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恩德化仁心结解

第一百二十六章 恩德化仁心结解

        “中间有两屋,到底是那一屋?”

        伏在篱笆下,失间低声确认。

        罗东福心中如翻江倒海,被失间等人逼来前,妻子的凄语又在耳边回荡。

        “阿夫,你怎么能干这事!?祖宗说过,作人最要紧的是知恩图报,没有官人,我们哪有今天?那座人头山你难道没看过?你就算要跟汉人斗,也不能去害官人啊!跟着失间,不是作回僰人,是人都不作了!”

        罗东福很痛苦,他何尝想呢?可失间没有给他选择,带了几个兄弟,占住了他家。

        虽然没有直说,可他很明白,他点头,伸过来的只是手,他摇头,不定就是刀子,而且会先落在妻子身上。

        “左、左边……”

        罗东福带着一丝哭音地道,兴文寨的僰人常来这处院子谢恩,他成亲时,寨子送了几百钱,一匹绢,也被妻子扯来这里叩过头,知道王冲住哪间。

        这话出口,就像是身处悬崖,一脚已经踩空,一股猛然下坠的感觉扼住罗东福,让他被忽然涌起的恐惧重重包围,甚至胜过了失间的威胁。

        官人虽然身材高大,却很年轻,笑起来很和善。僰语只会“免礼”“不谢”“好好过日子”这几句,可说的时候却很真诚。

        在兴文寨不到三个月,已经有了田地、房子、妻子,说不上富贵,未来还要靠自己双手去挣,可过去几十年的梦想已经成了现实。杀了官人,跟失间一起走的那条路,到底会通向哪里呢?

        妻子说得对啊,僰人比汉人还要重恩,忘恩负义!那是一条连人也作不得的路……

        “你待在这里,兄弟们上,冲进去乱刀剁了就走!等那个凶神赶来,我们都走不了!”

        失间低声交代着,王世义为切实掌握铺丁,与铺丁一同住在不远处的宅院里。王世义的勇名已传遍四方,那一日在荡轮谷囤外,几十人杀退数百僰人,张立没显出来,就个子最高最壮,杀人最多的王世义被僰人记下了。

        一行五人,留下罗东福,剩下四人摸向屋门。

        看着他们的背影,罗东福一颗心沉到底处,猛然弹了起来,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抡圆了嗓子,大喊一声:“有贼——!”

        杂声响起,院子里的人被惊动了。失间怒骂一声,也顾不得罗东福,合身撞开屋门,冲进屋子。

        循着模模糊糊的轮廓,失间等人挥刀奔向床铺,一根板凳却自侧面凭空砸来,拦了他们一步。

        一个清亮嗓音叱道:“贼子尔敢!”

        床上则是一个少女呢喃:“谁啊……”

        失间一愣,床上是谁!?声音这么熟悉?

        刹那间念头转了一圈,才醒悟过来,床上不是兴文寨的小官人王冲,而是……老峒主的小女儿失蚕!?

        他带来的兄弟已朝那少年嗓音处冲去,寒光隐现,冲在最前面的人惨呼着捂手后退,直刀铛啷落地。再是轰的一声,对方已撞门而出,高喊道:“有贼!”

        深夜的宁静被彻底击碎,宅院周围,火把一团团亮起,住在附近的僰人已纷纷冲了出来。

        “失含  !”

        失间愤怒地喊着,冲到床头,一把扯起罗蚕娘。暗道不仅失含出卖他,连老峒主的小女儿,平日他们颇为疼爱的失蚕,竟然也自甘下贱,睡到了王冲床上,该杀!

        罗蚕娘还迷迷糊糊,只穿着贴身小衣,被扯出被窝,顿时冷醒。蒙汗药的药效还在,依旧腿软眼huā,但那声怒喊她却听了出来。

        “失间!你不是死了吗?你这是……我怎么睡在这里?”

        罗蚕娘懵懂地道,她还一时记不起自己下药想弄翻王冲,结果自己也翻了这事。

        失间一怔,这话让他有了歧解,原来失蚕是被王冲弄到这里,企图侮辱的?

        “失蚕,跟我们走!”

        失间拉起罗蚕娘冲出门外,却被一男一女两个少年拦住。女的身材窃窕,看不清面目,男的一手举火把,一手持长刀。面容清秀,气质却沉凝如山,就算认不得,看那一身汉人长衫,也知是王冲。

        失间大喜,招呼道:“上!杀了他!”

        此时火光四起,却还没聚过来,失间觉得此行虽有失含背叛,但既能杀了王冲,又能救了失蚕,一举两得。

        意外接踵而生,冲上去的两人还没接近王冲,就被那女子挥起长枪截住。猝不及防,一人被当场捅翻,另一人以刀格开又一枪,惊骇地退了回来,叫道:“这女人好凶!”

