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成为抵抗军 > 第二十九章:杀必死

第二十九章:杀必死

        (说好的今日第二章)

        虽然对于参观舰队非常感兴趣,不过刘建明还是决定先将通行证塞进口袋里,回去再好好考虑一下。。

        能够进入海军学院自然符合刘建明的心意,但整件事情仔细思考起来也疑点颇多。即便那个自称香川的女人真的拥有她所说的身份,那也不代表她就不会骗自己。首先摩耶会向自己的上司提起自己这件事本身就值得存疑,而香川竟然就因为摩耶的几句话就对自己产生兴趣更是非常怪异。如果往坏处思考,说不定是香川的密探发现摩耶和其他人关系密切,所以故意引君入瓮。

        而且更不用说那人有可能是骗子,提督服的构造实际上并不复杂,摩耶的所谓评价也可能只是那人胡编,毕竟摩耶之前就是海军的成员,她在普通班里跟刘建明关系不错这件事也并非什么秘密,也许那个人行为的目的是想从刘建明那里来获取有关摩耶的情报,甚至只是单纯的想看他出丑。虽然刘建明并不认为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他还是无法轻易否定这种可能性。

        想到这里,刘建明决定还是先跟周围的人商量一下比较好。回到家后,刘建明跟父母仔细说了一下他在书店旁的遭遇。

        父亲是这么说的:

        “去,快去啊!美女邀请你,不去还是男人么!”

        母亲则表示担忧:

        “真的不要紧吗,你还是好好调查下比较好噢,别被外面的坏女人给骗了。”

        刘建明满脸黑线的听完了父母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们关注的点有些不大对劲呢。”

        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刘建明拿出一台硕大的磁带录音机开始播放语言学习磁带,一边播放一边对照着看与磁带一起的小册子,用来将声音和文字相对应。45分钟后,磁带a面播放完毕,刘建明也正好对应着看完了一般小册子。本来就想直接倒带回去看看实际效果,但考虑到之后还是要听b面的,因此决定直接听b面,把整本小册子看完。又过去45分钟后,磁带总算播放完毕了。这一次刘建明重新播放a面,并闭上眼睛不去看小册子。在磁带播放的时候,刘建明的视野中就出现了同步的翻译字幕,就跟刘建明所预期的那样。

        考虑到自己目前的状况,刘建明决定优先把手头上的升阳语的磁带播放完。母亲叫刘建明去吃饭,刘建明也没有去,母亲只能把饭端到刘建明的房间里让他自己边听边吃。一直听到下午三点,刘建明才终于感觉有些疲乏,伸了个懒腰。

        介于磁带播放时出现的字幕基本等同于小册子上翻译内容的照搬,刘建明决定到室外去找找真人间的对话,检查自己操作系统内的翻译系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否起作用。刘建明想了一下,去了附近的一处商城,并四处寻找升阳语对话的声音。没过一会,他就听到了升阳语的交流。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刘建明的眼前也同步出现字幕。

        “……照片全都是来自于本市最大的那所高中,还是原来的价格,你想买么。”

        “这么多的话价格贵了点啊,我也是老客户了,稍微给点折扣如何。”

        “行,你要全买的话都给你8折。”

        “成交了。”

        “女子高生最高!”

        “女子高生最高!”

        虽然感觉刚才那段对话已经需要报警了,但刘建明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因此选择他直接无视。既然都已经来了,刘建明也不打算这么快就回去,在买了一杯冷饮后,刘建明就找了一处长椅坐下,靠在靠背上抬头望天。

        感受着照在脸上有点刺眼的阳光,刘建明眯上了眼睛。就在刘建明想着要不要就这么睡一觉的时候,眼前的阳光突然被奇怪的物体遮蔽了。刘建明身体并没有动,而是充满疑惑的观察眼前的物体。因为阳光被遮蔽了,刘建明并不能看清楚物体到底是什么。就在这时,物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张金发碧眼的人脸。

        “呵呵呵,这不是摩耶的朋友吗,你好。”

        刘建明猛的惊起身,结果脑袋正好撞在那个遮蔽了阳光的物体上,使刘建明感受到了一种柔软的触感。他低下头再一次试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回头一看,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人正在笑呵呵的看着他。

        “哎呀,吓到你了吗,还真是对不起啊,呵呵呵。”

        刘建明眼前的人,正是摩耶的同级舰,爱宕。刚才刘建明的脑袋似乎就撞到她的胸上。刘建明很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但他还是装作一副不是太认识的人去跟她打招呼。

        “记得你是上次跟摩耶一起去买东西的,记得是叫…爱宕对吧?”

