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二百六十一章、血狼霸罡

第二百六十一章、血狼霸罡

        老君山肉林祭坛的阴月皇朝的弟子,听闻逃逸的弟子前来报信,得知阴月魔君被擒,个个惊惧,焦躁不安,又闻那诸葛流云领着众伏魔人来袭,更是大惊失色,全无抵抗之力,都出来俯首受降。[燃^文^书库][]

        诸葛流去不费一兵一卒便顺利地攻下了阴月魔君的肉林祭坛,欣喜不已,当夜晚即置酒宴庆祝,还来了一个庆功大会,当然,此次能顺利擒得阴月魔君,那数醒尘首功,常长老次之。

        酒宴之上,突然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他们抬着几个黄杏木的大木箱,将众伏魔人心生警惕,个个按剑防备,哪知那常长老起身道:“诸位不要害怕,这些人皆是我的手下,他们这次来,全无恶意,一是来陪大家喝酒助兴,二是送来了百年陈酿。”

        说罢,他令人拆开木箱,里面果然有一坛坛酒水,那常长老取杯自饮,还请醒尘也尝了尝,醒尘本对常长老有一些防备之心,如今他派人送酒来,心中生疑,但是尝了那常长老送来的酒,发现那酒水十分的芳醇可口,果然是佳酿美酒,实在是美不堪言,所以他也不再怀疑,令人取来大酒盏,与众人分饮。

        那常长老看着醒尘他们将酒饮下,对他问道:“难道你们不怕酒中有毒?”

        醒尘捧杯在手,微微一笑:“若真是有毒,为何你也喝这酒,既然你我都喝了这酒,那要断肠腐肚,大家一起死,那岂不是痛快!”

        “呵呵,我刚才好像说错了,酒中根本没有毒,只是这酒比平常的酒要醉人罢了!”常长老笑道,一拂袖,慢慢地坐下身子,开始品起酒来。

        “没毒就好,醉人我倒是不怕!难道你还怀疑我的酒力,再醉人的酒,不过是醉了睡一觉,到时候就清醒了。”醒尘说着,又啜饮了一口酒,而那些伏魔人,一个个因为这酒太芳醇,喝得摇摇晃晃的了。

        醒尘又喝了一口说道:“不过我并没有感觉到此酒怎么个醉人法,到现在还不曾头晕目眩哩!”

        常长老盯着醒尘手中的酒杯,笑了一声:“这越是醉人的酒,越是芳醇,但是饮的时候,不像烈酒,难以入口,更重要的是在于它的后劲,它的后劲若是来了,你恐怕后悔就来不及了,所以不要贪杯哦!”

        “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喝一杯酒也叫贪杯!”醒尘不屑地笑了一声,在他的眼中,只喝一杯酒而已,哪里算得上贪杯?

        “不醉人的杯,喝上十杯也不叫贪杯,而这芳醇醉人的酒,喝了一口,再喝第二口就叫贪杯!”常长老搁下了酒杯,他已经不再喝。

        醒尘瞪了他一眼道:“你方才的话可是在警告我不要多喝?”

        常长老点了点头:“是,但也许不是,只算是一个善意的提醒罢了,不论你在不在乎,听或不听,都不重要,重要是你今天已经醉了,而且你已经中了我的圈套。”说罢,他哈哈大笑起来。

        醒尘这才感觉有一些不对,他回头一看,那些伏魔人,包括诸葛流云,都已经伏倒在桌子上,唯有那送酒来的壮汉,还叉手站立在一旁,看来他们准备下手了。

        醒尘一按剑,起身欲动怒,不过他此时已经感觉到了头晕目眩了。他一按太阳穴,似乎想清醒一些,但是哪里能做到。他再也支撑不住了,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

        妖云城妖皇的皇宫之中,圣婴丁丁正坐在大殿之上,那银蛇教主匆匆赶来,一双膝跪在地上,一拱手说道:“禀告妖皇,外面传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不妨说来与我听听!”圣婴丁丁先是一惊,随后问道。

        银蛇教主不紧不慢的说道:“据说那阴月魔君被伏魔人给擒了,那些伏魔人又被白狼妖王的人给擒了,真是意想不到啊,本来是螳螂捕蝉,没想到后面还有只黄雀,白狼妖王成了最后的胜者。”

        “你这黄雀、螳螂的,我听不明白,你直接说那白狼妖王将伏魔人和阴月魔君都给擒了就对了,不过这并不是好消息,而是消息啊!”圣婴丁丁一皱眉,苦着脸说道。

        “妖皇何出此言?”银蛇教主一改脸色问道。

        “那白狼妖王本来就野心勃勃,如今对手皆败在他的手下,他士气倍增不说,关键是没了对方,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我们了!”圣婴丁丁分析道。

        银蛇妖王点了点头:“此言有理啊!”,旋即又拱手问道,“那下一步我们就该怎么来办是好?”

