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二十六章、妖火焚寺

第一百二十六章、妖火焚寺

        叶凌天和那菖蒲大师斗得正酣,那慧秀尼姑从菖蒲大师身后袭来,一掌拍在那菖蒲大师的背上,那菖蒲大师猝不及防,被那一掌拍翻在地。

        菖蒲大师倒在地上,喋血一地,指着那慧秀尼姑道:“师妹,你竟然偷袭我,你……你……”半句话接不上,便昏了过去。

        那叶凌天也收了功法,飞身上前,一探那菖蒲大师的鼻息,回头对那慧秀尼姑道:“师妹,你也下手太重了,你这一下手将这和尚打晕了,我们如何去寻得那第七卷的下落?”

        慧秀尼姑道:“这老秃驴是铁磨的牙,金封的口,想从他口中套出话来,实在是难,不妨打杀了他,结果了他的性命还好一些!”

        叶凌天摆手道:“不可,不可!你我虽为妖魔,便当年也受了佛法,得师父收留,这菖蒲大师是师父的嫡传弟子,我们杀了他,岂不是对不起师父的在天之灵!”

        慧秀尼姑收了剑,叹了一口气道:“也罢也罢!我不杀他就是了,师兄,他佛法高深,你可废了他功法,让他做一个没修为的凡人!”

        叶凌天摇头叹道:“菖蒲大师和我们同一师门,自小看着我们长大,他为了修炼,也历尽了不少艰辛苦楚,若是让我废了他一世修为,那我也下不了手!”

        慧秀尼姑抽身走了几步道:“师兄至今未能统一中洲魔道,大兴妖魔,只因心中有妇人之仁,不能成大事也!那第七卷,应该就在那大悲寺中,趁这老秃驴现在昏迷不醒,你我二人可以连夜去那寺中,将那经书索来!”

        那叶凌天闻言,遂驾了云头,和这尼姑二人,一起前往大悲寺。

        大悲寺上方,寒云驱散,圆月高悬,那巡夜的和尚还提着灯笼走来寺中走来走去,时而敲打手中的更锣,警告寺中僧众小心火烛。

        醒尘刚安排了那小玉和小琴两姐妹睡了,自己回到一个小厢房中,却是怎么也睡不着,醒尘打了个喷嚏,口中念叨道:“那菖蒲大师不会出什么事吧,这么晚来没有回来?他一个人定敌不过那妖魔,万一遭了妖魔的毒手,该怎么办?”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醒尘自语道,穿上衣衫,提上宝剑,背上妖刀,走出门去。

        那夜巡的僧人远远的便注意到了醒尘,打了个招呼道:“施主,这么晚上,还要到那里去?这夜间山林中妖魔频出,施主得多加小心!”

        醒尘呵呵一笑道:“我身上法宝、灵符、宝剑皆有,还怕什么妖魔,只要见哪里有妖魔为患,管叫那妖束手就擒!”

        夜巡的僧人吓得哆嗦了一下道:“年轻人,使不得性子,说不得大话,现在厉害的妖魔多着哩,惯会使风吹雾,拨手搅浪,只那狂风一卷,那看得活生生个人儿,就变得无影无踪了哩!”

        醒尘呵呵一笑道:“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修道之人,不惧也!’若个个人见那妖魔都畏畏缩缩,还有人能捉鬼驱魔!”

        夜巡的僧人见无法说服醒尘,连连摆头道:“你这年轻人,不为人子,不为人子……”说着,提着更锣远去。

        就在这时,乌云突然席卷,遮盖了月亮,大悲寺中狂风大作,醒尘抬头一看,大惊失色,不对,这好重的妖气,这妖气如何侵入这佛门里来,真是奇怪!

        “施主,快过来!”夜巡的僧人见妖风来袭,早已经闪到花园的一个角落里避风,醒尘听到他的话,便走了出去。

        那夜巡的僧人哆嗦着说道:“施主,你见那妖怪来了,也不躲着,还明目张胆地站在那里做什么,你不怕那妖怪使着狂风而来,一下子在你掳了去,到时候,剜心挖眼噬血,任它捉弄,至死为止。”

        醒尘听他这么一说,又问道:“你们这大悲寺乃是佛法显圣之地,那妖怪经常来么?”

        夜巡的僧人摇了摇头道:“已经有几十年,不见有妖怪入寺,贫僧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贫僧听那菖蒲大师*时,说到过妖怪,菖蒲大师谈那师祖伏魔之事,说得绘声绘色,没有人不信的。”

        就在他们二人谈话间,那妖风已经住了,醒尘抬头一看,那寺阁顶上,有两个人影,但那身形飘渺,定非人类,只见那影子在房顶上纵了几纵,闪到东边的阁楼里去了。

        醒尘回头对那夜巡的僧人问道:“那东边的都是几间什么人住的阁楼?”

        夜巡的僧人笑了笑说道:“那东边的阁楼从来不住人,而是藏经阁,里面藏在是我们佛家的经文,高深的典籍,那外人也看不懂,怎么,难道施主对佛经有兴趣?”

        醒尘小声对夜巡的僧人道:“我见有两个妖怪往那边去了,所以想到那边去看看究竟,和尚要不要陪我一起去看看!”

