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七十一章、逃离云水宗

第一百七十一章、逃离云水宗

        醒尘却水邈道人那厅里赴宴,这晚宴十分丰盛,醒尘喝了个半醉,夜里,那水邈道人安排醒尘在天相公子旁边的厢房歇息。?乐?文?小说w.lwxs520.om

        醒尘却是很不愿意,心想,那天相公子一个人睡在那厢房,还昏迷不醒,万一半夜醒了,却又无人照看,于是便起身,蹑手蹑脚来到天相公子的房间,见天相公子还没有醒,便悄悄的躺在他的旁边,趁着酒醉,蒙着被子,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睡便睡到半夜,醒尘突然听见那天相公子在唤他的名字,那天相公子皱眉道:“醒尘兄,你怎么可以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呢?”

        醒尘翻起身子,坐在床上,按了按醉酒昏痛的额头道:“怎么不可以呢,我们都是男人啊!”

        那天相公子吞吞吐吐,半晌,也未说出一句话来。

        醒尘下床起来点了床前的油灯,问道:“你什么时候醒了,也不说一句话。”

        天相公子苦着脸道:“我根本没有晕的,只是哄那老头子,没想到那老头子实在是可恶,用银针封了我几处穴,害得我身子也动不了。”

        “现在呢?现在能不能动得了?”醒尘问道。

        “我就是说现在呢,我还被封着穴,动也莫想动得了!还劳烦醒尘兄,给我帮我解一下。”那天相公子痛苦地躺在床上说道。

        醒尘看了看他的身子问道:“银针呢?没有银针如何能解开穴道?”

        天相公子道:“我衣袋里有,你自己去取,我教你如何扎针,你可别扎错了。”

        醒尘的记忆很好,白天那水邈道人所扎的几个穴位他都记得,再加上天相公的提示,那穴位也没扎错,很快,那天相公子便被解开了穴,他一翻身下了床,理了理衣衫道:“谢谢兄弟出手相助。”

        醒尘不解地问道:“为何那水邈道人要用银针扎你的穴位,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和误会么?”

        天相公子摇了摇头道:“无冤无仇,只是那水邈道人见我耍滑头骗他,以为我要打他法宝的主意,故意这样子来戏弄我,若是有仇恨的话,他早就一剑杀了我。”

        醒尘点了点头道:“嗯,说来也有道理,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他用银针封你穴,你却不起来阻止他,让他为所欲为呢?”

        天相公子神秘的笑了笑道:“这是将计就计,你就不明白了,他用银针锁了我,定对我无防范,今夜的大事可成,你等等我!”说罢,打开厢房后面的窗子,翻窗跳出。

        这让醒尘更觉得奇怪了,好好的前面的正门不走,为何要翻窗呢?他要去哪里,去了到底会不会回来呢?醒尘这样反复想了很久,却也还是不解,遂坐在灯下,等天相公子回来。

        醒尘在房中等了不久,却见那厢房的门扇被那云水宗的弟子一脚踢开,那班弟子甚是鲁莽,领头的那个弟子也不看醒尘一眼,一挥手对身后的弟子道:“给我搜!”

        那班弟子便径直来到房中,床上、桌子底子,柜子里、屏风后面,只要是能藏人的地方,都被他们搜了个遍。

        他们一无所获,走到领头那个弟子面前拱手道:“回禀大师兄,没有找到,那小子定里溜了!”

        领头的那个弟子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那小子中跑得真快,我们这么快赶过来,还是让他给溜了,唉,这来怎么向师父交代!”

        那几个弟子在厢房中望了望,指着醒尘对那领头的弟子道:“大师兄,依我来看,不如把这家伙先抓起来,若是擒得这家伙,若那小子还顾及他的兄弟之情,定会出来救他。”

        领头的大师兄一拍掌笑道:“说得好,大家一起上,把这小子抓起来!”

        这一帮弟子提着剑蜂拥而上,一伙人将醒尘围在中间,却没有人敢动手,醒尘却很淡定地说道:“要抓就抓,为何迟迟不下手?我又没有三头六臂,难道是害怕我不成?只是抓之前,我要问清楚,是为何事来前来抓人,我犯了什么王法么?”

        那大师兄呵呵冷笑道:“你没犯法,可是你带来的那个兄弟,天相公子,他犯事了,他半夜盗走了我师父的人形法宝,我师父还正在发怒哩,你怎么也得跟我们走一趟,到我师父那里去做个交待。”

        醒尘也是明整理的人,听他们这么一说,心想他已经拜了水邈道人为师,那水邈道人断然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几个弟子一拥而上,将醒尘给绑了,推出屋外,粗鲁的说道:“快走,别拖拖拉拉的,我们还赶着回去睡觉哩,这大半夜的,将人吵醒了,谁个心里舒服啊!”

