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八章 风催 第四节

第八章 风催 第四节

        腊月的最后几天,年的味道越来越浓郁,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都出现了大量的年货和年货购买热潮。安乐公府邸的鞭炮作坊也生意红火前来购买货物的人可是络绎不绝。

        前不久的钱庄开业典礼,天然居别开生面的搞了几个助兴项目:一是请了不少名人才子挥笔泼墨,现场描画出诗词歌赋,并张挂上墙,以示庆贺;第二是请来了一个锣鼓队,敲锣打鼓,招揽民众;第三是燃放了大量自制烟花和鞭炮,寓意步步高升的同时,也为烟花作坊做了一个广告。

        当然了,因为安乐公作坊的烟花爆竹质量好,花样多,加上价格便宜,所以顾客自然就多。这不,今天又来了据说是江南的两拨客商,口口声声要拉走两大车货物。而且其中一个老板还别出心裁的提出,要和天然居合伙在荆州开设钱庄,建立分号。

        安乐公听说之后认为这是一个迅速扩张的好办法,马上安排了石王二位富翁,也是天然居名义上的大老板,亲自出面,与对方进行商谈,并且很快拿出了具体方案。

        看着三个烟花仓库的存货,已经销售了绝大多数,剩余的部分估计再有两天就可以分散出去。按照王恺首富的说法,即便是这些存货卖不掉,自己等人也完全可以消耗掉它,所以也就轻松了下来。没想到,当天晚上烟花作坊突然发生火灾,自然地鞭炮烟花发生了剧烈爆炸,助长了火灾的气势,很短的时间内就焚毁了接连在一起的整个作坊区域二三十间房屋,经过奋力抢救,总算没有让火势蔓延开来。正在众人庆幸不已的时候,突然有参与救火的作坊管理人员报告:火场里搜出了两具尸体,另外还有三人受了轻重不等的伤势。

        因为安乐公就在现场,听到报告很是惊慌了一番,因为人命关天啊。急忙了解了少这情况,采取措施急救,同时将烧成了黑炭的两具尸体验明正身,打发专人带上重金,准备送遗骸回乡安葬,老妖怪突然说道:“别急于送走遗骨,先查清失火原因!”

        忙的焦头烂额的安乐公一下子醒悟过来,急忙安排刘新和张绍二人分头找到了留守烟花作坊的雇工,进行仔细询问。又派朱俊专门对受伤的几人进行探查,试图找出昨晚失火的蛛丝马迹。

        果然,蛛丝马迹出现了,安乐公可是今非昔比,一改过去软弱逢迎的脾性,变得强势决断起来。何况,寄居在自己身体内的老妖怪偶然的也越俎代庖,发出突然的指令。当发现了意外情况之后,没等到老妖怪提点,马上向内宅走去,准备亲自问询一下伤员提供的可疑线索,正在半路上,老妖怪突然说道:“坏了,又有情况发生了!”

        安乐公一下子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关注着东南方数百米之外正门方向的动静,很快也听到了些许的骚动。老妖怪更加明确地说道:“是刑部的人!”

        “刑部?”安乐公愣了一下,老妖怪急忙解释:“掌管刑狱的部门!”

        “是廷尉,或者大理主官过来了,难道又有什么麻烦了?咱家府邸的事故,他们不该过问的啊!”安乐公一阵狐疑,然后快速迎了上去,刚到大门内侧,外面竟然传来了通通通的砸门声,马上来了气,大喊道:“开门!”

        大门刚被几个颤抖着的侍卫打开,呼啦一下子涌进来十几名气势汹汹的仆役,其中一员品级不低的官员,对着迎上来的安乐公喊道:“就是他了,拿下!”

        和上次不同,此时得安乐公府邸里,既无坚固堡垒,又没有多家集结在一起的侍卫人员,即便是安乐公府邸的大量徒弟,也被安排在安乐庄园等地整训,或者被打发回家过年去了,可谓势单力薄。

        “住手,你们凭什么无辜抓人?”一声怒吼,几名矫健的青少围在了安乐公周围,手持刀剑,拦住了围过来的衙役。对方正要采取措施,安乐公马上将刘新为首的一群干将赶回府邸,冷静地说道:“你们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不会有事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又转对带队的廷伟说道:“你们将把本公带到哪里?罪名是什么?”