        夜巡的僧人却十分胆小,苦着脸,摆着手道:“算了,算了,贫僧小命要紧,万一碰到那吃人的妖怪,将我捉去几口啃了,明白,这寺中就只留一白骨了,可怜我家人老小,还得为我哭器啼啼!”

        醒尘闻言一惊,问道:“你既然有家眷老小,还来当和尚?这和尚碰不得女人,沾不得荤腥,你倒不习惯?”

        “哪里会习惯,我早就想还俗了哩,只是修为不够,出去又恐被要妖魔欺凌,只能藏在这里!”夜巡的僧人无奈地摇了摇头道。

        醒尘提着剑追上前两步回头道:“和尚,今日我要去擒那妖怪,不得和我多言,待我拿得那妖怪,再来和你闲叙,如何?”说罢,点足腾上房顶,疾步而行,直往东边的阁楼奔去。

        那藏经阁有三层,第一层俱摆满了书架,堆满了经文,那藏经阁也有看管的和尚,不过那和尚早已经被那两个妖怪使了表瞌睡的妖法,趴在那书桌之上,呼呼大睡。

        醒尘窜入藏经阁内,那藏经阁里灯照通明,火光摇晃,醒尘躲在一书架后,仔细一瞧,原来那妖怪正是那树妖叶凌天和那尼姑,那尼姑却早已不是尼姑的打扮,一袭青衣,看上去妖邪无比,却不知她是一个什么妖魔幻化。

        只听那尼姑慧秀口中喃喃说道:“那老秃驴会不会把那第七卷藏在这藏经阁里?”

        原来这两个妖怪是来寻那的,醒尘暗中一惊,心想,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那经书。

        叶凌天呵呵笑道:“佛家的真经教义,都放在一起,哪里有僧人敢私藏真经在自己的舍中!若真是有僧人有私心藏了这经书,那我们也没法找到。”

        尼姑慧秀看了那些堆满经卷的书架道:“那即使放在这藏经阁中,我们要在这浩瀚的经海中,寻找那一本经卷,那也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叶凌天微微一笑道:“师妹你让开一些,让我使一个法子,便能找到那经卷了!”说罢,两手合在胸前,做了一个颠倒的法势,只见他的手却变成了千只手,那一千只手,在书架上翻动经书的速度极快,而那眼睛,却是一条光扫,扫过之处,皆已将经书阅完,他将阅完的经书全都丢在地,搅得地上一片狼籍。

        醒尘心中暗叹道:“好家伙,不愧是树妖,那树妖的枝干岂只千只,他将树枝化为手指,实在是神通。”

        醒尘还在感叹之时,那叶凌天已经将藏经阁第一层的经书全部都翻过了,他摇了摇头,很显然,是一无所获。

        尼姑慧秀道:“师兄也别灰心,上面还有两层楼,都藏有经卷,我们一层一层的,将所有经卷都卷一遍,将这里翻个顶儿朝天,我就不相信,找不出那经卷来。”说罢,和叶凌天一起走上楼去。

        醒尘悄悄地跟了上去,见那叶凌天,依然使那妖法来翻阅经书,很快将二层楼的经书全部翻过,还是一无所获。

        尼姑笑了笑指着上面一层道:“还有一层,就劳烦师兄了!”

        叶凌天却也没有放弃的意思,只听他说道:“今天,就算把这藏经阁翻个底儿朝天,我也要找到那的第七卷。”说着,朝藏经阁第三层走去。

        醒尘依然跟在后面,心中却暗喜,这妖怪果然没那么好的运气,找不到定会无功而返的,我还得跟紧一些,若是那妖怪找到,我得设个法子,将那经卷夺过来。

        可是,醒尘刚上得三层经阁,便听到那叶凌天欣喜若狂的说道:“找到了,找到了,终于得到了这第七卷经文!”

        那尼姑慧秀上前一把拿过那经文道:“让师妹看看,这经文是真是假,好歹我也入过佛门,识得梵语!”

        尼姑慧秀翻了翻那经文,点着头说道:“嗯,果然是真经!恭喜师兄!”

        叶凌天手中握着那,仰天笑道:“有了这经文我不能放出那噬血天魔,到时候天下人都得听我的!”

        尼姑慧秀一皱眉道:“今天我们拿了这经文,一定会被寺中人察觉,得做一个毁尸灭迹的文章!”

        叶凌天哈哈一笑道:“这个简单,来一把火,将这藏经阁付诸一炬,不就行了么?”

        尼姑慧秀沉吟一会儿道:“若是只烧这藏经阁,众僧定会来这里灭火,我们不如烧了整个寺庙,让那众僧四处救火,忙不过来,到时候待他们发现,这里已经化为灰烬!”

        “好,就是这样,果真是妙计!”叶凌天拍手赞道,说完,他收了,一个纵身腾到空中,使了一个妖法,一朵朵淡黄的妖火,向那寺庙的房舍掷去,这天干物燥,房舍遇火即燃。

        醒尘想上去阻止,不料那妖怪又使了一个妖风,那妖风吹,火势一窜就起来了,巡寺的和尚慌忙鸣锣,寺院中的僧众全都出来救火。

        醒尘往下面一看,原来自己站的这藏经阁也起火了,急纵身飞下,急着逃命。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