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一百四十章 三王端蔡须细尝

第一百四十章 三王端蔡须细尝

        李银月身上真有飞刀,在兴文寨时,服侍王冲之外,她也没闲着。王冲不仅亲历了战阵,个头还蹭蹭往上长,让她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那是她心头的一道坎,拳脚不指望了,如果再没一门胜过王冲的技艺,自己真是一无是处了。

        选什么技艺来练,费了她不少时间。先是试着练弓,可她一个女儿家,臂力羸弱,开开竹弓勉强凑合,开一次王冲所用的九斗弓,她的手臂就得麻上半日。

        罗蚕娘好心教她僰人标枪,演示时,那些僰人健妇一只粗一只细的胳膊又吓着了她,不仅自己不练,罗蚕娘也被她说得放弃了。

        挨着军寨,刀剑棍棒,十八般兵器都有,却没好师傅,王世义从八难那里学的枪法槊法也不合适。王冲不耐见她成天上蹿下跳,就给她选了飞刀,还戏言说:“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找铁匠打了一堆大半个手掌长的柳叶飞刀,给她作了靶盘,当作投壶一般的游戏,再假托古书所见,将前世自己很熟悉的酒吧飞镖之技传授给了她,总算让她消停下来。

        王冲日夜忙碌,不清楚她到底是怎么练的,也不觉得真能练出什么,就只知道她时时都带着,而且地方还经常变。腰侧、背后、手臂,花样颇多,亲昵时总让他有“意外之喜”。

        今晚得好好搜搜,不能再让她带在身上……

        王冲有些走神地想着,思绪却被那酒汉的同桌拉了回来。

        “小贱婢不识抬举!连我们都头都敢打!”

        “还不过来扶我们都头!给都头赔个礼,唱个曲,都头兴许能发发仁心饶了你!”

        那酒汉连人带桌子扑地,同桌几个汉子一跳而起,高声喝骂。

        李银月原本就明亮摄人的眼瞳此时更亮了三分,手已笼回袖子,看来今天她是把飞刀裹在了手臂上。王世义则怒哼一声,作势起身。

        “放下,坐下。”

        王冲轻声开口,两人乖乖照办。

        “小秀才,你识趣,咱们兄弟不为难你!”

        “这是殴官,知道么!?大罪!”

        “让你那奴婢过来!不然今夜就要去开封府的大狱睡了!”

        见王冲这般软弱,汉子们气焰更加嚣张,其他客人纷纷摇头叹气。看这小秀才衣着打扮不是什么贵人,身边的护卫虽然雄壮,却只有一个人,自然得罪不起这帮赤佬。可惜,赤佬酒气攻心,息事宁人是不可能了。

        李银月咬着银牙,又恨又愧,低声道:“我惹的事,我自己了结!”

        王冲摇头,看也不看那帮赤佬,转头招呼道:“掌柜,劳烦你个事。”

        掌柜脸色有些发白,正不知该怎么回应,那几个军汉又叫嚷开了,“掌柜能保你的钱,保不了你的面子!”、“要报官么?我们也要报,掌柜一并办了!”、“就要你家奴婢来赔个罪,是要吃你的肉么,这么心疼?”

        叹气之声更重,却没谁出面仗义执言,这帮人不仅是军汉,还喝多了,撒起泼来,谁知道会闹到什么地步。

        李银月俏脸上写满了不甘和忧虑,还带着一丝不知为何的决绝。王冲朝她露齿一笑,掏出一卷东西,继续对掌柜道:“等下若是伤了人,不管是我们伤了,还是他们伤了,都拿着这东西去城南驿馆,跟何驿丞知会一声,说今夜回不去了。”

        掌柜松了一口长气,不迭应下,不是让他来主持公道,得罪这帮军汉,只是通个消息,这事他当然能作。

        正点着头,忽然觉得不对,脖子一下僵住,城南驿馆!?

        正等着看苦情戏的酒客们也是状况纷纷,杯子筷子停在半空,抽凉气声不断,打量王冲的目光也从浅浅扫视,变作上下巡弋,似乎要透衣而入。

        掌柜接过王冲的东西,粗粗一看,心中大定,笑道:“官人吩咐,小的记牢了,不过官人何须动气……”

        此时掌柜倒是想主持公道了,王冲却一摆手封住了他的嘴。给王世义施了个眼色,两人起身,挽起袖子,抽起板凳,就朝那帮军汉走去。

        “干什么!干什么!?”

        那帮军汉被掌柜一声官人给弄得有些懵,见两人端着板凳,大步流星地逼来,酒意顿时醒了八分,发慌地叫着。也就是地上正狼藉一片,正在嘀咕着酒话的那个都头真醉了,他们还留着三分清醒,否则就不是在这边呵斥,而是直接冲来抢人了。

        “干什么?治你们谩辱他人,非礼女眷之罪!”

