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四章、漂亮的妖精妹妹

第四章、漂亮的妖精妹妹

        醒尘在竹楼睡了一夜,醒尘醒来的时候,觉得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荒唐最可耻的一夜,因为他衣衫凌乱,估计是被那个美艳的女妖给睡了。

        醒尘撩了撩裤裆,也没什么异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童子身。他往房外一看,女妖正坐在妆镜前梳妆。她梳妆的样子也太美了,醒尘暗想自己被她睡了,是不是太幸运了。

        “咦,我的乌木剑哪里去了?”醒尘发现自己的乌木剑不见了,惊叫道。

        “妖怪,快说,你把我的乌木剑弄到哪里去了?”醒尘上前质问道。

        “本姑娘可是有名字的,不要随口叫我妖怪行不。即便我是妖怪,我也已修成人形。你瞧瞧我身上的皮肉和人有什么不同吗?”说着,她微微提了提裙衫的领子,那两只小白兔又若隐若现了。”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醒尘问道。

        “我叫云绮。”

        “什么?”醒尘似未听清。

        云绮补充道:“白云的‘云‘,绮罗的‘绮‘。”

        “好有诗意的名字,那我想问云姑娘,我的乌木剑呢?”醒尘变软了口气,望着云绮。

        云绮叹了一口气道:“哎,你说我一个姑娘家,要你一个小道士的剑有什么用呢?昨夜掉到那柴堆中烧掉了。”云绮指着那堆已经化为灰烬的柴灰对醒尘道。

        “你怎么可以将我的剑烧掉,要知道那是我师父亲手为我做的一柄剑。”醒尘怒上心头,真想上去抽云绮的耳光。可是刚扬起手,又放了回去。他觉得自己不得对这么漂亮的美女下手。

        “小道士,还给你,你的剑!”云绮凭空一伸手,一柄剑凭空就出现在她的手上。

        醒尘接过乌木剑,握剑刺向云绮道:“妖怪,看剑!”说完,眼疾手快,一剑点向云绮的脖颈。

        云绮明明看见醒尘用乌木剑刺他,却也不躲开,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醒尘也觉得奇怪,当醒尘的乌木剑刺到云绮跟前时,他手中的剑已经变成了一只芦苇。

        “咯咯”,云绮笑声很甜,醒尘觉得自己被玩弄了,尴尬得从脸红到耳根。

        “你这个小道士,居然想用我变出来的东西来刺我,真是傻得可爱。”云绮兰花指一抬,醒尘便不能动弹的立在那里了。原来云绮对他施用了定身术。

        醒尘挣扎了一会儿,身体像被绳子捆绑一样,无法活动,于是就对云绮怒道:“妖女,你不放了我,我师父过来,会有得你好受的。”

        “我都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直接我的名字。既然你对本姑娘无礼,本姑娘也不管你了。你就在这里好好等着吧。"云绮说着便往楼下走去。

        “云绮姐姐,我的好姐姐,快放了我吧!”醒尘被定在楼角,冲着走远的云绮喊道。

        绮云暗自好笑,她远远地回头道:“放心吧,我那心慈手软的妹子会放了你的。”说罢,影子一闪,便消失在晨色之中。

        时间慢慢过去,太阳渐渐升起,阳光照在醒尘的身上,使醒尘感觉到道袍笼在身上很热,他也开始感觉到渴。他望了望炫动的日光。

        “你很想喝水吗?”一个让人感觉很亲切的女孩的声音在醒尘耳边响起,这让醒尘想起小彤。可当醒尘转过头时,发现这个女孩并不是小彤,而一个美丽得让人窒息的女孩。

        醒尘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了。

        “给,这壶里有水。喝一点吧。”女孩将一个竹筒做的水壶递给醒尘。

        醒尘却没有反应,女孩推了一把醒尘,说道:“其实你是可以动的。”

        醒尘试着抬了抬手,原来自己早就能动了,他接过水壶,仰头喝了几口水,骂道:“就是那该死的臭妖怪,居然定了我这么久。”

        女孩一皱眉头道:“小道士,不许这样骂我的姐姐。”

        “姐姐?”醒尘听了,先是一惊,差点被水呛着,然后就盯着女孩打量,女孩穿着绿色的裙衫,装束十分淡雅,头上有一支雕着凤凰的金钗,脸上不施朱粉,眉若愁烟,眼似清泉般明澈,面若舒张的桃花。真的很漂亮,她是云绮的妹妹么?妖精妹妹真漂亮啊。

        “是呀,云绮就是我的姐姐,我是她的妹妹,我叫云萝。”女孩声音很柔,像清水淌过耳侧。

        “这么说,你——你也是妖怪?”醒尘感觉自己问错了话,掩着自己的嘴巴。

        云萝微微一笑道:“妖怪又怎么了,我们虽然是妖身,但我们思想和人是一样的,况且我和姐姐从来没有害过人。”

        云萝看了看醒尘一身道袍道:“你是盛云山上的道士?”

        醒尘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以前是,不过现在不是了。”

        云萝不解问:“为何现在不是了?”