        “你能记住我的名字真是太好了。”爱宕对刘建明展现出活泼且美丽的笑容,坐在了长椅的一端,伸手示意刘建明坐在另一端,“既然正好碰到了,可以跟你稍微聊一会么?”

        “聊倒是可以,”刘建明坐在爱宕的不远处,“不过跟我能聊什么?”

        “主要还是想知道您跟摩耶是怎么接触的。”爱宕把一只手指放在嘴唇上敲击,刘建明看得感觉有点心跳加速,“毕竟这段时间摩耶总是提起你啊,说实话我对你可是非常好奇的。”

        “说实话我真没觉得有什么。”刘建明耸耸肩,“而且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上午还听到有人对我说类似的版本。”

        “类似的?”爱宕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下,“印象里摩耶这段时间并不会和太多人接触,基本也就和几个同型,哦不,几个姐妹说过,再加上她的一些长辈什么的,难道说你之前碰到的人是鸟海?”

        “不是她,鸟海的话我前段时间见过了,她也转到我那个班去了。”刘建明摆摆手,“虽然本来想直接跟你说,不过既然你想猜的话那就玩个小游戏吧,你能猜到我之前见到的人是谁么?”

        “你还真是坏心眼啊,呵呵。”爱宕微笑了一下,然后开始猜测了起来。

        “嗯……难道是高雄?黑色短发,和我身材差不多的人。”

        “我倒是很想见识下和你身材差不多的人,然而并不是。”

        “那难道是榛名?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行为举止都非常优雅的人。”

        “的确是黑色长发啦,然而优雅?并不觉得。”

        “黑色长发还不优雅…难道是阿贺野?她经常只有一只脚上穿长袜。”

        “不不不,我在现实中还没见过有穿着如此怪异的人。”

        “这样一归类……莫非是筑磨?她的特点是下身真空。”

        “我才不会关注那里啊!!!”刘建明大吼一声,气喘吁吁的举起双手,对爱宕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虽然你说的那些人我都不知道是谁,不过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把猜测的范围搞错了,你从别的范围猜一下试试。”

        “别的范围……真的猜不出来啊。”爱宕敲了下自己的脑袋,“对不起,我真的不大聪明,看来我输了呢。”

        看到爱宕那副可爱的样子,刘建明突然有点想调戏她一下。

        “那么,输家答应赢家做一件事如何。”刘建明闭上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看着爱宕,“不会是什么特别过分的要求,单纯就是调剂一下,毕竟挺无聊的。”

        “好哇。”爱宕立刻就答应了,“需要我做什么吗?”

        “嗯…让我思考下。”刘建明没想到爱宕答应的这么迅速,顿时感觉有些被动。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那就这个吧。“刘建明从盒子中掏出一根细条形的饼干,“我老家管这个叫pocky_game,虽然按理说是需要个叫pocky的零食,不过这里并没有,我就用这个替代了。”

        边说,刘建明边将饼干的一端叼在口里。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两个人分别从两边开吃,谁先受不了分开了谁就输,你看如何?”

        刘建明预想着爱宕会找理由与推辞或者是害羞,无论哪一种都会让刘建明感觉非常有趣。然而令刘建明没有想到的是,爱宕在听完游戏规则后,一言不发的直接咬上了饼干的另一端,向前吃了起来,刘建明见状也不由的开始吃饼干。

        刘建明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爱宕那张美丽的脸蛋近在咫尺,刘建明能闻到她身上若有如无的香味,少女的嘴唇在刘建明的眼前显得充满了诱惑。爱宕依然毫不在意的向前吃下饼干,二人的嘴唇越来越近了,可以说只要刘建明稍微让脸向前一点点,就能亲吻到少女的嘴唇。

        刘建明虽然之前和摩耶有点比较近的接触,那是因为二人都已十分信任对方,可以说并没有产生过于强烈的异性意识。而爱宕却是一位有着非常强的女性魅力的人,刘建明不敢保证要是二人再这么接近,他会不会做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事情。于是就在二人的嘴唇即将接触到的那一刻,刘建明以最快的速度咬断饼干,向后退去。

        “你赢了。”刘建明瘫软在长椅的靠背上气喘吁吁。“是我输了,总感觉刚才要是再继续下去会发生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啊。”

