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十三章 硝烟 第一节

第十三章 硝烟 第一节

        整整昏迷了半个月之后,晋王突然于六月底睁开了眼睛。一直衣不解带守护在床侧的司马攸立刻高兴起来,激动地说道:“父王,您醒了?”又对着外面喊道:“来人,快去请大哥他们过来!”

        “那老小子醒了!”金谷园,正在静室打坐的吴仁义突然听到外面说话声,睁开更见明亮犀利的双眼,稍作停顿之后,一下子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师父,您在里面吗?”杨丰轻轻敲响了静室的特质隔音门,很久没听到里面有回音,根据事先的约定,轻轻推开了房门,可是屋里哪有师父的身影。看看唯一的窗子,依然是完好无损的关闭着,还以为师父提前出关了,马上退出来,将门房关好,来到了安乐公的临时住房。

        “乞老好,我师父不在,好像离开一会了,晚辈也不知他老人家去了哪里!”杨丰恭敬的说道。

        老乞丐如今可是换了行头,尽管不太情愿,坐在主座上也不太舒服的样子,但是迫于吴仁义的压力,只好勉为其难的忍受着,否则对方说什么也不接受自己孙女的拜师啊,真是个无赖!老头如是想着。

        “那就算了,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老乞儿今天就住在这儿,一直等那小子回来!”老乞丐赌气似的说道。

        “老先生何必固执呢,我家师爷可是说得又道理,这四海为家是很洒脱,但是您这年龄也老大不小了,是该安享晚年了!”安乐公温言劝说道。

        “有道理个屁,要不是那小子要挟老夫,打死俺也不受这难为!整日里坐在高堂之上,腿脚都会生锈的,还修炼个屁!”

        “住嘴,爷爷又说脏话了!”小丫头怜儿突然蹦了进来,指着老乞儿喊道:“我师父可是说了,如果您再敢说脏话,咱们就打您屁股!”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传来,即便是不拘言笑的安乐公也笑翻了天,更不用说性格慢慢恢复洒脱的杨丰,以及吴猛、石崇等人了。

        老乞儿似乎习惯了,面不改色心不慌乱,站起来招呼道:“乖孙女,快到爷爷这里来,看看这石叔叔家里好吃好玩的东西可真的够多的啊,你就随便吃,吃不了兜着走!”

        又是一阵爆笑之后,门外传来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怜儿,叫你爷爷快点走,天黑之前必须赶到,奥,赶到那个下一站!”

        “老嫂子,不是说好了住一段时间再走的嘛,怎么变卦了?”安乐公急忙迎出来说道。

        “嘿嘿,公爷大人,不好意思啊,那边传书过来了,人已经差不多会齐了,就等我们老两个过去,马上就开坛!”乞婆婆说道。

        “奶奶,我可不走,说好了住在这块跟师父修炼的!”怜儿不干了,一下子从桌子上蹦下来,很快来到门口说道。

        “唉,女大不中留啊,这么大屁孩都嫌贫爱富了,真是人心不古啊!”老乞儿夫妇感叹着,最后还是与将近十年没有离身的小孙女告别了。

        “怜儿,走了,跟姐姐回去吧,爷爷奶奶早就走远了!”杨香小姐姐,将泪眼朦胧的怜儿小姑娘搂在怀里劝说道。

        晋王府,司马氏老少上百口济济一堂,已经在晋王床榻之前站了两个多时辰。当然真正能站在这床前屋内的不过二十人而已,其他人或者三三两两聚在院子里,或者在其他邻近房间候着,随时等候命令。

        “老东西还没开口,真他,奥,真是急死人了!”司马炎怒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蜗居,咕嘟了半壶凉茶之后,愤恨地对自己的大夫人发起了牢骚。

        “相公,您可一定要沉住气,一切早就布置好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唉,是做了万全的安排,可是事情总怕有个万一啊!只要那老东西不开口,或者不蹬腿,一切都可能有变的!”

        “少爷,外面来了一队御林军,说是皇上要前来探视晋王大人!”管家急匆匆赶过来汇报说。

        司马炎刚被凉茶压下的火气腾腾升了起来,怒吼一声道:“让他们滚蛋!都什么时候了,还到这块来添乱!”

        让他没想到的是,除了他之外,司马家族的几乎所有位高权重者都已经在司马孚为首的带领下,恭敬地列在了大门之外,很快迎来了气色更好,精气神饱满的年轻皇帝。

        “皇上,老夫有愧啊,怎敢劳动您的大驾,亲自过来探视啊!”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是石破天惊的话语传进了周围众人的耳鼓之中:“想我们司马家,自从武帝开始,到微臣已历三代。尽管多有毁誉,褒贬不一,但是天理昭昭,事实俱在,不容篡改。”

        一阵喘息之后,晋王被喂下一口温水,不顾皇帝劝慰,继续说道:“微臣临终遗言,希望皇上做个旁证!”转头对司马攸说道:“攸儿,你过来,拿纸笔来!”

        浑浑噩噩出了晋王府,元帝曹璜心中狐疑不已,按理说,司马昭之心可谓路人皆知,怎么今天突然吃错了药,或者是回光返照的情况之下良心发现,突然决定立下遗书,坚决杜绝子孙后代有僭越之举。

        直到回宫之后,元帝突然捞到救命稻草似的,对着大殿角落说道:“师祖,您在吗?”

        “说吧,老子可是熬了半个多时辰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角落里飘忽不定的回道。

        等元帝将今天在晋王府所见所闻叙述一遍,角落里很久之后才有了回音:“不用管真假,这几天除了上朝,绝对不可外出。另外,除了冷宫里提供给你的食物,所有东西也不的入口,听明白没有!”

        “是,晚辈谨遵师祖指令,绝对不会逾越的!”元帝恭敬回答说。

        司马炎晕倒了,没有等病榻上的父亲晋王啰嗦完毕,就直接晕倒在了地上,结果被抬回了自己的住所。等皇上离开没一会,众人就听到了世子宫殿里传来的尖叫和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响,让坚守在父亲床前的司马攸心生厌恶,悄然出了房间,对着门外一个侍卫吩咐了几句,然后去了食屋,亲自督促着为父王做些稀粥。

        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刚服食了部分稀粥的晋王,突然咿呀着,抬起枯瘦如柴的手臂,颤巍巍指着司马攸说道:“你,为什么下毒害死老夫!”

        “父王,你怎么了?快来人呢!”司马健突然窜进了房间,扑到床前喊道。

        此时,晋王依旧口吐白沫,直钩着眼睛,对着面前呆愣着的司马攸,含混不清的说着:“你这畜生,为什么下毒害死老夫?”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452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