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一章 夺舍 第四节

第一章 夺舍 第四节

        第四节

        “没错,就是在二六五年,司马炎当了皇帝,建立了晋王朝,历史上称作西晋的!”妖怪似乎很兴奋的样子说道。

        “莫名其妙,胡言乱语的!”安乐公摇头的说道。但是刚说完,一下子惊住了,急忙问道:“你说什么?司马炎当了皇帝,取代了现今的曹家天下?”

        妖怪没有回答,似乎是在深思着什么,安乐公颓然坐到凉亭之内的石椅上,无奈地长叹一口气说道:“看来坊间的传闻是真的了?”

        接着又说道:“不对啊,晋王身体好着呢,怎么可能死翘翘?呸,都是什么乱词!”

        “司马昭之心的下半句是什么?”妖怪突然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安乐公不解的问道:“难道说他有谋叛之心?”

        “不是他,是他的儿子。想来皇上已经被架空了,现在的朝政应该是司马家把持着吧?”

        安乐公四外打量一番,确定近处无人,这才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如何了解这些东西?”

        “我已经说过多少次,我是来自于未来千年之后的现代人,对于当今历史上的所有大事情可是了如指掌的,而且我还知道你的过往以及今后几年,你的下场!”

        “无稽之谈!”安乐公说道。但是这心里却也忐忑起来,过不了几分钟又问道:“你知道明天,或者说最近几天都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啊?”

        “今天是几号?”妖怪问道。在听完安乐公回答之后,妖怪思考一阵子,说道:“具体日期我不是很清楚了,但是在印象当中,七八月份应该是有皇室对于灭蜀功臣的嘉奖;对于钟会等叛乱将领的处置;又有对司马昭的封王拜相。对了,不仅如此,还应该提拔了他的儿子司马炎作为副相,并提拔为抚远大将军。”

        “还有,交趾发生了什么大事来着?”妖怪似乎向不准确,在安乐公惊讶地情形之下突然说道:“对了,是吕兴,一个叫吕行的,因为不满官员暴虐,率众造反,占有州郡并宣布向魏国皇帝投诚!”

        “来人!”震惊过后,安乐公急忙大喊一声,附近几个宦官和仆役急忙奔了过来,等待他的安排。

        “去,请张绍侍郎过来!”

        经过张绍的叙说,安国公了解了近段时期宫内外一些大事,基本印证了妖怪所说的先前发生的事情的真实性,因此对妖怪有了一些新认识。说起来直到三国时期,古人的迷信观点还是很强烈的,因此才不断出现大神棍之类人物。

        根据董奉的教授,加上妖怪的督促,安国公近段时间的习武练功越加勤奋。再加上原来的几个亲信已经相继外出任职,或者被有意识调离了自己身边,除了自己的两位如夫人;两位年纪尚小的公子之外,剩下的亲近之人只有张绍在京城任职,时不时的过来问候一声。董奉神医倒是一直住在相邻客舍之中,一面行医,一面关注着安乐公府邸,但是,此人并非旧识,自然算不得心腹。

        当然了,现在形势之下,能够与自己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寄居在自己脑袋里的妖怪可以无话不谈。无论是什么时候,两人已经可以很自然的进行一番沟通,好像是自己长了第二颗不受控制的脑壳一般,无奈之下,加上一段时间的适应,安乐公也就顺其自然了。

        “错了,你这懒鬼害怕闪了腰是怎么滴,右腿根本没有踢到位,力量显得很是不足,没的杀伤力!”感应着安乐公的晨练,妖怪一面指点,同时不断地责怪着。

        “不行了,这年纪不饶人啊?”安乐公有些疲倦的说道。

        “哼,五十多岁而已,在我们那个社会,这还是算年轻干部呢。”妖怪教训说:“你们这些人可是娇惯坏了,这点苦都吃不消。想当初老子可是十三岁就打出了少林;十五岁闯荡江湖,收拾了不少的纨绔子弟;十七岁就被特招入伍。然后,唉不说也罢!”妖怪突然停住嘴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情。

        “说说你是怎么犯的案,以至于被处死刑的!”安乐公坐到石椅上喘息着说道。

        “别打岔,坐没坐相的!坐要端,立要直。看你这家是像什么,歪瓜裂枣似得!”妖怪恼怒地教训说:“平心静气,深呼吸,练丹田之气。尽管老董招数不怎么样,这气功还是有些门道,已经接近老子当年修习的龟息大法了!”

