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九章 幻术 第六节

第九章 幻术 第六节

        第六节

        当然,作为正人君子,这几位老大人可是说了:我们是为了跟随安乐公学习道法,修身养性而来,绝非贪图享受。君不见最近一段时间准确说是三月份,晋王他老人家几乎把金谷园当成了自己的行宫嘛。又一次,为了和王恺斗酒,兄弟俩差点没打起来呢,多亏安乐公一顿训斥,两人才放下了撸起来的袖子。

        尽管心中吃醋,耐不住攀附风雅,取悦大批文人,副相,王太子司马炎也是跟风而行,人家到来的借口是为了与诸位文士交流,也不是为了享受。但是几天之后似乎成瘾,耐不住酒红灯绿的诱惑,每日里下朝之后,第一想到的饮宴逍遥之处就是金谷园,终于也成了这块的第三批常客。

        “不行,必须想办法阻止他们父子,否则将会出大事的!”婆媳两代首脑召开了碰头会议,但是很让这些深闺怨女无奈,密谋了多日也没有想到合适的计划。

        事情多有凑巧,这日,长广公主回娘家省亲,在后宫与母亲叙话,说着说着,自然引出了金谷园的事情,长广公主之父甄德作为曹魏时期郭皇后从弟,甄皇后继弟,深得司马氏父子器重,加上郎舅关系,自然无话不谈,也多少听说了最近一段时间,晋王常驻金谷园的事情。

        “母亲,父亲年事已高,也没有多少年头好活,何况最近一段时间,两次重病可都是借助安乐公等人的神功救治之力,父亲自然信服。与他们常有交集,势所必然。至于弟弟抛却正事,贪图酒色,却是大大不该,必须想办法规劝才成!”

        母女俩正说着悄悄话,外面一阵喧哗,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走了进来。

        “儿媳拜见王后!”司马炎的几个夫人、美人、才人走了进来,竟然有六七名之多。看着这些正当年的美颜青少女子,长广公主不禁来气,是气自己弟弟守着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娇娘竟然还不知足,也太过贪心了吧!站起身来说道:“妹妹们,我可告诉你们,拴不住男人的女人可是羞耻的,今儿大姐做主,为你们出头,咱们来一个娘子军大战负心郎怎么样?”

        “大姐,真的要打仗?”一名美人怯怯问道。

        “去,什么打仗,是夺夫争斗!”另一位夫人揶揄道。

        “去就去,有什么好怕的,咱们姐妹那个不是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容颜,难道比那些个野姑娘差了!”

        “哈哈哈,什么野姑娘差了,那叫家花不比野花香懂不。这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上自七老八十,下到十几岁的小屁孩,都是吃着锅里,看着碗里,还瞅着屋子外面的,多多益善呢!”

        “胡说八道!”王后不干了,这死妮子不是把自己的丈夫,也是对方的姑父加公公给骂了,所以急忙制止自己的娘家侄女胡言乱语,站起身说道:“你们也不要想歪了,男人自然不能总是拴在家里,他们可是有大事情要奔波操劳的,难道你们对“女戒”没有尽心通读吗!”

        “母亲,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一味的和稀泥,我可听说了,这帮男人每次喝酒,必须是左拥右抱,而且还以为那个什么‘绿珠’贱女人赋诗歌赋为荣呢。”

        “大姐,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就是,大姐一定要帮我们把夫君的魂儿给收回来!”

        “呸,什么话吗,是把夫君的身子给夺回来!”

        “停,说得够难听,好了,大姐答应你们,咱们这就前往晋谷园找人去!”

        长广公主可算雷厉风行,喊起来就往外走,结果被王后母亲给叫了回来。

        “你这疯疯癫癫的丫头,你可想好了,到了地头该说什么?这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王后表面娴熟,御下有方,把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很少有龌龊事情发生,其心机自然了得。

        “听说你小舅早就与石尚书家的小公子勾连在一起,是那金谷园的常客,你舅母可没少在我这儿唠叨呢!”

        “高,实在是高!”长广公主心中暗赞,竖起大拇指晃了晃,在母亲笑骂声中,带上娘子军,一路杀到了王恺在城内的福地。

        这日辰时,晋王父子,石王二首富,加上安乐公,以及二十四友当中的十几人,正围坐在大厅当中唱诗歌赋,比酒逗乐,门外跑来了金谷园大总管,趴在石首富耳朵上一阵嘀咕。跟随而至的,王凯的侍卫长也摸了进来,趴到他的耳朵上低语起来。

        石首富得到通报,到是没有什么惊慌,王恺大人可就坐不住了,急忙起身,整理好衣冠就要出门,因为他家里的母老虎杀上门来了。

        “都坐下!”安乐公作为主人的师父,自然是坐在了主陪的席位上,通过神识侦测,已经了解了事情原委,招手让石崇过去,如此这般一番部署之后,场内形势很快发生变化,就算是晋王等人也看出了问题。

        “安乐公,大师,到底怎么回事情啊?怎么把伺候人的小娇娘都给,偶也,给调走了?”

        “回王爷话,据说外面来了一群探班的娘子军,这些小妞在身边多有不便呢!”安乐公笑眯眯地回答说。

        “偶也,是这么回事啊!什么,你说来了什么军队?”一生征战出来的晋王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因为听到了娘子军,还以为有什么战事要发生了,典型的条件反射。

        尽管也有了三成酒意,福相司马炎总是年轻力壮,比自己老爹清醒不少,念叨一番“娘子军”,也没理解这新词的具体含义,正要求教呢,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娇斥:“小子你往哪里跑,给我过来!”

        “吆喝,哪里来的母老虎,够气势!”

        安阳乡侯,掌管京城外廓禁卫军大权的散骑常侍贾充,借着酒意首先站起来朝外面走去。刚出门,迎面碰上了一群莺莺燕燕的宫装女子,一下子蒙在了当地。当先过来一个夫人,一手揪着王恺的耳朵,另只大手挥舞之间“啪”一声打在了挡路的贾大人脸上,让对方一阵火气,正要喊来卫兵收拾对方,后面跟出来的下属,也是后来的小女婿韩寿急忙拉住他,小声提醒起来。

        终于,后面几位他可是有些眼熟,尤其是公主殿下走过身边,自己怎不急忙弯腰施礼,毕恭毕敬起来,看的下属韩寿都有些难为情。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哎哎呀,是晋王大哥在此,都怪小女子有眼无珠了!你们继续,我有要紧事找我家相公好好聊聊!”正要雌威大发,向来以善妒,狠辣闻名的王夫人乍见迎面射来的一道寒光,差点没坐到地上,急忙找借口,拉着自己老公退了出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452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