        廷尉还算有些正气,哗啦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片子,朗声说道:“今天上午,洛阳县报告,两名遇害人的家人鸣鼓喊冤,说是自家家主人因为误食了‘金谷园’出售的所谓‘神丸’,结果七窍流血而亡。经过仵作检验,二人的确是中毒身亡,而且据证人证言,两人同为前几日从金谷园重金购买所谓‘神丸’之后,又被滞留园中多日,回到家中出的事故,所以,金谷园‘神丸’事件的罪魁祸首安乐公等人该当首罪,我等奉令拘捕归案!”

        听完对方说辞,安乐公心里咯噔一下子:坏了,对方出事了!老妖怪急忙提醒:“一定是贼人陷害,要求面见死者,搞清真实状况再说别的。”

        但是对方怎容安乐公狡辩,很是不客气地将人绑了,带到了廷尉衙署,关到了死囚牢中。

        “马上罗织罪名,后天午时三刻,在东市将几名首犯同时处决,以防夜长梦多!”晋王府,副相司马炎阴森森地对着主管刑狱的廷尉等人说道。

        安乐公府邸,世子刘询等人围坐在张夫人周围,正互相劝慰着,乞求安乐公等人平安。按照张夫人开始的打算,自己将亲自带着诸位儿子,以及刘新、张绍、龙大等数百名弟子劫狱而反出洛阳城,最后被朱俊刘新等人阻止。

        “夫人,万万使不得你想啊,就凭我们这些人马,哪有和整个司马氏掌控的朝廷数万精锐对抗的胜算?其结果自然是玉石俱焚,葬送了全家性命。”朱俊分析道:“再说了,这官府不是还没有给师父他们定罪吗!”

        “朱俊兄说的有道理,现在大家需要冷静,一旦父亲大人被定罪之后,我们再动手不迟。”世子刘洵首先支持了朱俊。

        “要不这样,明天我陪师母去晋王府求情;几位公子分头到几位大臣家中寻求帮助,你们看如何!”在众人彷徨无计的情况之下,朱俊老成持重地说道。

        第二天,也就是除夕前一天,一件惊动整个洛阳的大事发生了:布告说:以安乐公为首的几名人犯,包裹了西山道观金龟子道长;民间医者董奉三人,加上帮凶石崇、王恺数人,制造假药丸,骗取了大量钱财,害死人名两条,罪该当诛。经主管刑狱的多个部门联合调查,案情重大,事实确凿,决定对三名主犯:安乐公刘禅、道长金龟子、医者董奉斩立决;鉴于石崇、王恺属于帮凶,不明毒丸制作和危害,加上认罪态度较好,决定暂时收监,等缴纳百万钱罚金之后,取保候审。

        惊天的大消息啊,布告张贴之后不到一个时辰,整个洛阳城沸腾了,众人纷纷打听犯人处决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很快地在有心人指点之下,涌到了东市刑场,等待犯人处决的时刻到来。

        与市面上的喧闹类似,早朝开始,整个朝廷也陷入了一片激烈的争论。

        当副相司马炎朝议说道“毒丸事件”的时候,马上有大臣提出质疑,理由是死者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死亡很是模糊,应该组织力量,公开验尸。

        “我认为轻易下定论不妥!”关键时刻,王祥大人挺身而出,大家自然是很惊讶:这老头可是将近半年没有上朝了,晋王已经特许在家休养呢!

        “王大人有何高见说出来大家议议!”副相司马炎可是有些忌惮对方的,不仅是这老家伙正直倔强,负有威望,而且家中可是十几人为官为将,可以说是当今朝廷之中,除了司马氏之外,实力最为显赫的一个家族,就便是晋王都很是尊重对方呢。

        “老夫以为,仓促下结论说死者是‘神丸’所害有些无端!据老夫了解,死者服用‘神丸’之后,一度身体非常健壮,根本没有患病迹象,怎么就在过了十多天之后,突然毒发身亡了?”扫视一眼周围众人,王大人继续说道:“这第二嘛,就算是老夫兄弟二人,甚至晋王也曾多次服用安乐公提供的‘神丸’。甚至于老夫兄弟二人重病不治的情况之下,也是安乐公等人以高妙手法救治康复的,难道凭此手段,安乐公有理由去加害两个无辜的人吗?简直是没有道理的!”

        太尉王祥刚说完,其同父异母弟弟,光禄卿王览急忙迎合,说是自己同样受过安乐公救治,没有任何中毒迹象,同时提议重新勘验死者尸首,给大家一个信服的说法。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452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