        王冲嘴里说,王世义手里动,板凳高高扬起,重重落下,只是凭空一砸,呜呜风声如刀子一般,剐得军汉心口颤个不停。

        掌柜不失时机地喝道:“还不赶紧谢罪!官人没把你们拿了送官,就已是仁心大发了!”

        说话间手里扬起一个碎金花红边裱糊卷轴,有酒客嘿道:“文官的告身!真是官人!”

        军汉们瞠目,真是官人!?

        汴梁城官多,多到一面墙塌了,压着十个人,里面绝少不了一两个官人。可不稀奇不等于不尊贵,而且不是武官,是大宋最贵的文官。一帮军汉谩辱官人的侍女,与谩辱官人无异,这可是大罪。

        不清楚这少年官人到底是何来历,更不敢问,军汉们煞白着脸,跪地叩头,有机灵的还抽起了自己的耳光。

        王冲放下板凳,摇头道:“还以为你们敢作上一场呢,汴梁的军汉,竟没了一点血气。”

        有血气也不敢对着官人老爷你发啊,军汉们腹诽着,叩头却没停下,嘴里直喊恕罪。

        王冲指着李银月:“你们得罪的不是我,是她,给她赔罪去!”

        军汉们又朝李银月一通叩头加耳光,弄得李银月手足无措,连连摆手让他们快滚,得了王冲的允许,军法们拖着烂醉的都头仓皇而去。

        “看,你急什么,我是官人,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我大他们好多级……”

        事毕落座,王冲对李银月道。

        李银月嘀咕道:“听起来就像你平日说的仗势欺人的狗官,要依着我,哪管什么官大官小,直接动手教训!拳脚打不过,就用刀子,总要让他们知道,是人厉害,不是权势厉害。”

        王冲笑道:“说得好,不过,刚才你好像已经准备去给他们赔罪了……”

        李银月偏开脸,故作淡然地道:“还不是怕给你惹出更大乱子?吃点亏也认了。”

        隔着桌面,王冲握住她的手,那手挣了一挣,便乖乖由得王冲了。

        军汉退场,酒楼又回复了喧闹,尽管有不少酒客不时投来或惊奇或疑惑的目光,却没人凑上来搭讪。王冲这么年少,文官的官身多半是荫补来的,不值得留意。而这番处置,也是个活脱脱的纨绔,让不少酒客反而生出憎恶。你是官人,给你叩头告饶也就够了,怎么还要给那侍女赔罪?说好听的是放荡不羁,说得难听,就是贵贱不分。

        王冲自不在意,跟两人嗑瓜子吃果脯。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闲汉黄四郎领着人回来了,一个浑话人,两个挑夫。挑夫是送铜钱来的,那封银铤兑了三十二贯铜钱,接近两百斤重。

        给了挑夫和黄四郎赏头,再让挑夫把钱送去城南驿馆,这是备着驿卒小费等零星开销用的。此时钱引虽已行用天下,可人情往来依旧习惯用现钱,不如此就不显诚心。

        安排妥当后,浑话人也上了堂,惊堂木啪地一声敲响,引得酒客尽皆引颈相望。

        “诸位客官先谢这位官人,官人请客,杨锡嘴今日说一回便宜话,就不找诸位请赏了。”

        浑话人开篇就提王冲,一贯的赏钱,他要说三天才挣得到。

        “锡嘴我今日要说的是……三王端蔡!有人问了,三王是谁?端的是什么菜?岔了岔了,是叔度之蔡的蔡,不是‘古禹十年水,汤七年旱,而天下无菜色者’的菜。当今天子圣明,皇宋虽水旱不断,却是天下太平……”

        先来了一段颂扬官家的套话,惹得李银月的手握放不定,王冲能肯定,若是在兴文寨,这浑话人定要挨少女的呵斥。她哪听过这么啰嗦,这么虚伪的场面话。

        “要说这三王端蔡,已是前几月的事,朝堂不宁,官家揪心,汴梁风云变,天地降雷音……”

        又是一通渲染,把这事说得似乎比换了官家还大,没听过的酒客顿时被吸引住。

        “话归正题,这三王是哪三王呢?王贤丞、王美丞,还有王孝郎!”

