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零八章、魔头飞升

第一百零八章、魔头飞升

        只见那刀锋血莲在半空飞悬,锋利如银刃般的莲花瓣将菖蒲大师身上的绳索切断,菖蒲大师抖了抖身子,那一堆绳索便通通掉在地上,醒尘方才舒了一口气,这控物之术,果然十分消耗灵力。乐—文

        菖蒲大师收了那法宝刀锋血莲,上前给醒尘解了捆绑的绳索,二人就此得脱,但外面守卫森严,小妖提着长戟短叉,在洞府前来回巡逻,要想脱身,实在不容易。

        他们出了石室,各自取出了兵器,这时已经是晚上,时常有提着灯笼的小妖在洞巷里穿梭,醒尘顺势逮了一个小妖,用剑架在脖子上,问道:“这洞府可有别的出口,带二位爷爷出去!”

        那小妖一看那剑锋利无比,分明是要取他性命,哆哆嗦嗦,不得不说,口中连连道:“有,有,二位爷跟小的来!”

        醒尘和菖蒲大师跟在那小妖后面,走过一个穿堂,又绕过一个甬道,却见一个门壁,多光闪闪,灼灼放光,醒尘又再次将剑比在那小妖的脖子上问道:“这房门如何装得如此精致漂亮,里面是不是住的那老妖怪?”

        那小妖吓着脸色煞白,豆子大的冷汗流出,解释道:“不是,大王不住在此,小爷,你们误会了,那里面是法宝库,藏得无尽的法器珍宝,我们这些小妖,都不曾进过呢!”

        醒尘将手中的剑往那小妖的脖子上一抵道:“那还不快去将这门房的钥匙取来,爷爷我要寻几件宝贝!”

        那小妖慌了神,忙摆手道:“这法宝库的钥匙一直由那大王管着,小的们怎么拿得到?你还是别为难小的了。”

        醒尘叹了一口气道:“也罢,我自个儿来开!”说着,他一剑向那法宝库的锁匙上斩去,只听“咣”地一声,那锁匙断裂,掉在地上,那法宝库的门也自然开了,只见里面金光闪闪,有宝箱,有架子,有柜子,陈列着大小不一,琳琅满目的法宝。

        那大悲禅杖和金丝百结袈裟也自然在这些法宝里面,菖蒲大师取回这两件法宝,捧在手中,如得见故人之面,泪水盈眶,满心欢喜。

        醒尘在那法宝库里寻了一圈,却没能寻到那人形法宝,大失所望,但又想到此时菖蒲大师伤了元气,若是现在去找那百变妖君争斗,若不能取胜,还会连累菖蒲大师,这醒尘从来不做鲁莽之事,他在反复思虑后,决定先护送菖蒲大师安全离开这洞府,甚至人形法宝的事,他日再做定夺。

        于是,醒尘挟了小妖,寻了僻静之道,出了洞府。

        洞府之外,白雾茫茫,原来是一个十分幽静的湖泊,那菖蒲大师却知来时的道路,醒尘放了那送他们出门的小妖,御了飞剑,同菖蒲大师一道,寻路返回。

        醒尘一路穿云拨雾而行,这飞剑到了林木郁郁,岩壁若削的山峰之下,那菖蒲大师让醒尘降了飞剑,点足落地对醒尘道:“多谢师侄救得老衲,帮老衲取回了大悲禅杖和金丝百结袈裟这两件法宝,这里名叫郁苍峰,是我们大悲寺和唯真派的交界处,往东是大悲寺,往西则是唯真派盛云山,老衲却要在这里同师侄辞别了!”

        醒尘送别了这菖蒲大师,心想自己自从却了雷鸣真域,已经近一年时间,一直还没有回过盛云山,也应该回去看看了,所以便御了飞剑,直向盛云山方向飞去。

        天上,层云霭霭,白雾纷纷,醒尘立在飞剑之上,御风前行,不久,便到了那盛云山的山门前。

        那守在山门前的弟子,都认识醒尘,远远地施上礼,醒尘进了山门,拾阶而上,此时闻得山顶钟响,一大队唯真派的弟子,手中提着剑,从他身边经过,往殿上奔去。

        醒尘心中不解,遂拉了一个弟子询问缘由,只见那弟子拱手说道:“回禀师兄,一个黑衣蒙面人,趁九叶道人不在山上,大清早的前来闯山,现已经杀前殿,守在前殿的弟子死伤惨重,此刻我们这一班人正是要上前去助阵。”

        “独自来闯山?还与众弟子争斗?胆子真够大的!”醒尘想到这里,也加快的步子,他要去前殿看个究竟,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独自闯山,难道又是摩天教派来的人?

        醒尘来到前殿,只见那前殿的空地之上,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被唯真派的众弟子围在中间,众弟子执剑在手,晃着腕,却不敢攻向前去,因为攻上前的弟子,早就倒了几十个,有的昏迷不醒,你的痛苦呻吟。

        蒙面黑衣人手中的宝剑一晃,众弟子吓得退了两步,那包围的圈子又扩大了一环。

        蒙面黑衣人仰面而笑,那声音尖细,却听出是女子声音,而再一看她曼妙的身形,前凸后凹,必是女子无疑!哪里来的这么狂傲的妖女,难道是她……

        醒尘想到这里,拨开众弟子,飞身上前道:“大家让开,让我来和她对几招!”

