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八十八章、红甲御体

第八十八章、红甲御体

        三足金乌怪掐着醒尘的脖子,想将他扼死在空中,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醒尘身上突然出现无数道电流,那电流呈网状,将醒尘包裹了个遍,三足金乌怪被电晕了,躺在地上。

        松鹤道人见势,走上前,用收魂纸伞摄了那怪的元神,那怪元神无法归体,就自然被除掉了,松鹤道人还在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个令牌,这令牌子就是能打开眼前这个洞府的令牌。

        “师侄,方才是怎么一回事?你是如何制伏了那妖怪?”松鹤道人走到醒尘向前问道。

        醒尘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他这才清醒过来,只见他的怀中摸索了一会儿,掏出风雷珠道:“松鹤师叔,你且看看这个!”

        那松鹤道人将那风雷珠拾在手中,细细端详,那风雷珠金光灿灿,里面有八道闪电,十分奇异,不由得心惊,遂问道:“这珠子这般奇妙,定非凡物,不知师侄如何得到的。”

        醒尘便将那青木道人斩杀蛟龙得赤炎珠,这赤炎珠里面的火焰又如何转变为雷电的变化,俱说了一遍。

        那松鹤道人点了点头说道:“我见识虽不多,但也有耳闻,这珠子恐怕就是那传说中的天衍珠,随天地变衍,若贫道猜得不错,这里面的雷电是不是越来越多?”

        醒尘道:“是的,这闪电起初就一道,现在有八道闪电了,被一次增加,这珠子似乎都在变强。”

        松鹤道人笑了笑道:“果真如些,不过这天衍珠到了极限,都会转变的属性,若是这雷属性满了,定会变为其它的属性!”

        醒尘叹了一口气,收了珠子,也不管它,反正这珠子能救命就行了,松鹤道人和那菖蒲大师,各有各的说法,也不知道听谁的,醒尘望了望那洞府问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杀入洞府,救出董师妹吧!”

        松鹤道人问道:“你肩上的伤如何,要不要包扎一下?”

        醒尘咬了咬牙道:“这伤倒不打紧,救人重要些,我们若是去得晚了,那董师妹莫不会被那兔子精害了?”

        松鹤道人点头道:“那好吧,就依了你,我们先去洞中救人再说!”

        却说那兔子精听到外面的打斗声,早就在石门缝隙处观斗,见那三足金乌怪也敌不过松鹤道人,被摄去了元神,吓得身子瘫软,又见松鹤道人和醒尘二人向洞府走来,便早开了洞门,自己磕头下拜来受降。

        松鹤道人大喜道:“这一来也好,我免动刀兵,省了不少的手脚。”

        松鹤道人一看那兔子精,哆哆嗦嗦,似失了魂一般,便又对她喝道:“好你一个妖畜,你快将你做的勾当通通讲来,我今儿不杀你!”

        兔子精将她自己如何杀了鱼言,夺走天心神钻,打开打开四象天罡锁,盗走《二十四章妖典》给了黑水沼泽的老妖换取修为造化丹的事俱陈述了一遍,醒尘听了,气上心头,却又问道:“那董师妹被你掳走,关在哪里了?”

        兔子精道:“就关在里面的石厅,若是你们答应不杀我,我就带你们去救她出来!”

        松鹤道人手中宝剑往那妖精身上一指道:“这没有条件,你必须得让她安全脱身,否则,今天就让你血溅当场!”

        兔子精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生怕做错一点事就有掉头的危险,醒尘跟着她一道,救出了董雪儿,那松鹤道人对兔子精道:“今你已犯下滔天罪孽,若是被那惊雷道人抓到,他绝容不了你,不如让我收了你,免得你被他人害。”

        说罢,松鹤道人从腰间扯取出一个袋子,将那兔子精连魂带魄收了,然后对醒尘拱手道:“那千年尸魁已被我除掉,如今这兔子精也被我收了,师侄,你们二人现已查得那《二十四章妖典》的下落,可好好回去回复便是,贫道告辞了。”

        只见松鹤道人御着飞剑凌于空中,少顷,身子隐入丛云之中,飘渺不见。

        醒尘和董雪儿一道,御剑返回那紫月殿,醒尘向那惊雷道人详禀报妙儿盗走《二十四章妖典》的事由和经过。

        惊雷道人坐在紫月殿上,愁眉不展地叹道:“我也是错怪了那逍遥派的人了,这天心神钻是他们门派的法宝,醒尘师侄,你将它送回去便是了。可那《二十四章妖典》是道家的伏妖精要,现在却落在那黑水沼泽的老妖手上,却是如何是好?”

        正在焦急之时,只见那真雷道人走殿拱了拱手,谏道:“我们紫月殿上,有十大红甲执事,每人都有一件各显神通的法宝,他们擅长捉妖拿怪,若是域主派遣他们去降伏那黑水沼泽的老妖,定能手到擒来!到时候绑得那黑水沼泽的老妖,又能夺加《二十四章妖典》,这就是一举两得的效果,岂不妙哉!”