        王冲也聚精会神地听着,这个段子自是外面人加工,肯定离事情有不少距离,但所谓空穴来风,由这段子,他想了解的背景也能听出一二。

        果然跟他有关,三王说的三个人,王贤丞是指尚书左丞王黼,因为总是给苛法挑刺,敢于直面权贵,被民人称为王贤丞。这倒让王冲讶异,王黼竟然还有这般好名声。

        王美丞则是王安中王履道,这个美字说的不是仪容,论仪容,王黼倒真当得了这个“美”字,这个用在王安中身上,说的是文笔之美。

        说到王安中,浑话人又来了个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转而说起王安中。

        王安中初时仕途不顺,在大名府监仓任满后,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此时官家赐给梁师成的宅邸刚刚落成,华丽异常,天下难见。梁师成开放宅邸,容士庶观览。王安中便扮作道士,把笔墨装在篮子里,提着篮子进了梁府,在大堂墙壁上写下一篇赋文,留名“初寮道人”。

        管事见赋文词翰书绝,还以为这道人是神仙,急忙通报梁师成,梁师成见之大喜,令人查访到了王安中,再找来他的文章,越读越赞赏,便举荐给了官家。王安中由此青云直上,仅仅几年功夫,就升到了御史中丞。

        王冲对王安中不熟悉,还以为跟王安石有关系,听了这段小插曲,觉得味道很怪。怎么说呢,不仅此时王黼还被称为贤丞,就连梁师成,民间似乎也还没太大恶感,在士林中也只是毁誉参半。

        毁的一面自然是梁师成在大观三年登进士甲科,阉人中了进士,这对天下士人来说,是重重一记耳光。不少士人不愿再出仕,不仅是因学校取士,新法大行,也跟此事坏了大宋取士正道有关。王彦中对王冲要入太学考进士这事有些不以为然,原因也在这里。

        阉宦竟然也能考科举,而且还能得进士,这是在皇宋百年取士之道的老汤里洒了一泡骚尿,想想就恶心。至于梁师成是不是真有进士之才,这事反而并不重要。

        背着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士宦官的名头,士林不敌视他才怪。再加上官家委其监修明堂,以节度使酬其功,这两年又开始建万岁山,这等标准的佞阉,自然让士林深恶痛绝。

        可梁师成终究不是坏得一无是处,他以苏东坡遗腹子自居,顶着官家和蔡太师为首的新党,护住苏东坡文墨著述,善待苏氏亲族,这一点颇让旧党,尤其是蜀党一脉称许。再加之他好文爱才,着意笼络有才之士,也为他扳回了不少印象分,王安中正是受惠者中的一个。

        “锡嘴说个小道消息,客官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莫放在嘴里……”

        接着浑话人神神秘秘又搬来一段八卦,王安中为什么被梁师成看中呢?不止是这篇赋文。王安中少年事曾经就学于苏东坡门下,学得了苏东坡书法真髓。后来因为朝廷禁旧党学术,他便改了风格,但由此事可以看出,梁师成扶持王安中,也有视其为苏东坡弟子的关系。

        “现在该说说王孝郎了,这个王孝郎啊,唉,了不得!这两年来,他四惊朝廷!”

        李银月吐出口长气,眼里波光荡漾,总算说到正题了!

        “王孝郎王冲,元符三年生,蜀中华阳县人。第一惊是在政和四年,那一年,他父亲被王相公家恶仆所害,他为了救父亲,火箭射匾,孝名广传蜀中。诸位客官要问,王相公是谁?便是神宗皇帝时的歧国公!歧国公府自承有过,处置了恶仆,救出了王冲之父,那一年,他才十五岁。”

        只是两年前的事,听他人说起,王冲已有了回首相忘的陌生感。孝?不过是为求存而已。

        “第二惊,是王孝郎的才智!王孝郎既有孝,便有义。他惹得蜀中小人生恨,小人不好直接对付他,便构想他的县学同窗。为了救同窗,也为了揭破小人面目,他与同窗急就一本算经献给了朝廷。朝廷便知道了他们是在研究学问,并不是作坏事。而后小人告他们的状,却有此事在前,构陷不成……”

        第三惊就是王彦中杀人,王冲随父从军,第四惊则是说降蛮夷,抚平千里。

        “客官听好了,这王冲王孝郎还是苏黄的亲戚,他是黄涪翁的甥侄,苏东坡的外门子侄!”

        安静的酒楼里发出恍然了悟的哦啊声,有酒客感慨道:“怪不得梁大貂铛要帮他说话,这关系比王履道还要近。”

        李银月低声道:“官人你跟那个梁师成还真有些缘分,他字守道,你字守正……”

        王冲一个暴栗弹在她额头上:“别咒我!我才不想跟阉人有什么关系!”

        李银月捂额噘嘴,正要说什么,浑话人又道:“三王便是如此,这三王,又是怎么端蔡的?”

        不仅李银月,王冲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

        浑话人杨锡嘴卖起了大关子:“这就要从中元节后的,皇城崇政殿里那一夜说起,那一夜,蔡大衙内跪地哭诉,求官家留下蔡太师……”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