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一章 夺舍 第一节

第一章 夺舍 第一节

        “安乐公,今晚晋王设宴,请您务必按时到达!”

        正在后花园凉亭,与旧臣郤正对弈的安乐公,后主刘禅吓得一个哆嗦,手里捏住的棋子“马”失足落到了地上。郤正急忙摁住他的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地轻轻点了几下,示意他冷静。

        “臣谢谢晋王厚爱,一定按时赴宴!”安乐公刘禅紧忙站起来,恭敬的答应着,让坐在对面的郤正无奈的摇头,无声的叹息:主子也太过懦弱了!

        说起来,安乐公刘禅因为成都大乱,在郤正、张通等少数几个忠实部下保护之下,舍弃家小,东逃进入洛阳,被安置下来已经一个月时间。期间,无论是曹魏皇室,还是权臣司马氏,在表面上可是照顾有加,不仅给自己一座大大的府邸,而且赏赐了百多名下人。不时地还将自己请过去饮宴欢愉,生活可谓逍遥自在。但是,后主刘禅一直是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害怕一个应对不妥,就被对方找借口把自己给咔嚓掉。可见,亡国之君是多么的不容易当啊,真有些后悔当时听从了投降派的主意,放弃了抵抗。

        当晚,司马昭设宴款待宾客,席间特意安排演奏蜀乐,并以歌舞助兴。在此情景之下,蜀汉旧臣们想起亡国之痛,大都悲哀掩面,甚至有人泪流满面,不能自已。唯独后主刘禅依旧喜笑颜开,毫无悲伤之意。司马昭仔细观察一番,故意问道:“安乐公是否思念故国啊?”刘禅一愣,茫然回答:“此间乐,不思蜀也。”

        旧臣郤正趁着陪同后主上厕所时偷偷叮嘱他说:“陛下,下次司马王爷如若再问你您是否思念故国,您就先仰头向远方,闭目思索一阵子,然后很认真地说:‘先人的墓葬远在蜀地,我没有一天不想念啊!’这样以来,司马王爷就能让陛下回蜀了。”刘禅听后,牢记在心。酒至半酣,司马昭又问同样的问题,刘禅赶忙把郤正教他的学说了一遍。司马昭听后,即可回到:“咦,这话怎么像是郤正说的啊?”刘禅大感惊奇,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呀!”结果引得司马昭及左右大臣一通哈哈大笑。

        司马昭本来很不放心,但见刘禅如此老实忠厚,逐渐对他有所放心,监视和控制也逐渐放松下来。

        “安乐公,您慢点!”司马昭专门派过来,负责后主刘禅内廷事务的宦官朱俊说着,将对方扶下车来。

        “没、没事,本公欧耶,可是自幼练武出身的,这点酒欧耶,算不得什么的!”安乐公真有些力气,尽管是醉意朦胧状态,仍然用力推开搀扶自己的宦官朱俊,结果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台阶上。

        “铮铮,砰!”一声猝响,一枝利箭掠过安乐公刘禅后脑勺,扎在了身侧不远的地面上,箭尾在月光之下剧烈震颤着,甚为骇人,让后面的朱俊等卫士大惊之后,大喊大叫着,同时马上将安乐公维护了起来,夹着试图挣扎的他向门内快速撤离。

        等跑到后院,院门大开,一个身着紧身衣服的少妇,手持一根足有两米多长木棍,紧着问道:“外面何事喧哗?”

        “夫人,欧耶,没事的,本公清醒着呢!”安乐公喘息着,推开夹住他的侍卫,臃肿的身体晃荡到原皇后,现在的张夫人面前,拉住对方胳臂,向卧房走去。

        张夫人无奈地扶住他,转头对着依然惶恐的宦官朱俊等人说道:“你们回去歇着吧,我来照顾安乐公就好!”

        回身关上房门,安乐公安耐住砰砰乱跳的心情,喘息一番说道:“吓死我了,有人竟然想暗杀老子!一定是那个老小子干的!”

        “到底怎么回事情,你没喝醉啊?”张夫人正给自己丈夫准备洗涮用品,听到对方的话之后,小心问道。

        安乐公将整个晚宴的过程,以及刚才门外突然遭到暗箭射杀的惊险一幕和自己的夫人诉说一通,神色黯然之下,悲从心底而发,不禁低声呜咽起来。夫人急忙向前劝慰,直到将近午夜,才得以安歇。

        众人安稳不到一个时辰,一阵凄厉的惨嚎惊乍了整个安乐公府邸。

        “啊呀,痛死我了!”