        大师兄也在后面说道:“其实这位兄弟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交友不慎,居然结交了一个损友!”

        “呵呵,你说谁是损友?”屋顶之上,一阵冷风吹过,落了一片瓦下来,那人的话语也是冷幽幽的,带着杀气。

        “是谁,谁在说话?”众弟子的按着剑柄,望向屋顶,神色慌张地问道。只见那屋顶之上,黑影幢幢,却是飘忽不定,似幽灵一般。

        众弟子都被吓得不敢吱声,那大师兄却是见过世面的,这点小伎俩,他是不屑一顾,只见他展颜笑道:“果然是一个飞梁走壁的盗贼,这么高的房子也上去了,不过谁会怕你!”说罢,手提宝剑,飞身一纵,窜上了屋顶。

        那大师兄刚飞窜到屋顶,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大话,摆一个架势,只闻得一声惨叫,便从那屋檐上翻身坠了下来。

        大师兄坠在地上,看不到伤,却跌得不落,那大师兄按着胸前的伤口道:“那小子用暗器伤人,快抓住他!”

        众弟子中留了两个照顾大师兄,其他弟子都纵上屋顶,他们四下一望,哪里还有人,早就逃了,却听下去的弟子叫道:“不好了,刚在我们看大兄弟来了,没注意,我们绑住的那个小子也给逃了。”

        原来,天相公子趁这帮弟子去扶大师兄时,解了醒尘的绳索,二人向宗府外面逃去。

        “灵符呢?”天相公子突然回头对醒尘问道。

        “什么灵符?”醒尘十分不解,他不知道天相公子要什么。

        “避水符啊,我们来的时候用的那种符,难道你身上没有了?”天相公子着急的说道。

        “多着哩,让我在身上找找,不过这么晚了,我们要离开这血湖,到水面上去么”醒尘在身上摸索着,一边说道。

        “那是当然,不然让他们追上来,我们可就死定了!你能快点么?”天相公子边往身后看,边催促道。

        醒尘在终于找出两张符,拿了一张递给天相公子道:“他们说你盗了他们的宝贝,就是那个人形法宝,这是真的么?我可不想和一个强盗交朋友。”

        那天相公子呵呵一笑,也不解释,拉了他一把说道:“快走吧,这里没有时间来给你解释了,我们上湖面上去再说!”

        说罢,二人贴上避水符,排开水道,一起向湖岸走去,后面好像有弟子追来,但是哪里敌得上那避水符开道的速度。那避水符贴着,水不沾身,见过开道,他们二人很快就到了岸边上。

        这是夜里,本来就看不清路,哪里还顾得了方向,醒尘到了岸上,才发现已经还是他下水的那个地方。这后面的山,也不是他们来时的风来山。

        “这是什么地方?”醒尘环顾四周莽莽苍苍的山岭,在月色中十分的沉寂,遂对天相公子问道。

        天相公子摊了摊手道:“你问我,我去问谁,我们两人,不是一直在一块么,这个地方,我也不比你熟悉,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啊。”

        天相公子望了望天上的星星道:“若是地名,我的确是不知道,若是说方向,我也还分得清,你看那北极星,我们这方向是面朝南方。”

        醒尘想了想道:“那这么说来,我们是在风来山的对面,中间隔这么宽的湖,我们要怎么过去?”

        天相公子微微一笑,因为他是绝色公子,脸上却有几分妩媚,他说道:“这世上这么多路,非要走一条道么,跟着本公子走,保管不会迷路的!”说着,择了一条小道,借着月色行走。

        醒尘跟在他的身后说道:“都是怪你,人家的法宝有什么稀罕,非要去盗人家的法宝。”

        天相公子也不回头,叹道:“这世上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你知道这人形法宝有多么厉害么?其实我说到这血湖来杀水怪取内丹是一个借口,实质上我本就是奔着这人形法宝而来,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得手。”

        醒尘心中一惊:“原来你早就知道这血湖下面暗藏着一个宗府,这里面藏的宝贝你也怎么,看来你知道的还真多,我却是被你利用了!”

        天相公子笑道:“若说是利用,这话便说得严重了一些,其实你是一个喜欢助人为乐的好人,你愿意帮我的,我却没缠着你!”

        醒尘听了这话,心头却是有点生气:“你说是我缠着你?那好,我就不再缠着你,行了吧?你我二人,就此别过。”醒尘正好了现前面有一条岔道,于是就和天相公子选了不同的道,分开行进。

        “是你不愿意跟我走的哦,到时候迷了路,碰到什么妖怪妖兽的,将你捉去吃了,到时候却不要怪本公子没提醒你哦!”天相公子故意恫吓道。

        “放心,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等着你来埋的!”醒尘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口里赌气地说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8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