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鼎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祸福自取非天意

第一百四十一章 祸福自取非天意

        自打知道王黼在朝中挺自己,王冲便明白,这事水很深。听了这一段浑话,才知这趟浑水深得远超预料。

        就因王冲年纪太轻,蔡京一党反对他任一路安抚司要职,这让王黼有了危机感,认为蔡京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要以同样的理由,阻他染指相位。

        就在七月,王黼与蔡京翻了脸,有梁师成作靠山,还有赵佶的宠信,他悍然发动攻击。御史台虽是蔡京地盘,当家的御史中丞却是他的亲信王安中。王安中说动了几个御史,上书弹劾蔡京。所言之事关系甚大,让赵佶动了再度罢相的念头。

        尚幸蔡攸与赵佶关系也近,可以直入禁中。中元节后,趁着赵佶大宴群臣,喜气正浓时,蔡攸寻机面君,泣血求情。靠着这张人情牌,蔡京才保住了相位。

        “正所谓……三王端蔡险罢相,贤孝君子动朝堂!”

        浑话人惊堂木一拍,以打油诗作了总结,酒楼里巴掌声响成一片,还有人大叹可惜可惜,还是没能扳倒蔡太师,惹得掌柜赶紧去打招呼。

        浑话人只是将传闻编作浑话,并没评论谁是谁非,自没什么顾忌。何况汴梁世风大异古时,人人都是政论家,绝少忌讳,什么话都敢说。宫闱密事都能大街小巷广传,品评朝中大臣更是肆无忌惮,汴梁城里就见不到一块“勿谈国事”的牌子。

        不过蔡太师终究是几起几落的风云人物,积威颇深,生意人胆小,不想招来麻烦,敲着边鼓地劝酒客,酒客不听也没办法。

        “二郎现在想躲也不成了,大家已把你跟王黼连在一起。”

        王世义有些忧心地嘀咕道,尽管王冲没有明说,但他看得出来,王冲对这事很抵触。

        “是啊,有些头痛……”

        王冲暗叹,自己还成了王黼与蔡京之争的导火索。王黼请动御笔,要自己去吏部差注,缘由也明朗了。就是要自己光天化日晒于朝堂之下,让大家看看,他王黼想挺谁,蔡太师反对也没用!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证明王黼已有与蔡太师分庭抗礼的力量,推着还在观望不前的臣僚倒向王黼。

        浑话人完工,收下赏钱,一脸灿烂笑容地附赠了句吉利话:“小官人与王孝郎年纪一般大,也是一般的出息,十年后定能与王孝郎同殿为臣,执掌大政!”

        他乐滋滋地挎着钱正要走,又拍拍自己额头,返身作揖问:“还未请教小官人尊姓?老儿好说与家中老妻,让她诵经时顺带祝祷小官人事事如意,前程似锦!”

        王冲淡淡道:“免贵,姓王。”

        浑话人呵呵笑道:“原来是王官人……”

        话出了口,笑容才僵住,换作疑惑的语气:“王官人?”

        王冲摆手:“那个王冲,我不认识。”

        说的时候还朝掌柜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多嘴。掌柜正在擦汗,被他一看,惶恐地连连点头。他亲眼看过王冲的告身,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王冲的姓名、籍贯和本官阶位,不正是三王端蔡里的王孝郎?

        浑话人松了口气,拱手告退。王世义低头喝酒,李银月却是一脸不屑:“说起谎来眼都不眨一下!”

        王冲悠悠道:“那个深得王贤丞赏识,也敬王贤丞之贤的王冲,我不认识。”

        王冲在浑话里被说成是王黼的忘年之交,两人交情匪浅,都是胸怀浩然之气的君子,让他这个正牌倒足了胃口。

        这个三千脚店也不是品味汴梁风情的好地方,搞明白了三王端蔡的意思,摸出这滩浑水的深浅,没必要再待下去,回驿馆时,街上更夫刚敲响二更(晚九点)。

        驿馆门口风灯游动,照得明晃晃的,依旧是迎来送往,热闹异常,满眼都是青绿公服,偶尔飘出一袭绯红,立时被众星拱月般围住。

        王冲没穿公服,否则在酒楼时那些军汉绝没胆量招惹他,夹在进出驿馆的人群里毫不起眼。进了大门,正要回房休息,却被何驿丞拉住。

        “机宜,有不少人来拜会,是不是见见?”

        笑容下的油滑都没刻意遮掩,显然是把王冲当作没见过大世面的憨头贵人摆布,这些人怎么知道王冲来了?自然是他放出的风。

        王冲伸手道:“名帖呢?”

        何驿丞笑容一滞,被王冲再瞪了一眼,才有些灿灿地递来。王冲若是点头,见谁不见谁,都是他说了算,自有他的好处,却恶了王冲的名声。可在历过实务,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门道的王冲面前,这如意算盘却拨不转。。

        “世义哥,到门外把这些名帖都散回去,说我有事在身,不能招待。”

        王冲也没细看这些名帖,一股脑塞给王世义。现在身边没什么人,只能借王世义作侍从。至于这些要见他的人,都是奔着王黼来的,他可给不了这些人想要的东西。

        王世义点头而去,王冲道:“若是再有访客,劳烦驿丞谢辞。”

        何驿丞脸色有些发僵,却还是笑着应下了,不愧是王中丞的人,架子真大。

        回房后,王冲继续掌灯伏案,他敢进京来趟这滩浑水,自要作足准备。

        正挥笔急就时,何驿丞又来了。

        “来了一个军汉,说是来请罪的,机宜你看……”

        军汉?

