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兴文屯田新途启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兴文屯田新途启

        日头已显春时暖意,乡间小道上,一头水牛慢悠悠吃着河岸边的青草,背上的鞭子啪啪响着,却只晃晃尾巴,不动分毫。【】

        挥着鞭子的豆蔻少女喝道:“你再不走,我可要拿刀零割了你,把你下锅吃了!”

        正骂着牛,吃吃笑声响起,却是几人行近。发笑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双杏眼亮如星月,孺裙翩翩,裹住她高挑身材,裙角却只及膝下,露出男人才穿的皮履,大咧咧的步子更不似闺中秀女。

        赶牛的少女却看不出这么多,目光先是落在对方身上,深青暗花孺衣,水蓝下裙,腰缀浅红绣花绸带。说不上华贵艳丽,但跟她一身深灰布衣,胡乱裹着头帕比起来,真有凤凰与乌鸦并立的感觉。

        再看少女面容,眉目秀丽,红唇白齿,笑得如春光般亮丽,赶牛少女更是自惭形秽,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妹妹,赶牛不是这么赶的,你得去牵它的鼻绳啊,真不知你是怎么把它赶到这里来的。”

        这姐姐倒是和善,教起她赶牛的常识。虽然口音有些怪异,可嗓音脆甜可人,同行的少年们都微微眯眼,一脸颇为享受之色。

        可对赶牛少女来说,羞惭却又重了一分,不如这姐姐漂亮就算了,连农活都不如她,这脸就丢大发了。还被几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郎看着,真是……

        赶牛少女羞到极处,恼意上涌,啪啦一鞭子再抽上牛背,撅嘴道:“我们这的牛,就是这么赶的!啊!别跑!”

        这一鞭子抽得重了,老牛哞哞叫着撒蹄子跑下河岸。踏水过河,气得少女直跺脚。

        “没事,管它去!这里随便跑,反正又没狼,狐狸倒是不少……”

        这姐姐和少年们还想帮少女牵回牛,少女故作大度地拒绝了,回话里还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刺。

        这姐姐呵呵笑着,没听出少女的酸意,问道:“前面就是兴寨吧……”

        沿着河岸两侧。是刚烧荒出来,还未及深耕的大片新田。向南望去,依稀能见大片屋舍,那正是新设的兴寨。属北面的乐共城管辖。

        少女正要点头,却听这姐姐再问:“你认识王冲吗?”

        少女脸上因羞恼而生的红晕骤然消失。粗着嗓子反问:“你是他什么人?”

        这姐姐含糊地道:“我……是他家里人。”

        少女刨根问底:“是他姐妹?”

        对方看看转开头,装着没听见的少年们,无奈地道:“我是他婢女,怎的了?”

        却见少女瞪圆了眼睛,从头到脚,再仔仔细细打量了她一番,咬着牙念念叨叨起来。似乎在骂谁。骂了一通,没好气地甩下一句:“寨子里最大最好的屋子去找!他准没挪窝,就跟猪一般!”

        看着这个该是僰人的少女鼓着腮帮子转身而去,李银月一头雾水。身后的鲜于萌还在跟宇柏打趣:“这小娘子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十六郎你一眼……”

        范小石则讶异地道:“不是说守正救了数千僰人,颇受僰人崇仰么?那小娘子却像是有些憎恶守正。”

        宇柏捏着下巴,摇头叹道:“没听道长说么,守正是命犯桃花。这不就是活活的人证么?”

        说完便和鲜于萌默契地嘿嘿笑了起来,连范小石也都忍俊不禁。然后又同时默契地嗯咳闭嘴,眼前这不还有一株桃花?

        这一路来,李银月就算性子粗枝大叶,对男女之事懵懂不明,也品出了他们的意思,回头瞪眼道:“他犯不犯桃花,跟我有什么关系!?”

        再转视僰人少女,身影已消失在远处的竹林里,李银月恨恨地哼道:“真是个负心汉!把香莲玉莲丢在家里,就顾着跟蛮女厮混了!”

        浑然不觉将自己也扫了进去的李银月挺了挺胸脯,心气十足地道:“可要替香莲玉莲好好骂他一番!”