        最近一段时间,安乐公已经很快就能入定。这得益于两方面:其一自然是自身性格本来就绵软,很少动气,自打被软禁之后,更是身无旁骛;其二是前几天妖怪突然实验性探知了对方脑海里的布局,尤其是基本掌控了对方的昏睡疼痛神经,每当对方修习内功,妖怪就分出部分魂魄,蛰伏到对方昏睡等穴道,将他的纷乱思绪给控制起来,让安乐公很快进入到入定状态。

        不仅如此,妖怪开始了对这具身体的全面探查,尽管不是很满意,但是暂时情况之下,只有听天由命,寄生在这里。因此上,尤其关注对方的体魄,害怕不小心挂掉,自己可就冤枉大了。

        三十六周天真气运转之后,妖怪及时收回了对安乐公神经等的控制,将对方唤醒过来。安乐公舒展一下手脚,只觉得外功练习带来的疲倦不翼而飞,而且让他很是惊喜的是,浑身通泰,气息鼓荡,大有展翅欲飞的美好心境,不禁仰天一声低啸。

        “哇哈哈,真没想到,这不过月余时间,功力增长竟然如此之大,难以置信啊!”安乐公兴奋地说。

        “打住,要谦虚懂不!骄傲可是容易退步的!”妖怪实施打击说。

        “明白,想当初在北山,对了,是在射山习武,师父他老人家没少教训说:习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安乐公很是自省地说道:“只可惜当时自己年幼无知,加上性格顽劣,没有好好用功,至于年老一事无成!”

        “得,别说好听的。不是顽劣,是因为你笨;再加上你那师父教授无方,致使误人子弟而已!”妖怪不屑地说道。

        “住嘴,老子说话以后不许顶嘴!有人过来了!”妖怪突然变了口气。

        果然,很快有家令(负责府邸内务的职官)过来报告:晋王派了郎中令过来,通知安乐公,马上披挂整齐,带上几个身手好的仆从,前往王府会齐,准备到郊外的皇苑射猎。安乐公不敢怠慢,急忙回到内室,在张王二位夫人服侍之下更换紧身衣物。

        “大人,你可是很久没有骑马射猎,可要千万小心,不要逞强斗胜,伤着了自己!”张夫人谆谆告诫说。

        “就是,就是,姐姐说的对,夫君一定不可逞强!”王夫人急忙接上。

        “闭嘴,什么话吗,妇道人家只见!本公可不是绣花枕头。”安乐公情不自禁的说道。

        “是奴婢多嘴,请大人息怒!”王夫人吓得后退两步,唯唯诺诺地说道。

        张夫人不干了,据估计,自打嫁给这位爷,还从来没有见过对方如此有点男子风范,顿时怒气冲冲说道:“嚎什么?有本事到外面发疯去,在家里对自己女人耍什么威风?”

        安乐公一下子愣住了,自己可从来没有如此气势过,今儿这事怎么了?正想道歉,妖怪开口了:“走,跟几个女人啰嗦什么?也够窝囊的!”

        因为长久没有骑马上阵,安乐公一路上被晋王等众高官好一顿奚落,尽管带着怨气,但是在妖怪三番五次提醒之下,只好忍住近来突然生出的豪气,表面上憨厚的嬉笑着,就当是逗着一群畜生取乐而已,当然这是妖怪的说辞。

        “安乐公,咱们今天就来一场比拼。规则是这样的:等会大家分头进入林地,以一个时辰为限,哪位大人收获的猎物分量重,就算是胜出者,可以尽情享受对方给自己准备的美味佳肴。反之,就只能为别人操劳午餐了!”晋王笑嘻嘻地对安乐公等人说道。

        安乐公可没有反驳的勇气,何况收到了妖怪的提点,急忙恭顺地答应下来。在侍卫们的指点之下,下得马来,随在晋王等人之后,选了一张中等大小的弓箭,一盒剪枝。又在侍卫善意提醒之下,选了一把弯刀,这才站到晋王一侧,静静等待着。

        只见晋王在射猎场地的外围守备所仓库之中挑了一张巨大的弯弓,试了试臂力,感到还算满意,在周围大臣,主要是武将的叫好声中,很是自得的点点头说道:“好了,大家可以分头活动了!”

        “喂,安乐公,你怎么老是跟在晋王屁股后面?想捡漏呢还是怎么了?”晋王府中尉(掌管王府亲卫队的军官)警惕地对后面尾随的安乐公呵斥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5834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