        王冲让王世义领人进来,一进客厅,那汉子就跪倒在地,口称得罪,身上还飘着酒气,竟是之前三千脚店里那个醉都头。

        “小人冲撞了机宜的家人,着实该死!”

        王冲苦笑,准是那帮军汉回过了神,去找掌柜掏他的底细,却没想就是这段时间的热门人物,王黼赏识的红人,连蔡太师都压不住。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生怕被追索到底,赶紧上门来赔罪了。

        “确实还欠你认罪……不是对我。”

        王冲发话,这都头也听同伴说过,朝已换回女装的李银月磕头。

        “你叫什么名字,在何处供职?”

        王冲本想等他叩了头,消了忧心,此事便了。再一想,这都头是本地人,正好问问汴梁的事,浑话只是戏说,要知实情,也少不得参照坊间传言。

        听王冲追问,这都头暗自叫苦,真要穷治到底?可他又不敢不言,但凡是汴梁人,总能扯上一两个官人,但跟这位官人相比,他能劳动的官人就真上不了台面。

        都头哀声道:“小人姓吴名近,步军侍卫司广武军下军第二军第四指挥副都头,今日是为相公出城扫道,累了一日,晚时喝酒喝迷了心,不合罪了机宜。”

        王冲有些讶异:“广武军……是老军吧,怎么干起厢军的活了?”

        汴梁禁军有上中下三等军类,上军也就是捧日、天武、龙卫、神卫这上四军,其他禁军分为中军和下军。每一军又分出左右厢、上下或上中下,以及左右等军,之下再分几军,每一军又辖若干指挥。

        真宗朝时,汴梁禁军便有马军一百二十指挥,步军三百指挥。马军每指挥四百人,步军每指挥五百人,实际都不足额,步军每指挥实额一般也就三百来人,按这个数字算,当时汴梁有禁军十二三万。除了二十一个指挥的马军驻扎在开封府的属县和外州,其他禁军都驻扎在城中或城门外。如果算上厢军,汴梁军汉就有近二十万,再算上家眷,几乎能占汴梁人口的一半。

        不过那已是旧时之事,从神宗朝开始,禁军厢军不断汰撤,汴梁也不例外。到这一朝时,驻汴梁的禁军总额已不足十万。

        在汴梁禁军中,广武军是太祖所设的老番号,列为中军,尚算精锐。可听这个吴近说,他们竟然干起了扫道的活计,衰败得太过了。

        这些事王冲也是听江崇说过,本就对军事感兴趣,与军队相关的事务都记在了心上。

        吴近叹道:“机宜说得是,别说广武军,雄武、归圣这些中军里的上军,都干起了厢军的活。太尉说了,天下太平,京城哪要这么多禁军,厢军不足用的地方,就近用禁军。”

        王冲哦了一声:“太尉……现在三衙是高太尉坐镇吧。”

        吴近一呆,恨不得扇自己嘴,这嘴真能惹祸,刚得罪了这位新贵,又说起高太尉的坏话。

        见吴近僵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王冲也打消了跟他再聊聊的心思,转开话题,和声道:“既已叩头赔罪,本官也不为己甚,此事已了,以后切记喝酒适度。喝多了,招事还在其次,伤了身的话,可不像现在,还有补救的余地。本官在泸州时,西军中的马觉马都监立下殊功,正当大用,却在庆功宴上喝坏了身子,被调去任了闲差,这辈子的功业也就到了头……”

        王冲细细叮嘱着,这也是他在兴文寨当官的习惯,遇事不嫌烦,还能毫无拘束地说起他诡计得逞之事,吴近固然是被这淳淳训诫安抚住,李银月和王世义却揉肚子偷笑。

        被王冲这矜持中带着亲切的气度鼓励,吴近不近没了惧心,还生起企盼,谢过王冲的训诫后,再鼓起胆子道:“恕小人再多嘴,机宜初来京城,像是还没熟悉地头的人伺候,若要走动,可不方便,小人儿子吴匡不才,也就熟悉汴梁人情风貌,机宜若不嫌弃,由机宜随意使唤。”

        不愧是京城人,清醒时脑子还挺好用的,见他招浑话人听汴梁事,就知道他身边没熟悉汴梁的使唤人。更会顺风往上爬,要把儿子塞给他作临时仆从,王冲正要拒绝,吴近又道:“小人那儿子地头熟悉,规矩都懂……”

        王冲本没有拜会权贵的打算,自不介意什么规矩,可他正需要向导,而且还是私事,不好随便在外面找人。何况王世义与他情同兄弟,用作护卫还行,当下人用非相处之道。听到这话,便转了念头:“吴都头倒是有心了,既如此,就让你儿子明日一早来一趟,先见见。”

        王冲没把话说死,却已给了机会,吴近大喜,暗道这一通响头可没有白磕,正准备加些添头,重重再叩几个,王冲却摆手止住,肃容道:“方才受你叩头,是你本有大过,现在再叩头,哪有男儿样?你儿子若也是这幅作派,明日就不要来了。”

        吴近本飘飘然的心思又沉了下来,惶恐地道:“机宜骂得是,小人确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小人儿子还没沾染小人烂气,机宜明日一看便知。”

        王冲点点头,没再说话,吴近知趣地告退。

        待吴近走后,李银月噘嘴道:“老子这般德性,儿子能好到哪里去?”

