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二十七章、真假佛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真假佛卷

        那大悲寺被那妖怪飞到空中纵了火,大小禅院,火光闪动,黑烟腾腾,又被那妖风一吹,更助长了火势,那火如龙攀椽,来得甚是凶猛,那寺院里的僧侣,都提着木桶,捧着盆儿,却后山的潭中打水来灭火。

        醒尘一想到那小琴和小玉两姐妹还在西边的小厢房中睡觉,就急着往那边奔去。刚走到西边大殿门口,便见那小玉和小琴都从厢房里出来了,那火势未来,烟雾先至,呛得二位姑娘早就出了厢房。

        小玉见了醒尘撒娇道:“妹夫还记得姐姐啊,姐姐和你娘子都快被这烟熏死了哩,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说着,她有回头对小琴道:“妹妹,你快教训一下妹夫,他太不关心你了!”

        小琴拉了小玉一把道:“姐姐,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们先出去再说,好么!瞧,这烟又熏过来了,当时候不曾被火烧到,也会被烟熏死了哩!”听小琴这么一说,三人才一齐向寺外奔去。

        他们三人逃出大悲寺,醒尘回头一看那火势,那火势凶猛,烈焰燎空,黑烟弥天,却一点也不停,醒尘口中叹道:“这佛主若不佑这一寺僧人,今夜之火定会将这千年古刹,毁于一旦,化为灰烬。”

        那小玉摇头叹道:“唉,不知哪里的灾星,落到这寺中,引起的一场大火!也怪这一班僧人,日日诵经,却不见心诚,也该当此难!”

        醒尘摆手道:“哪里有灾星,分明是那妖怪盗走经卷,纵火焚寺,这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小玉望了望醒尘道:“妹夫既然看到妖怪纵火,为何不上前阻止?”

        醒尘苦着脸道:“那妖怪却有通天的本领,法力无边,一纵到空中,先是掷火,后是使风,火趁风势,来得迅猛,我也想上前阻止,哪里来得及!”

        小琴望着那大悲寺中熊熊的火焰,口中说道:“这寺中这般大的妖火,若是焚不尽炼不化,也定当是这寺的造化,我们还是走吧!”

        醒尘皱头一纵,心事忡忡,对小玉和小琴道:“姐姐和娘子,你们在这里稍候片刻,那菖蒲大师昨夜留在山林中与那妖怪赌斗,却一宿未归,我担心他出事,所以想先去那山林里看看,不过我祭飞剑过去,应该很快就回来。”

        小琴望着醒尘挥了挥,嘱咐道:“相公那林中十分阴翳,妖气颇重,一路小心。”

        “放心吧,我命大着哩,若是哪个妖魔敢来劫路,我定一剑杀了它!”醒尘说着祭了飞剑,径向那山林中飞去。

        山林之中,雾霭隐隐,草木郁郁,时有鸟雀掠过,也时有野鹿奔走,醒尘御着飞剑,行了一会儿,便到了那白羽庵的宅地,这时天色已亮,云雾顿开,只见那里又变成了一堆荒凉的石垒,哪里见得到什么尼姑庵。

        醒尘远远的便看到了一个人伏在地上,这个人正是菖蒲大师,他身边有一滩血,那血已经渗到地里,只有一些血沫还在上面。

        醒尘急步上前,蹲下身一探那菖蒲大师的鼻息,口中自语道:“还好,看来还没有死。”

        说着,他将菖蒲大师的身体翻过来,面朝上面,微微扶想他的头唤道:“师叔,师叔,你快醒醒!”

        良久,那菖蒲大师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望了望天空,又望了望这个树林,最后盯到醒尘的脸上问道:“师侄,我怎么会在这里?”

        醒尘帮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我一过来,师叔就躺在这里,想来师叔定是被那妖怪打晕过去了!我这里有几颗回血丹,这回血丹是我以前在城里买的,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说罢,便将那回血丹递给菖蒲大师服了下去。

        菖蒲大师服了那药,感觉身子好了很多,只是那背上被偷袭之处,还隐隐作痛,他坐起身子来,举目四周,口中喃喃道:“也不知道那两个妖魔逃哪里去了!”

        醒尘低下头缓缓地说道:“那妖怪昨天半夜到大悲寺里寻找那的第七卷,最后在第三层阁楼里找到书卷,然后那妖怪又起了歹心,放火烧了大悲寺的禅院和藏经阁的书卷。”

        “什么?大悲寺被那妖怪纵火?”菖蒲大师听说那大悲寺禅院被火烧,十分震惊,忙起要去救火,却被醒尘拦住。

        “来不及了,已经烧了一夜,该燃的也燃了,不该烧的也早已经化为了灰烬,现在赶去还有什么用?”醒尘安慰道。

        那菖蒲大师又两眼无神的瘫坐在地上,醒尘又问道:“据说只了集齐了七卷就能放出那噬血天魔,师叔,难道你心中一点都不急,不怕那妖怪放出恶魔为患人间么?”

