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五十六章、美色与妖色

第一百五十六章、美色与妖色

        萧浪寻不见幽姬,叹了一口气,心想那幽姬定是被摩天教的人对抓去了,但他现在不能去救她,他非但不能救幽姬,若不是他手中有这弯刀刀鞘,他也许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了,所以他才感叹。《

        萧浪没想到自己苦修剑术,去敌不过那噬血天魔,他心中有一种心疏意懒的感觉,只觉得人活一世,索然无味。

        他踱步走出林子,却见前面有人在奔跑,却又有女子尖叫,那女子尖叫着,往萧浪这边跑来。

        那女子身着青衣,十五六岁,生得眉若弯月,桃腮杏眸,粉娇面,玉色妆容,只是衣裙单薄,隐露肉色酥胸,跑得太久,金莲步步难挪,一下子跌在萧浪的怀里,指着后面的男子,气喘吁吁地说道:“公子,快救我!挡住这两个和尚。”

        萧浪抬头一看,原来追这青衣女子的是两个白白胖胖的和尚,这两个和尚一高一矮,一脸淫邪地追了过来,他二人解了僧衣,扒了女子外面的衫子,正欲对这女子行苟且之事,没想到这女子挣扎逃脱。

        那两个追上来的白胖和尚见那美貌的青衣女子扑到萧浪的怀里,很快就明白了,那女子有了帮手,眼见他刚煮熟的鸭子,飞到别人的碗里了,这教他们二人如何不生气。

        只见其中一个较矮的和尚走向前,晃了晃手中的戒刀,说道:“臭小子,识相的就走远些,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别怪我这手中的刀不客气!”

        那较高一些的和尚一把拉开较矮的和尚道:“怎么这么跟施主说话的,我们应当说施主,不要被那妖女的美色所迷惑,还是早些放开那个妖怪,让贫僧来收服她,不然酿成大祸,就是咎由自取!”

        萧浪将怀中女子一把推开道:“既然是妖怪,休来缠我,还是随二位高僧回去吧!”

        那青衣女子一膝跪在萧浪的身前道:“公子若不救我,小女子今日就要惨遭这两个淫僧的毒手,请问你又于心何忍呢?”

        较高的白胖和尚,一舞手中的戒刀,喝道:“妖女,你今日死到临头,还在这里媚惑人,真的是找死!”说罢,一刀向那青衣女子砍来。

        萧浪一把用自己手中的弯刀刀鞘格住那和尚的刀,说道:“和尚都是慈悲为怀,你们二人不要在这里妄开杀戒,若是你们真的有心动手,待我走后再动手如何!”

        那两个和尚上前扯住那青衣女子,对萧浪双手合十谢谢:“施主真的是通情达理之人,贫僧二人在这里感谢你了!”说罢,两人拉着青衣女子缓缓消失在萧浪的视线之中。

        萧浪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他刚翻过一个山头,便听到那青衣女子的求救声:“求求二位高僧放过小女子吧!”

        “放过你?这荒上野岭的,我们哪里去寻你这般美貌如花的姑娘?”说罢,只听那和尚口中传出奸笑之声,那萧浪听了愤怒填胸,心想,不行,我遇到这种事,绝对不能坐视不管,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想到这里,那萧浪又原路返回,在一个荒石垒上,发现了那青衣女子,她躺在一块青石板上,胸脯因不均匀的呼吸起伏着,她身上的衣衫,因那两个和尚的撕扯,变得更凌乱,更单薄了。她的手中,握着戒刀。

        而那两个和尚,已经身首异地,躺在血泊之中,很明显,是这两个和尚动了色心,想玷污这青衣女子,这女子为了守护清白的身子,将两个和尚脑袋砍了下来。

        萧浪走上前,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轻轻的披在那青衣女子的身上,遮住那袒露春色的地方。

        “你叫什么名字?”萧浪望着那青衣女子红扑扑的脸问道。

        “我叫小玉。”,青衣女子坐起身子,抱着双膝,蜷缩着说道。

        萧浪拱了拱手说道:“我叫萧浪。”

        “这帮和尚也太坏了,我早应该救你的。”萧浪手握着弯刀刀鞘,后悔地说道。

        “其实你本可不必来管我!你可以走很远,你干嘛要回来看我,你救不了我,如果后面的和尚追来了,我还是得死。”那小玉姑娘两眼无神,望着地上说道。

        萧浪听小玉这么一说恨恨地说道:“那些和尚若真的敢追来杀你,我绝不饶他,现在这些和尚,都是些拿佛教做幌子,专做淫邪的勾当。他们若是敢欺负姑娘,我定会让他们死无全尸!”

        “你看,那些和尚来了!”小玉往萧浪身后一躲,指着前面说道。

        萧浪抬头一看,果然来了一二十个手提戒刀的僧人。他着一个个目含怒色,来势汹汹,却没有半点佛门中人的气度。

        这群和尚中,一个眼尖的和尚突然说道:“师兄,快看,这妖女杀了赵师弟和梁师弟!”