        圣婴丁丁略略沉思,说道:“此时唯一之计,就是先下手为强!”

        银蛇教主不解其意,追问道:“为何个先下手为强?自从那次被阴月魔君偷袭,我手下的妖兵死伤无数,而令数量不及那白狼妖王一半,难道要先下手为强,对他兴兵?”

        圣婴丁丁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不是对白狼妖王兴兵,而是现在我们眼前有一块现成的封地可占,那就是阴月魔君辖制下的土地,阴月魔君被那白狼妖王所擒,他的手下定对白狼妖王产生恨意,可他们的势力又不足与白狼妖王分庭抗礼,我们去接管了这块封地,纳为我们的旗下,那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只要拿下这块封地,这妖云城的大半土地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到时候料想那白狼妖王也兴不起来什么浪!”

        银蛇教主听得摩拳擦掌,一拂袖笑道:“妙,妙,妙,好主意!在下这就去操办!”

        却说在白狼妖王的殿内,那白狼妖王正在举行庆功大宴,而此次,白狼妖王要表彰两个人,一个是金光道人,一个是常长老,金光道人献计,而常长老却是负责实施这个计谋,这计谋成功,自然将伏魔人和阴月魔君的人都一网打尽。

        殿上一金发妖将举杯对白狼妖王敬道:“妖王如今擒得阴月魔君,真是可喜可贺啊!今日一胜,足见妖王大智,非那银蛇妖王能比,以妖王如今的气魄与胆识,到时候一统妖界,也指日可待啊!”

        这妖将虽然不怎么会说话,但是拍马屁却让白狼妖王心情大畅,于是吩咐人给他打赏后,他才退下殿去。

        白狼妖王心中暗想,放眼整个妖界,如今只有那银蛇教主一个敌人,而那银蛇妖王实力不如他,他有何顾忌,到时候兼并了他的封地,胁迫那妖皇退位,他就成了新一任妖皇了,就岂不是太容易了?白狼妖王想到这里,心中暗喜。

        白狼妖王将自己的想法说与金光道人和常长老二人,随后又说道:“二位都是尽心尽力辅佐我的王臣,他日若我登基,坐上这妖皇的宝座,我定封你金光道人为国宰,封常长老为兵马大元帅!”

        金光道人虽明知这只是一些安慰的言辞,但是白狼妖王有这份用心,这也表明他没有跟错人。

        他们正在言谈之时,一个妖兵从外面奔到殿中,他见白狼妖王谈得正欢,却不敢发言,但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出,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白狼妖王却注意到了这个妖兵,于是喝问道:“有什么事,快说!”

        “启禀大王,那银蛇教主领了一队人,说是奉妖皇之令,占了那阴月妖王的王府。”那妖兵说完,耷拉着脑袋,也不敢望白狼妖王,生怕他动怒会责罚他。

        白狼妖王却面无表情,一挥手:“你下去吧!”待那妖兵走后,他才自言自语说道,“没想到这银蛇教主下手下得这么快,眼下本来是我们想要夺回的领地,却拱手让给他人了!”

        金光道人听他这么一说,拱手道:“白狼兄不要慌,那银蛇教主只是接管了阴月魔君的封地而已,并不敢对我们动手,这说明他们对我们这边仍然有几分顾忌,我们只需养精蓄锐,不消半年,我们便可以兴兵讨伐他们!只是不知道白狼兄的血狼霸罡修炼得如何了?”

        白狼妖王叹了一口气道:“我的血狼霸罡刚开始修炼十分顺利,最近在突破这个节骨眼上却卡住了!”

        “常长老是修炼高人,在修炼方面却有精细的研究,不知常长老可否愿意指点一下白狼兄!”金光道人对常长老说道。

        常长老捋须,摇了摇头道:“老夫一心钻研这不死不灭功的修炼法诀,对其它功法却是一窍不通。何况大王修炼的是血狼霸罡,这种阴狠霸气的功法!不过……”说到这时,常长老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快说啊!”金光道人追问道。

        “若是大王想修炼我这不死不灭的功法,我倒是可以传给他!”常长老微微笑了笑说道。

        “不死不灭有什么厉害之处?”白狼妖王询问道。

        “我这不死不灭之法,修炼之后,刀剑不伤,金石难毁。”常长老盯着白狼妖王说道。

        金光道人在一旁问道:“那这和那金刚不坏之身有何区别?”

        常长老摆手道:“非也,这两种功法不能拿到一起来说,不死不灭不是刀剑伤不到,而是被刀剑所伤,却能自动恢复如初,信念是世间万物不死,万法不灭,唯天道永恒,所以称为不死不灭。”

        白狼妖王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暗喜,点头道:“我这血狼霸罡本来就十分的厉害了,再加上这不死不灭的功法,那岂不是无敌于天下?”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6950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