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八章 风催 第六节

第八章 风催 第六节

        “老夫经过这一折腾,心神皆疲,功力散失,已经无力救助任何重病之人,你们还是请回吧!”面对晋王府的大总管,安乐公眼皮都没睁开,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什么,这个老小子竟然拒绝了,简直是活够了!”晋王的一名子弟得到回报怒喊道:“老子亲自去请,看他敢不过来为王爷治病!”

        “就是嘛,一个过时的懦弱皇帝而已,我们随时可以收拾他的!”

        司马炎听着众人的议论,看着形象难看,一脸悲痛样子的老父亲,终于下定了决心,亲自去了监牢。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竟然毫不领情,依旧是同样的表示,几乎让司马大将军当场挥剑,将对方斩首。还好,想到下人通报的刑场上诡异的一幕,自己倒是强自忍住了怒火,没敢轻易出手,否则说不定会引来什么麻烦。

        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老大人,在司马家族乃至于整个朝廷都是德高望重的司马孚被搬了出来。

        说起来这司马孚可是大有来头,就著名典故而言,就有着“终身魏臣”、

        自曹操专权起,走向仕途,历仕魏国五代皇帝,累迁至三公之一的太傅。为司马氏政权的稳固多有功劳,但他性格十分谨慎,自司马懿执掌大权起,便逐渐引退,尤其是,并没有参与司马氏废立魏帝的多次行动。西晋灭魏之后,司马孚很受武帝尊崇,进拜为太宰,封安平王。但他并不以此为荣,多次拒绝出仕,还拉着逊位的魏帝说:“臣到死也是大魏之臣!”

        史载司马孚博涉经史,温厚廉让,以忠厚廉洁自立,平日里不与他人结怨,即便是领军为政,也体现出谦良稳重的一面。

        汉末动乱时,与兄弟在迁徙途中,仍不忘读书自学。陈留人殷武,海内闻名,曾获罪被流放,司马孚前去探望他,与他同住同食,被时人称颂。

        陈思王曹植才华横溢,多少有些恃才傲物,司马孚为掾之后,绝不阿谀奉迎,一味拍马,而是诚恳地劝谏他,曹植开始并不接受意见,而后却能向他道歉。

        司马孚又升为太子中庶子,辅佐曹丕之后,依旧是如此性格,多现良厚忠贞,难能可贵的是,既忠直,又能耐心说服主子,从不惹人生厌。

        当魏帝曹髦,率宫人讨伐司马昭,于宫门外被杀之后。百官唯恐躲避不及,唯有司马孚前往,首枕其股,失声痛哭说:“让陛下被杀是为臣的罪过啊。”之后上奏请捉拿主谋,施加严刑处罚。迫于压力,太后下令以平民的礼节安葬曹髦皇帝,司马孚伙同大臣上表,请求改以王礼安葬,可见其为人还算是有气节,有忠心事主的胆略真心。

        从另一方面,除非是大的原则性问题,在一般行事来看,司马孚性格又显得十分谨慎,比如司马懿执政的时候,为了避嫌,他就有意识回避,尽量少参与权政机要,尤其是像废立皇帝等重大事件,他也从未参与谋划。由此来看,又有些事后诸葛亮似的忠君表现,皆因他没有坚持与司马氏集团犯上之举进行正面的有力的抗争。当然表面上看似作秀,也是需要有些底气和勇敢的。

        司马炎称帝,封他为为安平王,食邑四万户,进拜太宰、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设置官属。每次元会时,皇帝下令让司马孚乘车上殿,皇帝则降阶相迎。等到就座后,皇帝亲自献酒祝寿,以家人之礼对待。皇帝每次下拜,司马孚都下跪来制止,显得惶恐不安。

        尽管受到尊宠,却不以为荣,常有忧色,时刻警醒自己,教训家人,总害怕不小心会大祸临身。即便是临死的时候,也谆谆告诫自己后人临终遗令:“不伊不周,不夷不惠,立身行道,终始若一,当以素棺单椁,敛以时服。”

        晋武帝司马炎评价他:“太傅勋德弘茂,朕所瞻仰,以光导弘训,镇静宇内。”

        房玄龄评说:“安平风度宏邈,器宇高雅,内弘道义,外阐忠贞。洎高贵薨殂,则枕尸流恸;陈留就国,则拜辞陨涕。语曰‘疾风彰劲草’,献王其有焉。故能位班上列,享年眉寿,清徽至范,为晋宗英,子孙遵业,世笃其庆。”“安平立节,雅性贞亮。”

        陈普说之:“心地终输范粲安,鱼熊兼得古今难。永嘉陵墓温明器,得似安平素木棺。”

        李贽赞曰:“如向雄、司马孚者,皆松柏也。可敬,可敬。”

        面对如此长者,安乐公终于被说动,来到了晋王府第。当看到晋王嘴眼歪斜,形象难过,心中难免不忍。等研试把脉之后,心中未免责备严川这帮小子也太过狠辣了。自己却是忽视了对方可是差点砍掉自己脑袋的罪魁祸首之一。

        “稍微轻缓一些下药,等拖个十天半月的,才让对方有所起色。”“小妖怪”(几个见到她的幻化行迹的人对老妖怪的称呼)突然提醒说:“第二次治疗要想办法拖到傍晚过来!”

        安乐公尽管心有不忍,但是既有自己亲身的磨难教训,又考虑到大局,只有恨下心肠,很是费了一番琢磨,为对方扎了几针,然后就收拾行囊,准备重回监牢。

        “送安乐公回府,好好照看着!”司马炎好像稍微做出让步,但是心中忌恨,依旧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你老小子虽然出来了,但是仍然被软禁着呢!

        “好意领了,还是送我回到牢中,与两位无辜兄弟同难吧!”安乐公也是来了犟脾气,很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你,真不识好歹!把他送回大牢!”司马氏一位年轻气盛的小将吼道。

        一夜无话,但是三位待罪死囚拒绝饮食的事情传了过来,让实权人物司马炎既怒且惊,考虑到饿他们一两天也不会出现意外,最后强压怒火,没做理会。

        但是第二天一直等到正午时分,前往大牢接人的车马依旧没有回来,派去探问的侍卫汇报说:对方昨夜突然有些昏厥,另外两位狱友正在施救呢。一直等到晚饭时分,安乐公终于脸色苍白,无精打采地出现在晋王府地,还是被晋王府迎接的人给架进来的。

        正在给晋王下针,突然觉得地下一阵晃动,接着是数声沉闷的爆炸声,屋子内外一片惊喊吵闹声传来,让正在盯着安乐公行针治疗的司马大将军先惊后怒:“怎么回事情,那里发生了如此响动?”

        安乐公也是一身冷汗:真要命,也不事先暗示一下,差点把银针扎到对方死穴上!

        “报告大人,是东暖阁,还有后院藏经楼倒塌了!”有人过来报告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452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