        那小玉起身拱手道:“各位大师,小女可什么也没有做,分明是这位公子杀的人,怎么来赖在我的头上啊?”说着,她往那萧浪身上一指。

        萧浪吓得退了两步,本来是想给这位美丽如花的小玉姑娘出头,没想到这小玉却临阵倒戈,将这罪名加在他的头上,众和尚将目光落在萧浪的身上,问道:“施主,你可有什么说词,若是无话可说,就纳命来,给我们佛门兄弟报仇!”

        “你们这些和尚养得白白胖胖,却不做正事,不降妖伏魔,却一天只思淫邪之事,真是该杀啊,实在是该杀!”萧浪笑了笑说道,这也算是他说的心里话。

        “大家不要伤了这位姑娘,只将眼前这小子拿下。”其中一个和尚说道。众和尚被萧浪的话激怒,哪里还忍受得了,纵纵掣着戒刀,往萧浪这边杀了过来。

        若是和妖魔相斗,萧浪还会惧几分,不过眼前都是些和尚,和尚都是凡人,不懂什么妖法,自然很好对付,萧浪见手中的弯刀刀鞘不好使,还夺了一柄戒刀在手中,上前奋力的砍杀了一阵,杀死和尚无数,还剩下几个和尚,却见敌不过,跌跌撞撞地逃了。

        那小玉立在萧浪的身前,拱了拱手说道:“公子的身手实在了得,小女子佩服之至。”

        萧浪却皱着眉,瞟了她一眼道:“无耻,明明是你杀的那两个和尚,你非要赖在我的头上,害得我与那佛门结孽。”

        小玉无耻地笑了笑:“本姑娘就是无耻,你将我怎么奈何呢?其实我杀的不是和尚……”

        “那是什么,难道还是妖怪不成?”萧浪十分好奇,饶有兴致地问道。

        小玉微微一笑道:“其实本姑娘杀他们,目的也只有一个,那主是毁灭真相,你相信么?公子有什么问题就问,不问本姑娘恕不奉陪了。”说罢,影子一闪,消失不见。

        萧浪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说话只说一半,故意卖关子的人,幸亏这女子闪得快,不然萧浪还真的准备教训她几句。

        现在,萧浪准备回灭仙门去了,可因飞剑被噬血天魔给夺走了,只能步行,这步行虽然健步如飞,但终归是慢了一点,萧浪行了一阵子,再抬头一看,已经是月华满天,华灯初上的时候。

        萧浪继续前行,发现前面有一个镜水湖,湖边有一个闪着灯光的楼阁,灯光映的水中,楼影十分清晰,萧浪正了正衣冠,往那阁楼走去。

        开门的是一个清丽可人的粉衣女子,虽然没有闭月羞花之貌,也能说上姿色出众,光彩照人,那女子问道:“公子,这入夜来扰,不知为何事。”

        萧浪拱手施礼道:“我是一个行路客,因太色已晚,求在姑娘这楼中借宿一晚上,不知可否。”

        那粉衣女子望了望萧浪,那萧浪仪态却是一番孤高姿容,独臂,穿着一袭白衣,白衣上沾染了一些血渍,这血渍是萧浪白天和那帮和尚打杀时留下的,这可怕坏了开门的这个粉衣女子。

        粉衣女子将萧浪往门外一推,连连摆手道:“不方便,实在是不方便,我这阁楼里住的是女儿家,你一个大男人和我们住在一起怎么方便,这天气又不冷,你就将就在外面露宿一晚上吧!”说着,那女子一把将门关上。

        萧浪坐在木台阶上,接连叹息了几声,却也无法,准备就在门廊前睡觉。

        就在这时,那阁楼的门突然开了,开门的却不是刚才的那粉衣女子,却是萧浪白天碰到的那个叫小玉的女子。

        小玉盈盈一笑,对萧浪道:“没想到公子今天夜晚会寻到本姑娘的家里来,看来我和公子真是有缘分啊。这山地气候,白天炎热,夜晚却十分冷,公子还是请到房里来坐坐,免得着凉了呢!”

        萧浪听小玉这么一说,心中大喜,一拱手道:“既然姑娘请我进来,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呵呵。”

        小玉领着萧浪进了门,望见那粉衣女子奉上茶来,小玉说道:“这是我妹妹小琴,方才妹妹多有得罪,还望公子多多担待!”

        萧浪四下打量着这阁楼,阁楼虽然房间不多,却装饰得十分雅致,一看主人就是有品味的人。

        小玉一拱手说道:“公子白天杀的那些和尚,都是大悲寺的和尚,他们可能会上门来寻仇哩!听说那大悲寺里有一个菖蒲大师,使得好几样法宝,十分厉害!”

        萧浪坐在厅中,喝了一口茶,摆手道:“姑娘无须担心,就算是那和尚来了,有我在这里,他们也伤不了你。只是姑娘身为女子之身,不在家针线刺绣,为何要去招惹那些和尚?现在的和尚都是酒色之徒,淫邪之辈,惹不得!”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