        “因为我跟了我的师父。”

        “你的师父又是谁?”云萝又问。

        “我的师父是青笠道人。一个道行极高的道士。”醒尘言语中有几分自豪。

        “你的师父并不是一个道士,他是一个魔头,一个杀人不眨眼会炼妖的魔头。他只是魔教暗血谷潜入唯真派的一个卧底。”

        “哦?”云萝的话让醒尘十分吃惊。但醒尘又觉得一个妖精的话不值得信。

        云萝见醒尘质疑的眼神,便说道:“我只是提醒你,要提防你的师父。他不杀你,是因为你体内有一颗珠子。”

        “珠子?”醒尘这才想起当年采石道人让他吞下的赤炎珠。

        云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名字叫‘醒尘’,是十三世转世灵童,世人都想得到赤炎珠,尤其是魔教。因为只有赤炎珠才能开启上古的炼妖炉。包括我和姐姐,都想得到赤炎珠,不过,因为赤炎珠在你体内,我们杀不了你。”

        醒尘这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冲着赤炎珠来的,可是,他现在应该去哪里才好,回到盛云山是绝对不可能了,因为唯真派的人都视他为敌人。

        “啊”,云萝突然尖叫一声,转眼泪水涟涟。

        “你为何要哭啊,云萝妹妹?”醒尘心中酸酸的,因为他怕看见漂亮女孩流泪。

        “我的姐姐可能被千妖长给杀了。”云萝手中拿着一串珠子道:“云绮姐姐曾给我这串珠子,这上面附了她的一部分灵,她说若是珠子变得暗淡,就说明她已经出事了。”

        醒尘一看云萝手中的珠子果然暗淡无光,遂又问道:“请问你说的千妖长是谁?他为何要杀你的姐姐?”

        云萝拭着泪水道:“千妖长是我们的师父,他手下有上千小妖听他的调遣,是他安排姐姐和我来杀你,取回赤炎珠,姐姐因为没有取回赤炎珠已经被他杀了。”说着,泪水汪汪流出。

        “这么说,你若是不杀我,那千妖长定不会放过你?”醒尘问。

        “嗯。”云萝点了点头。

        “你走吧,我是不会杀你的,何况赤炎珠在你体内,我也杀不了你。”云萝又说道。

        “我不走。”醒尘性子倔强起来,“我不能千妖长杀你。”

        “你是斗不过千妖长的,若是你留在这里,你也得死。”云萝担心的说,她知道千妖长很残忍,死在他手中的妖和道士不计其数。

        “哈哈哈,哈哈哈,”整个林子中回荡让人发悚的怪笑声。刹时,林中的光线似乎更暗了。“你们哪里都别想去,就在这里受死吧,哈哈。”

        云萝的脸吓得惨白:“是千妖长,千妖长来了,你还不快走。”云萝急将醒尘推下竹楼的楼梯。醒尘忙闪几步,一个踉跄,跌在楼下的草坪上。

        “贱丫头,本尊教你修炼百年,没想到你如今却帮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外人!”千妖长飞身近到云萝身前,一掌拍在云萝的背上,只听云萝惨叫一声,整个身体若风中枯蝶,从竹楼上一直飞坠到草坪上。

        醒尘几步窜到云萝身前,一把扶起云萝,见云萝已经昏迷,嘴角溢出殷红的血丝。看样子伤得很重。他仰头一看站在竹楼上的千妖长,只见他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煞气堆面,双目阴邪。一身紫色的大袍,看上去却像一个道家修士。

        “哈哈,你就是那个废物转世灵童吧?”千妖长望着醒尘道。

        “妖老头,我不是废物!”醒尘怒上心头,真想上去将眼前这个怪异杀死,可此时手中却无任何武器。

        “你还说你不是废物,那你说说,你在盛云山上这么多年,都学到了些什么?”千妖长冷笑道。

        醒尘心中暗想,眼前这妖老头这么厉害,还是先逃吧。于是,对着千妖长后面唤道:“师父,你终于来救我来了?”

        千妖长一惊,以为身后有人来偷袭,迅速回过头,醒尘见时机来了,一溜烟追到林子里。

        “臭小子,你要去哪里?”千妖长突然立在醒尘的身前问道,妖怪毕竟是妖怪,一闪身便到了醒尘前面,看来醒尘这下子是再劫难逃了。

        “仙尊,我从不信道,一向与那些牛鼻子道士为敌,今天无意冒犯仙尊,求放过。”醒尘觉得自己应该来点软的,这样硬抗下去,只有自己吃亏。

        “嗯,看你小子有几分诚意,我也就不杀你,不过你得交出赤炎珠。”千妖长看似也通情达理。

        醒尘皱眉道:“可这赤炎珠在我的体内,怎么可以取出来。”

        “这对本尊来说,不就是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么?”千妖长笑道。

        说着,千妖长单手扬起,握成爪状,一束黑光从掌间发出,直射向醒尘的心窝。醒尘觉得胸口发胀,有东西在胃里翻腾,嘴巴也不自觉地张开。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5728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