        菖蒲大师拾起乌金禅杖起了身,在脸上抹了把,算是清醒了一些,他笑道:“师侄太过多心了,这些事,老衲怎能不防备,其实那藏经阁的第七卷是假的!”

        醒尘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大惊道:“你说是假经书,为何那妖怪鉴定却说那是真经?”

        菖蒲大师颔首捋了捋胡须笑道:“真经倒也是真经,不过那经文是的第六卷而已,只是套了第七卷的书壳,故那妖怪一时也发现不了!”

        醒尘挠了挠脑袋笑道:“难怪哩,我也一时没想到,如果那妖怪用却解救那噬血天魔,重复读一卷经文,必定会露馅儿的。”

        菖蒲大师点了点头:“是呀,纸包不住火,他们迟早会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所以在他们知道真相之前,我们要赶到那滴血洞中杀掉那噬血天魔才行!”

        “滴血洞?那滴血洞在哪里?”醒尘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地名,也不知在什么地方,故这样问道。

        菖蒲大师说道:“暗血谷你应该不陌生吧,那暗血谷的封血峡北面就是滴血洞,那滴血洞的山岩间,长年都滴着腥臭的血水,据说几千年前,有仙人在那里斩杀了妖魔,所以常你滴血,我师父知那滴血洞藏有仙真之气,所以将那噬血天魔镇在里面,而后念了要念三天三夜,那魔一经镇住,便永不得脱,除非去念,面这释魔经念完,需要九天九夜,一般人根本不能坚持念完这经文的。”

        醒尘想了想又问道:“师叔,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

        “问吧,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尽管问!”菖蒲大师挥了挥手说道。

        醒尘顿了顿声道:“那我可问了,我想问那第七卷藏在什么地方?”

        菖蒲大师皱着眉头道:“看来老衲要让你失望了,这两个问题我都答不了,那在什么地方,我是打死都不能给任何人透露消息的。”

        说完,菖蒲大师起身要离开,醒尘追上去问道:“师叔,现在要去哪里?”

        菖蒲大师道:“我现在就要去滴血洞斩杀那噬血天魔,以免那叶凌天和慧秀将它放了出来,祸害人间,与其让叶凌天整日来纠缠我,找我要,不如让我先杀了噬血天魔,到时候就可以断了他们的念头。”

        醒尘一拱手道:“师叔,这次斩杀噬血天魔,你务必要带侄儿去,我到那里可助师叔一臂之力!”

        菖蒲大师哈哈一笑道:“那噬血天魔被锁在封印之中,要杀它甚是容易,不过老衲是怕叶凌天和那慧秀在那里,阻止老衲,老衲没有下手的机会,便难了。师侄若要助我,那老衲求之不得,我们快上路吧!”

        说罢,和醒尘祭着飞剑,往暗血谷方向行去。

        二人行至正午,便到了那暗血谷的封血峡,封血峡两边壁高万仞,峰岩如削。这封血峡上有两个洞窟,一个是碧云洞,醒尘上次取剑来过,还有一个就是滴血洞。

        那碧云洞蓄有仙气,洞前是花竹草木繁茂,而这滴血洞前是红殷殷一片,寸草不生。

        菖蒲大师和醒尘早已降了飞剑,来到洞口,菖蒲大师却也不入洞门,只是在洞口察看地上的痕迹。

        “若那妖怪腾云而来,降在这里,必会留下痕迹,为何这里却一点痕迹也找不到?”菖蒲大师十分不解地说道。

        醒尘想了想回道:“定是那妖怪不曾来也!”

        菖蒲大师眉头一竖,表情严肃的说道:“这绝对不可能,这滴血洞定还有一个入口!待我再找找再说!”

        “师叔,我们从这里进去就是,为何还要找入口?”醒尘不解地问道。

        菖蒲大师斜了醒尘一眼道:“这个问题你还想不到?若是万一我们斗不过那妖怪,却要找一个撤退的道路。”

        那菖蒲大师沿着这山洞外面转了一圈,果真又找到了一个入口,菖蒲大师仔细的在地上看了看道:“对,这里有脚印,那妖怪一定是从这里进去的,我们从那个入口进去,以免和他们碰面。”

        醒尘跟在菖蒲大师后面,呵呵笑道:“师叔想得真是周道,那妖怪不知道我们会在这时候赶过来的,除非他在洞口迎接,我们才有碰面的机会。”

        菖蒲大师回头嘘了一声道:“进了这滴血洞中,便要小声点,那妖怪听觉灵敏着哩!”

        “哦!”醒尘遂低了头,埋头看路,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