蹭到长宁,呆到上月底才回成都,也与此有关。

        见王冲神色笃定,斗荔心中稍安。回了住处,再见失蚕,心头却又七上八下。

        “你要杀王二郎,就把你弟弟,还有小娘一并杀了吧口不是为了囤里几干姐妹儿女,小娘也早不想活了。”

        听到屯田之地未定,失蚕下意识地以为与王冲的父亲王彦中一样,是要离开故乡,流配它地,便恨恨地念叨着那时不该放过王冲,可把斗荔吓住了。

        斗荔凄苦地再道:“这一年里,死的人够多了,你爹死了,我爹、我哥哥,也都死了。你若是觉得我们芶且偷生,对不起死去的亲人,你便动手,小娘不怪你。咱们罗始党人,索性就灭了吧。”

        失蚕抱住斗荔,痛哭失声,斗荔的话,也是她心中的挣扎口之前已被王冲说动,此时斗荔再一说,心中的煎熬尽散,就只剩下伤痛。

        抚背安慰着失蚕,斗荔看似无心地道:“虽说招讨不再把我们视作晏州臾,还要封官,可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还得靠我们自己。”

        失蚕抹着眼泪,道出了与斗荔相近的忧虑:“以前我们在山上打猎,在江边捕鱼,也种些稻谷,却远不如汉人,光靠我们自己屯田,真能行吗?”

        斗荔叹道:“所以啊,我们只能靠王二郎了,只有他是真心诚意在为我们着想。”

        失蚕低下脑袋,羞愧不已,她还想着杀了王冲呢。愧到极点,一股羞恼又涌上心头,王冲虽是替她遮掩,却满口胡柴,这人真能信么!?

        恍惚中,就听斗荔道:“可是,我们拿不出什么来酬谢王二郎,汉人都说,升米恩,斗米仇。就只是救下我们,这恩德就已经有祖宗的棺材那么高了,未来日子要怎么过,还得靠他帮手,到现在我们却没一丝回报,会不会让他朝这话去想?”

        失蚕愣住,这倒是个大问题,正蹙眉思索,斗荔叹道:“既然还想活着,就得好好地活下去,王二郎这样的人,我们得紧紧抓牢,可惜,我年纪已经大了……”

        报恩跟年纪有什么关系?

        品了好一阵,少女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到十岁的小娘,脸上布满难以置信之色。

        “很龌龊吗?别以为朝廷饶了我们,我们就万事大吉了。如果屯田不成,养活不了自己,其他峒囤的都掌人、罗始党人可不会客气。他们正跟着朝廷的大军斩杀反乱爽人的男丁,抢走妇孺,我们这一囤几千妇孺,就是他们眼中的肥肉。”

        斗荔拂着发丝,神色异常平静:“既是报恩,又能让王二郎对我们多一份心,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为了大家,死都不怕,什么脸面名声,又何必在乎?”

        失蚕喘着粗气,怒声道:“你不在乎,可我爹在乎!你还对得起我爹吗?对得起失胄吗?年纪……”

        她气到极点,径直道:“王二郎不成,他爹却是正好!你去啊!你这就去!”

        斗荔咦了一声,恍悟道:“怎么忘了王先生……六啪的一声,失蚕一耳光扇在她脸上,还恨声骂道:“贱人!”

        斗荔抚着脸颊,苦笑道:“我也不想,有比我更合适的人,可她之前觉得,自己的仇怨比几千人的未来重要,现在也会觉得,自己的脸面更重要。”

        失蚕愣住,脸色瞬间煞白。

        许久之后,她低低地道:“对不起,小娘荡我误会你了,你说得对,我们得有依靠。这事……让我想想。”

        看着失蚕的背影  斗荔幽幽叹道:“若是你爹还活着,恐怕早就把你塞到王二郎怀里,容不得你说半个不字。女人啊就是这样的命运。”

        这对母女在鼓捣什么事,王冲自不清楚。他只知道,在这些囤人眼里,他就是再世父母。华丽的毛皮,美味的山珍,贵重的金银首饰、玉器一堆堆往他怀里塞甚至还收到了三张黑白相间的熊皮。

        这是宋时,收藏熊猫皮倒无被查水表之忧,可让王冲困扰的是,身边一下多了好几个臾人少女,肌肤如玉,眉目如画  伺候得他无微不至,让他爹乃至种友直都腹诽不已。

        不管是蕃人还是蜒人,夷狄有一桩品德很让汉人赞赏,那就是报恩。王彦中和种友直也没有多想,些许杂念,还能归结为嫉妒。

        王冲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可吃不消这般报恩,把这些少女——劝走了。不是他不喜欢1而是他觉得这么下去会让自己放纵。此时正当年少,声色犬马,还早。

        他有自己的坚持,对斗荔和失蚕来说,却是更大的困扰了。还以为他对模样身段另有所好,可王冲当面谢绝了斗荔再挑人伺候他时,斗荔的表情  王冲真是看不懂。

        待王冲离开,失蚕恨恨地骂道:“就知他不是好人!”

