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二百五十六章、轩辕神剑

第二百五十六章、轩辕神剑

        深夜,老君山,肉林祭坛。[燃^文^书库][]乐-文-

        阴月魔君来到那肉林祭坛,对那几名正在血炼炉旁边血炼的弟子道:“今夜大家还是不要松懈,继续血炼,我要早日将这轩辕神剑血炼成一柄人神共惧的天下第一邪剑!”

        “回禀魔君,先前来的血炼师已经累倒了几个了,再这样日夜不休息的血炼,恐怕我们也承受不住了!”其中一个血炼的弟子走到阴月魔君的身前,拱手对阴月魔君说道。

        “你们这帮废物?才连续在这里血炼三天,就在我面前叫苦!去死!”说罢,阴月魔君在旁边的血炼兵器架上抽出一柄刀,一刀向那名弟子砍去,手起刀落,碧血飞溅,那名弟子哼了一声,横躺在地上。

        其他几名在血炼的弟子面面相觑,却不敢吱声,唯恐出言逊,激怒了阴月魔君,招致同样的下场。

        “你们打他尸体给我推到血池里面去,再把这地上打扫干净!”阴月魔君将手中带血的刀丢在地上,面带微笑的说道。他不想让阴月皇朝的弟子把他当做一个可怕的魔头,可是他有时候,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魔性,会一怒杀人。

        就在这时,一个弟子匆匆从外面赶来,对阴月魔君道:“启禀魔君,夫人进来了!”他口中说的夫人,正是指的燕红叶。

        “哦?该死,怎么会来得这么快,现在我走哪里,她总是跟到哪里。”阴月魔君嘀咕道,他又对刚进来的这个弟子质问道:“我不是说过了么,任何人都不能放他进来的,这肉林祭坛可是祭祀祖宗用的,是禁地,你懂吗?”

        “小的也知道,可是夫人她蛮不讲理,我们想拦住她,她却要执意进来!我们没有拦住,所以放她进来了!”那个弟子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回答道。

        阴月魔君勃然大怒,再次拾起那柄带血的刀,口中道:“去死吧!”手起刀落,眼前这个弟子又被眨眼间杀死,血溅了一地。

        “我怎么刚才又杀人了?”阴月魔君突然意识到他杀了人,慌忙将手中带血的刀丢在地上。

        “夫人快进来了,你们赶快把这尸体扔到血池里面,把血迹打扫了!不要留下任何痕迹。”阴有魔君十分清醒地说道。那几个弟子本来在收拾先前那名弟子的尸首,见又杀了人,哪里还敢吱声,只是低着头默默伏在地上收拾尸体。

        当他们将地上的血迹干净时,那燕红叶走了进来,她对阴月魔君说道:“我到处找你,没想到你在这里!现在我可放心了。”

        阴月魔君微微一笑:“亲爱的,我可能有什么事呢?你这么担心我,又是何故,现在那帮伏魔人还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燕红叶听他这么一说,放心了很多,她一低头,看到了阴月魔君带血的手,拿起来一看:“哎呀,你又杀人了,你不是向我保证过,从此以后不再杀人的么?为何现在又要背着杀人?”说着,燕红叶退了几步,望着阴月魔君,“你已经变了,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杀人魔头!”

        阴月魔君走上前,一把将燕红叶拥入怀中说道:“亲爱的,你听我说,你想错了,我根本没有杀人!”

        “我不信,我不信你,明明手上还有血,你这样子说谁会相信,难道你当我是个傻瓜么?”燕红叶一把将阴月魔君推开,拼命的摇着头说道。

        阴月魔君见她不相信自己的话,遂一拍手,对手下的弟子吩咐道:“把我刚杀的那个妖怪的尸体抬上来!”

        那几个弟子面面相觑,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很快就抬了一具妖怪的尸体到这殿上,阴月魔君一指地上的妖尸对燕红叶说道:“你看,这就是我刚刚杀的妖怪!”

        那燕红叶仔细一看,那妖怪全身是毛,空着一个破蓝布衣衫,全身血已经浸透,死状十分的惨,她居然相信了阴月魔君,在他脸上“啪”地亲了一口道:“我就知道亲爱的你不会骗我的!”

        “魔君,大事不好了,有一个黑衣人在外面殿上和一个黑衣人打起来了!”一个阴月皇朝的弟子,慌慌张张跑到阴月魔君的面前,拱手禀告道。

        “还有这等事?想来是那人活得不耐烦了,上前来送死来了!”那阴月魔君一皱眉头说道。

        “我们好几个弟子一起围攻他,居然杀不过,你看,我都受伤了!”说着,那弟子将手臂上的剑伤撩起衣袖给那阴月魔君看。

        阴月魔君看了看那伤口后,口中自语道:“看来还是一个狠角色,那好,取剑来,你随我一起出去看看!”