        让失间更惊骇的是,失蚕挣开他的手,骂道:“失间你疯了么!?这是官人,你也敢动手!?”

        失间愣住,此时火把已聚了过来,火光下是一张张僰人的面孔。既有丁壮,又有老弱,甚至还能见到衣衫凌乱的妇人。

        “你们……”

        见到张张熟悉的面孔,失间茫然了,而当这些面孔上露出仇恨、憎恶乃至愤怒的表情时,他悟了。

        如他之前所说,兴文寨的僰人,全都被汉人污了心窍,叛了祖宗。

        转向失蚕,少女正抱着胳膊,眼中满是怒意,失间一把扯过她,将刀锋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失间嘶声喊道:“失蚕,连你都忘了汉人的仇,也没必要活着了!先杀了你,再杀其他人,杀多少算多少!”

        冰冷的刀刃靠在脖子上,罗蚕娘这才明白了失间的来意,惊惧之下,暗道这是母亲在追索自己的命吧。

        “杀!你杀!正好去见我娘,免得她日日念叨我报不了她的仇!我本来就该死的!”

        族人的未来,母亲的血仇,背负着这两桩南辕北辙的镇命,少女已觉不堪重负,闭着眼睛,流泪喊道。

        有人凄声呼唤道:“蚕儿——!”

        却是窦罗枝,知道罗蚕娘今夜为何来此,她一夜无眠,却不想闹了贼,冲来一看,竟是被峒中旧人失间挟持了。

        罗蚕娘闭眼受死窦罗枝凄呼,让失间也一时下不了刀。四周已被团团围住,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冲身上,指望官人给条出路。

        “二郎……”

        王彦中也醒了,提着长剑出屋,担忧地看向王冲。这几人绝不能放走,而罗蚕娘吐露心迹,对母亲之仇依旧念念不忘,也让他颇为担心。即便他是正人君于,为了儿子的安危,也不得不起恶念,索性让这僰女求仁得仁吧。

        “爹,我来处置。”

        王冲读懂了父亲的心意,却不愿意接受,论私,他的确有愧于罗蚕娘,要绝此隐患,以后远离她便好。论公,罗蚕娘在这几千僰人里影响不小她要死了,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可以让这些僰人更外于其他僰人,不得不向汉人进一步靠拢。坏处却是会在这些僰人心里留下阴影,不利于他将这支僰人化为己力。而以本心而言,他更厌恶以女子换取好处这种事。

        “放开她,我让你走!”

        王冲开口,让众人大吃一惊,真要放了失间!?他差点杀了官人,绝了兴文寨的未来啊!

        是听错了吗?连失间都在怀疑。他是有死心,但也是无路可走时的绝望之念,如果能活着离开,条件只是放了失蚕,他自然乐于接受。

        王冲清晰地重复道:“放了她,我就放你,还有你的同伙离开,绝不阻拦!不过只限这一次,下一次再擒住你,就别怪我手下无情!我王冲以王家历代祖宗之名起誓!”

        嘈杂声起,僰人们这才确信,官人是来真的。荡轮谷囤已经没了,罗蚕娘再没什么地位,可官人为了保住她,竟然愿意放走要杀他的刺客。

        窦罗枝热泪盈眶,其他人也心中荡动,缩在远处角落里的罗东福更在心中大喊:“我没选错!官人这样的人,我怎么能害他呢!”

        失间冷哼道:“你以为我还是小儿,随便就能哄住我?你放我走,你的手下来杀,你也不算违誓。”

        王冲沉声下令:“大家散开!世义哥,叫兄弟们放开一条路,谁要动手,谁就是害我王冲的恶人!”

        令僰人心惊胆战的凶神面孔浮现,正是王世义,只是表情颇为不豫,不甘地一声令下,持刀端弩的铺丁们让出一条大道。

        踌躇了好一阵,失间放开罗蚕娘,恨恨地道:“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你!”

        扶着受伤的部下,失间的身影遁入夜色中,众人才长出了一口大气,此时再看王冲,眼色又比之前更热了一分。

        罗东福被找了出来,王冲对王世义道:“他肯定是被胁迫的,没有他那一嗓子,还真要出事,有功无罪。”

        王世义闷闷应了一声,白日才说人色混杂,夜里就出了事。兴文寨虽没有寨墙,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失职。罗东福不追究,不等于不追究此事,失间不抓,不等于不清理寨子,他可得好好盘查一番。

        交代了此事,王冲对一旁的李银月道:“亏得有你,看来你作贴身护卫也很合适,以后不如就……住到我屋里吧。”

        这话一半调笑一半真,再想到王彦中所说的纳妾之事,李银月暗道这两件事可以并作一件,而且如先生所说,还可以倚着他,给爹留条后路。只是早前刻意在他面前摆过架势,说过绝不低头,让他沾了身子那类话,现在出尔反尔,会不会让他看轻了自己?

