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九十五章、爆发的萧浪!

第一百九十五章、爆发的萧浪!

        那地隐宗宗主陆玄机将人形法宝交给菖荨大师,说道:“只为我相信大师,所以才冒险盗取这佛宝金光舍利来辅助修炼。如今,我将人形法宝交给大师,还望大师妥善保管。”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那菖荨大师连连点头客气的说道。

        原来这陆玄机之所以要盗大悲寺的法宝金光舍利,完全是这菖荨大师的主意。菖荨大师一直潜藏在地隐宗,却又是因为这人形法宝,这人心却是显而易见,醒尘暗中想到。

        陆玄机对那菖荨大师拱了拱手道:“大师,在下还有一些事,就不多扰!”说罢,一拂袍子,退出了房间。

        “宗主,走好!”菖荨大师将那陆玄机送到门外,望着那陆玄机走远,方才掩上门,将那人形法宝取出来,握在手中,仔细观看。

        “哈哈哈”,院中突然传出狂笑之声,那菖荨大师一惊,赶忙收起法宝,喝道:“是谁?”

        “哐”地一声巨响,那禅房的门被一阵罡风震开,一个气宇不凡的少年垂手立在门外,这个少年正是醒尘。

        那菖荨大师一下子站起身来,见醒尘打扮不俗,却未带刀剑,也未露杀气,便双手合十问道:“施主到贫僧这里有何事?我看施主的打扮,却不是本宗的人?”

        醒尘冷声说道:“我来这里,只是给大师通个风,报一个信!”

        “哦?报什么信?”菖荨大师十分不解,一皱眉头问道。

        醒尘微微一笑:“大师可曾得到一个人形法宝?那人形法宝乃是一件不祥之物,若得了此法宝,必招致杀身之祸!”

        菖荨大师大惊,急忙拿出那人形法宝一看,盯着醒尘问道:“这法宝如此金光夺目,为何是不祥之物?只怕是施主想要这法宝吧!”

        “大师有所不知,这地隐宗昨日来了四个高手,都是为这人形法宝而来,他们曾发过誓,这法宝在谁的手中,他就杀谁!不光要剁那人的手,还要挖那人的双眼!”醒尘依然在笑,笑声冷而神秘。

        菖荨大师听他这么一说,哈哈笑道:“那四个高手贫僧倒不曾见到,只是听说他们被捉了,关在地地隐宗的监牢里呢!”

        醒尘也在笑,笑声已盖过了菖荨大师的笑,他说道:“据我所知,那四位高手早已经逃了出来,正在到处寻这人形法宝哩,看来你死定了!”

        菖荨大师吓得退了两步,定了定神色道:“贫僧不信你这小子的诳语,待我去看看了来!”说罢,在禅房中取了一口戒刀,拽开步子,走了出去。

        这正是醒尘使的激将法,他这样子做,菖荨大师便会去看萧浪他们那三人,他趁机跟去,自然寻到了他们关押的地方。

        “我随大师一起去吧!”醒尘紧跟在菖荨大师的身后。

        菖荨大师和醒尘穿过回廊,又入了洞中通道,这通道通往地隐宗的监牢。

        醒尘立在那监牢门口,却也不进去,因为他担心那几个守卫记得他的样子,将他认了出来,到时候,就麻烦了。

        那监牢门口的一个角落里,正摆放着醒尘和萧浪他们的兵器,醒尘蹑手蹑脚走上前去,取了自己的七彩修罗剑,和妖刀、飞剑,然后使了个镜水身法,身影飘忽不见,走进监牢里。

        那菖荨大师问守牢的众守卫:“昨日我们地隐宗里擒来的那四个高手,还在不在这里面?”

        “高手?我却不见得什么高手,他们三人功法我不曾见,只是有一个却十分不中用,吃了一餐饭,便死了!”那瘦高的守卫奸笑着说道。

        “死了?”菖荨大师心中暗道,不好,这人定是装死逃了,于是又问道:“其他几个人可否在?”

        那瘦高守卫将那菖荨大师分别带到锁萧浪、幽姬和刀皇的房间里去巡看,突然惊叫道:“那老头子怎么也不见了!”

        醒尘知道那刀皇十分神秘,功法厉害且不说,却与这地隐宗的宗主同名,这又是一个可疑之处,如今这刀皇居然脱逃了,这却十分可疑。

        可现在醒尘也不管这刀皇了,还是先救这萧浪和幽姬二人吧。想到这里,醒尘跟到那萧浪的监牢前,正要将那监牢的门一剑劈开,但顾忌到这菖荨大师会帮这些守卫,所以便暗藏不动。

        菖荨大师见这来闯地隐宗的四大高手,死了一人,逃了一人,心中更是惴惴不安,于是一手握着戒刀,单掌过胸,做了一个佛礼道:“你们且严加看管这二人,犯人脱逃之事,待我去禀明宗主,再做处理!”

        那几个守卫将菖荨大师送了出去,回来房中商议道:“这大白天,那老头子居然脱逃了,看来,定是一个会遁术的高手!万一这留下来的两人又逃了怎么办?”