        “是安乐公的叫声,快去看看!”内侍们惊魂稍定之后,终于反应过来,急忙相约着,向安乐公居住的庭院里围拢了过来。

        “相公,怎么了?”

        “大人,怎么回事情啊?”

        “来人,快去喊医生!”

        宦官,负有特殊使命的朱俊正命令侍卫打开院门,凑到安乐公房前,听到里面的命令,马上带了两名仆役向门外跑去,一起跑到了名义董奉下榻的旅舍,将正在熟睡的董太医给敲了起来,急促的交代几句,拉起对方就往回跑。

        董奉,候官县董墘村(今长乐县古槐乡青山村)人,自幼学习医术,同时笃信道教之术。年青时,曾任候官县小吏,因不满世俗龌龊,不久之后辞官归隐,在后山中,一面练功,一面行医。董奉医术相当高明,而且治病不取钱物,只要重病愈者在山中栽杏数颗。长此以往,后山之上有杏万株,郁郁葱葱,密布成林。春天杏子熟时,董奉便与买杏的人交换粮食,以作生活之用,多余着,就拿来赈济周围生活贫困百姓,很是得意民心,后世称颂医家“杏林春暖”、“国医杏手”之语,大概源于此意。

        董奉偶尔出游,同时行医。据说有一年到了南方,在交州一带,巧遇交州刺史杜燮病危。董奉把脉之后,掏出几粒药丸放入病人口中,合水服下,过了很短时间,病人手足能动,肤色逐渐转活,半日后即能坐起,不日后能说话,不久病愈,被周围人称为神医神技,名声更是远播,一时之间上门求病者络绎不绝。没办法,有一颗大爱之心的董神医只好居留下来,日夕为病人医治,活人无数,深得当地百姓爱戴。

        由于医术高明,人们把董奉同在他之前就已经成名的谯郡的华佗、南阳的张仲景并称为“建安三神医”。董奉住在杜燮府中一段时间之后,因为杜燮阴谋反叛朝廷,担心董奉泄漏其密谋,想办法加害于他,结果董奉利用气功装死,骗过杜燮后找机会逃走。传说晚年到豫章(今江西)庐山下隐居,继续行医。史书记载,公元二八零年,董奉逝世。也有民间传说,董奉因为功力高绝,八十多岁依旧是鹤发童颜,身体矫健,行走如飞,某年某月隐居仙升。

        回头再说,当时董奉正游历来到洛阳,因为同情安乐公遭遇,尤其是对安乐公祖上敬重,一路尾随,暂时安居在安乐公府邸不远一个朋友家中,一方面行医,暗地里关注着安乐公的安危,一个多月之后,没发现朝廷故意加害,面上来说还能善待蜀汉降服的君臣众人,正打算几天后离开呢,听到安乐公病痛,怎们不着急,收拾好行囊,迅速赶了过去。

        “看来是脑袋受了风寒,或者是因为大量饮酒引起的痛症,但是这脉象却没有什么征兆,真让人捉摸不透啊!”望闻问切过后,名医董奉也犯愁了:看架势对方病的不轻,不仅哀嚎不已,而且浑身颤栗,虚汗满身,现在已经几乎脱力了。但是,除了因为病人瞎折腾导致气血翻腾,脉搏慌乱不稳之外,五脏六腑,乃至于脑部范围根本没有明显的症状啊。

        “端一碗温水来,服侍安公将这三粒药丸喂下!”董奉只好先为病人吃几粒镇痛、安神药物,然后慢慢观察和研判,试图尽快找出病根子。

        果然,药丸服下不到半个时辰,病人慢慢安静下来,不仅停止了剧痛带来的哀嚎折腾,而且在谢过神医之后,慢慢进入了昏迷状态,其实是慢慢睡了过去,众人这才真正放下心来,被张夫人支了出去。

        等众人离开,张夫人将董神医请到客室,奉上部分点心之后,恭敬施礼,徐徐开口,低声问道:“先生可否据实相告奴家相公的病情?”

        董神医稍作呻吟,慢慢说道:“这次可是很棘手,老夫从来没遇到过的疑难症状呢!”

        “不会有危险吧?”张夫人紧张兮兮地问道。

        董神医摇摇头,很是没有把握的说道:“夫人不要担心,老夫会尽力治好安乐公病症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58342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