        她大步流星走在前面,宇柏、鲜于萌和范小石和几个少年跟在后面,相互对视,低声埋怨着到底是谁答应让她跟来的。

        倚着翠竹,目送他们向兴寨行去,僰人少女有些失魂落魄,低声嘀咕道:“小娘,你还要人家去作那事,你就不看看,那坏人的婢女都这么……俊俏……”

        “你怎么来了?”

        兴寨的中心是一栋长长的二层木楼,就在二楼上,王冲见到李银月,讶然不已。

        “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也来了,他们说寨子里的格局挺别致的,就顾着四处看。我啊,我来这不是为你,是为三郎和瓶儿,还有香莲和玉莲,我说你啊……”

        李银月吧啦吧啦就念叨开了,喷了一通,终于喷到了路上见到的僰人少女。正要逼问他与那少女是什么关系,却见王冲抱着胳膊,微笑着看住她,两眼亮晶晶的,心底不由一阵发毛,呐呐道:“看……看什么?怎么了?”

        王冲道:“四个月不见,胖了些,也更白了,嗯,成了俊俏小娘子。”

        李银月脑子转了一圈,才醒悟自己是被调戏了,脸颊腾地红了,嘴里却不甘示弱地道:“你是见着小娘子就口花花吧!别把我当香莲玉莲,还有不知道是谁的小妹妹一般!若不是香莲玉莲想得你发慌,三郎和瓶儿也想知道你跟王夫子好不好,我才不会来!”

        王冲呵呵笑道:“爹很好,我也好,你们好不好?”

        说起家里的情况,李银月又滔滔不绝起来,三郎太调皮,瓶儿更不得了,两兄妹竟然在年底谋划着要偷跑过来,还差点把香莲玉莲和六娘拐来。幸亏王世义的老母亲劝住,孙舟也及时带回了家信。

        “外面的产业,邓大哥和于保正都照料得好,林大郎也经常来串门,香莲和玉莲晚上也不哭了……”

        李银月列着流水帐,春光投射入屋。映得少女白皙肌肤如暖玉一般晶莹,光彩中,脸上的细细绒毛都能看清。想到早前跟这羌蕃少女还有一番生死斗,现在却像是一家人一般,王冲就觉心中暖洋洋的。早前的搏命,现在的辛劳,一切都是那么值得。

        “你呢?你爹有没有消息?我拜托过王昂,要他通过王家商号的关系,打探茂州汶州的情况。他没说过什么?”

        王冲这一问,让李银月愣住了,好半天才摇头道:“没有……”

        她又展颜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见她发自真心的笑容,王冲忍不住伸手。轻抚那黑亮的发丝:“那就好,如此我就放心了。”

        被这莫名的亲昵吓住,李银月下意识伸手推开,正按在王冲胸口,王冲哎哟叫痛,李银月哼道:“果然变得下流无耻了!”

        见王冲脸色发青,不像作伪。她还是扶住他关切地询问,王冲摆手:“中过一标枪,皮肉都没穿,折了肋骨而已。”

        中了一标枪!?

        李银月心中猛然悸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心慌,但她知道,标枪可不是好吃的,羌蕃虽多用弓箭。却还是知道这东西。

        “你还上战场了?”

        李银月嗓音都有些发抖,王冲忙道:“等你回去。此事可别说给她们听。”

        见少女满脸忧惧,王冲再笑道:“待我伤好了,便满足你的愿望,与你战一场!你可要小心了,现在我可是身经百战,你是拍马也追不上了!”

        李银月不屑地哼了一声,昂首正要说话,可这一抬下巴,才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她已比王冲矮了!?还不止一寸!

        瞅瞅王冲的脚,就是平底布鞋,李银月恼道:“你竟然偷偷长高了!”

        王冲哈哈笑了,什么叫偷偷长高了……

        这次他再抚住少女的青丝,少女没有推开,她也觉出了这亲昵的不同,就像是王冲平常对待虎儿瓶儿那般。加之见到王冲,其实也心怀欢喜,便乍着胆子再没躲,任这怪异但却微微心悸的感觉在心中游荡。只转开脸,不让自己泛着红晕的脸颊让他看见,怕他出言笑话。

        “我这次来,不回去了,她们都说,你和夫子身边没人照料,六娘又小,就我正合适。”

        少女的声音柔和下来,另有一番滋味,让正嗅着少女清香的王冲也忍不住有些心痒。

        “照料?谁照料谁啊?你会做饭?会洗衣?上一次在院子后面,我可亲眼看到,你连晒衣都不怎么会啊。”

        王冲开着玩笑,压下自己这份绮念。少女却恼了:“别小看人!做饭洗衣,我从瓶儿和六娘学足了!我还从十八掌柜那学了推拿!”

