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气动荡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蛇王之毒(下)

第二百七十五章 蛇王之毒(下)

        金光道人设计策要毒死常长老,又只身前来银蛇教主的府中,寻取那蛇毒,银蛇教主却想乘机拉拢金光道人,所以便将那蛇毒取给他。

        只见银蛇教主走进书房里,取出一个白色的带着网状花纹的小瓷瓶,递到金光道人手上道:“我这蛇毒,是从自己体内提炼出来的,又经过精心炼制,凡人若是沾上半滴,便要见阎王,即便是真仙,也只用得着两滴!今天是逢了你,换作别人,我定不会这么轻易将这毒药给他。这毒药无色无味,即使放在饭菜酒杯里,也无人会察觉!还望你小心使用!”

        金光道人接过瓷瓶,拧开塞子,往里面瞧了瞧,又嗅了嗅,果真是无色无味,可是金光道人又暗中疑惑,恐这蛇毒是假的。

        金光道人疑惑的眼神早被那眼尖的银蛇教主看了出来,银蛇教主手掌一摊,掌中现出一粒红色的丹丸,阴冷一笑对他问道:“你既然答应效忠于我,这瓶子里的毒药,你敢不敢沾一滴放到嘴里,不过你也不用怕,我这里有解药!”

        金光道人想到,银蛇教主要试金光道人是否真心效忠,可这计也未免太毒了,因为这可是要命的事,万一这银蛇教主反悔不给他解药,那不是白白送死。但是金光道人犹豫了片刻,还是毅然沾了一滴瓷瓶里的毒药放到口中。不过那毒药果真是无色无味。

        可是银蛇教主也不将解药给他,只是问道:“你尝出来了没有,是什么味道啊?”

        “若水一般,无色无味!没有任何的感觉!”金光道人如实答道。

        银蛇教主仰面大笑,一下子将手中的那一粒解药捏成粉末,金光道人大惊,以为银蛇教主反悔了,没想到银蛇教主笑着说道:“你说对了,这瓷瓶里无色无味的不是毒药,其实装的只是水而已!”

        “水?”金光道人一惊,没想到自己这样子聪明的人,居然被银蛇教主给玩弄了,而且还是当傻子一样玩弄。但他依然面不改色地拱手笑了笑道:“今日我就不便打扰了,还望教主多少保重!”说着,头也不回地往厅外走去。

        那银蛇教主一飞身,纵到金光道人身前,一手挡住他的去路,喝道:“慢着!我这王府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金光道人脸色一寒:“珠宝已经送了,茶也已经喝了,你还想怎么样?”

        银蛇教主一改正先前的怒色,笑道:“我只是试探,试探兄弟,故作此声色,还望不要见气,我这里有新炼制的蛇毒,你拿去用吧!”说罢,又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这瓶子和先前的瓶子一模一样,只是塞子颜色不一样而已。

        “这回,这里面的毒药是不是真的?”金光道人盯着银蛇教主问道。

        “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亲自尝尝!”银蛇教主微微一笑,故意这样说道。

        金光道人藏好药水,一拱手道:“那在下告辞了!”说罢,匆匆离开银蛇教主的王府。

        ……

        夜晚已很深了,大多数的人已经熄灯睡觉,但是那白狼妖王房中的灯,却依旧亮着。

        一个戴着黑色斗篷的男子神神秘秘地来到他的房中,待白狼妖王关上门,那男子方才揭开斗篷,原来此人正是金光道人。

        “那蛇毒药取回来了么?”白狼妖王急切地问道,他似乎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金光道人有没有成功拿回药水。

        “呵呵呵,我亲自出马,难道还有办不到的事?”金光道人得瑟道,他从怀中掏出小瓷瓶说道,“你瞧,这里面便是银蛇教主的蛇毒,凡人若是沾了半滴,也得要了他的命!”

        白狼妖王看了看那瓶子里面的药水,问道:“东西倒是好东西,可是不知道那常长老如何才能上当,服用这里面的毒药?”

        金光道人微微一笑:“白狼兄不必担忧,这蛇毒无色无味,放入美酒饭菜之中,那常长老吃下去,也不会发觉!”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大摆宴席,请那常长老来赴宴,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他!”白狼妖王问道,他现在一切都听金光道人的安排,毕竟这金光道人的办法,也有可取之处。

        “嗯,”金光道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个办法,但却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白狼妖王一听这话,心中一惊:“哦?你的意思是还有更好的办法,是么?什么办法,说出来给我听听!”

        金光道人脸上泛出诡异而神秘的笑,只说了三个字:“美人计!”

