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二百五十七章、阴月妖王

第二百五十七章、阴月妖王

        诸葛流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有骨气的男人,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候,却被一个女人救了,而这个女人是他喜欢的女人,但这个女人并不喜欢他。[燃^文^书库][]-乐-文-小-说---c

        诸葛流云之所以要自杀,是因为他不愿意死在他情敌的手中,而阴月魔君正是他的情敌,若是这世上没有阴月魔君,他和燕红叶怎么也可以说上是男才女貌,极般配的一对情侣。所以他恨阴月魔君,这种仇恨,是一般的人不能理解的。

        阴月魔君却是一个极典型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虽有心杀诸葛流云,便是他绝对不会在燕红叶的面前下手,于是一挥手道:“你走吧,我饶你不死。”他这样子做,却是给燕红叶给了面子,让燕红叶对他好感倍增,觉得他是一个有胸怀和气度的男人。

        燕红叶为诸葛流云止了血,又替他包扎了伤心,才放心地让他离开这里。而诸葛流云觉得他败给阴月魔君失了面子,却再也没回来找过燕红叶。

        这样日复一日,又过了一个月时间,这阴月魔君的肉林祭坛中,血炼的兵器也日益增多起来,并且那柄轩辕神剑,已经血炼到一定的火候了。阴月魔君认为是大开杀戒了,这也是夺回妖云城的好时机,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时机。

        而据阴月魔君手下的弟子打探的情报所知,妖云城中两大妖王的势力争斗中,银蛇教主一方已经处于劣势,若说是再给他来个突袭,他这边定会抵挡不住,败下阵来,拱手来降。

        于是阴月魔君带着阴月皇朝的众弟子来到城下,发号施令攻城,自己却坐在城楼外观战,这一场战斗从早上杀到天黑,银蛇教主手下的妖兵死伤无数,天黑时,城门大开,城中基本上没有什么抵抗之力。

        阴月魔君这才手提那血炼过的轩辕神剑,缓缓走入城去,他径向那银蛇教主的王朝走去。

        银蛇教主王府的大殿之上,那银蛇教主正蹙着眉头,一脸焦虑,他和白狼妖王作战,投入了大量的兵力,没想到如果后防空虚,被人攻了软肋,如今丢了地盘,却更是要他的命。

        “启禀妖王,那圣婴妖皇驾到!”一个小妖,慌慌张张地跑上殿来,一膝跪在阴月魔君的面前说道。

        “快请他进来!”银蛇教主急忙下座来迎接,如今他心中无计,听到说圣婴妖皇来了,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赶忙下了座来迎接。

        圣婴丁丁有多厉害,没有人清楚,银蛇教主不清楚,那阴月魔君作为他的师父,却更是迷糊,银蛇教主当初之所以费尽心机要立圣婴丁丁为妖皇,不是为了找一个人来压制自己,而是为自己找一个庇护的伞,来保护自己。

        圣婴丁丁有多么厉害且不说,关键是圣婴丁丁是阴月魔君的徒弟,银蛇教主早知道阴月魔君对妖云城垂涎已久,如今攻打妖云城,正好派丁丁去做个说客,前去谈判。

        银蛇教主将自己的想法对圣婴丁丁陈说了一遍,只见丁丁一笑道:“教主请放心,只要我在这里,那阴月魔君杀不了你!”

        就在这是,一个妖兵匆匆忙忙来到殿中,对那银蛇教主说道:“不好了,那银蛇教主一个人提着轩辕神剑进了城,逢人便砍,无人能敌,现在正向我们这边殿中赶来,还请教主回避。”

        “回避?事到如今,如何回避得了,躲避得过一时,躲不了这一世!那阴月魔君会玄心奥妙诀不说,如今又得到这轩辕神剑!如今看来只有以死相抗,看能不能杀出一条活路!”银蛇教主摇头苦叹道,他此刻没有一点把握,但是他却要硬着头皮去迎战。

        银蛇教主刚拿出剑和法宝乾坤环,便听到殿外一声惨叫,他心中一抖,难道是刚刚上殿来报信的那个妖兵一出去便被杀了?这阴月魔君的动作也太快了吧,怎么也得让他有个准备。

        他正低眉沉思间,那阴月魔君已经提着血红的轩辕神剑走入殿中。

        “保护教主!”一个妖兵喝了一声,殿上的所有妖兵都提着刀叉棍棒围了上来,将那阴月魔君围在中间,阴月魔君若是不出手的话,他将寸步难前。

        但是阴月魔君却出手了,他手中的剑,又疾又快,眨眼间,血光飞溅,手起剑落,那群妖兵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挡力,被那阴月魔君斩成尸碎残片。

        “真是自不量力!”阴月魔君哈哈一笑,随后将手中的剑指向那银蛇教主道:“现在轮到你了!不过你也可以选择投降,也许我会饶你一命,放你一条生路!”

