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四章 班底 第四节

第四章 班底 第四节

        “哼,不说拉倒,我可告诉你,如果有什么大的行动,必须事先知会一声,别到时候出了事故,把我们这一大家子女人给送入火坑。”

        “放心吧,我的夫人,为夫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安乐公急忙劝慰道。

        最近一段时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尤其是惹得自己心情浮躁,魂不守舍,每当安乐公夫妻同房的时候,老妖怪都会选择回避。说起来也是巧合,自从上一次年纪仅只三十多岁,如虎是狼的王夫人,将安乐公狠狠收拾一番之后,只把老妖怪惹得烦心大乱,差点失控而出现意外,急忙凝神运功,好不容易才进入入定状态。自此之后,有了前面的教训,老妖怪未雨绸缪,只要安乐公夫妻在一起,尤其是有男女交媾苗头,马上就会进入入定,免得再次尴尬。

        等入定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的感知能力更加清晰,尤其是对于安乐公身体的接触范围越加敏感,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唉,没办法啊,看来自己真要不安好心,很快就会掌控安乐公这具身体了,还是发点善心吧,对方可是个不错的人,起码有着强烈的善心,而且不算骄淫奢侈,至于野心吗,到现在还没发现有多么强烈,留着他说不定还能帮自己不少忙呢。”

        但是,自己的计划必须的加快些,据估算,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司马氏就要代魏自立了,根据前世记忆,晋初几年可算是风平浪尽,还算是强势的,直到灭了吴国,全国统一之后的几年之间,还出现过什么盛世之类。到那时再动兵戈,已是困难重重,再者也不合时宜。因为经过数十年征战,中国已经不堪打击,无论是人口、民生,还是经济与民族关系,都到了很是危险的边缘。

        读到古代战乱的时候,从东汉末期的黄巾起义,一直到隋朝大统一;再到唐朝的繁荣期出现,那可是整整过了四百多年啊。期间整个黄河流域,汉族人口锐减不说,经济也陷入凋敝。五胡乱华应该就出现在八王之乱之后的不久时间内,那可是民族的灾难啊。

        一年时间,的确太短暂了。只好采取两手策略,既要暗中布局,又要主动出击才行。布局自然是培植实力,发展内功;主动出击的策略倒是必须好好筹划一番。自己既然来了,就不能怨天尤人,还是以民族大义为重,国家利益为先,抛却个人恩怨,好好经略一番,干出点大事情来,也许是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功德无量?”老妖怪马上想到一个招数,急忙喊醒了多日以来身心疲惫的安乐公,马上跟他交流起来。

        “金道长,别来无恙啊!”大清早,安乐公就被老妖怪逼迫着上到了西山之上,不到一个时辰就进入了西山道观。

        “无量天尊,安公起的好早啊,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金道长安排道童取来点心和茶水,热情招待这位结识不久,但是因为自己徒弟而很快交心的前任皇帝。

        见礼过后,安乐公坐下来,与金道长先是交流一番时局;接着又谈到道教发展,外教入侵的事宜;最后将话题引入正轨,说出一番话来,让道行高深,稳若磐石般的金道长都有些面容失色。

        “恩公讲的的确属实。司马氏不仅凶残不忍,而且还弄权国家,眼中根本没有朝廷。但凡是国家法度,几乎全部出于司马氏父子、兄弟,皇帝只不过是傀儡,甚至是玩物而已。”

        正在师父惊诧着,伤势已经大好的前刺客,现在的严川(安乐公给他改名,取了原来四字当中的两个谐音,主要是为了以后活动方便,以免过早暴露)突然自后面过来解说道。

        “师父已经知晓,在晋王府,像我这样的死士,大概就有十几个。他们一是为了暗中保护司马氏要员的人身安危,同时又不断接受司马父子的暗中指令,进行刺杀和恐吓活动。与我不同的是,他们的家眷大多都被司马氏送到了秘密之地,严格的管控起来,借以控制这些死士,害怕他们起疑心!”

        “还有,前年,杀死皇帝曹髦的那名校尉,就出自我们原来的团队,是奉了司马氏命令而采取的行动,但是事情过后,为了掩盖真相,欺骗大众,蛊惑人心,司马氏竟然毫不留情的将对方给处死了。这件事情曾经一度引起包括刺客团在内的司马氏家豢养的所有武士的人心浮动,直到现在多数人还耿耿于怀,人人自危呢!”

