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成为抵抗军 > 第五十八章:裸奔

第五十八章:裸奔

        如果要简单的说明刘建明此时的状态,那么,他正在裸奔。

        当然,裸奔这个词实际上不大准确,因为他并没有真的在奔跑,只是单纯的裸体而已。但是刘建明并不知道如何用一个词来形容“一个人赤身裸体的在室外行走”这种行为。因此他也只能认定,自己正处于裸奔之中。

        当然,刘建明并非什么露出癖患者,他之所以要什么都不穿在室外运动,是因为他没有衣服可穿,梁成在将停止呼吸的刘建明“尸体”抛进垃圾道的时候并没有好心的将他的衣服也顺道丢进来,因此当刘建明醒来之后,他只能光着身子站在大地上。

        不过另刘建明感到幸运的是,现在时间已经是夜晚,天已经黑了,再加上这里又是荒郊野外的废弃工厂中,周边好几里都几乎见不到一处路灯,所以刘建明不必担心自己的样子暴露在光线之下。

        不过这里也并不是没有一点人影,刘建明能看见距离自己大概两百米外的一栋三层小楼中,窗口正散发出光亮,很明显室内此时正点着灯。而在室外也能见到一些手电筒的灯光,刘建明猜测那应该是夜间巡逻的人员。而根据刚刚才从垃圾道里调出来的那具尸体,刘建明猜测自己边上这栋楼的顶楼也一定还有人。

        刘建明躲藏屋檐之下,避免天上的蒙蒙细雨降到自己身上,他紧贴在一处墙角,微微探过头观察周围的情况,看到附近似乎并没有人,刘建明松了一口气。

        【铁蛋,】刘建明在大脑中呼唤着一直关注自己的圆球机器人,【你再跟我重新说一下,我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也许您大概不会相信,但我必须得告诉您,您的身体状况并不算太糟糕。】铁蛋即刻对刘建明的呼唤做出了回答,【虽然我并不明白您到底遭受到了什么样的状况,但根据您体内的纳米机器人的检测结果,您身体上所有的伤害都只位于皮肤,您的内脏和肌肉几乎没有受到损害,也就是说您的运动能力实际上并没有和一般状况差太多。】

        【你确定?】刘建明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由于遭受到了梁成几乎千刀万剐一样的伤害,刘建明现在身上没有一处不是疤痕,整个身体上几乎都坑坑洼洼的。刘建明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就像是摸到了做工粗糙的砂纸。【就这全身的伤口,你确定没什么大问题?】

        【能结痂已经是最棒的结果了,管理员先生。如果按照普通人类的恢复速度,在您身体上的伤口结痂之前您恐怕就会因为体液流失过多而死,您体内的纳米机器人对你做出了几乎可以说起死回生的贡献。】

        【必须得好好感谢它们。】虽然铁蛋并不在面前,刘建明还是点了点头。【似乎之前在被人割的时候,痛觉抑制也是由它们完成的,还有像之后的装死也是。】

        【这些您必须感谢我。】铁蛋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抱怨,【你以为数据库中有现成的“痛觉神经抑制程序”和“死亡状态模拟”程序吗,这一切都是我在手控操作啊!你体内的痛觉神经分布,全部的信号抑制,以及肌肉的控制,等等等等,全都是我一个人亲自操作的,要不是您那时候求我我早就不做了!】

        【抱歉了,铁蛋。】刘建明赶紧制止住了铁蛋的抱怨,【你以后有什么要求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我只是觉得您完全没必要受这个苦。】铁蛋叹了口气,【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完全可以操控纳米机器人去攻击您的心脏或者大脑,我可以让您在毫无痛楚的情况下快速死亡。现在您不但遭受了这种非人的痛苦,还花费了6个小时用于皮肤伤口的最基本恢复。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受这种罪。】

        【为了个女孩而已。】刘建明自嘲的笑了下,【我可不能让一个蛋疼的家伙得到她。】

        【您喜欢她?】

        【怎么说呢,还没到非她不娶的程度。】刘建明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的想法,【不过我的确挺喜欢她的。】

        =============

        在确认了自己周边的确没人后,刘建明偷偷摸摸的转过墙角,结果刚走两部,就发现在即似乎踩到了一个人。

        “嗯?”刘建明低下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由于夜色已深,刘建明并不能看清楚这个人的相貌,不过在用手摸索了一下这个人的穿着后,刘建明猜到了他是谁。

        “那个被丢出去的打手么。”刘建明想到那一幕就想笑出来,不过看起来这位打手是笑不出来了,因为在刘建明摸到他的后脑勺后,摸到了一些湿湿的东西。把手放到在鼻子下,刘建明问到了一股铁锈味。