        银蛇教主脸色一寒道:“想要我投降,那还不如让我死!”说吧,手中的剑直向那阴月魔君刺了过去。

        那阴月魔君一咬钢牙:“找死!”手中轩辕神剑急旋,直斩向银蛇教主,银蛇教主明知道抗不住,却是咬牙一剑迎上去。一道血红的剑气破空斩向银蛇教主。

        “啊!”银蛇教主被阴月魔君的剑气震出几丈之外,跌落在地,惨叫一声,跌在地上,痛苦地捂着伤口。不过,这是在他意料只中的。

        那阴月魔君并不急着杀他,而是狞笑着一步一步逼近他,让他在恐怖中,残忍地死去,银蛇教主却知道,他并没有被击败,他还有法宝未用。

        只见他将法宝乾坤环在手中掂了两下,念了一个诀,往阴月魔君身上掷去,那阴月魔君却是不屑,只是将手中的剑一翻,直斩向那法宝,一阵金属铿鸣,那法宝被截作两段,脆响着掉在了地上。

        银蛇教主一惊,更多的是失望,他没想到自己炼制多年的法宝,这么轻易被阴月魔君给破了,连这阴月魔君是用的何种方法破的,他都没看明白。

        如今他只能俯下脖子受死,让阴月魔君一剑杀死了算了。他摇头暗叹,命已经休矣。

        就在阴月魔君要举剑杀银蛇教主之时,空中飞来一个小石子,那小石子打在阴月魔君的轩辕神血之上,阴月魔君觉得手一麻,剑都抓不稳,差点掉到地上。

        阴月魔君心中一颤,难道这殿里还暗藏着高人?他举目环视,这殿中阴森森的,冷风飕飕而过,而要暗处却什么也看不见,再也无任何动静,这倒让阴月魔君更是感到不安起来,他哪里还有心情来杀银蛇教主。

        就像刚才那样一颗石子,若不是打在剑上,而是打在他的身上,他早就没命了。可这一切好像是那暗中高手开的一个玩笑,一个不直接杀他而挑逗他情绪的玩笑。

        阴月魔君知道,如今的高手一般不轻易致人于死地,而是玩人,暗中戏弄,将人折磨得疯狂,然后再痛下杀手,一举杀掉。可阴月魔君却不想被这样子折磨致死。于是,他提着剑,向石子飞来的方向寻去。

        “出来吧!这样子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在剑上过过真招!”阴月魔君大声喝道。

        殿中除了回声,没有任何的声音,阴月魔君暗中害怕,这暗藏的高手不知是要杀他,还是要玩他,却也不吱个声,不过他已经提高的警惕,防备黑暗中石子的突袭。

        阴月魔君越是防备的东西,越是难以防备,一颗石子从暗中飞来,等他发现时,已经无法避开,这小巧的石子,在普通人手中,或许根本打不疼,可是在高手手中发出,却是致命。

        可这只是玩玩而已,暗中的高手却并未打算要阴月魔君的命,那石子一下子将阴月魔君的腿打穿,从他的腿骨中穿梭而过。

        那石子从阴月魔君的腿骨穿出,掉落在地上,石子还是石子,只不过粘满了鲜血。

        阴月魔君疼得钻心,直咬双牙,口中正想骂时,别一条腿也被石子击中,他双腿疼得无力支撑,只能跪在地面上。

        这时,才听黑暗中传出孩童稚气的笑声来,原来这暗中的高手不是别人,正是圣婴丁丁,而今他已经是这妖云城的妖皇。

        “师父,是我,我是丁丁啊,不记得我了么?”圣婴丁丁咯咯一笑,对那阴月魔君亲切地唤了一声师父。

        阴月魔君见是丁丁在暗中捣鬼,勃然大怒:“丁丁,我可是你的师父,你为何要在暗中用那石子来伤我呢?”

        “你是我的师父,不错,但是我现在却已经不是你的徒弟,我现在是万人瞻仰的妖皇,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不能到这里来捣乱!”丁丁缓缓说道,他望也没望阴月魔君一眼,可见他并没有将阴月魔君放在眼里。

        “我来都来了,这银蛇教主的地盘也被我攻下了,难道你还让我退兵不成!”阴月魔君皱着眉,望着圣婴丁丁道。

        “如果你不退兵也可以,那就做我的手下!”丁丁继续说道。

        “好吧,我答应你!”阴月魔君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过那银蛇妖王如何处理?要不要我一剑斩了他?”

        圣婴丁丁一摆手摇头产道:“不可,不可,这妖怪留着还有用。暂且停他几日性命道。我现在就写诏书,封你为阴月妖王如何?”

        “全凭圣婴的安排!”那阴月魔君一拱手回道。他心中本不高兴,但是却不能显露出来,只好随口答应了。

        圣婴丁丁呵呵一笑:“好,那我就这样子决定了,封你为阴月妖王,明日,我再招那白狼妖王过来商量一下,讨论一下封地的问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950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