        “呵呵,想和我比赛你还嫩了一些呢,小弟弟。”爱宕抿嘴笑了起来。“那么,接下来可以轮到我提要求了吗。”

        “呃……随便吧。”刘建明感觉有些意外,爱宕会跟自己提什么要求?想不出来。

        刘建明等待着爱宕提出自己的要求,之间爱宕用右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拍了几下。刘建明疑惑的歪过头。爱宕见刘建明没反应,用力在自己的腿上拍击。最后见刘建明完全一动也不动,爱宕只能放弃提示他,而是直接用双手抓住刘建明的腰,用一股大力直接将刘建明搬到自己的大腿上方,让刘建明坐了上去。

        刘建明顿时想从爱宕身上下来,可爱宕却伸手环抱住刘建明的肚子,让刘建明无法挣脱。

        “呵呵呵,之前想看我的窘样?那么就让我也来看看你的窘样吧。”

        爱宕的手臂如同固定住了一般死死的抱住了刘建明,感受着沾染在身上的丝丝香气,以及背后所传来的被挤压的柔软的触感,刘建明差点喷出鼻血。在挣扎了几分钟后,刘建明放弃了抵抗,乖乖的坐在爱宕的身上,体会着女孩子的柔软触感。二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十分钟后,刘建明才终于回过神来,他望向四周,发现周围的人已经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而且那些人中似乎还有他的同班同学。他赶紧用手肘顶了顶身后的爱宕,发现爱宕也是一副刚刚才回过神的样子。爱宕看见了周围的围观群众,赶忙将刘建明放到了长椅的另一边。

        二人就这样坐在长椅的两端低头不语,双方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会,爱宕先开口了。

        “对不起,刚才好像玩过分了一点。”

        “不是你的错,爱宕小姐,本来我就不应该跟一个女孩子玩什么奇怪的游戏,抱歉。”

        二人窘迫的面对着对方,最终相视一笑。

        “谢谢你,爱宕小姐。”刘建明坐在长椅上伸了下懒腰,“其实今天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件事情,刚才也是为了散心才出来活动的。不得不说跟你这么一闹,我感觉心情舒畅多了。”

        “能帮助到你真是太好了,刘……建明先生。”

        “喂,难道你之前一直都没想起我的名字吗。”刘建明笑着摇摇头,“真是败给你了。”

        刘建明拿起之前一直放在一旁的冷饮喝了两口,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赶紧向爱宕询问。

        “爱宕小姐,正好我之前就想问你的,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记得是…香川雅子的人?”

        正在一旁看着刘建明的爱宕突然一下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双手抓住刘建明的肩膀,脸伸上去以急切的语气询问刘建明:

        “你刚才说的确实是香川?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能描述下你见到的这个叫香川的人的外貌特征么?”

        刘建明虽然十分惊讶为什么爱宕会一下子如此急切,但还是将之前碰到香川的事情跟爱宕说了一遍。爱宕听完之后,低下头叹了口气。

        “不愧是那个人啊,上面的大人物都为她而头疼。你碰到的人的确就是我们那里的最高指挥官,香川小姐。不过既然她都跟你说上话了,那么摩耶的真实身份你也该知道了吧。”

        “我只知道是海军相关人员。”刘建明耸肩,编起了瞎话。“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话说既然你对她了解的这么清楚的话,莫非你也是…?”

        “看来暴露了呢。”爱宕起身,抓住自己的裙摆,对着刘建明行了一个礼。“我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的名字叫爱宕,隶属于帝国海军。至于具体职位嘛……等你有相应的资格了再告诉你吧。”

        “说到资格,那正好。”刘建明被爱宕这一提醒,猛然想到了之前从香川那里拿到的那张卡片,将卡片从口袋中拿出来,递给爱宕看,“话说这到底是个啥?香川不由分说就把这个塞给我了,还叫我有空的话去一次海军学院,这到底是什么啊?”

        爱宕仔细看了下卡片,脸上变成了惊讶,又一下子变成了苦笑。定了定神,她将卡片返还给刘建明。

        “恭喜你了,刘建明先生。”

        “恭喜?”刘建明歪过头,感到莫名其妙。

        “香川指挥官很少会发放这张卡。当她发放这张卡给某个人的时候,这意味着她看中了这个人的某些特质,想把他吸纳进海军学员内部。”爱宕说到这里,调皮地对刘建明眨了一下眼睛,“这说明你以后可以经常与摩耶和我见面了,刘建明先生。啊,不对,我想我大概得称呼你为刘建明同学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612/5714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