        王冲轻叹:“可这里很苦啊,你又何必来呢?”

        少女咿唔道:“我……我是你家婢女,当然得伺候你了。”

        王冲摇头:“你知道,我可没把你当婢女待。”

        “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

        少女鼓足勇气道出心声,再垂下眼帘,问出了这一路上都揣着的疑问:“可为什么?我又没替你作过什么,为什么……待我这么好?”

        此时王冲想到的是另一个少女,同样是“蛮夷”,年纪更小的少女,两三个月相处下来,依旧对他横眉怒目,不假辞色,他不由感叹道:“是我欠你们的……”

        少女不解,欠她的?最早是她要杀他呢!后来被父亲当作货物交易过来,也说不上欠不欠的。她怎知道,王冲对僰人少女,是真心的愧疚,毕竟自己杀了人家的母亲。而对李银月,却是怜悯,是不由自主地代入为所有汉人,汉人欠李银月母亲一命。

        虽不明白,却感应到了王冲的心绪,她也不再问,就任王冲的手在自己的长发上摩挲着,透过发丝传来的温热之感,真好……

        接着少女反应过来,一改迟钝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柳叶眉一挑:“你们?还有谁?那个小蛮女!?”

        王冲正苦笑时,门口忽然响起哎哟一阵轻呼,却是宇柏等人。正挤眉弄眼,作揖请罪,一副撞破了什么奸情的模样。

        羞走了李银月,宇柏、鲜于萌和范小石依旧厚着脸皮,笑吟吟地看着王冲,王冲摇着头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宇柏道:“便是那样又如何?”

        鲜于萌则道:“这一路,我们都当是护着一个嫂子来泸州的。”

        范小石平素寡言,开口就能惊人:“李小娘子其实已暗慕守正,只是不自知而已,守正再加把劲,定能再抱得一美妾。”

        王冲心说我当然也想啊,不过……现在却是没那个心思,也没那功夫,他嗯咳一声,板着脸道:“尔等真是无礼!当着官的面,非议室闱,就不怕挨板子!”

        三人喔哟一声,连道不敢,齐齐长揖道:“管勾恕罪!”

        接着大家哈哈大笑,抱在了一起。

        范小石感慨道:“没想到,守正竟然真作了官人!”

        王冲貌似谦虚:“就一个将仕郎官阶而已,这什么勾当,入不了朝廷正籍,是个虚的。”

        此时已是政和六年二月,晏州僰乱已彻底平息,泸南沿边安抚司成立。之前的随军转运副使孙羲叟任泸南沿边安抚使,兼知泸州军。而安抚司下所设立的兴寨,则是荡轮谷囤罗始党人,以及一些僰人妇孺的新居处。

        安抚司在兴寨驻扎有一都人马,并设屯田务,屯田务正官由泸州节度判官兼任,而具体管事的,就是他这个“泸南沿边安抚司乐共城兴寨管勾屯田事”,这个差遣性质类同番官,不在吏部籍档上。就是为王冲在僰人里彰示朝廷威仪而临时给的名分。

        “差遣算不得什么,待二郎年岁到了,自然有正式差遣。”

        宇柏很是感慨,他还没等到父亲能升到可以恩荫他的时候,王冲就已挣到官阶了。就算考不上进士,到了年纪,也是一个选人。

        鲜于萌则为另一事高兴:“这官都不打紧,还是为王夫子贺,虽然还要在泸州呆着,却已脱了罪。”

        王冲点头,这事自然是顺理成章。战后论功,不仅他以功赎父亲之罪,王彦中也因随军出战分了功,两处相加,流配改作了流徙,而且不服苦役,编管在兴寨屯田务下,严格说,就是他这个儿子亲自监管。具体做什么呢?老行,教书。

        范小石则发急道:“战事守正已在书信中说清了,战后之事,包括这兴寨和囤田务,千头万绪,我们都还不清楚,快快道来!”

        的确,战后之事,纷杂繁琐,王冲一时竟不知该从何说起。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9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