        斗荔无奈地看了失蚕一眼心说你总磨蹭着不应这事,难道真要我去吗?

        如果日子就这么继续下去,还真说不定有斗荔悄悄摸进王彦中屋子的一天。十一月十九日,大军休整过后,继续南下,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栓腰带计划”也就暂时打住了。种友直部领着荡轮谷囤四千多囤人,向晏州进发,屯田之地定了,那里将是他们的新家。

        荡轮谷囤被冲天的烈焰吞噬,这是赵通处置反乱爽人的第一要则,就算是投降的峒囤,也得焚囤散族。荡轮谷囤是幸运的,他们没有像其他峒囤那样,男丁被杀尽,妇孺被瓜分。

        但看着数百年久居于此的家乡被焚,这些人心中也没转着什么幸运的念头,人人都哀痛,不少人更是啼哭呼号,场面极其混乱。

        种么直早就有所应对,他的两千兵甲胄上身,刀弓在手,占住高地,前后列阵以待。即便如此,他依旧有些担忧,这支爽人再出什么乱子,他不得不杀。王冲的劝降之功有没有,倒不值得他多虑,而是自己怕要背上杀降之罪。这股蜒人,已经在赵通那挂上了号。

        爽人的情绪正到了一声呼喊就能可爆的高点,一队人的出现,如和煦微风,将这暴烈之焰悄然吹熄。

        斗荔牵着六岁的小峒主行在前,失蚕跟在后面,十来个健壮的妇人抬着一杆肩典,典上是王冲,正在闭目假寐。

        挞人们纷纷向王冲拜倒,看着这幕场景,种友直紧张尽散,随之而起的是满满的感慨,这小子……真是不简单口“太招摇了吧?他现在是爹帐下的效用,就不怕爹责罚他,或是有人在招讨前说他坏话?”

        身边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军将乍舌道,这是种友直的儿子种骞,在招讨司充效用,赵通的军令还是他带来的。

        种友直道:“恐怕他正盼着有人说给招讨,不如此,招讨就不深知他对这些爽人的影响。至于我”……他既安定了爽人,便是有功,他人要怪,我会帮他担着。”

        种骞觉出了父亲言语里的赞赏,哼道:“小小年纪,便知蛊惑人心………”

        种友直叹道:“他也是为了赎他父亲之罪,这是个孝子。”

        听到“孝”字,种骞不说话了,生怕话题转到自己头上。却不知他父亲嘴里这么说,心中却嘀咕着,这小子在这一战里的作为,怕不只是为了赎父,就不知他有何等大志。尚幸还看不出是邪道,从那个王世义身上就能看出来。

        王世义长槊在手,就是一员猛将,可拿起书本,却又一身书卷气。种友直招揽他时,他也如王冲那般不卑不亢,不疾不徐,说自己尚未学成,无心仕途。

        有王冲这么一个儿子,又有王世义这么一个弟子,为情而杀十一人,王彦中此人怕才是真正的不凡吧……

        种友直放下心来,杂念纷涌。

        跟在王冲的肩典后,看着蜒人对王冲的感激,王彦中心中也是感慨无比,暗道有这样的儿子,自己给他作长行,也是心甘情愿了。

        烈火如漩涡中的风眼,牵起了无数思绪,这思绪过后,是对未来的忐忑和憧憬,过去就如焚为灰“哼的荡轮谷囤,沉沉压到心底最深处。

        向南行了两日,便到达晏州。晏州本是蜒汉混居之地小漏作乱后,汉人被杀的杀,逃的逃,此处就成了蜒人的地盘。

        看着江水左岸,方圆十来里的大片瓦砾废墟,众人讶然,这里怎么也被烧过了?

        “马觉部在这里杀了三千蜒人,拿获的三千妇孺也分给了熟夷,再一把火将这里烧成了灰“哼,在这里屯田,就得从头来过。”

        先到达这里的张立作了解说,想到马觉一肚子气,干出这事也顺理成章。先前扫荡蜒人峒囤时,也不乏有焚囤之举。但像晏州这么大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也一把火都烧了,此举自然有泄愤之嫌了。

        正值此战关键时刻,赵通当然不会就此事责罚马觉。将荡轮谷囤迁来的爽人留在此处,再留厢军和土兵看守,种友直部转向东行。行前王冲让王彦中留下,既是不愿他去战场冒险,也能安这些爽人的心。

        十一月二十二日,王冲终于来到此战的终点:轮缚大囤。

        群山连绵不绝,处处都见削壁,这就是轮缚大囤,在后世有另一个响亮的名字:爽王山,方圆百里,皆是险地,难怪卜漏要往这里钻。

        这个地方,王冲无比熟悉,旧地重游,感慨无比。(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