        这个吴近的确有些市侩,如果是他,王冲定不愿用,他笑道:“老子英雄儿狗熊,总有不同。”

        少女学着他切了一声:“你跟王先生不就一个样?”

        “我和我爹哪里一样了?我爹道貌岸然,我可没他那股……正气。”

        “等你到了王先生那岁数,不就一样了?”

        “银月,你是说,我爹是伪君子?”

        “分明是你说的,道貌岸然这话不就用在伪君子身上!?”

        两人正在调笑,何驿丞又来了,竟然也是推荐下人的,“机宜要在外奔走,少了人可不行,小的所荐之人不仅熟悉官宅,还精规矩。”

        被王冲婉拒,何驿丞脸上浮起刻意的讶异:“机宜不去左丞府上么?”

        王冲摇头道:“本官来京城,只是奉旨去吏部注差。”

        何驿丞抽了口凉气,强自笑道:“不去拜会左丞,是不是不太妥当?”

        真没见过这么楞的官人,不知道自己的差遣是被王左丞保住的?何驿丞自认还是好心提醒。

        王冲却呵呵一笑:“左丞既是贤人君子,自然以公为先,本官若当左丞是因私而护,岂不是坏了左丞的心意,污了左丞的贤名?”

        何驿丞两眼发直,君子!?便是君子,也讲人情啊,就算是在往朝,君子横行时,受谁遮护,受谁举荐,那都要去回谢的,拜会只是开始而已。你这小子,竟然连门都不登,真没见过这么直楞的!

        “左丞这趟怕是打雁瞎了眼……这个王冲,我看要因福得祸!”

        何驿丞摇头离去,腹诽之余,还想着明日找个由头,给这傻小子换了普通房间。好几个绯衣官人都没住上这等套间,就为了间接巴结到王黼,才这么用心,没想到,嗨!

        房间里,李银月有些忧心:“真不去拜会那个王左丞?他帮你说话,总是个人情,怎么也得回回吧?”

        王冲笑道:“当然要谢,不过只是回个礼,也没什么用处,要谢就谢个大的!”

        谢个大的?

        少女明亮眼瞳随着王冲的手指落在书桌上,纸上墨迹未干,密密麻麻写着蝇头小楷。字迹虽密,却因王冲那还算不错的书法,并不显杂乱刺目,反而显得厚重沉醇。

        不以人情,而用事功,王冲早就定下了与王黼相交的原则,他所写的东西,就是这份事功。

        深夜,汴梁城街巷深处,一座破落小院里,吴近正在数落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绝不能失了分寸,在心里也不成!王机宜年岁与你差不多,心却比你爹还深,不然怎么能作到这等地步?你就得当大你一辈的官人伺候!”

        他这话已翻来覆去念叨了好几遍,少年终于不耐地道:“爹,你心头那点深浅,还拿来跟王孝郎比,不怕被人笑话?”

        吴近变色,卷起袖子要打,少年遮脸道:“别打脸!坏了脸,王机宜会生嫌的!”

        一个妇人凑过来,狠狠一指头戳在吴近头上:“儿子说得真没错,你这心口比油星子还蹦!还教训儿子,你哪点比儿子伶俐?”

        吴近灿灿收手,少年嘻嘻笑道:“我去看看小妹睡着么。”

        少年溜走,妇人白了一眼丈夫,又忧心地道:“大郎也是个跳脱的性子,去伺候官人,能有出息吗?”

        吴近叹道:“那个王机宜就是三王端蔡里的王孝郎,人虽然严厉,却是个正人,还被王左丞看重,能巴结上他,总比我这个废物老子有出息。”

        妇人挽上他的胳膊,眼里荡着情意,话中更有怜惜:“别作践自己,你只是生不逢时,一身本事,没人赏识罢了。”

        吴近握住妇人的手:“这么多年,苦了娘子,芍子都三岁了,还没给娘子置过整齐行头。”

        妇人偎入丈夫怀中,柔声道:“别说这些,嫁了你,也没吃什么苦。富贵总是险里求,不比安宁日子好。”

        吴近笑道:“富贵终究是富贵啊,我挣不来了,便让儿女去挣。日后儿子当相公,女儿当皇后,咱们爹娘,坐享其成!”

        妇人轻捶丈夫的胸口,嗔道:“就知道瞎想!”

        吴近眼里闪着光点,感叹道:“谁知道会不会成真呢……”

        今晚得罪了官人,本以为要遭祸,却不想转祸为福,老天爷的安排,谁能知道?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224/5577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