        正羞怯和踌躇时,却见穿着小衣的罗蚕娘茫然立着,一股无名怒火就涌上心头。

        “蚕娘妹妹满脑子绕着母亲的仇,你还把她弄上床,要我怎么护你?我看你就找她护你吧,活到哪日算哪日!”

        李银月板着脸丢下这些话,气呼呼地走了。

        王冲无语,这是吃醋还是真的就事论事呢?

        窦罗枝抱着一件衣服凑了过来,抽泣道:“谢过官人怜爱蚕娘,还请官人给蚕娘添衣。”

        王冲皱眉,你直接去就好啊?

        “若是官人去,蚕娘的心结也会解了吧,今日是官人救了她一命,她会觉得,这是她母亲的意思。”

        窦罗枝脸上还有泪痕,可说这话时,眼中闪过的光彩让王冲一愣。这女人不简单,用心可不止在罗蚕娘身上,还把这事当作收拾人心的机会,要当着众人的面彰显自己与罗蚕娘的“不正当关系”让自己跟僰人绑得更紧。

        罢了,终归是好事,说起来这也算是“政治卖身”吧,只是公私兼备,也不必再矫情了。

        王冲暗叹一声,接过衣服,来到罗蚕娘身边,展臂裹住少女,少女投进他怀里,呜哇放声大哭。

        “母亲,我懂了,谢谢母亲……”

        少女边哭边模糊地念着,顶着众人的灼热目光燎烤,王冲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僰人们散了,手里举着的火把似乎也在心头燃着。这一夜真险,不过也真好。官人这么疼爱老峒主的女儿,跟他们这些僰人就真正亲如一家了。官人既然是僰人的女婿,自然更会为僰人的未来着想。

        “昨夜睡得太死竟然错过了如此好戏,憾甚啊!”

        “家中还有香莲玉莲,身边的李小娘子还没摆平,成都还有位舞乐超群的小红颜,却先抱得僰家女娘上床。守正,你这心,怎么看怎么都不正啊!”

        “别取笑守正了,守正命犯桃huā,这是老道长早算定的。”

        第二日,没能亲睹此事的范小石和宇文鲜于说个不停,气得王冲拍桌道:“你们怎么就不担心我真被杀了?”

        鲜于萌不屑地哼道:“你是太岁星君下凡,只会害他人横死他人怎会害得了你?”

        范小石和宇文柏连连点头,王冲暗道你们对我还真有信心,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把范小石和宇文柏急急赶走,范小石要回成都,宇文柏得去江安,再撵鲜于萌去管荔枝糖霜那一摊事,王冲全心扑在了兵备上。虽然放走了失间,罗东福却道出了他的来历,南面的轮多囤对兴文寨的威胁已迫在眉睫。

        “再动都以上的兵马,折腾出一场战事,就是打赵尚书的脸啊。”

        王冲找种骞,要他向种友直请调兵马,种骞无奈地道。

        这话很对,赵遹报上一场大捷,拓地两千里,朝廷大喜,大家都加官进爵。赵遹刚入朝,朝廷调他去熙州主持熙河路军政,他与童贯有隙不愿去,只得给了兵部尚书之衔,暂且留朝。泸南官兵再次大动,让赵遹的脸面,乃至朝廷的脸面往哪里搁?

        “也罢,找你父亲也只是防患于未然,没有兵马也无所谓。”

        王冲也没多失望,倒让种骞好奇了,没有兵马,怎么解决南面的事?

        “我乃太岁星君下凡,自能调度天兵天将……”

        王冲神神秘秘地道,种骞鄙夷地哼了一声,可见他信心十足,却又犯了嘀咕,难不成王冲会撒豆成兵?或者是会请天兵的道法?

        吹牛不上税,哄哄种骞也只是随兴而为,不过王冲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连贴身护卫都调度不了。

        “我已经让你了,我单日,你双日,还要怎么样!?”

        “你?又是动刀子又是下药的,才不放心你在屋子里!现在这院子谁能进,谁不能进,都是我说了算!”

        “小娘都说我已经是这院子的人了,不让我再跟她住。兴文寨所有人也都看到了,你不让我进院子,让我去哪里?”

        “进院子可以,不能进屋子!这间屋子!”

        “我!我是他的……那个你只是她的婢女!你凭什么管到我?”

