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一百九十七章、父女情深

第一百九十七章、父女情深

        却说醒尘追着那黑影,穿过弄堂,出了大厅,追到一个花园之中,这园中有树,却不高,风吹时,树叶沙沙作响,那黑影却消失不见。《》《》

        醒尘立在花园中,抱剑在胸前,环目一扫,什么也没有发现,因为这里风吹树叶动,花草也在起伏,一切都是动的,若是要在动中寻着一个隐藏人的来,实在是困难。

        就在醒尘寻不着那黑影的下落,准备转身回去时,只见一柄剑,从他的身后刺了过来,这剑的速度极快,这出剑的人定是想一剑要醒尘的命。

        可当醒尘回身格挡时,心中一惊,那哪里是剑,分明是一柄刀,这刀却不是杀人的刀,分明是一柄砍柴刀,这出刀的人脸上罩着面具。

        但醒尘已经猜出了,这个人就是刀皇陆玄机。他的一招一式,醒尘都记得清楚,何况他还用这柄柴刀。

        醒尘眉头一竖,问道:“前辈我和你向来无任何仇怨,为何要出手伤我?”

        那陆玄机却是不答,手中的刀一转,支开醒尘那架着的剑,直向醒尘攻来。

        “好狠,前辈,难道你真想要我的命么?”醒尘闪了个身,再次将刀皇陆玄机的刀格挡住,不过,那陆玄机并没有说话。

        “哦,我明白了,你定是被人控制住了!”醒尘说道,他尽管闪避陆玄机的刀,不与他正面交锋。《》但那陆玄机越攻击越猛,醒尘哪里抵挡得住。

        他们二人过招了十多招,醒尘不敌,被那陆玄机的柴刀格飞了出去,刀皇不愧是刀皇,使一柄柴刀,也能发挥如此大的威力。《》

        但这也不能说明真正的实力,毕竟醒尘让着他,可那陆玄机得势不饶人,手中的刀一翻,刀锋朝着醒尘,劈砍下来,这一刀来是凌厉,若是不避让,非得送命不可。

        醒尘就地一滚,避开了这一击,回头一看,那地上的石阶,竟然被劈出了一个大的槽子。

        “不行,再这样子下去,非死及伤,现在也顾不得他了!”醒尘想到这里,握着剑,一跃而起,那剑直向陆玄机刺去。

        可是那一剑没有刺拢他的身前,他已经倒下了,一柄剑从他的背后刺过来,直透他的前胸,殷红的血汩汩流出,湿了他的袍子,他倒在地上后,醒尘才看清他身后的人。

        这个人收了剑,冲醒尘笑了笑:“醒尘兄,让你受惊了!”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浪。

        醒尘惊讶地问道:“你不是中了那菖荨和尚茶中的毒药,如何没事一般?”

        “难道你也相信我会这么轻易地中毒?”萧浪呵呵一笑,“看来我这演戏却是演得太真了。”

        “我还以为只有我会装死哩!”醒尘呵呵一笑,但他此时十分担心幽姬,遂问道,“那幽姬妹子如何?”

        “莫说了,被那和尚掳走了!”萧浪摆了摆手道。《》

        醒尘叹了一口气:“既然你现在没事,那我也可以不去寻那颗人头来换解药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浪被搅得一头雾水,问道。《》

        醒尘却指着地上的人道:“你揭开面具看看,这个是何人?”

        萧浪也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遂弯下腰将他脸上的面具一下子揭了下来,他仔细一看,惊道:“为何这人是陆玄机!刀皇!”

        醒尘笑了:“难道我怀疑自己的剑法么,杀死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

        萧浪摇头一叹:“我只是觉得意外,他一路跟着我们来,难道就是要杀你?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醒尘盯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意外的事很多,不过一切事有都因果关系,我们和没有见到那真正的陆玄机之前,这还不能下定论。”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陆玄机?”醒尘自言自语地说道。

        萧浪沿着那花园边上的长廊走去,边走边说道:“其实这地隐宗宗主到底是谁我却不感兴趣,我要的,却是那件人形法宝而已!”

        “你现在要去哪里?”醒尘提着剑,跟在他的后面问道。《》

        “当然是出去,你们不是说那宗主的女儿,就是那个奇丑地比的女子,很厉害吗?万一又被她撞见,再次擒了去,却没有这么容易脱身了!”萧浪继续头也不回向前走。

        “可是你又不知道出去的路,为何要走前面,怎么说也要让我走在前面才对!”醒尘说道。

        萧浪立住身子:“对啊,我又不知道出去的路,为何要走前面,还是你走前面。”

        “你倒不傻,若是遇到暗道机关,定是前面的人受伤!”醒尘哈哈一笑。

        “可是明明是你要求走前面的……反而来赖我,到底还讲不讲道理?”萧浪无奈地甩了甩脑袋。

        ……

        很快,二人出了地隐宗的洞府,外面是树林,茂密的树林,雀鸟争鸣,萧浪透过茂密的枝叶,望着天上的娇阳,笑道:“总算离开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了!”