        “什么?美人计,哪里来的美人?”白狼妖王迷惑不解地望着金光道人。

        金光道人凑到白狼妖王的跟前,小声说道:“白狼兄,你金屋藏妖,将那燕红叶燕姑娘关在那小厢房中,难道我会不知道么?我所说的美人儿计,这美人儿指的就是她。”

        “不行,这女人已经是我的女人,我绝对不容许她再跟着别人。”白狼妖王一摆手,果然地拒绝道。

        “要江山,就必须放弃美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何况只是让她去色诱,并杀掉那常长老,并不是让她去献身于常长老,所以你也不要多心!”金光道人说道。

        “不是你的女人,你当然不必多心!”白狼妖王一声冷笑,白了金光道人一眼,说道。

        金光道人摇了摇头,吁了一口气,复罩上斗篷,便那出门去,他口中叹道:“看来我也是瞎了眼,跟错人了!”

        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却被那银蛇妖王唤住:“站住,我决定了,明日就依你之计!让那燕红叶去侍奉常长老,行么?”

        “你是妖王,别人都听你的安排,这些事情全凭你个人决定!”金光道人漠不关心地说道,他早已经看淡了一切,这也增强了他离开白狼妖王,投靠银蛇教主的决心。

        然后白狼妖王却没有注意到这一些变化,他还是一直把金光道人当做兄弟一般看待。

        第二天上午,清风涤面,阳光和煦,白狼妖王王府的园林景致怡人,在一处凉亭之中,对坐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和一个红衣少女。

        不用猜也知道,那老头儿便是常语常长老,而那红少少女便是燕红叶,燕红叶是受白狼妖王的委托,送美酒来侍奉常长老的,不过她在离开前,白狼妖王叮嘱过她,让她千万不要沾这里面的酒,因为这里面的酒有毒。

        燕红叶才明白,那白狼妖王是要毒害常长老,虽然她想不通白狼妖王为何要这么做,但是燕红叶对这常长老的反复无常的叛徒并无好感,所以他答应了白狼妖王。

        常长老盯着燕红叶,轻轻笑了一声道:“这白狼妖王葫芦里不知卖的什么药,老夫这所年龄,又不喜好女色,为何要派姑娘这种美得不可方物我女人来陪我。”

        “只因为你老人家,劳苦功高,所以特献美酒一坛,还望常长老能知恩图报,好好替大王效力!”燕红叶嫣然一笑,回答道。

        “辜负一江春水,不要辜负一帘美景,辜负满园春色,不要辜负美人芳心,所以姑娘有心来陪老夫,老夫实在是感激不尽!可是老夫如今正在惆怅之中,哪里有心思喝这里的美酒!”常长老皱眉苦叹一声道。

        “哦?难道常长老有什么心事?”燕红叶问道。

        “老夫最近梦中老是梦到姑娘的父亲燕赤霞燕兄,其实老夫对不起那帮死去的伏魔人兄弟们了!”常长老说道,“老夫这几天一直在反思,要不要将那被捉的伏魔人放了,不管这样子做后果会如何,但是这样子老夫的心中会要好受一些。”

        燕红叶已经将那蛇毒之酒斟满在杯中,但她想到这常长老还有思悔之心,说明心中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坏,于是又反悔,不应该给他喝毒酒。

        当常长老毫不犹豫地端起杯子,送入口中之时,燕红叶说道:“常长老,慢着,酒中有毒!”

        常长老笑了笑,他往四周望了望,用衣袖将脸掩了一半,一仰头,便将那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照了照杯,抹了抹嘴唇道:“好酒,嗯,真是不错!燕姑娘,再给我来一杯。”

        其实,只有燕红叶知道,那常长老顾忌这周围有人偷窥,所以便用袖子一掩,实际上那些毒酒,全被他倒掉了。

        那常长老居然说还要喝酒,燕红叶当然懂他的意思,于是又为常长老斟了满满的一杯酒。

        这一次,那常长老并没有喝酒,而是手一抖,杯子掉到地上,说了一声:“这酒,酒里有毒……”一下子翻倒在地上。

        燕红叶大叫了一声,吓得花容失色,一下子跑出了院子,这时,几个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妖兵,一起拥到那亭子里面,前来抬常长老的尸首。可当他们急匆匆来到亭子里面时,哪里见得到半个人影?那常长老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咦,真是奇怪,刚才明明在这里的,这一会儿,怎么就不见人了?”一个妖兵嘀咕道,他们心中正纳闷。

        这时,那白狼妖王和金光道人二人也赶了过来。

        那白狼妖王问道:“那常长老死了没有?”

        众妖王耷拉着脑袋,拱手回答道:“回禀大王,已经死了!”

        “死了?死要见尸,可是这时尸体到哪里去了?”白狼妖王气急败坏地循问道。

        众妖兵都摇着脑袋道:“不知道,我们过来就没看到人了!”

        白狼妖王大骂道:“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快点去找!”

  http://www.biqugex.com/book_10747/7154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