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十八章、摄魂画轴

第十八章、摄魂画轴

        那画师微微一笑,那苍老的脸上,笑容似乎有几分诡异和古怪,而那眼神像林中蛰藏的鹰一样,他盯着慕容霜良久道:“姑娘天生丽质,又生得这般美貌,我倒是愿意为姑娘画一幅像。”

        说着,他研了研墨,将手中的毛笔点蘸了砚台中的墨汁,铺平宣纸,开始画像。

        画师用笔十分娴熟,他的画功十分老道,游笔轻快,线条飘逸,很快就勾勒出的慕容霜的轮廓,再落笔时,宣纸上的人物眉宇十分清晰,嘴角眉梢,惟妙惟肖,旁边围观的人,无不拍手称赞。

        慕容霜也咯咯的笑了,她笑时越发妩媚动人,画师一抬头道:“姑娘,我画的这画,你觉得是否像你?”

        “像,我觉得很像呢。”慕容霜觉得平时照镜子都没有这画像中漂亮美丽。

        这画笔墨厚重,似乎多了几分沉稳的美感。像,真的太像了,醒尘也感慨道。

        醒尘正望着画像出神,就在这时,远出传来嗒嗒的马蹄声,一个黑色斗篷的马车自远而近地飞奔过来。马车上看不到驾马车的人,黑色的斗篷遮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马车里面坐着什么人。

        “主人,这里的妖气好像蹿入马车里了。我们要去看看吗?”醒尘的法宝生死方传音道。

        醒尘按了按背上有灵蛇剑剑柄,对慕容霜道:“我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着。记住,千万不要走远。”

        慕容霜点了点头。那画师听醒尘说要离开,却是一直埋头作画,看都没看他一眼。

        “那你快点回来啊,我在这里等待你!”醒尘走出几步,听到慕容霜在他身后那清脆悦耳的声音。慕容霜也是修真者,她是有能力照顾自己的,而醒尘觉得自己的道法,只能自保而已。

        那辆黑色的马车穿过闹市,然后径直出了镇东门,向郊野奔去。

        醒尘一路追出集镇去,跑得气喘吁吁。那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醒尘走上前去,提着剑,掀开马力前面的布帘子,原来里面什么也没有。

        醒尘正准备离开时,只见那黑色斗篷的马车,连同马儿一起,竟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主人,我们中计了,这是妖怪的调虎离山之计。”法宝生死方传音道。

        “可明明是你说这马车里面有妖气,我才拼命追过来的,你现在又说是妖怪的调虎离山之计,那它为何要用调虎离山?”醒尘生气的问道。

        “对了,霜儿会不会有危险?”醒尘突然想到慕容霜还在那里画像。

        醒尘想到这里,什么也顾不得了,祭起御风竹,向集镇飞去。

        这时天色也暗了下来,集镇上的人也渐渐少了,醒尘来到刚才慕容霜画像的地方,发现那画师连同自己的桌案,纸墨砚台都消失了,慕容霜也不知道去哪里。醒尘一时心底茫然。

        “主人,让我来帮你寻那妖怪!”那生死方对醒尘传音道。

        醒尘听它这么一说,忙从衣袋里取出生死方,只见那生死方金光一闪,直悬入空中,开始旋转。

        “跟我来!”法宝生死方在空中旋转几圈后,像是寻到了那妖怪飞向,径直朝那个方向飞去。

        醒尘祭起御风竹跟在凌空飞行的生死方后面,不知不觉又飞到小镇外面的郊野。

        此时天色暗淡,夕阳西沉,草木稀疏的地方,有一条羊肠小道在延伸。那条羊肠小道通向旷野上一间孤零零的房子。

        “主人,妖怪就在那间房子里!”生死方已经觉察到了妖气,它的感知通常十分的灵。

        醒尘落到地上,收了御风竹,手一摊,那生死方金光一闪,回到他的掌心。

        “主人,你可要当心,这妖怪的妖法不可小觑。”生死方提醒道。

        醒尘手握灵蛇剑,又准备了几张定妖灵符,悄悄的靠近那间房子,小心翼翼地推开虚掩的房门。

        可他手还没有触碰到房门时,那门居然被一道妖风吹开了,这让醒尘心抖了一下,但他并不害怕,他已经为自己鼓足了胆量和勇气。

        房中摆设很乱,都是一个简单的木制家具,地上还有一些散乱的稻草,是用开防止房间潮湿的。

        醒尘以极迅速的目光将整个房间扫了一遍,没发现妖怪,却发现慕容霜正躺在地上。

        她的一袭白衣还是那么整齐,只是她脸上全无血色,双目紧闭,已经昏迷过去。

        醒尘走过去,一把将她扶起:“霜儿,你怎么了?快醒醒!”

        “哈哈哈”,房外的空地上,传来一阵极狂妄的笑声,那笑声又如地下冒出来的,十分阴冷:“没想到不用我找你,自动送上门来了。可我只需要女人的魂魄,不需要你的魂魄。”

        醒尘慌忙起身,灵蛇剑在手,二指拈着灵符,奔出门外,真力催送,灵符掷出:“妖怪,快快显形,不然受死!”