        “依我看,就将他们处置了算了,来个先斩后奏!”其实一个守卫走了来说道。

        那瘦高守卫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好啊,事不宜迟,还是赶紧下手吧!先杀那个男的!”说罢,他领着牢里的几个守卫,打开萧浪的牢门,举着刀走了进去,将萧浪围在中间。

        萧浪正盘腿运功,见这一班守卫带着杀气闯了进来,于是一竖眉问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给我杀!”那瘦高守卫对身边的众守卫一挥手,吩咐道。众守卫哪里待萧浪分说,便扬着刀往萧浪头上砍去。

        “吼!”只听那萧浪大吼了一声,将那铁链条尽皆挣断,那碎铁链弹射出去,将众守卫,连那瘦高守卫都击飞了出去,待他们跌倒在地,才发现那碎铁链已经嵌到他们身里,转眼间,所有守卫,尽皆爆毙。

        没想到萧浪爆发了,萧浪爆发后居然这么厉害,他只是挣断铁链便一下子杀了这么多的人,他还不算真正的出招。

        醒尘哈哈一笑,走进萧浪所在的监牢:“看来萧兄的身手不错,实力进步很快!”

        萧浪瞟了醒尘一眼:“方才那帮守卫来杀我,醒尘兄为何不出手,还真沉得住气啊。”

        醒尘仰面笑了笑:“萧兄这么快的攻击,我都不暇眨眼,如何帮点了你呢?”

        “咯咯”,一阵女子的笑声从他们身后传来,醒尘和萧浪回目望去,原来是幽姬,醒尘正准备去救她哩,没想到幽姬自己脱身了。

        萧浪一惊:“幽姬妹子娇弱无边,被这铁链脚镣锁住,如何解开!”

        “我当年可是开门解锁,翻墙透壁的高手,这点小伎俩难得到本姑娘?”幽姬咯咯笑道。

        萧浪又盯着醒尘道:“不知醒尘兄是为何脱的身,难道也会解锁?”

        “这个嘛,是个秘密,若是有兴趣,可以去琢磨,自己猜猜。”醒尘神秘一笑。

        萧浪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却是不感兴趣!”

        “我却发现了一个让二位感兴趣的东西?”醒尘在笑,笑依然很神秘,让人想去琢磨,却猜不透。

        “哦?是什么?”幽姬在一旁,也十分好奇,盯着醒尘问道。

        “我在这地隐宗里发现了第三件人形法宝!不知道二位是否有兴趣呢?”醒尘缓缓说道,说完,他瞟了萧浪和幽姬二人两眼,二人果然十分感兴趣。

        幽姬问道:“那法宝在哪里,我去将它取来。”

        醒尘呵呵一笑:“说是取,也说得太容易了一些,好像是自家的东西,这东西却在一个和尚的手中。”

        幽姬不屑地瞟了醒尘一眼:“若说是盗物的手段,当初二位又不是没有见识过,难道还不相识本姑娘的手段?”

        “相信,相信。可是那和尚可是不轻易将法宝拿出来示人,你如何去取?”醒尘盯着幽姬问。

        “那和尚在哪里?”幽姬问。

        “二位随我来!”醒尘走到前面,萧浪和幽姬在出监牢前取回了各自剑,紧跟在醒尘的后面。三人一起来到了那菖荨大师的禅院。

        这禅院十分的清静,不光清静,而且十分干净,地上没有灰,甚至看不到脚印。

        、

        让人感觉到,这里似乎根本不曾有人住过。不过,只有住人的地方才这么干净,而没有住人的地方却到处是蛛网尘灰,十分的邋遢。

        “好一个有修养,洁身自好的和尚!”那幽姬赞道。

        醒尘走到门前,借着缝隙,往房中窥视,那房中并无人。奇怪,这和尚会去哪里?难道却找那宗主去了。

        醒尘手中一用力,使了几分掌劲,将那木门拍来,房中果然无人,只见香炉里的烟,还在袅袅升起,醒尘是极注意细结的人,他料到这和尚绝对在这附近藏着。

        “菖荨大师,有人造访,总要出来露个脸,欢迎一下客人吧!”醒尘对着空空的房中拱了拱手道。

        可是这房中依然极静,没有一点声音,幽姬咯咯一笑:“醒尘哥哥却爱和自己说话。”

        醒尘却不理会幽姬,又说了一遍:“菖荨大师,来杀你的人都到齐了,你还是出来会一会大家。”

        只见一道光闪,那身影却似过往飞鸿,闪到醒尘的身前,看来这菖荨大师修为实在了得。

        菖荨大师一拂袖,冷冷道:“我还以为真的有高手想到这里来夺我的法宝,没想到就你们三位,贫僧实在不曾放在眼里。”

        萧浪走上前一拱手道:“大师也是有修行懂佛法的人,可知这世上有一种话说不得?”

        “什么话?”菖荨大师追问道。

        萧浪笑道:“大话讲不得,这世上人若是说了大话,就要为这大话付出代价!”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