        安乐公听着这些内情,不禁感慨道:“是啊,欺君罔上,奸臣弄权,祸乱国家,简直是人神共愤啊。再看看他们晋王府邸,以及他们家中的生活,可谓是搜尽了民脂民膏,挥霍着国家财富,根本不管百姓死活啊!”

        “还有啊,前些年,皇后怀孕,也是被司马氏派了人进宫,指示宦官强自找借口,将皇后打的小产的;还有,凡是对司马家不够恭敬,有对皇上有些忠心的家族,被诛灭九族的可不止是曹爽大将军这一家啊,说来都让人惊心啊!”

        金道长对有些事情是有所耳闻的,但是鉴于和司马氏向来关系融洽,还不断得到对方救济,所以先入为主,没有对他们产生疑心而已。自从徒弟受到迫害,尤其是其家属被掳走,(燕子的妻子正是金道长的侄女)再到徒弟被安乐公搭救出来,其家属同时获得救助之后,这心中也就活络起来。尤其是这段时间通过土地严川的揭露,进一步知晓了司马家族的残忍狡诈,欺君罔上,不顾国体和民生,生活奢靡,私吞国家重器等等,不免慢慢心惊。

        “国公大人,您请!”终于,金道长由惊诧变得对安乐公的说辞重视起来,耐心地听完了安乐公,实则是老妖怪的近期布局,很快陷入了凝重的深思。安乐公和严川坐在一侧也不催促,直到一炷香之后,道长突然睁大了眼睛,盯着安乐公一会,轻微摇头说道:“奇怪了,贫道暗中卜卦一番,又加细观国公面容,真还有些糊涂了!”

        “道长您请直言无妨,本公可不是小气之人!”安乐公听出了对方话里有话,急忙鼓励对方直言。

        “以贫道测算,国公大人近期以来定是得到了贵人相助,所以多历艰险,但好在全部化险为夷;又观施主面相,虽然也是大富大贵之象,但却并非龙凤之形。最让贫道疑惑的是,术中明显表明,您的大业就像您先前经历的那样,多历艰险,最后却也化险为夷,终能成就一份大业,诸多荣耀加身,尤其是这晚年可谓风光无限,很是让世人艳羡的。”

        安乐公暗暗心惊,老妖怪啧啧称奇,两人心中都在暗赞金道长了得的同时,去也产生了不同心境。就安乐公而言,一是坚定了执行老妖怪计划的决心,同时也更是对老妖怪宾服不已;而老妖怪更多的是对金道长的欣赏,心中不由得想到:古人的确智者无数,不可小看,否则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沃土,不会如此深厚,其他各民族难以企及。

        正在思量着,金道长幽幽道来:“贫道可以按照国公地嘱托多做一些法事,多招一些徒子徒孙,并尽力传授他们一些道行。至于其他的方略,还请国公大人指点!”似乎是通过演算,金道长最后也下定了决心,接受安乐公,或者说老妖怪的加盟邀请,并开始了自己的行动计划。

        经过热络的交流之后,严川换了一副面孔(戴了假面具),尾随安乐公下了西山,来到了庄园正在筹建的一处低山环绕,绿树参天,清流潺潺的谷地密营。按照安乐公的布置,他近期之内将和刘新一起,负责对童子营(原来的各组乞丐,以及后来陆续收养和搭救的少年儿童)二百多人的管理和训练,同时安排了自己两个小儿子刘循、刘虔协助。

        至于对青壮年的日常管理,尤其是对于部分可靠地,素质合适的优选对象的秘密培养,安乐公竟然大度的交给了朱俊进行管理,同时又派出了自己的儿子,神功初成的刘赞协助,很让卧底身份的朱俊感激了一把。

        至于长子刘琪,依旧被留在了国公府,自然是为了让司马氏安心。尽管前不久,晋王大度的放回了作为质子的刘琪,但是,为了安定他们的疑心,安乐公将长子及其家眷全部留在了府邸之中。当然,在下面的布局当中,安乐公府的人们也没闲着。除了要负责正常的杂物管理,尤其是各种作坊和工场的正常掌控指导,财货的处置等等琐事,根据安乐公命令,以张夫人挑头,主要是负责女流的练功;由张绍挑头,刘琪协助,开始对可靠地青壮年的练功训练,一时之间,安乐公府邸内外出现了一股神功习练风潮,并很快传扬了出去。

        “看来这安乐公法影响不小嘛,据老刘汇报,不仅是刘氏家人,安乐公竟然毫不藏私的把这无上神功传授给了侍卫仆役,甚至前来求学的外来人,都得到了善意指点,真不知这老家伙打得什么主意!”晋王略带担心的说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4522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