        “回禀魔君,这轩辕神剑才血炼三天,并没血炼好,如果强行拿出来使用,到时候搞不好会反噬伤身的!”那个血炼炉旁边的弟子说道。

        阴月魔君道:“如今来的是高手,若是不用这轩辕神剑,恐敌不过他,所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快快将轩辕神剑给我拿来!”

        “在这里!魔君请拿好!”两个弟子取出血炼的轩辕神剑,毕恭毕敬的递到阴月魔君的面前,阴月魔君拿了剑,大脚流星地往殿外面走去。

        这里夜里,外面殿里虽然挂着几只灯笼,但是光线还是十分的暗,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因为刚才那些和黑衣人一起打斗的弟子尽皆被杀死,地上,横着十几具尸体,看来这黑衣人是有备而来,可是现在黑衣人都去哪里了呢?

        阴月魔君举目环视着四周,这殿外黑漆漆的,静得可怕,阴月魔君对他身后跟的来弟子道:“快去召集一些弟子来,另外,让他们带一些火把过来!”

        那弟子领命去了,这外面只留下阴月魔君一个人了,阴月魔君沉声缓缓说道:“我知道你藏在这里,快出来吧!”

        他的话间刚落,殿顶之上,突然飞纵下一个人来,这个人,正是方才在外面大开杀戒的黑衣人。

        “你不用把脸遮着,我已经猜到了你是谁了!”阴月魔君的话语依然是缓慢而平静的,他想杀人,向来都是这么平静的。

        黑衣人冷冷一笑:“好,我就让你看看我是谁!”说罢,一把将他蒙在脸上的黑纱扯下来,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诸葛流云。

        “是你?”阴月魔君开始猜测是醒尘,没有想到是诸葛流云,所以还是比较吃惊。

        “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反正到这里的人,都是想杀你的人!你在我的眼中,只是一个死人而已,而这时间,只是在下刻钟!”诸葛流云语气生硬,毫不客气地说道。

        “呵呵,好大的口气,要知道,这个世上,想要杀我的人,可不只是你一个人!关键是要有这个实力,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你没这个实力,如何说得起这种狠话?”阴月魔君呵呵冷笑道。

        “我没时间跟你啰嗦,看剑!”诸葛流云面色一寒,凌身上前,一剑向那阴月魔君的身上刺去。

        阴月魔君手中亮出轩辕神剑血红的剑锋,冷冷说道:“来找我拼剑,分明是找死!”说罢,一剑斩出,气浪若涛扩散开去,那诸葛流云被剑气震动,整个身体飞退十多丈才定住身子。

        “啊!”诸葛流云大吃一惊道:“他们果然没有猜错,我师父的轩辕神剑果然在你这里!卑鄙无聊的家伙,居然用我师父的轩辕神剑!”说罢,诸葛流云痛苦地咳了一口浊血。

        阴月魔君哈哈狂笑道:“是你没有用,连自己师父的剑都守不住,这能怪我们。不过,你要看清楚,这剑真的像你师父的轩辕神剑么?”

        诸葛流云抬头一看,那剑身通体血红色,但那剑他敢肯定一定是轩辕神剑,于是骂道:“你这家伙也够无耻的,居然拿我师父的剑来血炼,又暴殄神物,将一柄好好的剑弄成这样!”

        “呵呵,你这就不懂了,我们血炼宝剑,宝剑只会越来越厉害,到时候,它的威力便难以想象!”阴月魔君依然在狂笑。

        “你除了盗人家的剑来血炼,还有什么本事么?”醒尘问道。

        “盗?什么叫盗,这剑可是红叶她亲手送给我的!你师父已死,这轩辕神剑自然归红叶所得,她送给了我,便是我的东西,请问这能叫盗么?”阴月魔君笑问道。

        “红叶这个名字也是你这卑鄙无耻的家伙叫的么?你这个卑鄙的强盗!快交出轩辕神剑,不然就受死!”诸葛流云骂道。

        阴月魔君不屑地瞟了诸葛流云一眼道:“我真佩服你的勇气,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勇气和我这样子说话,真的是不想活了!”

        说罢,手中的剑在空中翻动,瞬间,在诸葛流云的身上刺出了十多道口子,此时的诸葛流云,根本没有了还手之力,他的伤口虽然都不致命,便是都在汩汩流着血。

        “为何不直接了当,痛痛快快地一剑杀了我?”诸葛流云躺在地上,痛苦地问道。

        “因为我想折磨你,看你慢慢的死,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子做,十分的有趣么?”阴月魔君笑道。

        “好吧,既然你不成全我死,那我就自己了断!”诸葛流云不堪痛苦,将剑在脖子上一横,准备自行了断。

        “住手!”一个女子突然飞身窜出,一剑击落了诸葛流云手中的剑,诸葛流云抬头一看,这女子正是燕红叶。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950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