        那蒙面黑衣瞟了醒尘一眼,那眼神明明是认识醒尘,手中的剑尖略略低垂道:“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小子为何要到这里来管闲事!吃说一剑!”

        只见她娇声喝道,身形飘移若雁,剑弧点画如虹,直攻向醒尘,醒尘慌忙拔出七彩修罗剑来格挡,双剑交击,气爆不断,围观的众弟子生怕遭受误伤,纷纷退后避开,那醒尘剑势沉稳,那黑衣蒙面女子见屡攻失利,心想遇到了对头,久战下去,必被擒住,于是虚晃一招,闪身逃走,点足已经上了殿顶。

        那前殿的殿顶甚高,醒尘追了上去,在殿顶上又是一番砍杀,下面的弟子只闻得那殿顶上的打杀之声,却看不见人影。黑衣蒙面女子终敌不过,被醒尘找到了破绽,醒尘一探手上前,扯了那女子蒙面的面纱。

        “原来真的是你!”醒尘收了剑,立在那里,原来这女子正是幽姬,幽姬手中的剑没停,一剑点在醒尘的肩头上,醒尘肩膀上血汩汩流出,醒尘忍痛,苦笑道:“好吧,以前我总觉得我欠你的,现在谁也不欠!”

        幽姬急收了剑,心中慌了,问道:“你为何不躲?”

        醒尘用手按着伤口,微微一笑道:“若是我要放你走,我必须得受伤!你快走吧!你怎么你来这里,是为了救连少杰,是不是?”

        幽姬点了点头,冲着醒尘笑了笑,拱手道:“那你多保重,我先走了!”说罢,祭起一法宝,步子轻点,踏上法宝飞走了。

        前殿下面阶前,有一大队弟子围在下面,正在想为何打斗了一会儿,便无声音了,只见醒尘从那檐上坠下,手捂剑伤,昏迷了过去,其实醒尘是借的巧力落地,他的身子并未摔伤。

        这时,那叶小彤从廊前走了过来,见状,忙差人将醒尘扶到房里,那叶小彤给醒尘伤口上上了药问道:“醒尘哥哥,你没事吧?”

        醒尘点了点头道:“还好,伤得不重!幸得小彤妹妹的照顾。多谢了。”

        叶小彤嫣然笑道:“你我二人,还这么客气。听说你去了雷鸣真域修炼,走的时候也不给妹妹说一声,妹妹我真个好担心哩!”

        他们二人谈得正欢,就在这个时候,九叶道人回来了,他也早知道了早上黑衣蒙面人来袭,打伤唯真派弟子的事,上前攥着醒尘的手道:“醒尘啊,多亏你帮忙打退了那来挑衅的黑衣蒙面人。现在我见你的修为精进得这么快,爷爷我替你高兴啊!”

        醒尘笑了笑道:“我在那雷鸣真域修得破天雷诀,又得那宝贝珠子相助,功力的确是精进了一些,但是若想谈那得道飞升,还为时尚早哩!”

        九叶道人沉思了片刻道:“今天那闯山之人,一定是那摩天教的人,他们一定是想将那关在玄真洞里面的冥罗刹救出来是不是?”

        醒尘点了点头:“那摩天教的人都知道冥罗刹被我们关在了玄真洞,又隔了这么久的时间了,他们想到我们放松了警惕,所以设法来营救那冥罗刹!不过那冥罗刹被锁在那法阵之中,不吃不喝,会不会早就死了。”

        九叶道人起身踱了几步,摆手道:“那冥罗刹修为奇高,绝不可能这么容易饿死的,就算四五年不吃不喝,也不会死!修道之人,修为越高,越能得到长生之妙!不过我侄想打开那玄真洞的石门,看那那冥罗刹怎么样了。”

        醒尘和叶小彤也点头道:“九叶爷爷说得极是,若是那冥罗刹万一耐不住寂寞,死在那里面了怎么办呢?到时候还不是一堆白骨和腐尸在里面啊?”

        九叶道人犹豫了片刻道:“那好,我们这就去那玄真洞里看看那冥罗刹!”

        醒尘和九叶道人带着一众唯真派的弟子来到盛云山后山的那关冥罗刹的玄真洞前面,醒尘离开这玄真洞一年多,只见那洞口的草木更那繁盛,藤葛也更绿郁了。

        九叶道人也是一百多岁的老道人,处事也极谨慎,他要打开玄真洞前,还要听听这洞里面的动静。

        他将耳朵贴在那洞门的石壁上,仔细倾听,只听里面嗡嗡隆隆,十分的吵杂,却似有人在里面打斗,或者是修炼功法,九叶道人自语道:“难道此人在里面修炼互搏之术?”

        他再一听,那声音嗡嗡隆隆,像闷雷滚动,朝洞水这边来了,九叶道人向后,对众弟子大声呼道:“大家快闪开!这里面有点不对劲儿!”

        众弟子闻言,飞退几步,伏倒在地,一动不动,只闻得“轰隆”一声巨响,那玄真洞的石门被炸开,一道疾速的人影闪过,带着一缕绮丽的霞光,直入云霄!

        九叶道人和众弟子望见那玄真洞里,烟尘斗乱,空无一人,九叶道人掐指一算,一皱眉道:“不好,今天正是封锁他的隔年之期,这大魔头冥罗刹悟得功法,方才飞升了!”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