        惊雷道人喜道:“好好,依你所言,让那十大红甲执事前去缉拿那黑水沼泽的老妖来见我!”

        那红甲执事和黑甲执事不同,都是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个个修为出众,身手不凡,而且在整个雷鸣真域,黑甲执事数不胜数,但这红甲执事仅十个,红甲执事个个身着鲜红护甲,披着红色披风,来若疾风,去若闪电。

        而这十大执事中,最长,也是最精明的是牛奇和牛放两兄弟,其他执事都听从他们的言语,牛奇则是十大执事的执事长,统管红甲执事,那牛奇得令缉拿黑水沼泽的老妖,第二日天明就动身。

        且说这黑水沼泽,是遍地枯藤水藻,浊沟泥塘,这泥塘之中,又潜藏着吃人水怪,若有水鸟栖落,定会被那水怪张嘴卷入喉中。

        那牛奇带着众红色执事御剑,一路西行,临到这黑水沼泽之上,却迟迟不降下飞剑,恐遇沼泽水怪突袭。

        只见那牛放道:“哥哥,我们都有诸般神通,斩妖除怪的本事,还怕一个水怪不成?待我去与众位探路!”说罢,一弯腰,俯冲而下,在一个泥塘旁边的干地上,点足落地,收了飞剑。

        牛放点足落地时极轻,这黑水沼泽陷阱颇多,一时不注意,就有陷下去的危险,他用站踏了踏地面,对天下御剑的众红甲执事道:“这地心很实,大家不要怕,都下来吧!”

        牛奇一示意,这一众红甲执事皆降了自己的飞剑,落到沼泽周围的泥地上,那牛奇道:“这黑水沼泽到处是陷阱,我未下令,各位就不要乱动!”

        牛放放眼望去,只见这茫茫无边的黑水沼泽,暗淡无光,死气沉沉,遂对牛奇道:“大哥,这黑水沼泽没得一点生机,哪里去人半个妖怪的影子?这不是大海捞珠么?”

        牛奇嘴角一翘,微微笑道:“你我二人,都有各自己的法宝,你有那通天彻地的观天镜,我有那搜罗八方的搜妖盘,还怕找不到妖怪,怎的?”

        “唉,只怕到时候能找到妖怪,斗不过那妖怪来怎么办?”牛放叹道。

        “废话少说,先用你的观天镜看一下再说!”牛奇心中倒有点生气,这牛放敢情是刚来,就想打退堂鼓,他这样一说,不分明是折损士气。

        牛放这才拿出来那观天镜一看,只见那浑圆铜镜中有一个妖怪,尖长的嘴,锋利的獠牙,浑身鳞甲,原来这便是黑水沼泽的妖王金鳞沙鳄,这妖王修炼成精多年,也算是一个地仙。

        这妖怪只要观天镜中一闪便消失了,那牛放撇撇嘴道:“哎,这法宝灵力又不足了!”

        其中一个红甲执事走到牛奇的身旁问道:“请问大人,这妖怪到底是捉还是不捉,不捉众兄弟便回去了!”

        牛奇拔出手中的宝剑道:“谁要走,我手中的宝剑就对谁不客气,就算妖怪不来,我们就站这里等,也要把妖怪等来!”

        这些红甲执事闻言,谁还敢动半寸?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是蛇么?”站在最前面的牛放对众红甲执事道,只见,一大片藤蔓一样子的水藻像蛇一样蜿蜒前行,向他们站的这边漫了过来。

        牛奇道:“这藤蔓我在道书上见过,好像叫蛟蛇蔓,是一些妖怪用来拿人的伎俩,大家要小心!”

        他的话刚说完,那藤蔓早就缠在他和众红甲执事的身上,而且在人身上攀爬,似乎要将人缠到手脚不能动为止。

        有的红甲执事急了,慌忙用剑去砍,那牛奇却叫道:“不要且剑斩,这蛟蛇蔓有毒,若是将藤蔓割断了,那毒汁就溢出来了,大家快用‘红甲御体’!”

        众红甲执事闻言,都将二指倒扣在一起,做了一个法势,只见他们身上的红色铠甲泛起红光,那红光将他们的皮肤全映成了红色,那红光激闪过后,那些恶毒的藤蔓自然褪去,枯萎道地上。

        牛奇大喜道:“太好了,成功了,众兄弟有没有人受伤?”

        众红甲执事拱手道:“还好,大家却都无恙!”

        那牛奇环目四顾,口中道:“我倒要看看,这妖怪藏身哪里!”说罢,祭起他的法宝搜妖盘,只见那法宝若家有碗碟一般大小,飞向空中,疾速旋转。

        须臾,那法宝发出奇响,牛奇手一摊,将法宝收回手中一看,急着说道:“大家注意了,那妖怪就在前方十丈之内,可能潜藏在水沼之中。”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7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