        醒尘觉得自己最拿手的就是飞这定妖符,只见那灵符闪了一道白光,飞向妖怪。

        那妖怪只顾着笑,也不避让,只见那灵符快近它向前时,他手中量出一个香檀画轴,一道青光,尽将飞来的两道灵符吸入画轴之中。

        醒尘见灵符对它不见效,即可扬起灵蛇剑攻上,那妖怪反应很快,马上用手中的香檀画轴格挡,原来他这香檀画轴既是法宝,又是兵器。

        妖怪用力一挥香檀画轴,只见那画轴上的青光大盛,灼灼晃目,醒尘一剑攻上,竟然生生地被弹了回去,醒尘被弹出三四丈远,跌坐在地上,幸好没摔伤。

        “既然斗不过它,就只能请妖种帮忙了!”醒尘下山的时候,青牛道人曾给他一盒大力石妖的妖种。

        醒尘取出锦盒,拿出里面的如牛毛一样的妖种,放在嘴前面一吹,只见几个石头般的妖怪凭空出现了。

        这是妖怪与妖怪的争斗,醒尘打算在旁边看一场好戏。

        那妖怪见这妖种变出的妖怪,先是一惊,随即大笑道:“你这石头做的东西,你以为我还怕你不成!”

        说罢,只见那妖怪手执画轴凌空飞起,用画轴在每个笨重的石头怪头上一一敲打。那些石头妖怪马上停止了前进。

        醒尘再回头细看时,发现那庞大的石头怪全部变成了粉末,这妖种也太不中用了。

        “怎么样,小道士,你怕了吧?”那妖怪已经稳身落地,步步进逼,它手中的画轴正准备攻击坐在地上的醒尘。

        醒尘哪里会坐以待毙,只见醒尘一长身飞出,手中的灵蛇剑直贯向妖怪的心窝。

        妖怪本以为醒尘认命了,但是没有想到他会急忙来这一剑。

        这一剑从妖怪的胸膛直接穿了过去,血水沿着剑滴溅在地面上。醒尘暗喜,他认为他已经成功了将这妖怪杀死。

        妖怪单手从身体内拔出剑,不知使了什么邪门妖法,原本身上很大的窟窿,现在却在慢慢愈合:“哈哈哈,难道你这点雕虫小技怎么能拦到本尊?”

        “该是我还手的时候到了!”妖怪面目狰狞的吼道。

        只见那妖怪手中的香檀画轴一展开,上面一道金光直射过来,将醒尘笼入其中。醒尘这才明白,这妖怪是想要画轴取他的魂魄。

        醒尘在那金光的笼罩下,感觉自己身子越来越虚弱,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意识了。他若是不坚持下去的话,他的灵魂就会被这画轴给吸走。

        就在醒尘的魂魄将要被摄走之前,那妖怪惊叫了一声,突然收住了画轴。

        这时候,一个头上印着十二个戒疤老和尚,手持乌金禅杖,一手握着黑色的佛珠,从妖怪的另一个方向飞袭过来。

        这老和尚的修为奇高,以至于他到来时,妖怪也没有发觉,但他攻过来这一招,却被妖怪看在眼里。

        “哪里来的妖怪,在这里欺负凡人,妖怪休逃,纳命来!”老和尚手中的佛珠一掷,飞向天空,那颗颗佛珠在空中变成鸡蛋那么大,投下一个奇异的法阵,将那执画轴的妖怪困在其中。

        那妖怪进了法阵,心中十分恐慌,但身形已经法阵被定住,无法挣脱。慢慢的似被法阵的白光融化,整个妖身体为原形,原来它只是一个画轴。

        老和尚手一招,那串佛珠飞回手中,法阵也随之消失,只见他疾步走向前,拾起那画轴,自语道:“找了你这么久,如今终于得到你了。”

        老和尚又走过来,扶起躺在地上的醒尘道:“小施主,那妖怪摄走了你的魂魄,待我取出还与你!”

        说着,他起身一抖手中香檀画轴,只见画轴展开,一束白光照在醒尘身上,只用须臾片刻,醒尘开始缓过气来。

        醒尘往房间里指了指,那老和尚才发现房间里还躺着一个女子。于是上前探了探鼻息,按了按脉搏道:“放心,她还活着,只是被这画轴摄走魂魄,待我取出她的魂魄来!”

        老和尚将画轴中魂魄还与慕容霜,却不见她苏醒。于是对醒尘道:“你还是和老纳带她到我寺中调养,她的魂魄被摄太久,我寺中有一种奇香的梅花能让她苏醒。”

        “感谢大师的救命之恩,请问大师尊号,在哪座寺庙修行?”醒尘拱手谢道。

        “在下菖蒲和尚,我就住在这西北方的大悲寺,天色太晚了,施主一道回那里歇息吧!”大师双手合十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