        醒尘在树林四处搜寻:“那菖荨大师将幽姬带到哪里去了?他会不会对她做那种事?”

        萧浪点了点头笑道:“极有可能哦!”

        醒尘一听这话,心中急了:“那我们得赶快找到他们!”说着,萧浪提着剑,沿着林中的小道向前面跑去。

        那萧浪一把将醒尘拉了回来道:“等等,我还没有说完,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呢?”

        “你要说什么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我可是急性子人!”那醒尘皱着眉头道,一想到幽姬,他心中可着急了哩。

        “我要问你,你说父女之间,会发生那种关系吗?”萧浪慢悠悠地说道。

        “等等,你说谁跟谁是父女关系?”醒尘也被萧浪的话给搅糊涂了。

        萧浪在林中踱了两步,将剑抱在胸前,盯着醒道:“那和尚菖荨大师是幽姬的父亲,幽姬是和尚的私生女,他们相认了!所以他给了我解药,然后带着幽姬离开了。”

        醒尘挠了挠脑袋,微微一笑:“原来是这样,我还差点给你说糊涂了,那你还说你没有中毒,却说是装死,这一下子主暴露了吧!嘻嘻。”

        “玩笑总是要开的嘛,不然哪里找得到一点乐子呢?”萧浪笑道。

        他们二人向林子东头走去,那萧浪却是准备回灭仙门了,醒尘对萧浪道:“萧兄回那灭仙门继承了掌门之位,到时候可别忘记了兄弟我啊!”

        “一定,一定不会出手杀你的!”萧浪拍了拍醒尘的肩膀道。

        “萧兄又说笑了!”醒尘在一边,呵呵跟着笑道。

        二人正在言谈之间,没想到前边林中传出了打杀之声。

        醒尘和萧浪立刻警觉起来,二人提着剑,飞快地向前面奔去,不过,他们的脚步却是极轻,因为他们却要先看个究竟了再出手。

        那林中,立着一个戴着圆斗笠,垂着帘子的女子,而对峙的另一方却是那菖荨大师和幽姬。那菖荨大师看来已经受了伤,幽姬嘴角也挂着一丝血,看来,她也伤得不轻。

        “可恶,这丑女又在这里来堵路来了!”那萧浪忿忿地说道说着,他便要扬剑出手。

        醒尘一把拉着萧浪道:“且不要冲动,我们先看一看再说!”

        只听那丑女大喝一声道:“地隐宗背叛者必死,你们二人难道不知道。宗主让我来索回那人形法宝,识相的,赶快交出来!”

        菖荨大师捂着胸口道:“贫僧对地隐宗忠心耿耿,别无二心,可这是我的女儿,我不能眼睁睁看她送死,也许,这一点宗主是能理解的!”

        那丑女哼了一声,冷笑道:“宗主只让我来结果你们二人的性命,取回人形法宝,废话少说,赶快前来受死吧!”

        菖荨大师摇头叹道:“没想到宗主这样不仁不义,贫僧无话可说!”说着,一把将那幽姬推开道:“快走!”

        那丑女喝道:“想逃,没门,纳命来!”说罢,一掌凌空攻向幽姬的背后,那昔荨大师见势,身上迎上前,帮那幽姬挡住一掌,整个身子往后一趋,踉跄几步,倒在地上。

        幽姬回过头来,见菖荨大师倒在地上,便要去扶他,没想到那丑女却要杀人灭口,又一掌向幽姬攻了过来。

        萧浪见这个势头,哪里还按捺得住,早就一剑扬起,攻上前去,那丑女却是修炼高手,早已经发现气场不对,反身一掌拍出,将本欲攻向幽姬的一掌掌力,全转移到了萧浪的身上。

        萧浪身中一掌,一道强光一闪,整个人连带着剑,翻滚在地上,吐了一口血,昏迷了过去。

        醒尘也知道,那萧浪已经够厉害的了,居然还受不住这丑女的一掌,自己更是螳臂当车,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不过醒尘决定要搏一次,只见他大喝一声,给自己壮了胆,扬剑攻上前去。

        那丑女冷冷笑道:“没想到又来了一个送死的!受死吧!”

        说罢,手掌一翻,金光一闪,道道气浪,向那醒尘袭去,那醒尘的剑哪里能近到丑女身前,早就被掌击中,翻滚在地上。

        丑女点了点头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胆气!”

        醒尘在嘴角抹了一把,原来是一手的血,看来自己的确伤得不起,不过比那萧浪还伤得轻一点。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6278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