        “被丢下楼结果磕到脑袋了么。”明明是桩惨案,可刘建明越来越克制不住自己的笑意,“也就三层楼,就这样磕脑袋摔死了,这家伙也真是够倒霉的。”

        刘建明一边憋住笑,一边将摔死的打手的尸体拖进草丛之中。

        “虽然俗话说不告而取即为偷。不过大叔,这里也只能劳烦您把衣服借我穿一下了。”

        刘建明快速的扒掉打手的上衣和裤子,穿在了自己身上,只留下了一条背心和内裤的打手尸体则被刘建明扔进了草丛的深处。

        “哎哟,不错哟,这个**。”刘建明从扒来的裤子上摸出了一把匕首和一把手枪。匕首看上去只是一般的铁匠铺打出来的粗糙货,不过这把手枪刘建明非常熟悉,在众多的国产抗日影视剧中,这把手枪的出场率非常高。

        “南部十四式,或者说王八盒子,现在陆军马鹿应该不会用这玩意了吧,从哪个旧仓库里流出来的么,或者干脆是战场上挖出来的……算了,现在纠结这个干嘛。”

        将手枪拿在手里仔细观察了一下后,刘建明将手枪放进枪套里,随后握紧匕首。刘建明现在并不想打草惊蛇,他决定在暗中解决这一切。在观察附近,确定依然没有人后,刘建明猫着腰钻进了小楼的正门。

        小楼的一层一片漆黑,刘建明几乎只能看见房间里的一些轮廓。室内相当安静,几乎什么都听不见。刘建明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进,生怕弄出什么声响,他摸到楼梯的扶手,慢慢的一级一级楼梯的向上走去。虽然刘建明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过很幸运的,这一路上刘建明都没碰到人,看上去这栋楼里已经没有人了。

        不过就在刘建明走到3楼的走廊上时,他发现一打开道门的门中散发出光亮。刘建明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躲在门边向内探去。在看到屋内的镜像后,他当即捂住了嘴,以防自己吐出来。

        屋内的造型很明显就是刘建明和韩梅梅之前被关押的房间。但有所不同的是,屋内一下子又多了好几具尸体,每一具都和刘建明之前那样,被全身上下割满了伤口。虽然刘建明之前也在楼下的垃圾道出口见到了不少,但那毕竟由于天黑看不清楚,因此刘建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动静。而现在,屋内灯火通明,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刘建明面前,对刘建明造成了莫大的冲击。

        在静下心平复心虚后,刘建明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室内。一个打手装扮的人此时正背对着门口清理室内的尸体,刘建明观察了一下,发现对方似乎一直在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事情上,并没有在意身后,而室内也没有其他人。在咽了一口唾沫后,刘建明提起匕首,慢慢靠近那个人的身后。

        刘建明并不喜欢搞出会出血的事情,他一直都是个家长眼中的乖宝宝,连打架都没有过几次,但是在这里,刘建明决定不能留活口。一方面,自己并没有任何非杀伤瘫痪他人的手段,无论是用拳头还是用钝器,刘建明都无法保证自己能一击弄晕对方,而另一方面,即便弄晕了对方,刘建明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在对方醒来前脱身,一旦对方醒来并开始呼喊,那对接下来自己的行动将会非常不利。想到这里,刘建明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那个人此时还在搬运尸体,丝毫没有注意身后的威胁。刘建明小心的靠近对方的身后,伸出了手,按照自己在很多影视剧和电子游戏中学到的,左手捂住对方的嘴巴,右手出道快速在在对方的脖子上用力划了一下。

        刘建明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手感,大概就和他以前切肉一样。由于刘建明并没有割喉的经验,以至于他用力过大,下手过深,匕首切开了对方的颈动脉,鲜血一下子喷溅了出来。由于被刘建明捂住了嘴巴,那个人一声都没出,身子挣扎了两下便断了气。

        即便是已经死了,那个人的动脉切口依然在想外喷射出血液。刘建明收回手,看到自己沾满了热腾腾的鲜血的双手,差点晕了过去。等到刘建明回过神,死者切口上已经停止了血液的喷射,整个室内血液流了一地。

        刘建明站起身,冲到一旁的洗脸池边快速清洗了双手。在确定手上已经没有任何血迹后,刘建明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镜子。在他看到了镜子中的镜像后,他一拳将镜子打碎了。

        刘建明心里知道镜子中的人就是自己,但是他已经无法再直视自己的脸了,由于被梁成割了非常多的密密麻麻的裂口,再加上又结了痂,此时刘建明的脸部看上去已经不像是人脸了,反倒像是地狱深处来的恶魔。

        “要是让梅梅看到了这张脸,她一定会被吓到吧。”撑着洗脸池,刘建明叹了一口气。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612/6756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