        “那个是啥?连妾都不好意思说出来,还想作妾?他纳了你吗?有谁提过这事?先生已经提了!就算我不是妾只是婢女,书房也是我的地方!”

        王冲的寝室是套屋,外间就是书房,那一夜王冲睡在书房,才反应得那么快,用板凳拦下了失间。出了失间这事,王冲身边必须有人护卫,罗蚕娘和李银月就争起了书房的所有权。

        照着富贵人家的习惯,寝室外间本就是丫鬟婢女住着,随时伺候。王家自败落下来,就没这个传统,到现在因安全之需,才回归富贵人家的生活轨道。

        王冲在屋外听得发笑,进门调解道:“要不银月跟我住里屋,蚕娘住书房?”

        李银月火气上来,没半分羞意地嗔道:“想得美!谁跟她一屋子!”

        看来她在乎的不是跟王冲上不上床,而是会跟罗蚕娘同房。

        王冲再道:“那变变,蚕娘跟我,银月住书房?”

        僰人少女低头拧脚尖:“这、这不好吧,会吵着银月姐的。”

        李银月气得直抚胸口,王冲是没辙了,索性再打通左右两间屋子,分别安置。至于两人又为谁离得近离得远争起来,他再懒得管了。

        过了两日,三月十六,唐玮终于回来了,跟在身边的还有一百多壮于。身着汉装,却不类汉人,也不像僰人。

        “这是田承信,田武翼的长子……”

        唐玮将其中一个年轻人引见给王冲,此人十八九岁,眉目深邃,敛着一股英武之气。他向王冲深拜道:“田忠嗣见过王将仕!家父有令,此来但听王将仕调遣!”

        话说得很客套,也不是全然作伪,看来在田佑恭嘴里,自己真被说成了个神人。王冲笑着扶起他:“叫我守正就好,承信此来,可不是帮我干活的,而是与代田武翼与我携手同进,共求富贵……”

        王冲这话说得很直,田忠嗣嘴角翘起,爽朗地道:“那就却之不恭了,守正唤我纯志便好。”

        这是个人才,田佑恭也不过三十多,就有了这么出色的儿子,其志非小啊。不过也好,跟此人合作,未来可期。

        王冲颇为赞赏地看住田忠嗣,这就是他的援兵。

        田佑恭的地盘在东面思州,思州是田家之地,性质与府州折家相同,地位却无法等而论之。晏州大战,田佑恭功劳不小。去年年初小漏攻掠梅岭堡后,赵遹便征辟田佑恭领兵入泸州护卫堡寨。而后蜀兵败阵,调西军入蜀,也是屡立战功。奠定大局的轮缚大囤之战里,没有此人,就没有火猴计。

        即便领到了火猴计的功,田佑恭依旧被列为番官一脉。官阶虽从小使臣里的正九品忠训郎超迁到诸司使副里的从七品武翼郎,实职却还是思州巡检!内地差遣更别指望。这对有心入汉,一展抱负的田佑恭来说,很有些郁闷。

        王冲与其意气相投,将其视为未来的长期盟友。但田佑恭的郁结却还非王冲所能解,毕竟他还只是个小小将仕郎,连选人都说不上,在官场的地位就跟荫补官差不多。对田佑恭来说,王冲也还说不上是盟友,只能算个朋友。

        为了拉拢田佑恭,王冲便与他谈起了生意。思州就是日后贵州务川一带,田地贫瘠,山穷水恶,除了药材之外,别无特产,还因道路艰险,近于闭塞,这也是朝廷容田家世领思州,以镇黔地夷狄的原因。

        粮食、衣帛、金铁,思州什么都缺,不缺的就是擅走山路,骁勇善战的黔丁。田佑恭热心汉事,根底还是带着族人挣卖命钱。

        此时王冲手里也没什么商货,唯一的资源,便是顶着官身,负责兴文寨屯田事务,跟靖平泸南僰人峒囤之事沾点边,田忠嗣带着一百多黔丁再度来到泸南,背景正是如此。

        唐玮去思州找田佑恭说这事,田佑恭二话没说就应了,还把最信赖的长子派来,看来不仅是想挣一把,也有试探王冲还有什么能耐,是不是可以深交长倚的用心。

        王冲欣慰地道:“你们既来了,我就可以行事了。”

        田忠嗣谨慎地道:“我们人不多,事情闹得太大可担不起。”

        王冲笑道:“放心,便是你们想要大战一场,我也不会允的。”

        田忠嗣也从唐玮那得知他们此来是为南面的僰人,听到不会有大战,好奇地问:“那守正要如何作?”

        王冲道:“我们先得挂饵放线……”(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